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566章 苌蒄,死

     看着苌蒄那边的情况,红魔仙子的神色也是黯淡了下去,而我则是趁机往后退了几十步,我可不想被苌蒄的“愚蠢”所波及,更不想为她去挡天劫。

     苌蒄那边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她挥着长剑仰天一笑道:“今天的局面成了这样。我已经知道我的下场,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在死之前为我重伤的弟弟报仇。”

     说完苌蒄挥剑又要对我冲来,可不等她动身天空中又是降下两道天雷来。

     这两道天雷来势汹汹,是之前天雷力量的两倍。围讨刚血。

     苌蒄手中长剑舞动,身上的气势猛增,一道又一道的的道气打出。

     “轰轰!”

     两道天雷再次被打散。苌蒄身上的气势还在增强,不过我也看到,她肩膀位置的衣物已经被天雷烧灼,衣服下的皮肤也是被烧得发黑了。

     不过苌蒄依旧倔强地站着。

     此时因为重伤一度昏迷的苌虎忽然醒了过来,他在远处看着苌蒄引动天劫的模样不由大声喊了一句:“姐姐!”

     那一声“姐姐”叫的我不禁有些心酸。

     苌蒄听到苌虎的声音,不禁回头望去。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笑意,可见她和苌虎之间的姐弟情谊很深。

     苌蒄笑过之后,长剑对着我一指道:“怎么不敢来和我做输赢了吗?你现在不出手,等一会儿我渡劫成功了,你可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我看着苌蒄深吸了一口气道:“在你引动天劫的那一刻我已经赢了,咱们之间的争斗也就到此结束吧,这次渡劫你必败无疑。而且你还会因此而殒命,你大限将至!”

     我说这些自然是有依据的,在引动天劫的那一刻,苌蒄额头的命气全部变成了黑色,她保寿官的命气更是顷刻间燃尽,根据我的推算,她已经活不过半个小时。

     而这半个小时里杀掉她的绝对不是我,而是她是自己,是她引来的天劫。

     听到我的话,苌蒄愣了一下道:“我要死?那我也要拉上你这个垫背的,是你破坏了我所有的计划!”

     说着苌蒄纵身一跃对着我扑了过来,因为第二和第三道天雷是同时来的,所以第四道天雷的间隔就稍微长了一些,苌蒄也是有机会近了我的身。

     我这边也是不敢怠慢,连忙用龙息去挡。同时身体也是飞快再退后,我可不想被卷入苌蒄那天劫的漩涡之中。

     苌蒄往我这边冲的时候,阿锦和安安就想着过来帮我,却被圣花仙女甩出的一个手掌大小的红色光晕花瓣给挡住了,圣花仙女再出手,五大神通者也是再次迎上。

     圣花仙女身边花瓣齐飞,时而攻击时而防御,将五大仙级神通的攻击一一化解不说。甚至还不停地做出反击,她以一敌五,竟然还占了上风。

     这天仙的实力还真是令人敬畏啊。

     至于我这边,一边远远释放龙息和凰火抵挡苌蒄的靠近,一边不停的奔跑跳跃拉开和苌蒄的距离。

     苌蒄自然是对着我紧追不舍,好像是下了决心要拉我陪葬似的。

     我一边退一边忍不住对着苌蒄道了一句:“你真是一个疯子!”

     苌蒄“哼”了一声道:“你没生活在这个岛上,不知道这岛上的情况,如果我不疯一些,我和弟弟怎么会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如果我不疯一下,我俩早就死在了上一次人、妖之战中。”

     “我记得很清楚,妖族的人杀了我的全家,我清楚的记得那个杀了我家人的妖的模样--萝妖婆婆!”

     而此时天空中又落下一道天雷,我飞快向后躲避,苌蒄挥剑应对,我也是趁机和她拉开了距离。

     寒光飞舞,无数的道气从苌蒄的身上迸发出来,她长剑遥指天际,身上的力量面对天雷好不退缩。

     “轰!”

     虽然苌蒄的力量很强,可她还是被天雷的余威震的很惨,她握着长剑的胳膊上的长裙衣袖已经“嘭嘭”地裂开,她的右手在颤抖,我感觉她马上就要握不紧那长剑了。

     可站稳之后的苌蒄,还是想要往我这边靠近,我眉头紧皱道:“如果你不专心应对天劫的话,你会死的更快的!”

     苌蒄笑道:“你不是说我大限将至了吗?早一些又有何妨,只要能杀了你,杀了你这个孽障的后代!”

