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508章 深入的分析

     我越想越觉得参业的话里哪里不对头,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

     见我露出一脸的疑虑,参业就说:“行了,你也别乱想了,你想快点救人,我想快点从这个身体里出来。咱们继续合作就行了,我不害人,不做违背天道的事儿。这样你总该放心了吧?”

     我还想问一些什么,参业却有些不想和我交谈了:“好了,就到这里不聊了,我这身体差不多到极限了,要休息了。”

     说完他往床上一躺就睡下了。

     从这屋子里离开,我让袁兰去照顾他,然后又把我们的人集合到一起,把参业给我讲的内容复述了一遍。

     我之所以没让大家跟着我一起听,是怕太过吵闹影响了参业的思路,不过现在想来,我似乎有些多虑了,参业的这个故事从大到小,从粗略到仔细,讲的都井井有条的。

     我讲完之后徐若卉就道:“他给你讲一堆的国家大事干嘛。如果参业只是一个小沙弥,就算是听了幻休常润禅师一天的教导,也不至于对国家大师那么感兴趣吧?还有参业说,他跟着诡道子学本事,为什么他连自己师父多大本事都不不知道呢?还误以为自己师父被烧死了,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林森道了一句:“或者是诡道子教参业的本事就是治国之术呢?所以参业才不知道诡道子的本事有多大。”吗豆冬圾。

     林森的这个推断的确有可能成立,刚才参业也没有具体跟我说他和诡道子学了什么,不过按照参业的叙述,我肯定下意识的认为他是跟诡道子学道去了。

     不行,完全推断不下去!

     此时徐若卉又道了一句:“初一,我感觉整个故事都有问题。参业跟你讲的前半段都是在讲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北京,可却并没有太详细讲他经历过的事儿,都是他听别人说来的事儿,除了他父母被害的事儿,他被矿徒掳走后的事儿,他进入了云岩寺之后的事儿,他都只字未提。”

     “如果我们平常人讲故事,又是讲自己的故事,那肯定要讲自己的见闻,然后再顺带着说下背景吧,可参业却不同,他只给我们讲了一个大背景。却没有丰富在这个背景下的故事,这是为什么?”

     “我觉得有两个可能,第一,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就像他说的,失忆了。可如果是那样的话,他没有可能把当时的背景却记得那么清楚,说不通。”

     林森问了一句:“万一他是真的忘记了呢?”

     我此时查了一句话:“应该不会,如果他把背景下的故事忘记了,那他在讲背景的时候,肯定会因为记不起那背景下的故事而多多少少有些烦恼,或者困惑,可我是相师,我看的清楚,参业根本没有这两种的感觉,他反而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了,仿若他觉得他自己就应该知道那么多似的。”

     分析到这里,我让徐若卉继续说第二种可能。

     徐若卉点头说:“第二种可能,也是我的大胆猜测,参业根本不是参业本人,他是拿听来的故事讲给初一听,所以故事的前半段才会那么空洞,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参业所经历的那些细节上的事儿。”

     “至于故事的后半段,虽然听起来有些内容,可还是被大的框架撑起来的,有关参业和诡道子的如何相处内容也很少,一般人讲故事给我们听,总会有一两处难忘的细节吧?”

     被徐若卉这么一说,我也是忽然觉得那参业好像真的不是参业了,可如果不是参业又会是谁呢?

     我感觉我就要抓到问题的关键了,就差一点。

     而就在这个时候梦梦忽然举起手,好像有话要说,我道了一句:“你什么时候这么懂规矩了,知道说话先举手了?”

     梦梦说:“是若卉教我的,说这样你就会更喜欢我们了。”

     我让它有话直说,梦梦道:“是这样的,那个张宝丹,我观察了他一路,他的身体里有六个魂,两个天魂、两个命魂、两个地魂,你刚才故事里不是说,参业只有一个天魂和命魂吗?”

     梦梦这么一说,我就愣住了,我虽然能看出张宝丹身上有两股命气,可却看不到他身上有几魂几魄,可兔子魑却不同,它是五鬼之首,对于灵魂的感知格外的灵敏。

     听到梦梦这么说,我激动地抓着它的前爪直接将其提溜起来道:“你怎么不早说?”

     兔子魑道:“我以为你知道呢。”

     我放下兔子就往张宝丹的方向去了,这件事儿我必须问清楚了,张宝丹身体的那个家伙绝对不是参业,他只是知道参业的一些事情而已。

     另外拥有天地命三魂的虚体那有可能是仙人分出自己魂魄下界,如果是仙,他为什么又贪恋那火神庙区区的一点香火呢?

