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621章 哭泣的老黄牛

     这段路我们来回走了多次,除了阴气重一点,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就算是这里车祸死过的人,也是没有留下什么孤魂野鬼之类的。

     又转了一会儿枭靖问我,有没有发现。

     我摇头。枭靖又问我,我的五鬼有没有发现,我继续摇头说:“它们如果有发现肯定会告诉我,现在没跟我说话,肯定也是没有发现。”

     枭靖有些沮丧说:“难不成我们这次又要无功而返了吗?”

     显然前几次的失利已经让他有些灰心了,他出案子这么久。应该没有遭遇这么大的挫折。

     我心中自然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情况我遇到过很多,甚至还有过无疾而终的案子,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有头有尾。

     把心中的感触和枭靖分享了一下,我继续道:“不着急,慢慢来!”

     枭靖则是笑着说:“看来我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学,这心态,你就给我上了一课。”

     我笑了笑没说话。枭靖这种心理我也有过。

     我们在这里转了很久没有任何发现,附近来了几个村民,问我们是不是找什么东西,如果不是就赶紧离开这儿,因为这里不安全。

     我们则是告诉那些村民,我们是来勘探这段公路,因为这里事故频发,所以准备找到原因,重修一下这段路。

     那几个村民打量了一下我们这些人说:“你们一点也不像搞这些的。”

     的确,我们这些人什么器材都没带,我们只好再解释,我们只是前期来看看,后期会有人跟进。

     村民又问我们带的那个:“亲戚家的孩子,因为没事儿干,跟来玩的!”

     我们解释了半天才打消那些村民的怀疑。

     而在此期间,这过了不少的车,这些车行驶很平稳。也没发生什么事故。

     到了中午的时候,我们就先去吃饭。

     吃饭回来我们又去现场转了一会儿,在没有任何发现后,我就决定到附近村子里走访一下,看看这里有没有出过和牛相关的车祸。

     我们找白石头村一些上岁数人询问,这些人戒备心比较低,而且爱讲故事。问起来能给你有的没的讲一大堆,容易沟通。

     经过这么一打听,还真被我们打听到了,大概在两年前,这里还真的有一辆大卡车车撞了一头大黄牛。

     而且那个老人还绘声绘色给我们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在白石头村,有一户叫宋春林的人家,这家人命很苦,他小十多岁的时候,母亲就扔下他和他父亲给跑了,至今下落不明。

     后来没两年父亲酗酒,掉进村里的大井给淹死了。

     再后来他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可孩子刚满周岁,发烧脑膜炎,因为没有及时抢救也给没了。

     因为没了孩子,他的妻子就给疯了,而宋春林也是变得有些发痴了,据说他们儿子死了之后并没有下葬,而是藏在他们家里的地窖里,每天老两口还都会下地窖去看看自己的孩子。

     这一晃又是二十多年过去了,那老两口的习惯还是没有改,而且这些年村里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耕地、拉粮食之类的全部都是农用车代替了,也渐渐没人养牛了。

     只有宋春林老两口家里还养了两头牛,这两头牛犁地、拉车都是好手!

     懂得用牛犁地的人都知道,一般的牛拉犁,都需要有个人在前面拉着走,这样才能保证牛沿着犁沟走,也才能走直线。

     可宋春林家里的两头牛却不用,他只要在后面扶着犁,那旁动沿着犁沟走,而且到头了,需要调头的时候,只要宋春林喊一声话,那牛就会自动调转头,然后重新回到犁沟里。

     而且在农村有过养牛的人都知道,牛很多时候都会出现惊了的情况,那就撒欢乱跑,追都追不回来,可宋春林家的牛却从来没有惊过。

     宋春林家里也得亏有了那两头老黄牛,家里的农活也一直没有落下多少,宋春林竟然对别人说,那两头牛就是他的儿子和女儿,是他们化身来照顾他们夫妻俩的。

     可就在两年的一个夏天,一辆山西来的拉煤的大卡车忽然在这段路刹车失灵,发生了侧翻!

