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524章 爷爷错了

     一路向北,越是临近目的地我的心就越乱,我现在心里还没谱儿,我还是不知道自己的这次行动是不是正确的。

     车子刚过了黄河,正在犹豫的我电话就响了,我一看是岑思娴打来的。接了之后就懒洋洋地道了一句,有什么事儿,接着就听岑思娴有些紧张地问:“初一。你现在北方吗?”

     我一听情况好像有些不对,连忙问岑思娴怎么了。

     她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初一,有件事儿我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要告诉你。”

     她的声音格外的认真。让我都觉得有些压抑。

     “初一,不管你在没在北方你一定要冷静,你爷爷的师门出事儿了。”岑思娴这话刚说完,我的耳朵旁边就“嗡”了一声,接着我的心一紧,周围的声音我忽然什么也听不到了。

     隔了一会儿才渐渐听到电话那头的岑思娴在喊我:“初一,你有没有在听电话,初一……”

     徐若卉也在旁边问我:“初一,怎么了,你电话那头的声音好像很吵啊?”

     我感觉我的脸上的肌肉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了,我嘴角抖了几下狠狠地问岑思娴:“出什么事儿了?”

     岑思娴听出我的声音不对就道:“初一,在听我说之前,你一定要冷静,我也是昨天早起得到的消息,我纠结了一天☆后还是决定要告诉你。”

     我打断岑思娴道:“你赶紧说,我爷爷的师门,怎样了?”

     岑思娴用很小的声音告诉我:“自唐二爷以下,全派三十六人全部被九鼎宫给软禁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昨天开始,九鼎宫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疯,开始一天一个杀你爷爷师门的人,然后再把他们的血喷洒在荞麦石碾上。”

     “我听说,好像是一个什么仪式!”

     一天杀一个?

     爷爷一直说他们的师门是一个小门派,现在听来果然不假。只有三十六个人吗,如果任由九鼎宫的人杀下去,那三十六天爷爷的师门就要真要灭门了。

     听到这里我拳头紧紧攥起来道:“唐二爷和张少杰出事儿了吗?”

     岑思娴那边继续用很:“不知道,他们杀的谁,我们不清楚。不过初一,我劝你不要去,这次是长湖老怪和九鼎宫的宫主九鼎仙人亲自坐镇,一副志在必得样子……”

     我打断岑思娴说:“不用说,去我肯定是要去的,哪怕是拼死一战,我也尽我全力保护爷爷师门的安全,更何况唐二爷有恩于我,知道他们有危险,我不可能坐视不理。”

     岑思娴那边无奈说了一句:“初一,其实我早知道你会管这件事儿,我也知道不管我告诉不告诉你这件事儿,你也都会知道,我把你当朋友,所以作为朋友,这次荞麦石碾我也会去。”

     岑思娴要来帮我?

     这让我有些意外,不等我说话,岑思娴继续说:“初一,我仅代表,我个人的立场支持你。”

     我对岑思娴也道了一句“谢谢”,刚准备拒绝她的好意,她那边就主动挂了电话。

     刚才车里很静,现在车里的人都是有神通的人,所以我在电话里和岑思娴说的话,大家也都听到了,徐若卉拉拉我的手,让我冷静,龙万山更是道了一句:“九鼎宫的这些人也太仗势欺人了,两个仙级的老家伙坐镇,欺负一个只有立宗天师坐镇的净古派,难道不怕沦为天下的笑柄吗?”

     我现在的怒火已经无法言语,不过我的在怒火中反而了冷静了下来,九鼎宫正副宫主全部出动,那说明荞麦石碾里面的东西对九鼎宫来说很重要。

     他们要得到,那我偏不让他们得到,哪怕最后那里面的东西给毁了。

     同时龙万山说九鼎宫想要从净古派得到一样东西,那样东西肯定是开启荞麦石碾的关键,他们现在一天杀一个人,这么说来,他们应该还没有得到那样东西,所以九鼎宫才会用一种邪恶的仪式。

     这样他们一来可以威胁净古派交出那东西;二来就算没得到那东西,他们也不会耽误开启荞麦石碾的时间。

     于此同时我左手微微伸出,已经开始捻起手指,准备卜卦。

     在捻手指的时候,我先在意识里回忆唐二爷的命气来,在了解了唐二爷大概的命气结构后,我就用自己的命气缠绕在手指上,模拟唐二爷的命理运转,进而完全靠推力来延伸八卦,再用八卦为唐二爷推演,生出最终卦象。

