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559章 针锋相对,不让寸毫

     我和黑衣男人交手,初次交锋看不出深浅来。

     不过他却是有些惊讶地看着我道:“在你来我们岛上之前,我们这边已经把你的资料和消息都传开了,若不是碍于龙少爷的面子上,我相信这海岛上早就有人要对你们出手了。”

     资料消息?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呵呵”冷笑一声道:“如果你们知道我的资料和消息都是准确的话,我觉得你们应该会把我当成贵客来对待。如果你们要对我出手,你们会后悔的,而且肠子都会悔青了。”

     黑衣男人看了看我也是冷笑一声道:“你的确比资料上看着要厉害一些,不过据我所知你所依仗的本事就是你养的五鬼吧,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那五鬼中两个仙级的鬼物要出手的话。就会立刻招致人和妖两族老祖的讨伐,所以接下来不管你怎么打都是只有死路一条。”

     不等我说话,那个黑衣男人又道:“如果我苌虎今天能够杀掉你,那我就是遗失仙岛的英雄,就算杀不了,能逼你的五鬼中仙级鬼物出手,哈哈,那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说罢那个自称苌虎的男人身子一扭,手中的长剑寒光一闪对着我就打了过来。

     我阴阳手飞速开启。一团火凰毫不犹豫打了出去。

     “锵锵!”

     “轰!”

     我这火凰和那苌虎长剑的寒光打在一起,顿时发出一声巨大的爆炸生,无数的火苗散开,顿时就有不少的七彩莲花被烧了起来。幸好精灵之气可以加快地控制火焰熄灭,不然非得念成大祸。

     这么美的花海。要是烧了那才是可惜呢。

     见我在打斗的时候,还有余力去控制那些余威火苗,苌虎就笑了笑道:“你顾忌这么多,就不要和我打了,你的段数不高,可神通却不弱,不过实力的差距不是一两个强大的神通就能够弥补的。”

     说着他又是挥剑对着我打出一道寒光,因为我听他说了一句话,稍微有些走神,所以没来得及用神通去挡,只能飞快地跳开。

     那寒光擦着我的身体打过去,顿时我身后一大片的七彩莲花的就被斩断,然后飞到了空中,接着无数的花瓣被寒光震的从花朵上散落,这些七彩的花瓣让这花海变的更有诗意了。

     只不过这种诗意的由来太过残忍,它牺牲了一大片七彩莲花的生命。

     看着那些漫天散落的花瓣,苌虎又道了一句:“怎么,你还真想着一个人打败我,就凭你,如果不用仙级的五鬼帮你,你能赢我吗?”

     我看着苌虎冷笑一声说:“你也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就算我打不过你,我还有渡劫期的金柄魉阿一和防守型无敌的阿魏魍竹谣,我真是很奇怪,为什么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大派,为什么偏偏喜欢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儿?”

     “而且还全都是井底之蛙,你们觉得自己厉害了,却不知道这有世间有多少努力型的天才,他们下一刻说不定就可以把你们踩到脚下。”

     我说这句话主要是给自己提士气,同时也是打心里为这些所谓的名门大派而不齿,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世人崇拜的大派一个又一个堕落成了这幅模样?

     听了我的那句话苌虎也是收住笑容道:“不管如何,我今天的任务就是杀了你们,哪怕是豁出性命,我也要杀了你。”

     说完他长剑一挥,又是一道寒光打了过来,我抽出打神鞭,用阴阳手为其加持相气,然后对着那寒光就挥出一鞭。

     “当!”

     一阵清脆的碰撞声传来,那寒光直接被我的相气挡开,然后弹到了旁边的花海里,又是激起了一层花瓣的浪潮来。围介厅圾。

     挡下苌虎的一击,我也毫不退缩,直接挥着打神鞭再次迎了上去,我的身体现在速度和力量都有大大的加强,可到底有多强,我一直没有好好的衡量一下,所以今天我就先近身和那渡劫期的苌虎斗上一斗。

     就算我那一招接不下来,与打神鞭结合的阿一就在我手中,它也能够及时救下我,所以我心里并不是很担心自己会死掉。

     我的速度和力量不弱,再加上用凰火属性的相气去加持打神鞭,我的每次打击的速度和力量都不比苌虎弱多少,一时间我们两个也是电光火石斗的难分难解。

     我这一套打神鞭的本事都是林森教我的,如今配合上我的力量和速度施展出来,我就感觉到我的实力提高的不止一点半点,地阶八段的我和七段相比已经有着能看出明显的差距了。

     趁着我稍微分身的时候,苌虎长剑对着我的喉咙位置猛刺了过来,一道寒光也是瞬间在剑尖位置的凝结。

     “糟了!”