     而那个时候宋春林正桥一头牛从地里干活回来,恰好就在路边等着过马路。

     看到那车侧翻了,那头牛头一顶,就把宋春林给顶走路,而那头牛的四条腿却是被压在了车头下面。

     当时有不少人看到了这一幕,他们都说如果不是那头牛的话,宋春林就要被压在卡车头下了。

     宋春林虽然被顶开,可他毕竟五十多岁,加上一直精神状态不太好,所以一激动就晕了过去。

     附近的村民也是赶紧把宋春林送到了医院。

     在普通的人眼里,那头牛断了四条腿,不能干农活了,那等待它的下场就只有一个,便是变成了牛肉。

     所以村里一个和宋春林沾点亲戚的小混混就做主把那头牛给卖了,因为车头压着牛的腿,他就自己用斧子把牛的四条腿给剁了,然后拽着牛脖子鼻子上带着锁链的缰绳,将其又拽了半米,那牛的鼻子都被拽豁了一个口,流血就更不用说了。

     那头牛不停“哞哞”叫着求饶,把不少村民的心都叫软了,还有人都看哭了,可那个小混混却丝毫没有同情心,配合这前来拉牛的屠夫就将其给抬上车。

     那头牛一直“哞哞”地叫,而且它的眼睛的泪珠子也是不停地往下流。

     不少人都见过牛流泪,可像那样流泪的牛,很多人却是平生第一次见。围爪台号。

     人们都说那个人造孽了,可那个小混混却不以为然,收了钱就心安理得去城里玩了。

     后来宋春林回来,听说自己的牛被人卖了,还听说了买牛时的情形,直接在家里哭了半个多月,后来老两口地也不种了直接租给了别人,每年靠别人给的一点粮食过日子,样子也是越过越清苦。

     而在那头大黄牛死后,宋春林剩下的那头母大黄牛,也是“哞哞”地叫了几个晚上,甚至还有一次宋春林发现,那头母牛在用脑袋撞墙,好像是想着自杀。

     幸亏宋春林抱着那牛的脑袋将其给劝下来了。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问,那个卖牛的小混混怎样了,他卖了人家的牛,不可能就这么完事儿了吧?

     那老大爷便告诉我说:“那个小子啊,去城里玩,不学好,跟人赌钱,结果还出老千,被人抓到,人家把他两只手给剁了!”

     “后来回到家里,也不知道上房去干啥,结果把自己的双腿也给摔断了。”

     “这就是报应,他用斧子剁了人家老黄牛的四条腿,他的四肢也都没了!只不过他命好,没死,现在在家里躺着呢,啥也干不了,靠父母养活着呢。”

     老大爷给我们讲的事儿,全部都是发生在两年前,再后来也就没事儿了,那个翻车的地儿也没有再出过车祸。

     直到一年前,那里的车祸才开始频繁起来,所以也没有人把那头牛的事儿挂钩。

     等老大爷讲完,我就又问宋春林家在村子的地址,我准备去拜访一下他和他的妻子,当然,我更想参观一下他的地窖,我想知道,那地窖里是不是真的有死孩子。

     还有,我想看看他家里剩下的那头老黄牛,是不是真像那个老大爷给我们讲的那般有灵性。

     离开老大爷那边,枭靖就问我:“初一,你的思路可真是宽广啊,我没想到案子还能这么查!”

     我笑了笑没说话,这些都是我从王俊辉那里学来的,不知道他和李雅静,还有孩子,现在都怎样了!

     他们跟着青衣,应该没有危险吧!

     这白石头村子不小,我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宋春林的家,他家应该是这个村子里最破旧的,石头围墙,还是木栅栏门,铁丝做成了锁扣,生锈的锁子。

     站在门前,我忽然觉得自己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顺着栅栏门看进去,我就发现院子里有一个牛圈,牛圈里拴着一头大黄牛,我们往里看的时候,它也正在往我们这边看。

     我下意识地对那头牛笑了笑,给它打招呼,它也是对着“哞”了一声,像是在回礼!

     我一下就愣住了,刚才那是凑巧,还是它真的这么有灵性呢?

     我对着院子里喊:“有人吗?”

     过了一会儿,那破旧的石头房子里就走出两个人来,我听那老大爷说,他们也就五十岁左右,可看他们苍老的样子,怕是说他们六七十岁,也有人信。

     “谁啊!”说话的其中的那个男人,应该是宋春林。

     他穿着一身破旧的单衣,衣服上还几块补丁,光是看着就让人同情。

     旁边的女人应该是宋春林的媳妇,她的衣服比较厚,头发蓬松着,脸上的表情一看就让人觉得其傻乎乎的,特别是她那傻笑。

     我这边赶紧搭话:“大叔,我有一些事儿想要向你打听一下!”

     听到我的话,宋春林愣了一下道:“向我打听事儿,你们是谁啊?”

     说着他自己就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