     而这种卜算方式是只有到了玄阶相师才可以用的,它不用摘起对方命气就可以心算的方式推算、演卦。

     之前就说过,人的命理就如同“0”和“1”组成的二进制代码,通过听过一个人的过往经历,哪怕是不见到那个人,单从他过往的一些事儿,得出一些“0”和“1”的命理数据,然后对他之后的事情进行推算。

     这种推算难度极大,就算是玄阶的相师也会经常出错,更别说我这个地阶七段的相师了。

     我不停地撵、掐着指头,把几个手指都撵的有些疼了,可唐二爷的命理之卦我才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而且还是凌乱不堪的三分之一。

     我的衣服已经湿透,可我却不愿放弃,我也不能放弃,我要从这复杂的命理寻求得一线生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外面的天已经黑了,我依旧还在专心的推演,我身上那湿透的衣服也早已经风干了,推算终于接近了尾声。

     我求的卦是以唐二爷为主方,我为客方的卦,我要求的自己要如何才能以客护主。

     而且我推演到后面,唐二爷的命理越来越清晰,我也的能清楚地感觉到,我这次推算绝对不会出错,如果我推算完成了,那我的卦象绝对是正确的。

     已经到了最后一步,推演唐二爷的生死,结果是“0”唐二爷是死,结果是“1”唐二爷生。

     两个数字不停地在我的意识里变换,我不停地重复心中的演算,我若去北方,演算的结果是--“1”。

     唐二爷生,我的介入不会害死唐二爷,从推演来看,那个“1”是一个群体,虽然有残缺,可说明净古派不会亡。

     如果我不去北方,推演的结果就是“0”,净古派,亡。

     接着我给唐二爷推演的这一卦的卦象也是出来了,是一个六阴爻的夬(guai)卦,卦辞上说:“无号,终有凶。”

     这句话说的是主、客双方的关系,字面上的意思,主方如果不对客方发号命令,最后会酿成大祸。

     再深入一点的解释,主方如果切断和客方的联系,不让客方帮忙,那最终会酿成大祸。

     也就是说,我这次去北方,不是害了净古派,而是可以救他们,再换句话说,爷爷的警示是错的,爷爷的卜算也有出错的时候!

     我忽然感觉很兴奋,我可以救他们了。

     看着我一脸兴奋,徐若卉就问我是不是有结果了,她这么一问,我就感觉口好渴,肚子里也是饿的“叽里咕噜”乱响。吗史丸巴。

     所以就一边喝水吃东西一边把我推演的结果说了出来。

     听我说完,车里所有人都表示不可思议,他们全部都怀疑我是不是推算错了。

     这一点我也怀疑过,毕竟爷爷可是神相九段。

     想到这里,我就静下心重新从头推演了一边,这次比第一次要快,虽然中间有些地方和第一次推演不太一样,可结果依旧是我推算的结果,证明爷爷的警示是错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打来的电话的是江水寒。

     电话的第一句他竟然莫名其妙地问我:“初一,你已经升到玄阶了吗?”

     我心里奇怪,便问:“江爷爷,你为什么忽然这么问?你听到什么传言了?”

     江水寒就道:“没听到,不过你爷爷给过我一张载命符,这符箓承载的是你的命,你爷爷说过,如果有一天这张符箓自行燃烧了,那就说明,你已经成为玄阶的相师,你今年才23岁吧,你进入玄阶的时间,比你父亲还早了两年啊。”

     “载命符?”我心里有些诧异,我忽然想起我还在县城住的那会儿,爷爷往院子的玻璃顶上贴的那张符箓,他说我有危险,那张符箓就会救我一命。

     结果那张符箓召唤出天雷,还真的救了我一命,不过用爷爷的话说,那张符箓似乎提前半年左右。

     而这次的载命符,又一次提前燃烧,就足以说明一个问题,爷爷在占卜我的命理的时候会时不时出现差错。

     我还不是玄阶的相师,我依旧是地阶七段而已。

     爷爷错了,又一次错了。

     江水寒那边继续说:“你爷爷还说,这玄阶符箓燃烧的时候,让我告诉你一句话。”

     我问是什么话,江水寒便道:“你爷爷说,让你到玄阶段的时候,不管净古派是不是已经亡了,都要以净古派掌门的身份,重振净古派,让你留在北方发展。”

     重振净古派,好啊,正合我意,有了爷爷的这一席话,我忽然信心倍增。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