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520章 棍

     我的那句话说完,严成依旧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而是“哈哈”的大笑起来,就连我提起相气的时候,他还在“哈哈”的大笑,仿佛是在嘲笑我。

     我问他笑什么。严成嘴角微微一歪,脸上可怖的疤痕,呈现了一个诡异的弯曲弧度。他的脸上的笑容收住,转而变成愤怒道:“我在嘲笑你的无知,你就凭你,还想杀了槐灵。实话告诉你,它是没有弱点的,它是近乎完美的无敌存在。”

     林森忽然喊了我一声道:“初一,或者把村口的那棵大槐树烧了,这槐灵就自动消失了,你拖住他,我现在就去烧了村口的那棵大槐树。”

     不等林森移动脚步,寿衣老家伙对着林森就扑了过去,梦梦见自己的对手动了,它挥了一下手中的霸王叉也是冲了过去,“嘭”,梦梦的动作很快,直接踩在其后背上,把那个寿衣老家伙从半空中给踹了下来。

     看着尽职尽责的梦梦,我就说了一句:“好样的。梦梦,拖住他。”

     说完我直接捏起指诀,两道火凰对着严成打了过去,严成没有动,他身边的槐灵却是化为一团绿莹莹的绿光,直接撞到了我的火凰上面。

     “轰轰!”

     两股爆炸声传开,我的火凰消失,而那两团绿光在暗了一下后,又重新的亮了起来,然后再组合成了一个绿色的人影,这家伙真是不死不灭吗?

     我这边攻击刚停下。阿锦和安安同时飞出,安安巨大的尾巴对着绿光就砸了下去。

     绿光直接把严成推开,然后整个身子就被安安的尾巴给重重地拍在了地上。

     我在想那绿光会被安安的尾巴拍成什么样子的时候,安安的尾巴忽然被什么东西给抬了起来,接着我就看到那木屑绿人没有被拍扁。而是把安安的尾巴给举了起来。

     再接着它就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过肩摔,接着安安的身子就被摔的飞了出去,好在安安也不弱,在空中转了一个圈,然后站到了副楼的楼顶上。

     而此时阿锦的紫金色的衣袖也是甩了出去。

     “嘭!”

     阿锦的衣袖打在绿色的木屑人身上,顿时击起一阵绿光,被打中的位置木屑也是四散飞去,可那木屑人根本不在乎这样,整个身体穿过阿锦的长袖,对着阿锦猛的打来一拳。

     我担心阿锦被打中,飞快跑过去,同时右掌极阳掌心焰开启,把整个右手变成了一个火拳,对着绿木屑人的拳头就打了过去。

     “嘭!”

     一拳下去,绿影的拳头瞬间被烧没了,我一拳仿佛打空了似的,一个跄踉身体就往前蹿了几步。

     接着那绿木屑人整个身体就“轰”的一下烧了起来。

     接着变暗,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阿锦趁机也是猛的跳开一段距离。

     可就在一秒钟之后那消失的绿木屑人又重新亮了起来,那些碎木屑重新飞回,再组成了一个绿影,接着它对着我就打出一拳,我跄踉着身体还没站稳,根本没办法做出防御和躲避,此时先前被摔飞的安安就从副楼上跳下来,挡在我的面前,尾巴重重敲下去。

     “嘭!”

     安安的这一下就防住了绿木屑人。

     它们两者相撞的余威散开,我的身体一下飞出了五六米,整个身体就摔在一个水坑里,幸好竹谣的触手替我缓冲了一下,我的身体没有摔的多重。

     安安挡下绿木屑人的攻击后,阿锦就对我道了一句:“初一,这边还交给我们,你对付那个相师,让林森去烧那个大槐树试试,总是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我也是点头,而此时林森早就已经跑出了院子,我不放心林森一个人去,就让阿一跟了过去。

     徐若卉这边还是要继续守着主楼,毕竟里面还有很多条的人命。

     我从水坑里刚爬起来,严成挥着长剑对着我猛砍了过来,我侧着身子躲避了几下,然后右手极阳掌心焰开启,对着他手中的长剑就砸了下去。

     “当!”

     我这一拳砸在他的剑身上,我的极阳之火就把严成的长剑瞬间给熔断了。

     在严成长剑断裂的时候,我猛的伸出左手一团极阴掌心焰燃起,接着布满我的左拳,我这一拳对着严成挥剑的右手腕砸了下去。

     严成迅速做出了回避的动作,可我的速度不慢,还是打在剑柄上,顿时我的极阴掌心焰火就向他的手指蔓延过去。

     严成赶紧松开剑柄,身体猛的往后推了几步。吗史杂亡。

     他手中的长剑被我一拳击断,再一拳击落,这两拳打的我忽然热血沸腾了起来。

     严成退后之后没有了武器,左右手就同时开始捏动指诀,左手的指诀依旧是的“地天泰卦”,右手指诀是一个“地地坤卦”,他两个指诀捏成,我头顶上一个巨大的山形状气浪就压了下来。