     “你奶奶是萝妖婆婆的弟子,所以和它沾上关系的人都要死。”

     说完苌蒄那颤抖的手忽然停了下来,一道剑气对着我打了过来。

     那道气来势极凶,我不敢迎接,就飞快跳开一段距离,那道气擦着我的肩膀飞过,我勉强躲了过去。

     就在我庆幸自己躲过苌蒄一击的时候,我就发现我肩膀上再次飘红,接着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传遍全身,我竟然被那剑气的余威给擦伤了。

     而此时天空中又是接连降下三道闪电,苌蒄一边闪躲,一边应对。

     可我发现那天劫之雷似乎长了眼一样,全部跟着苌蒄走,她的躲避完全没有效果。

     所以她只能硬抗。

     “轰!”

     三道天雷落下,苌蒄的头发散乱,衣衫褴褛已经到了不能遮体的程度。

     “噗!”

     苌蒄一口血吐了出来。

     此时远处的白小沫忽然大喊一声:“母亲,救救苌蒄师妹!”

     由此看来,那白小沫对苌蒄还是有一些情感的。

     圣花仙女道:“这是渡劫,旁人很难帮到她,因为我比她的实力高太多,如果我出手,那只会招致更强的天劫,那样不但帮不了她,甚至会让她死的更快,再甚至会把我身上不该来的天劫引来,那样死的不光是她,我也是会殒命。”

     渡劫的事儿我也是听过一些,比渡劫者实力弱的人可以出手相助,且不会遭到天雷反噬,可如果比渡劫者实力强的人去帮忙,那就会像圣花仙女说的那样,越帮越忙了。

     不过这渡劫凶险万分,除非至亲,不然很少有人愿意去帮忙的,因为这是单方面的付出,你帮了他渡劫,他渡劫后就是仙,比你的实力高,就无法帮你了。

     圣花仙女的话音刚落下,白小沫一个飞身竟然到了苌蒄的身边,她护在苌蒄的身前说:“虽然我知道你是利用我,可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我会帮你,尽我全力帮你。”

     白完,天空中又是一道天雷出现了征兆。

     苌蒄看着白小沫,眼角泛起了一丝的泪光,她一只手拍在白小沫的肩膀上道:“白师姐,对不起,我不值得你为我去死,我的目的已经无法达成了,我也不会再利用你了,你也不用为我以身犯险!”

     说完苌蒄抓着白小沫肩膀,一下就把她扔向了人族修士那边,同时道了一句:“保护好……”

     不等她话说完,天空中落下一道天雷,巨大的“咔嚓”的闪电声,和后续的“轰轰”雷音掩盖了苌蒄的声音。

     苌蒄勉强挡下这道天雷,她已经没有精力再跟我对抗了,因为接二连三的天雷如同细雨一样落下,我大概数了一下,最少有十六七道。

     苌蒄身上的气势也是忽然猛增,仙级的气息已经越来越明显。

     “轰轰轰!”

     苌蒄手中长剑挥舞,挡下几道天雷后长剑断裂。

     苌蒄扔掉手中的长剑挥着乱拳去挡。

     “轰轰轰!”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过后,苌蒄倒地不起,不过天劫还没有结束,新的天雷正在迅速凝聚,很快新的一波天雷就要落下。

     此时红魔仙子也是道了一句:“苌蒄师妹,渡劫前应该沐浴斋戒九九八十一天,每日诵读《道德经》,以正吾身,静吾心,应用忏法回顾自己,消除自己的罪孽,切忌不可杀生、作歹!否则天劫之雷中便会搀杂天罚之雷,天劫威力成倍剧增,你难道不知道吗?”

     红魔仙子对苌蒄也有同门之情,所以当下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苌蒄从地上爬起来道:“我知道,可是如果我只要明目张胆的准备渡劫,那等待我的下场就会和师姐你一样,师姐你也才渡劫一年吧?她们这就忙着帮你嫁给龙家!再想想看师父以前的那些仙级的弟子,又有那一个能在岛上待过三年的,不是失踪,就是被师父废掉道行遣送出岛,这么多年了,也只有师姐一个人是以出嫁的身份被送出岛的,说真的,我真的很羡慕你。”

     我忽然明白了,苌蒄今天会变成这样,圣花仙女绝对是始作俑者。

     当然和萝妖婆婆也有很大的关联,毕竟苌蒄说,是萝妖婆婆在人、妖之战中杀了她的父母。

     显然这遗失仙岛上的事情远比我想象的要复杂无数倍,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我心里忽然迫切地想要弄清楚。

     看着苌蒄,我没有再出手的意思,因为她现在从地上爬起来已经显得很困难了。

     苌蒄说了很多的话,气息有些不稳,“噗”的一口血喷了出来。

     白小沫和苌虎同时对着苌蒄大喊!

     “苌蒄师妹!”

     “姐姐!”

     天空中又降下数道天雷,每一道都正好落在苌蒄的身上,苌蒄已经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她的身体,甚至魂魄都在这一波的天劫之雷中化为无有了。

     苌蒄死!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