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662章 终于又来大案子了

     回到西南一段时间,我从蔡邧和海家那边接了几个案子,不过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办理起来十分的没趣。

     差不多到了十一月下旬的时候,蔡邧忽然跑来找我,他说有大案子找上门了。问我接不接。

     我问蔡邧是什么大案子,报酬如何。

     蔡邧笑着说:“不过这个案子有点远,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我笑着说:“再远还能出了国不成?”

     蔡邧拍了一下巴掌道:“初一,还真让你说着了,你可真是神算啊,说不定你们这次还真的要出国呢,不过我都打好招呼了,你偶尔越下界限,缅甸那边也不会管你的,另外以你们的本事。就算你们真越界了,那边的人也不一定能发现。”

     我愣了一下说,我这次可不是算的,而是蒙的,然后问蔡邧到底是什么案子,赶紧说清楚。

     蔡邧这才把手中的牛皮袋子递给我,然后对我郑重地说了三个字:“司岗里!”

     我问蔡邧什么意思。他好奇问:“你没听说过?”

     我摇头,他则是继续说:“那沧源崖画你总听说过吧?”

     我继续摇头。

     蔡邧忍不住笑了笑说:“这次稀奇了,没想到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儿。”

     我说,我前几年来西南是做了不少的功课,也不可能面面俱到,总有看不到的地方,让他不要卖关子,赶紧说。

     蔡邧说,司岗里是一个地名,也是一个传说,是佤族祖先起源的地方。

     司岗里是佤族话的音译。翻译成汉语就是从崖洞里走出来的意思,大概的意思是说,人类最开始生活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后来慢慢地从山洞里走出来,然后才开始在外面的世界里生活。

     而在这个传说中,有几个关键性的人物!

     第一个是莫伟神,也是佤族的至高神,传说中,正是这位神灵把佤族的先祖从山洞中解救了出来。

     原本那山洞是封闭的。是他派来“小来雀”凿开了山体,造出了洞口,又派老鼠引开洞口的猛兽,然后又让蜘蛛结网捆住洞口的树人,佤族的先祖才从那山洞中走出来。

     至于那个山洞是怎么孕育出佤族祖先的,传说里没有细说。

     传说中的第二关键人物是,在某一天,从山洞里走出来的佤族人忽然遭受了某个灾难,只剩下一个人,而上天感念她是佤族最后一个血脉,便以日月精华为其受孕。

     并让其生下一男一女,那会儿还是上古洪荒时期,司岗里周围被巨大的海洋所覆盖,有一天那个女人的两个孩子掉进了水里。有一头牛看见了,便告之了那个女人,只可惜那个女人不会游水,便向那头牛求救,后来那头牛便下水把她的女儿拖上了岸。

     从此牛便成了佤族崇拜对象。

     第三个关键人物,也是大部分传说中都没有出现的人物,“噜”,他的名字很特别,是一个象声词。

     据说,那个佤族女人的儿女就是被他推下水的,后来那牛不但救下了佤族女人的儿女,还把“噜”用牛角拱下水给淹死了。

     只不过那头牛拱下噜的时候,佤族的女人和她的儿女都没见到,所以这件事儿他们也不知道。

     听到这里,我好奇问蔡邧:“他们不知道,那这件事儿是怎么传下来,不要告诉我是那头牛传下来的?”

     蔡邧一拍巴掌道:“你果然是神算。”

     我再次苦笑,这和神算没有半毛钱关系,然后让蔡邧继续讲这个有些荒诞的故事。

     那头牛在杀了噜之后,心里一只不是很安稳,所以它就每天去噜落水的地方走一遭,看看噜是不是会爬回来,继续加害住在司岗里的人。

     直到有一天那头牛发现,有几个脚印,真的有东西从海里爬了出来,后来它就寻着脚印找去,结果在一个岩壁上发现了一副壁画,画上画了一个怪物,手持巨大的叉子和铁链,一边抽打人类,一边去插死那些牛。

     而且那怪物还有一个巨大的尾巴,尾巴敲在大地上,整个大地都会裂开一个缝隙。

     那头牛立刻明白了,这是噜对人类的诅咒,壁画上的意思,总有一天噜会变成一个巨大的妖怪回来,它会毁灭这个世界。

     故事讲到这里,蔡邧也是道了一句:“这个传说可能有些过了,那噜回来,应该就是报复一下人类和牛,毁灭世界,也就是说说罢了。”

     我好奇道:“难不成那些壁画就是沧源崖画?”