     可如果不是仙,那就可能是一些死物因为有灵智而化身成的精怪了,他们的魂魄也可以脱离本体寄生到别人身上。

     而且和王俊辉在一起的时候,还听他讲过一个关于精怪的故事,说的是一幅千年的古画,有了灵智成了精,它有了三魂之后就不满足与画的身体,便开始用三魂上人的身体,想要将其霸占。

     因为上张宝丹身体的是一个三魂的精怪,所以他的身体才不会散发出阴气来。

     不过这个精怪也是厉害,竟然没有精怪应有的邪气,如此说来,他的本体应该是一个至阳之物了。

     那又会是什么呢?

     这些说来时间长,可在我的意识里只是一瞬间事儿,此时我已经到了张宝丹的门前,敲了几下没人应,我就又喊了几声袁兰的名字,还是没人应,我就感觉是出事儿了,便撞门进去,结果就发现张宝丹已经不再了,而袁兰却是躺在床上,看样子是昏迷了过去。

     我在袁兰的人中点了一下,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她看自己的丈夫不在了,顿时惊讶地反问我她丈夫呢?

     我让她冷静下来说说刚才发生的事儿,她就说进了房间,然后感觉很困,就躺在床上昏沉地睡了下去,醒来就是这样了。

     张宝丹让我们把他带到这里来,然后自己却先跑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忽然感觉我上当了,之前我不封张宝丹魂魄的时候,他的魂魄还在和外来的魂魄做斗争,所以他的身体都是喝了睡,醒了喝,什么也干不了。

     可我现在封了张宝丹的魂,他的魂是不会受到伤害了,可却也丧失了对身体争夺的机会,就被那个外来的魂魄把身体给彻底控制了。

     他再用张宝丹的语气骗了袁兰,然后我们误以为他好转了,从而让我们麻痹大意。

     到了这边后,他又给我们讲了那些似真似假的故事来迷惑我们,自己再用那副身体去干他想干的事儿。

     这么一想我就感觉自己是完完全全上当了。

     见我半天不说话,袁兰就问我该怎么办,我反问他:“你丈夫在买回那本书的时候,还买回来过什么东西没有?”

     袁兰说:“还有一个青铜的盆子,不知道是干啥用的,而且这次来的时候,他还让我带上了,就在床底下的箱子里。”

     我低头去床底下找,那箱子早就不翼而飞了,显然是被“张宝丹”给提走了。

     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受控制了,甚至有些脱离了我们的预料。

     袁兰问我:“李大师,我丈夫不会出事儿吧?”

     我摇头说:“放心,你丈夫的命相我看过,晚年还会辉煌一把,这一年是他的一个坎,不过并无性命危险。”

     这个我没有骗袁兰,而是我真真切切看到的,这也是我为什么一路上都没感觉到什么紧张的原因。

     袁兰问我接下来准备怎么做,我想了一下就道:“既然事情已经发展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那我们就只有放长线钓大鱼了,我会想办法找到你丈夫的位置,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说到这里我就往外看了看,天已经渐渐黑了下去。

     我把一早从张宝丹身上摘下的命气植入到了命理罗盘中,然后再把罗盘交给兔子和安安说:“你们现在就出去找他,记住不要惊扰到他,看看他要干什么,竹谣,你的香气应该能覆盖整个镇子吧,跟梦梦他们保持联系,我们跟在它们的后面过去。”

     阿魏魍也是从我的书包里爬出来点了点头。

     兔子袁兰见过,可安安和竹谣她却是第一次见,顿时脸色就变了。

     我来不及顾忌她是不是惊讶,就吩咐在其这里不要乱走,然后带着我们这边的人也就出了旅馆。

     当然,出这旅馆的时候,我还是稍微收敛了一下,该藏的东西还是藏了起来。

     梦梦和安安从漆黑的房顶上跳着前进,没人注意到他们,而竹谣在书包用香气保持我们之间的联系,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林森开车,我们一路往西,从方向上看,好像是火神庙村的方向,张宝丹身体里的那个家伙到底是谁,又到底要干什么呢?

     还有那个青铜盆子,又是不是封印参业的那个呢?

     另外张宝丹身体里的东西如果是精怪的,会不会也是那个青铜的盆子所化呢?

     这一切的答案应该很快就要揭晓了。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