     来不及躲避,我只能挥着手中的打神鞭去挡。

     “轰!”

     那寒光打在我的打神鞭上,顿时我就感觉到一股极大的推力把我推的倒飞了出去了,我飞快控制自己的身体,在后退的过程中做了一个后空翻然后跄踉几步勉强站稳了脚步。

     同时我也感觉到我的胳膊上划破了一口子,幸好破的只是衣服,没有伤到我的身体。

     见我后退后还能站稳身体,苌虎愣了一下道:“竟然只是割破了你的衣服,身体没有半点的伤痕,看来你的硬气功练的不错啊。”

     硬气功?我可时间练的那些东西,我的身体坚硬,这大概是因为我经过了泷果萃体的缘故吧。

     不过这些我自然是不会和苌虎说的,我“哼”了一声挥着手中的打神鞭再次迎上,于此同时我就看到苌虎的左手竟然开始捏指诀,好像是要引天雷。

     看到这里我也左掌也有没有闲着,阴阳手开启后我的左臂的调息速度猛增,接着一团龙息就在我手上的凝结。

     “咔嚓!”

     一道天雷对着我劈的同时,我没有去抵挡,而是手中的龙息对着苌虎直接摔了过去。

     天雷飞快落到我的头顶,可不等击中我的身体,我脑袋里的雷火印就出发了,一道雷电从我灵台中迸发,然后有印堂钻出直接和落下的天雷撞到一起。

     “轰!”

     一声巨响,无数的电网四散弥补,整个天空都被那蓝色的电网笼罩了一。

     虽然只有一瞬间,可那场面还是极为地壮观。

     再看苌虎那边飞快召唤第二道和第三天雷落下,才勉强挡住我的龙息。

     随着他那边“轰、轰”两声巨响,他的身体也是被我的龙息打退了几十步远。

     这次交锋他完全处于了下风。

     不过我心里也是清楚,我的雷火印要想再气作用就要等十分钟了,这种现象在以前的时候我是从来没遇到过,雷火印会不停地帮我防御很多伤害。

     可自从我的精灵之气让我能够主动控制雷火印后,反而就有了使用它的间隙,这让我有些不解,可我想放弃对它的控制,现在也是做不到了。

     苌虎被我打退,他站稳脚步后没有立刻攻击,而是一边捏着引天雷的指诀,一边看着我道:“你的神通和本事比资料上要强太多了,小子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而此时梦梦那边已经取得了巨大的优势,那个女修士被梦梦快打到山脚下去了,而且那个女修士一路劣势,所有招式全部是防御,从头到尾没有打出一招像样的攻击来。

     见梦梦那边就要取得胜利了,我就对它喊了一声,让它不要杀人,废了那人的道行即可。

     梦梦也是对着我答应了一声。

     我看了看苌虎道:“至于你,我也不会杀你了,同样只会废除你的道行,我会把这个岛上所谓的历史查清楚,我倒是要看看是你们冤枉了我奶奶,还是她说了谎。”

     苌虎愣了一下道:“废我道行?你可真敢说!”

     说罢,他的左手飞快捏了指诀,就在准备防御的时候,我就发现那到天雷不是冲着我来的,而是徐若卉!

     见状我心里不由一阵震怒,好在贠婺那边十分的机警,在天雷落下的一刻,他挥着手中的槐灵棍就飞了起来,同时棍子对着那道天雷就打了过去。

     “轰!”

     天雷闪着绿光的槐灵棍打散,那些电网也是没有丝毫打到贠婺的意思,而是想着周围横着散开。

     “滋滋!”

     电网在空中散开,徐若卉那边算是化险为夷了。

     而我这边也是挥着手中的打神鞭对着苌虎打过去,同时左手捏了一个指诀,然后又是一道龙息对着苌虎也是甩了过去。

     我必须死死的缠住他,不能再给他任何机会施展术法,去伤害我身边的人。

     而苌虎那边也是骄傲地很,见我一个地阶八段的相师都冲了上来,也是丝毫不肯退缩,长剑一挥寒光四射,对着我也是扑了上来。

     “咔嚓、咔嚓!”

     “轰、轰!”

     先是我的龙息和他的两道天雷相撞,周围空中去爆炸的余威散开,在这巨大的七彩莲花花海中形成一个又一个的波浪。

     再接着“当”一声,我的打神鞭和苌虎手中的长剑碰撞到了一起,一阵花火也是散开。

     我们两个再次针锋相对,彼此之间寸毫不让。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