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629章 他的脚步很重

     到了省城这边,我们因为没有落脚的地方,就直接奔着事主所住的那个小区去了。

     我们到了那个小区门口的时候,枭靖打来电话,说让我们等下他,和他一起去。他有新的情况要和我们说,让我们先不要贸然行事。

     新的情况?我在电话里问枭靖是什么情况,他说,等到了告诉我,现在说了,我肯定甩掉他一个人去出那个案子了。

     此时我心中对枭靖的气已经没那么大了。也不会傻到真要自己把这个案子解决了,所以就问枭靖什么时候到,他说大概三十分钟。

     我想了下,正好是吃顿饭的功夫,就说让他来了打电话,我们在小区门口找个小饭馆先吃点饭。

     这老卷烟厂的宿舍,门口有一排的门脸,有卖衣服的,有理发的。还有挂着粉灯的按摩店。

     我们找了一会儿才在这些小店中找到了一间小饭馆,几碗清汤素面,外加一些不占荤腥的凉菜。

     吃过之后,我们又在这边闲聊了一会儿,几十分钟也就过去了,枭靖也是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到了。

     结账去见了枭靖,只有他和唐思言站在小区的门口,送他们的司机已经走了,也就是说,一会儿再离开这里的时候,枭靖就要坐我们的车了,这也就预示着我们之间的小矛盾暂时缓和了。

     打了招呼。我问枭靖,他有了什么新的线索。

     枭靖就递给我一张照片,是一个男子对着镜子自拍的照片,看起来很普通没有什么诡异之处啊?

     徐若卉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说,现在的人都这么喜欢自拍啊。女人爱美就算了,这男人也跟着凑什么热闹啊。

     我说了一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自拍的人往往都比较自恋,女人可以自恋,男人也可以,没啥大问题,这照片有什么问题吗?”

     我把照片仔细看了几遍。包括那个镜子的每一个角落都仔细看了一遍,没什么诡异,没出现背后站着个人影之类的啊。

     可又看了几眼,我脑袋就有些炸了。

     我们平常人照镜子,如果我伸出是右手,那镜子里人伸出的就是左手,左右是颠倒的!

     可我们看的这张照片,一个男人伸出一只手在抚摸镜子,他拇指朝右,说明伸出的是左手,可镜子的那个人伸出的却也是左手。

     这样镜子的那个人就形成右胳膊架在左胳膊上拍照的模样,而镜子前面的这个人应该不是这样的姿势!

     镜子里的人和现实中的人做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动作。

     我们刚才没有看出来,是因为这张照片显示的就是镜子里的像,而现实中的人,只有一只扶在镜面上的手而已。

     所以乍一看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出来!

     可看上几眼后就立刻能分辨出来。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如果镜子里的那个人伸出左手和镜子外面的左手相对的话,应该是拇指对小指,小指对拇指才对,可照片上却依旧是拇指对拇指,小指对小指!

     换句话说,镜子里面的那个人拇指和小指的位置长反了。

     平常人掌心向下,拇指都是向里的,而镜子里面的人掌心向下,拇指却是向外的!

     不光是我,我们这边所有人都发现了端倪,徐若卉更是深呼吸一下道:“好诡异啊!”

     我点了下头,然后问枭靖这张照片是哪里来的,是不是这次的事主儿。

     枭靖点头说:“没错,就是我们这次案子的事主,这是我们调查人员今天找他问话的时候,无意中从他手机里翻出来的,而后他们传给了我,我就找地方打印了出来。”

     说完枭靖又补充说:“这次的事主虽然主动找人要破这个案子,不过我们的调查人员发现,他好像对我们隐瞒了很多事儿,还有很多时候不配合我们的调查,这个案子好像另有玄机。”

     事主不配合调查一般的情况只有两个,一个是调查这个案子原本就不是事主的本意。

     另一个是,调查到了事主不想让人知道的**,他不愿意让人知道,所以便不愿意继续配合了。

     这次我们遇到的是那种情况呢?