     蔡邧说:“是,也不是。”

     我皱皱眉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是,又不是?”

     蔡邧说:“这个传说是以古文本的形式收在我们蔡家的书库里的,应该具有一定的真实性,而且还富有一张兽皮古图,上面写着古佤族的文字,据说就是那头牛化形成人自己写的。”

     说着,蔡邧又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兽皮来,上面歪歪斜斜画了一些我根本看不懂的字符。

     蔡邧说,那就是古佤族的字。

     而后他继续道:“所以我觉得,我上面讲的故事是真实的,所以那副诅咒壁画也是应该存在的,只不过现如今发现的所有沧源崖画中,没有一副跟我这边记述是一样的,那幅画好像是杜撰出来的。”

     故事说到这里,我不禁问蔡邧:“你说了这么多,案子到底是什么?”

     蔡邧说:“我们的人最近在云南出案子的时候,在勐来乡的一处深山悬崖上发现了几个巨大的脚印,而且那脚印蕴含的邪气很足,最主要的是,在脚印消失的地方还有一副壁画。”

     我问是不是传说中的那副壁画。

     蔡邧又说了一句:“是,也不是!”

     我一下又糊涂了,问他又是怎么回事儿,他这次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让我打开牛皮袋子道:“里面那副壁画的照片,你自己看一下就清楚了。”

     我赶紧去翻开,很快就看到一张崖画的照片,是很简易的图案,一个巨大的人形怪物,右手持巨大的叉子,左手持锁链,还有巨大的尾巴。

     跟传说中描述的那个壁画里的怪物一模一样,只不过它的附近没有人,也没有牲畜,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怪物而已。

     不过后面还有两张照片。

     我看了一下,同样是那副崖画,一张照片上多了一头牛,另一张上在多了一头牛的同时还多了一个人。

     我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蔡邧说:“勐来乡丢了一头牛,不知道去了何处,于是那副画上便多出了一头牛,同时乡上还有一个老人忽然暴毙,那副画上就又多出一个人。”

     我下意识道了一句:“那个噜回来报复了,而且它以画崖画的形式,来记述自己报复的次数。”

     “如果按照传说中的记述,它最后会杀成百上千的人,而且还会把勐来乡凿出一个巨大的裂缝来。”

     蔡邧点头说:“的确是这样,我先后派了几批人过去,可都没有任何噜的情况,可勐来乡出事的人和牛越来越多,万一再有人发现壁画,那就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说到这里,蔡邧顿了一下说:“灵异分局那边也是知道了这件事儿,他们知道我们蔡家的资料多,所以便用重金委托给了我们全权处理,你也知道我们明净派如今已经不比往日,这些大案子接起来,如果不找人帮忙的话,我们自己肯定是办不来的。”

     “不过好在有你,初一,你是我们明净派的副门主,肥水不流外人田,这钱给你挣正合适。”余扑双亡。

     这个案子的确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点头说:“好吧,那我就接下来了,酬金上七位数了吧?”

     蔡邧点头,然后对着我伸出一个巴掌,我再次高兴点头,我是好久没有接过酬金这么高的案子了。

     接着我便把蔡邧给我的资料翻看了一下,一部分是他给我讲的传说,另一部分则是勐来乡出事的家庭的情况。

     看了一会儿,我问蔡邧:“按照资料上看,勐来乡还没到缅甸那边呢,你说出国啥的是咋回事儿?”

     蔡邧说:“司岗里现在在缅甸境内啊,司岗里在传说中占了很大的比重,我觉得那家伙可能会选择到那边藏身,万一你在咱们这边找不到,可不得去那边吗?”

     的确是这样,看来蔡邧考虑的还挺周到。

     这个案子的大致情况我们都了解了,只不过蔡邧最后又说了一句,他也不确定那个出现的怪物就噜,毕竟这个传说太过久远了。

     我点头说:“我会尽量查清楚的。”

     又和蔡邧说了一会儿,他问我需不需要助手,我摇头说:“还是算了。”

     如今我的这个队伍,林森在请火神后,也是渡劫期的人,明净派还有什么人能做我们的助手呢?

     这个案子和牛有关,我不由又想起了白咕案中的魈仙王,这次的怪物会是它吗?

     不对,它是山魈,身上是鬼气,不应该是妖气的。

     而徐若卉也是对我笑着道了一句:“初一,这么多天了,你的精神终于恢复了,前些日子,你总是蔫的不行!”

     我笑着说:“这次案子肯定不会太简单,事不宜迟,我们明早就出发,先把这个案子的实际情况弄清楚再说。”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