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543章 一点进展

     本来以为今天就可以出发,没想在看到岑思娴拿来的资料后,我们还是停留的案情的分析阶段,想要付诸实践还早了一些。

     毕竟这个案子真的有些蹊跷,而岑思娴拿给我们的资料又太少,如果前期准备不充分就这么出去乱跑的话。恐怕会浪费大量的时间。

     岑思娴和小舞一起离开后,我和徐若卉就在家里开始研究那几张照片,过了一会儿我就问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贠婺:“你觉得那瓮中坐化的僧侣如何?”

     小和尚看了一会儿那照片就摇头说:“我觉得那里面的人不是我们佛门中人,而且他好像不是坐化的。而是被人腌制成的干尸!”

     被人腌制?

     听到贠婺这样的话,我心头不由一紧,腌制一具尸体就算了,可如果要是把活人……

     小和尚没有再分析下去,而是单掌撑与胸前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徐若卉看了一会儿那张照片,自行摇摇头然后问贠婺是怎么看出来的。有什么依据没有。

     贠婺摇头说:“没有依据,只是我的感觉而已。”

     贠婺说完徐若卉就看了看我,眼下的意思是问我能不能从面相上分析一下。

     这张老照片一张只拍到了瓮和头顶,另一张则是俯拍,两张加到一起我都看不太清楚那具干尸的五官,所以想要从他相门的形状上来断一下他的相也是做不出来的。

     至于他的骨,都被一件破烂的袈裟包裹,也是无法通过相骨做什么。再有这只是一张照片。我也无法隔着照片看出其命气来。记余沟扛。

     所以我看了一会儿也只能无奈地摇头。

     至于掐指推演的本事也是需要得到足够多的数据和资料才可以,单纯只是岑思娴给我的这几张照片和讲述的那些资料,想要推断出准确的内容来还是差了一些。

     这一天我们在家里除了分析案情,就是加紧对一些本事的修炼,这些天龙王教给我龙息凝聚的方法我已经练的十分熟练,偶尔也试着凝聚一下,虽然没有机会打出去。不过这龙息的威力我也感觉到了几分,的确要比我之前的那些厉害许多。

     到了下午林森就回来了,他把银行卡和一个白色的纸袋子一起扔给我说:“初一,一切都办妥了。”

     我先把银行卡收起来,然后再去看那些照片,这些卡里不是单纯的钱,而是爷爷交给我的任务。

     林森洗出的那些照片,前三张我们看过,就先扔到了一边,然后去看后面的。

     几乎每一张都一样,照片上除了一片白就是模糊不清的背景,连个人影都没有。

     而且从那背景的模糊程度来看,拍照的人应该不是静止的,而是在奔跑或者躲避什么。

     所以我就简单分析了一下,拍照的人肯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他一边奔跑、躲避,一边敬业地拿着相机记录自己看到的一切。

     只不过那些照片基本都是废照片,白光和背景都看不清楚了。

     直到看到最后一张只有一半的照片的时候,我就不由愣住了,那强光下一个黑色的手掌格外地清晰。

     那黑色的手掌呈爪的形状,好像是要抓那个拍照的人,或许那些人的忽然失踪都和那黑色的爪子有关吧。

     看了一会儿那黑色的爪子,徐若卉便道:“这应该不是人的手,你们仔细看这黑爪子的五个指头之间,是不是类似‘蹼’之类的东西,虽然很短,有些模糊,可是很像,对不对?”

     徐若卉没说,我还真没有往那个方面想,那些怪异我也注意到了,可我只是单纯的以为是曝光的原因形成了光晕罢了。

     我仔细去看那些类似“蹼”的东西,而徐若卉又道:“还有,你们看看它的指尖,虽然也是光晕,可都是拖着很长,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长指甲?”

     的确可以这么理解,反正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多一个方向总是好的。

     被徐若卉这么一说我忍不住便道:“难不成是一具变异的干尸,那些人是在开了棺之后出的事儿,它们出事儿不是因为地藏王菩萨像,而是棺材里已经尸化很严重的正主儿?”

     想到这里我就立刻给岑思娴打了一个电话问她,当年灵异分局调查现场的时候,除了浓重的阴气外,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尸气。

     听我这么问,岑思娴也是立刻道:“初一,照片是不是洗出来了,你们在照片里发现了什么?”