     我问枭靖他们的调查人员还在没有,他说,已经都在了,而且事主现在出去上班,现在应该不在家,我们现在去也找不到,要等晚上才能见到人。

     除非我们现在去事主的公司看看,他去公司取件的时候可能会碰到他。

     我想了下说,还是算了,去他公司找他,人更多,问到一些隐秘的事儿,他更不好意思说,调查效果也不好,还不如等着晚上他回来了再说。

     此时下班点还有几个小时,我们就先去枭靖的茶楼坐了一会儿。

     等着差不多到了下班点,我们就再去事主家的门口蹲点,虽然来着有些折腾,可好在这样时间耗费的较快。

     这栋楼很老旧,楼道很窄,不过好在打扫得很干净,也没有堆放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没有给人荒废的感觉。

     这栋楼总共有六层,事主住最高的一层。

     这门还不是防盗门,而是一扇铁网门,里面是木头的。

     来到这门口的时候,我就先感觉了一下里面的情况,阴气很重,我几乎可以确定正主就在屋里。

     只不过那正主的实力却不好说,忽强忽弱,让人琢磨不定。

     我们先敲了门,确定事主还没回来,我们就在门口等,因为是在六楼,所以我们只要给另外两户人家解释一下我们是干什么的就好了。

     当然我们不会说实话,只说我们是吴大宝的朋友。

     吴大宝自然也就是这次的事主。

     我们这边也有吴大宝的电话,等得急了就给他打了两个电话,可他都没接,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他也没回。

     差不多到晚上八点半的时候,我们等的要没耐心的时候,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就从下面慢慢走了上来。

     他的脚步很重,好像每一步都在重重地跺脚似的。

     我的监察官和采听官,在我们到这栋楼下面的时候就已经开启了,所以我才确定这屋子里有脏东西,可在听到那沉重的脚步声后,我就发现我的监察官和采听官又有了一些反应。

     这就说明从楼下正往上走的可能是一个脏东西。

     所有人都捏好了指诀准备要动手,我则是给所有人封了相门道:“这里是居民楼,每家每户都有人,所以先不要妄动,看看情况再说。”

     很快我们就看到一个某快递公司服装的年轻人就从五楼的楼梯拐角上了楼,他的眼窝下陷,脚步很重,而且后背上挂着一个一身青色长裙,头发披散着,遮住了整个脸的女人。

     他背后挂着的,不是活人,而是一个慑青鬼!

     而上来的这个人正是吴大宝。

     他看到我们之后显得有些惊讶,问我们站在他家门口做什么。围厅沟血。

     显然他根本没有觉察到自己的后背上挂着一个女人,不对,是一个女鬼。

     我笑着说:“你不是找人给你看你家的情况吗,我们就是。”

     吴大宝皱皱眉头说:“你们这些人组织还挺庞大的,调查资料的两个,加上你们六个,这就八个人,我给你们的那点钱够你们这么折腾吗?”

     这吴大宝把我们是当成骗人的了。

     我说:“钱够不够就不用你操心了,反正这个案子我们肯定不会多向你要一分钱。”

     吴大宝没说话,背着那个女鬼继续上楼,而那个女鬼挂在吴大宝的身后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似的了,根本没有看我们一眼的意思。

     当然这鬼是不可能睡觉的。

     吴大宝每一步都走的很慢,脚好像都要迈不动了。

     我问他是不是很累,他说:“我的电车没电了,我蹬了几十里蹬回来的,你说我累不累,现在我腿都要迈不动了!”

     这吴大宝的脾气好像也有些不太好。

     不过他现在已经被鬼缠的很深了,原来的习性在阴气的影响下肯定多多少少也会有些变化。

     他好不容易才上了楼,背着女鬼从我们旁边过的时候,枭靖捏起一个指诀就准备去打吴大宝背后的那个慑青女鬼,不过却被我一把给拉住了。

     因为那女鬼的手卡在吴大宝的脖子上,枭靖举手的一瞬间,她的手就掐紧一些。

     如果枭靖贸然动手,那吴大宝肯定没命了。

     我拉住了枭靖的手,那慑青女鬼的手也是慢慢地松开。

     吴大宝也是“咳咳”咳嗽了几声,然后猛吸了两口气,他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脖子道:“我这几天嗓子也不舒服,老觉得时不时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里,难受死了。”

     当然难受了,那可是慑青女鬼的手!

     吴大宝给我们开了门,然后请我们进去,本来我觉得吴大宝一个人住,又被鬼给缠住了,屋子里应该很乱才对,可进门之后我就被屋子里的整洁给吓到了。

     这吴大宝好像有洁癖似的,每个角落都收拾的一尘不染。

     而且这房间里还贴了很多的女明星的海报,只是那个女明星是谁,我一时没认出来。

     这一点倒是像是单身男青年住的地方。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