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506章 火神庙,烧人场

     我之所说是给林森准备的,是因为刚才我在翻看那本书的时候,看到前面有记载,凡是要以书请“火神”者,需要先有强健体魄,否则是驾驭不了那“火神”的。

     这就好比现在的张宝丹。虽然请的火神上身,却操控不了火神的力量,搞的自己更中邪了似的☆后身体还被火神给控制了。

     而林森却不同了,他的体魄强健,已经到了以武入道的程度,若是让他请了火神上身,那他多半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并使用火神的力量。

     当然在这之前,我们必须找到那书的下半部才行,不然林森就算再厉害,也不能让那个所谓的火神住在他的身体里,时间长了,迟早是要出事儿的。

     另外还有一点,我总觉得这个所谓的“火神”身上略微沾染了一些佛性,可又不是纯粹的佛,这跟林森也是十分的相似。他照顾贠婺时间久了,也开始诵经念佛。

     如此一来,我就觉得那本书更加适合林森了。

     我答应下来后,就问张宝丹体内的那个火神道:“你怎么称呼,还有你的神位在什么地方,你可还有印象?”

     “张宝丹”点头说:“就在我上身的这个人买到这本书的那个村子附近,在嵩县,一个叫烧人场村的地方。”

     “烧人场村!”单是听这个名字我就吓了一跳,天下还有叫这个名字的村子?

     不等我说再问话,“张宝丹”继续说:“我的名字叫参业,或者说是我的佛号。我曾经是伏牛山一个非正式小沙弥,就连我的佛号也没有按照伏牛山的字号排,而是一位佛学禅师年轻的时候随口给我起的。”

     那伏牛山我听过,又名云岩寺,在今天的河南境内,也是以武僧出名,据说少林历代主持里面,有不少都出自此寺庙。

     当然再多的我也就不知道了。

     张宝丹,不对,应该是参业见我有所触动,就问我是不是听说过什么,我就把我所知道的那一点点事情说了出来。

     听我说完参业就笑了笑道:“没想到寺庙衰落了。它的名号却还有人知晓啊。”

     参业没有再继续讲故事,直接道:“既然你接了这个案子,又知道伏牛山,那我们这就出发吧,早一点得到这本书的下半部分,你就能早点救这个人。”

     我点头。对着参业又说了一句:“如果我得到了整本书,我会将它送与我的一个朋友,让他修习,若是他有缘修成,请得你上身,还希望你不要有所怪罪。”

     参业笑道:“怪罪?你都说了,那是缘,我为什么又要怪罪他呢?”

     又和参业说了一会儿,确定他不会继续讲接下来的故事了,我就打开门让袁兰等人进来。

     一进门袁兰就问我情况怎样了,我就说,要带他的丈夫去一趟河南,毕竟这本书是在河南收来的,要到这书收来的地方才有机会治好她的丈夫。吗来边号。

     袁兰立刻点头说:“好,那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想了一下就说:“今天时间有些急了,明天一早我们开车过来接你们,你和你丈夫一起就好了,孩子你最好留在这边找个人帮你照料着。”

     宁浩宇直接道了一句:“袁姐,孩子就交给我吧,我店里的事儿不多,就让他跟着我住几天,上下学都由我接送。”

     事情都谈妥了,我们也就从张宝丹的家里离开了,宁浩宇先送我们回去,然后再开车离开,一路上,宁浩宇也是向我询问了一些有关张宝丹的情况,我也是挑一些不重要的事儿告诉了他。

     宁浩宇有着自己的生活,我是真不想把他拉到我们的这个圈里来。

     回到住处,宁浩宇没有上楼直接开车离开了,进了家门,我就把林森、贠婺,以及兔子、安安和阿魏魍都叫到身边把今天接案子的事儿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林森就好奇道了一句:“初一,你的意思是说,要是真的找到了那本书,你要给我练?”

