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480章 我们被放弃了

     我们往西走了一会儿,岑思娴忽然说了一句:“初一,这路好像是去石英矿的,前面是不是就到了。”

     这路是兔子魑给我指的,我不知道到没到目的地,就回头问它。它挥了挥手中的霸王叉指着一个山岗子道:“喏,就是那儿了。”

     顺着兔子魑指的方向看去。那山岗子上阴气极重不说,在阴气里还掺着很浓的尸气。

     兔子魑继续说:“好东西就在那边埋着呢。”

     因为那边的尸气和阴气都太过凝重,所以我们没有立刻冲过去。而是先在这边把准备工作都做了一下,比如封相门,准备好自己的一些神通之类的。

     而后我们相互看了一眼,兔子魑就跳到我的面前说:“笨初一,我来带路。”

     兔子魑现在的单体实力应该在我之上,而且速度、力量更方面也比我优秀,它走前面比我保险的多。

     我们没有遇到什么阻拦。很快我们就到了那个山岗子,就在这个时候,我那个插在徐若卉原来手机卡的手机就响了一声,这一响吓了我一个哆嗦。

     打开手机一看。来了一条短信:“快救救我。我是安安!”

     而且我能感觉到那鬼气传来的消息就是从这石英矿的底部传来的。吗反协技。

     我赶紧去观察那石英矿的情况,矿坑有一半是掩埋的,阴气和尸气都是从淹埋的部分往外冒。

     见状林森就说:“这力气活就交给我吧,挖坑是吧?”

     说完林森就收好冤戮,掏出一把铲子就要往下跳,我拦住林森道:“等下老林,这坑古怪的很,万一跳下去出了危险就不好,虽然掩埋了一半,最浅的部分只有多半个人的高度,可要是出了危险,你要想快点爬出来也是怪费事儿的。”

     林森问我那该怎么办,我想了一下,转头问兔子魑该怎么办,它想了一会儿就说:“把他们打出来!”

     兔子魑想问题果然是简单粗暴,可从我观察上来看,那个向我们求救的安安就在这下面,如果我们贸然施展术法把它给打死了,那总归是有些不好的。

     不等我同意,兔子魑是真把自己当老大了,挥着手中的霸王叉一道阴气对着那石英矿坑就打了下去。

     “轰!”

     我们一行人赶紧往后退,可还是有些晚了,无数的尘土和碎石英矿矿石就飞了出来,我赶紧抱着徐若卉躲开,阿魏魍张开巨大的触手把我们护住。

     林森那边也是飞快地护住小和尚贠婺,然后“哼”了一声,周身就裹了一层薄薄的气,那些石英矿石落在林森的身上全部被弹开了。

     林森的硬气功又是精进了不少啊。

     而岑思娴和小舞那边,小舞本事不行只能倒地抱头,岑思娴的身体则是犹如幻影一样,在空中飘动,然后巧妙躲开了所有的飞石,并时不时用脚把飞向小舞的石英矿石也给踢开了。

     见状兔子魑顺了顺自己的一双大耳朵道:“我好像忘记考虑什么了,是什么呢?”

     这笨兔子啊!

     兔子这一炸,那石英矿的矿坑就被炸成了一个很宽,很平的大坑,那些掩埋的土层也都给炸出来了。

     我往那坑里一看,就发现一条胳膊从一堆碎矿石中露了出来。

     那胳膊上尸气很重,那不是死尸,而是尸变后的尸才有的尸气。

     我刚想到这里,那尸体的胳膊就动了一下,然后他一块一块地拿走身上的碎石英,十几秒后,他的身体露了出来,我看到他身上还搭着几条胳膊。

     这坑里到底埋了几个人呢?

     “哗啦啦!”

     随着石英石滚落的声音传来,矿坑里一下站起三个尸体,他们全部睁着那无神的眼睛,然后慢慢地向我们这边迈起了步子,接着第四个,第五个人的尸体也是从石英堆里“哗哗”地爬出来。

     那石英矿的坑,哪里还是矿坑,分明就成了一个尸坑。

     而这些尸体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石英矿石磨的破破烂烂,可因为他们已经尸变的缘故,皮肤很结实,所以身上并没有被石英矿石给划伤。

     从他们的穿着来看,他们应该都是下柳峪村子,在之前顶丧一案中死掉的村民。

     岑思娴紧握着拳头说:“原来他们的尸体真的被藏起来了,分局的人到底在想什么,这些人为什么要隐瞒不报,难道那个老家伙真是我们……”

     她说到这儿的时候,她的手机也响了,接了电话她“嗯”了几声,然后说了声“明白了”就挂了电话。

     不等我们问,岑思娴直接跟我们说:“上头打来电话,这下柳峪村那个老怪物的身份有了,幸运的是他不是我们灵异分局的人,不幸的是那个老家伙是一个仙级魔修,组织上劝我们离开这里,他们说这是他们和那个魔修打成的协议,一百年送他一个村子,然后那个魔修继续隐世修炼,彼此相安无事!”