     我把发现的事情给岑思娴讲了一遍,她就道:“我这边找了几个前辈,也是又多找到了一些资料,如果方便的话,我现在就过去找你,跟你再详细碰下这件事儿。”

     我自然是同意了。

     现在差不多要到了晚饭的时间了,所以我就让徐若卉给岑思娴和小舞都准备上饭,正好等他们来了一起吃饭,一起讨论案子的事儿。

     很快小舞就开车送岑思娴过来,坐到饭桌旁边她和小舞先客气了两句,我则是直接道了一句:“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说说吧,你今天又找到了什么资料,还有我问你的那个问题,你也该回答我一下了,你们的人当年除了阴气,到底有没有发现诡异的尸气?”

     岑思娴还没有去动碗筷,也没有动碗筷的意思,而是取出自己的手机道:“这是一段录音,是一个前辈给我讲的调查现场的事儿,你们听一下就全部明白了。”

     录音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灵异分局的人赶到事发现场后,就发现现场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而且因为县里之前来这里的一批人还把现场给踩了个稀巴烂,他们调查起来十分的困难。

     当然那个时候地藏王菩萨的金像和照相机都已经被县里来的人先给拿走了。

     不过灵异分局的人毕竟都不是常人,它们很快就发现了现场有很重的阴气,而且在这些浓重的阴气还搀杂着一股极其诡异的气体,那气体像是妖类的妖气,又像是尸变的尸气,总之怪异的很,他们根本分不出来。

     回去后他们写了报告呈了上去,可上面再派人去现场重新探查了一遍,就发现阴气还在,可那块儿的妖气和尸气的结合体却是消失的一点不剩了。

     最后分局经过商议,觉得是第一批探查的人出了差错,受到那浓厚阴气的影响产生了幻觉,所以做出了错误的探查报告。

     而第一批调查的人,也是又重新回事发地重新做了探查,也是的确没有发现任何妖气和尸气。

     不过那个录音里的人却说,他第一次的时候明明感觉到那股气,而且还很强,不可能短时间散去才对,除非是被人做了手脚。

     再后来录音都是那个人和岑思娴一些无关紧要地对话,几句话后录音结束。

     岑思娴关了录音然后问我:“初一,这个应该能回答你的问题了吧,你说的诡异的尸气,那这录音里提到的那妖气和尸气相结合的气算不算是怪异呢?”

     妖气和尸气结合,那会不会是尸精呢?

     我还没说话,林森忽然说了一句话:“会不会这又是一个大案子,牵扯太多,然后灵异分局为了掩盖事实,刻意而为之的吧?”

     岑思娴摇头道:“应该不是,我这两天翻查了不少的案宗,虽然我看不到,可我心里跟明镜似的,我能感觉到,这个案子根本没有惊动高层,而是到了市这一级就停止了,也就是说高层的人还不知道这件事儿。”

     “再换句话说,这个案子市局的人只是当成一个普通的鬼害人的案子去查,因为长时间查不到结果最后就被搁置了,然后成了一个死案,这背后不会牵扯我们分局的高层。”

     听岑思娴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我是再也不想和灵异分局的那些老家伙打交道了,他们的心机太深了。

     案子算是又有了进展,只不过这个案子的正主儿到底是什么,我们还没有定论,至于那些人又是怎么失踪的,我们就没有答案了。

     案子现在分析的差不多了,下一步就是实地考察了,所以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就商量了一下明天的行动。

     第一步先去找那个给菩萨像和女孩儿拍合照的人,他的地址岑思娴有,而且在我们去河南路上的一个村子里,算是顺道。

     第二步自然是去现场考察一下,虽然时隔已久,可我们还是期望能从现场找出一些线索来。

     至于之后这个案子要怎么查下去,那就要看我们前两步走的怎样了,如果有收获那我们后面的案情肯定有进展,如果没有收获,我们只能再从其他的方向去查了。

     吃了饭在要分开的时候,岑思娴忽然停了一下,然后对我们说:“这个案子搁置的年代久远,不过好在奖金不算太低,如果能完成,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可如果完不成,你们也不要介意,毕竟这个案子搁置已久,好多东西查起来都太困难。”

     这个我自然知道,也就点了点头。

     等着岑思娴和小舞离开后,我就让大家都早点睡,明天早点出发。

     而徐若卉则是在我旁边道:“我总觉得岑思娴刚才要走的时候,忽然停下来说的话,不是她要表达的话,她是有别的事儿要说,临时换了内容,所以听起来有些晦涩和无聊。”

     这一点我倒是没注意到。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