     我点头说是,林森就有些为难说:“我这个人脑子笨,让我自己练不知道练到猴年马月了。”

     我笑了笑说:“三年后我们去众生殿,去帮王道长,有了这个动力,我觉得你会学的很快。”

     林森这才郑重地点头说:“那我试试。”

     提到云岩寺和烧人场村的时候,林森表示他是知道那些地方,关于那个的传说他也知道一些。

     我也就赶紧让林森讲给我们听,他在讲之前就告诉我们,他也是听王俊辉的师父,当然不是青衣,是之前的那个讲给他的,他也没有去过烧人场村。

     林森说,烧人场村有三个,分别为上、中、下烧人场村,这村名字的由来有两说。

     第一说是云岩寺说,据说云岩寺最为鼎盛的时候,寺庙里有三万多众僧侣,僧侣们圆寂后就会放到云岩寺北面的八个火场进行火化,每年要烧很多个,所以附近的村子便以烧人场而得名。

     第二说是民俗说,据说在古时候烧人场村附近的村子有一个风俗,他们认为人一旦过了六十岁就没用了,所以村里的人一过六十,就会被背到山上活活的烧死,因为不知道烧了多少人,所以才有了烧人场村民的由来。

     第一说还好,听到第二说的时候,我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类似的传说我也听爷爷说过,不过爷爷告诉我的,不是烧死,而是建造一个可以住人的墓地,将老人养起来,老人能否活命,全凭儿女愿不愿意给其送饭。

     徐若卉那边也是道了一句:“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令人发指的民俗啊?”

     贠婺也是“阿弥陀佛”了一声。

     我问林森还知道什么不,他就说:“就这些了,不过具体的情况是啥样的我就不知道了。”

     林森提供的这些资料和情报也是非常管用的,那个叫参业的非正式小沙弥被人封位火神,而这里又流传了两种烧人的传说,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瓜葛呢?

     还有一件事儿,参业说,他的名字是云岩寺的一个高僧年轻时候给他起的名,那个高僧会不会是给他封名的人呢?

     这些都是我们明天需要向参业求证的事儿。

     翌日清晨,我们吃了早饭就出门,到了张宝丹小区的时候,宁浩宇也已经过来,他跟着我们一起进的,他是来接袁兰的儿子的。

     一切都很顺利,宁浩宇接上孩子离开,我们接着张宝丹和袁兰同行,当然我们车上也是为张宝丹准备了很多的水。

     上车之后,我本来想着再问张宝丹体内的那个参业一些问题的,可他上车喝了一些水后就直接睡下的,搞的我们只能无聊的赶路。

     车子出了市区,袁兰忽然喊了我一声,我回头问她怎了,她就递给我一个牛皮信封说:“李大师,这是我的定金,是这次报酬的一半,我昨天给小宁打电话,他也给我说了你们的规矩,可如果一点钱不给你们,我心里也是过意不去的,所以这定金你先收着,这案子成不成定金我都不会收回来的。”

     咦,还有不付钱心里不舒服的人,这还是我第一次见。

     袁兰那边继续说:“自从你们昨天走了之后,我丈夫醒过一次,而且清醒了,他说让我们一定要好好答谢你,说你们是有真本事的人,要知道,我丈夫中邪以来,那是第一次那么正常的说话,所以你们的本事,我已经信了。”

     张宝丹清醒过一次?

     我心里还是有些怀疑,会不会是那个参业为了让袁兰配合我们故意那么说的,而非是张宝丹自己说的?

     不管怎么说,袁兰能这么配合,我心里也是高兴的,也就不客气的收过定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不是一个喜欢推脱的人,特别是钱的问题上。”

     此去河南,我直接去了一个叫车村镇的地方,我们在这里落脚也是因为我们听袁兰说,张宝丹就是在这个镇子附近打听到那本书的下落的。

     镇子的西边有两个村子比较有趣,有一个叫石家庄,跟河北的省会城市同名;第二个村子叫火神庙,与张宝丹身上的那个火神稍微有些挂钩。

     同时我也查了一下地图,这里距离那三个烧人场村,以及伏牛山云岩寺还有一段距离。

     在这边住下后,我就和张宝丹单独相处了一会儿,有些问题我还是要向他问清楚的。

     我把房间的门关好,就问已经醒来的张宝丹:“你现在是参业还是张宝丹呢?”

     “张宝丹”笑了笑说:“参业,不过昨天和那个女人说话的,真是张宝丹本人,不是我,你把他的魂魄封好之后,他有时候也能控制下这身体了。”

     既然他是参业,那我就问有关参业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这附近的火神庙村和参业的这个火神称位有没有关系。

     参业想了想就说:“原本是没关系的,这里祭拜的火神也不是我,不过后来有人见到了那个给我封名的那个老头子请火神的情景,就把我当成了真的火神,不过我却没有享受过这庙里一天的香火,我不是正神,享受不起那些的。”

     参业又提到了那个“老头子”,我就问他,那个给他封名的老头子是不是曾经给你起名的那个高僧。

     “不是,他们是两个人,我生命中都很重要的两个人!”参业微笑着说了一句。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