     岑思娴说完,林森那边就道了一句:“送他一个村子?什么意思,那下柳峪村的所有人都要被他杀了吗?你们灵异分局有什么权利拿别人的性命去谈条件?”

     我这边也是有些愤怒地追问说:“如果这村子里人的性命一早就被你们出卖了,那为什么你们还派人来接这案子,直接放弃这里不就好了吗,简直是多此一举。”

     岑思娴把头仰起道:“很简单,高层这是在做表层的文章,这里出了顶丧的事儿,组织派人过来解决了,然后这里再出了事儿,组织上最多被认为是办事不力,而不是无作为,或者被人怀疑与那魔修谈判并妥协。”

     岑思娴话音刚落我就忍不住道了一句:“你们灵异分局这么要脸面,怎么还会做出如此不堪的事儿呢?”

     岑思娴没有说话,仰起的头,渐渐低了下去。

     而此时一直在地上爬着的:“既然有这么多事儿,那组织上为什么一早不告诉我们,非要我们查了半天,向他们问的时候才告诉我们呢?”

     我说:“自然是怕你们泄密了?”

     小舞追问:“那为什么现在又告诉我们呢?现在就不怕我们泄密了吗?”

     小舞这一问,岑思娴就叹了口气道:“因为他们已经不想我们活着离开了,他们告诉我们其中的秘密,或许只是想让我们死个明白。”

     小舞“啊”的一声,表情变的极其惊恐,接着就说了一句:“不,我不想死,我加入你们的时候,那些人说不会有什么危险,为什么现在……”

     岑思娴走到小舞跟前,搂住他的头说:“别怕,姐姐会保护你。”

     听到岑思娴这么说,小舞也是渐渐镇定了下来。

     对于灵异分局我已经不再评价什么了,徐若卉那边则是说了一句:“华北分局不是有凰枭老祖那个老怪物吗,他不是天仙吗,他来这里还收拾不了这个魔修吗?”

     岑思娴没说话,我这边就说了一句:“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里的那个魔修虽然不是灵异分局的人,可却和灵异分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灵异分局是不会对他出手的,甚至在某种程度,是这灵异分局在养着他。”

     我说到这里贠婺忍不住双手合十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那些从石英矿坑出来的尸体说来也奇怪,他们看似是冲着我们来的,可爬出坑走了几步后,就又停在原地不动弹了,他们晃着脑袋仿佛是在等什么东西。

     一会儿功夫,那矿坑里就爬出九具尸体来。

     他们不动弹了,我们这边也才能说了那么的话。

     那些尸体爬出矿坑后,就把矿坑围了起来,它们每一个守一个方向,把矿坑护的死死的。

     我一下明白了,他们不是在等什么,而是在守护矿坑里面的东西,只要我们不靠近那个矿坑,它们就不会攻击我们。

     而那矿坑里的东西,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那个叫安安的鬼了。

     我不想和岑思娴谈论灵异分局的事儿,就问兔子魑:“你能不能感觉到那矿坑里是不是山魈?”

     兔子魑点头说:“是,可恶的味道!”

     阿魏魍也是在我肩膀上道了一句:“那坑里面的确是有一只山魈,不过它好像被什么东西禁锢着,不能动弹。”

     偏偏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嗖”的一下落下一个黑影,直接掉进了那个矿坑里。

     不等我们明白怎么回事儿,那个白天在梁家的阴阳先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哈哈,你们这些人就是灵异分局的棋子吗?本来以为这次“货物”都是普通人,没想到还多了你们这些美味,四鬼、相师、带着蛊王的蛊师,佛根的小和尚,被移植了慧眼的丫头,只可惜你的眼睛我不能用,还要给那些老家伙留着。”

     “哈哈!”

     说着那老家伙大笑起来,笑了几声后他从矿坑里跳出来看着我们这边道了一句:“不过无所谓了,这比前几百年的食物都好多了!”

     说着那个老家伙身体外面裹着的那一层命气就渐渐消退了。

     我瞬间明白了,那一层命气根本不是他的气,是他用某种邪术把别人的命气传到了自己的身上,我就说我看到了命气,却看不出他的命,原来那些命气根本就不是他的。

     这老怪物到底是什么来头!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