     于此同是地面也是“轰轰”的轻微震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地底下钻出来了似的。

     我飞快捏了一个头顶的泰卦,我依旧是用掌心焰的火凰去挡,一个巨大的火凰再次出现在天际,至于从地低下翻出了那一股气浪,它一露头,我左掌的掌心阴火就拍了下去。

     顿时整个院子里都烧起了阴火,梦梦、阿锦和安安,因为和我通过竹谣的香气联系着,所以早早地跳回到了主楼的门口,而绿木屑的双脚瞬间就被烧的黯淡下去,接着它的身形飘到空中,双脚才恢复过来。

     而寿衣老家伙那边,体内的魂魄已经被阴火引燃,他挣扎了几下倒地不动弹了,那老家伙体内的婴孩魂魄被这地阴之火一下给烧没了。

     再看严成,他也没料到这样的情况,身体也是倒在这阴火之中,他的魂魄也是被烧干净了,我又杀人了……

     我心里不由“咯噔”了一声,身体猛的退后了几步,地上的阴火也是自行燃尽了,这些火是烧不到我的,毕竟我是涅槃的凰火之体。

     看着寿衣老家伙和严成全部被烧死,绿木屑人身上的木屑忽然乱飞了起来,它双手化为两个绿团,直接对着我这边砸了过来。

     我掌心焰打出,直接把那两团绿木屑烧的黯淡了一秒钟,然后身体闪开,而此时阿锦和安安再次迎上,把那绿木屑人给缠住了。

     我刚才只想着接下地下的攻击,却不想直接把严成和寿衣老家伙给秒了,生活中还真是充满了不可思议啊。

     杀了严成之后,我心里就乱了起来,本来我只想着废掉严成的神通,可不想却失手杀了他。

     竹谣在旁边对我道:“初一,静下心来,那严成本是一个杀人狂魔,本就该死,你在这里杀了他,或许就是天道对他的惩罚,你自己心里先慌了算什么?”

     而此时竹楼里也是传来小和尚贠婺的诵经的声音,滔天的梵文从天而降,接着天空中就成了一个“卍”字符号,接着那个符号对着槐灵的身体就打了下去。

     “嘭!”

     第一个字符打入金槐灵的身体里,它站在原地竟然不动弹了,接着天空中第二个,第三“卍”字符形成落下,一个又一个的缩小并印在槐灵的灵台上。

     阿锦和安安想要出手却是被我拦住了,同时我也是通过竹谣的香气赶紧通知阿一,让阿一阻止林森去烧那大槐树。

     我明白了,贠婺是在超度那槐灵体内的邪气和怨气。

     每一个“卍”字符印在绿木屑人的印堂上,它身上的木屑就紧缩一下,然后它身上的阴气就减小一些,实力也是骤然衰退一大截。

     这槐灵的力量,完全是在邪气和怨气的催化下产生了,如果贠婺把绿木屑人给度化了,那槐灵的实力便会大大降低,它的灵智甚至都可能会出现退步。

     看来这槐灵是命不该绝啊,只不过它作为天道漏洞,我真的应该让它继续存在下去吗?

     贠婺的梵音不停歇,一直持续到天快亮的时候,那绿木屑人身上的木屑越缩越紧,最后又变会成了一根绿油油的木棍。

     此时小和尚贠婺的梵音也是终于停止,不一会儿他和宁浩宇一起从二楼走下来,小和尚又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那绿油油的棍子就对着小和尚飞了过去。

     贠婺一伸手,那绿油油的木棍就飞到了贠婺的手中,贠婺将棍子转了一圈,然后往地面上一兑道:“我,棍子,槐灵棍!”

     那棍子和小和尚身高差不多,给他做武器好像正好。

     而此时阿锦也是落到我身边道:“这棍子怕也是再也变不成了刚才的槐灵了,希望能在贠婺佛性的感召下拥有新的灵智。”

     再换句话说,这棍子以后就只是一根棍子了,刚才那逆天的神通都没有了。

     如此一想,我还是觉得怪可惜的。

     而阿锦又道了一句:“没有了和这里怨气、邪气的纠葛,这槐灵应该可以彻底脱离那棵大槐树了,也就不用三个月再回来一次了。”

     我问:“那大槐树的天道漏洞呢?”

     阿锦笑着说:“槐灵都被贠婺给封了,没有东西再保护死去的人魂魄不散,那漏洞自然就不存在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贠婺的本事还真是越来越大,我们之中只有他不声不响的进步最快了,初一,你要努力了。”

     的确,虽然我现在可以轻易打败玄阶的相师,那就说明我的实际实力,可能要在玄阶之上,不过因为阶段的制约,很多神通我还修行不了,遇到大神通的强者,我还是没有一战之力。

     和青衣的三年之约已经过了六分之一,我的时间不多了。
最近更新:紫阳帝尊 民国谍影 雷霆之主 钱探吴乾 大清隐龙 白银霸主 神藏 主神逍遥 女帝家的小白脸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武炼巅峰
热门小说: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将夜 至尊兵王 神道丹尊 美利坚财富人生 美女的超级保镖 求魔 明星潜规则之皇 原来我是妖二代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