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675章 神相墓

     徐铉在“哈哈”大笑了一会儿,便吩咐秧墨桐把分离出来的尸毒给我,让我试着抽取一下其中的命气,看看能不能以之卜卦找到线索。

     秧墨桐点头,然后从一个竹筒里放出一只蝎子来,其形状像极了蝎子。可身体却是血红色的,宛如一块红宝石般剔透。

     它的尾巴尖端的毒刺那一截,是它身体唯一有着不同颜色的地方,呈现暗黑色。

     我记得小时候,爷爷曾带我去山里玩过一次,而我在石头下面掀出一个蝎子来,那会儿我还小,不知道那玩意儿是啥,就用手去抓,结果被那蝎子给刺了一下。

     从那会儿起我对蝎子就有种说不出来了敬畏。特别是它们尾巴上类似倒钩的尖刺,看到之后我便有些头大。

     秧墨桐那边道:“尸毒就在这蝎子的毒刺那一截,初一,你采集里面的命气试试吧。”

     我苦笑一声没有动作。

     徐铉看出了我的心思,便对我说:“初一你放心,那是墨桐的蛊虫,不是一般的蝎子。她不让它刺你,那你就不会有事儿,尽管去做。”

     我也不是婆婆妈妈那种人,徐铉既然这么说,我也眯着眼把手伸了过去,见那蝎子没什么反应,我的胆子才大了一些,渐渐接近那蝎子的尾部,然后把其中尸毒中蕴含的一种极其古怪的命气给提取了出来。

     得手后我立刻把手缩了回来,而秧墨桐也是快速把那蝎子收回了竹筒里。

     我把手中的命气塞进命理罗盘,然后开始推演起卦。

     可推演的过程中我就感觉到一股前所有的阻力出现。如果是平时,就算成不了卦,推演的过程也不会遇到什么阻力,可这次,我明明感觉此卦可卜,可就是推演不动。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我面前明明有一扇门,而且还是虚掩着的,后面还有无数的珍宝,可我就是推不开。无法得到门后的一切。

     这种情况爷爷也给我说过,我卜算不到那股命气的命,是因为有某个相师在那股命气主人的身上设置了某些“命卡(qia)”,为的就是防止有别的相师偷窥起命理的**。

     而“命卡”的设置非神相不能为之。

     同样要破除命卡,那破除者的相术必须在设置命卡的相师之上,否则是不可能成功的。

     再换句话说,我从这股命气里推演不出任何的线索来。

     太多的内容我推演不出来,就试着让命理罗盘确定一下那命气的来源,结果那命理罗盘就不停的乱转了起来。

     这说明那东西就在附近,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它指的是秧墨桐的蛊虫,因为那只红蝎子的尾刺里有那股尸毒。

     我施展相术把秧墨桐那个竹筒屏蔽,然后再用命理罗盘去找,结果那罗盘就不动弹了,那股命气在罗盘中就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的反应。

     徐铉见情况不对,问我怎么了。余帅扑巴。

     我便把我遇到的情况说了一遍,然后又不好意地补充了一句:“实在抱歉,那命卡我好像攻不破。”

     徐铉笑了笑道:“无妨,这样案子才有意思,如果一下被我们找到了正主儿,反而不好玩了。”

     徐铉脸上虽然挂着笑,可我还是能看出他眼神中闪过的那一丝失望。

     他和我一样,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浪费。

     不等徐铉说话,田士千便说了一句:“我们或许可以去东北找找那个李鑫,给他一些好处,看他愿不愿意帮我们破了那个‘命卡’。”

     我本身是一个相师,可徐铉他们竟然还要请其他的相师帮忙,我在这个队伍中似乎一下变得没有任何价值了。

     那种感觉自己没用的心情真的很不爽。

     徐铉那边拍拍我的肩膀说:“人在很多时候都会感觉无能为力,我也一样,所以你不必沮丧,只有不断的努力才能避免下一次遇到同样事情的时候不那么的无能为力。”

     我对徐铉点头,怎么说呢,徐铉这个人有时候看起来很幼稚,可在大是大非上看得格外的清楚。

     接着徐铉又道了一句:“另外初一,你也不是完全没有帮到我们,至少你告诉我们这尸毒的背后,可能还会牵扯到一个相师,这对我们之后的调查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徐铉说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自己抓到了一个关键点。

     一个相师在尸毒主人的命理中设置了“命卡”,我无法越过那命卡去窥探尸毒主人的命理,可我却能够清楚地窥探到命卡的存在,我甚至可以在那命卡上找到那个相师的微弱命气。

     “命卡”虽然可以隐藏一个人的命理,可它有一个很大的弊端,那便是会把命卡设置者的命理暴露出来。

     我一边说着自己的发现,一边去收集那个相师微弱的命气。

     徐若卉在旁边问我:“初一,那个相师要是给自己也设置一道命卡,那不是又白费了吗?”

     我摇头说:“不可能的,一个相师一辈子只能给一个人设置命卡,因为命卡这东西有一定的阻碍天道命理的功效,所以是不能大规模使用的,每个相师一辈子只有一次这样的机会。”

     很快我就从那命卡中采集出了那个相师的命气,虽然微弱,可十分的清晰。

     只是我稍加推断后立刻又有些失望,因为那个相师生活在一千多年前,现在已经死了。

     听我这么说,徐铉皱皱眉头说:“这么说,那命卡也是一千多年前留下来的了?”

     我点头没说话,而是继续去寻找那个相师相关的线索,过了一会儿我又对徐铉说:“这相师使用的相术,不是传统的道家相术,还蕴含着巫门相术在里面,而且,他是关外人,不是汉人,还有,它的墓在东北!”

     听我说到这里徐铉高兴道:“太好了,只要找到那个相师的墓,就能知道他的生平,知道了他的生平就有可能判断出他和尸毒主人的关系。”

     “甚至可能直接获得尸毒主人的线索,初一,你做的太棒了,案子终于有进展了,初一,你真是我们的福星。”

     我摇头说:“如果没有你们半年的努力分离出尸毒,我这本事也没有用武之地,所以首功是要给墨桐的。”

     徐铉也是转头看了看秧墨桐,然后郑重对着她说了一句:“谢谢你,墨桐。”

     秧墨桐对徐铉笑了笑。

     接着徐铉便催问我,那神相的墓在东北什么地方,具体位置能不能卜到。

     我把那神相的命气放入命理罗盘中推算,很快就有了答案,方向指的是二十三道沟的北面。

     我往那个方向指了指,徐铉皱皱眉头说:“那个方向是长白山天池,只不过天池现在已经是旅游区,现在是正月,正值看雾凇,玩滑雪的旺季,我估计会有不少人,在那边办案会有点麻烦。”

     田士千那边则是说了一句:“初一只是说在北面,并不一定就是天池那边,可能是还没到天池,也是可能是过了天池。”

     徐铉点头说:“也是,只不过这北面,天池那个地方名气太大,一下子就让我想到了那里。”

     不管怎么说我们有了很重要的线索,所以我们便加快速度继续往北走,我们的首要目的是找到那个墓地在哪儿。

     我们徒步在密林中穿梭,虽然我们已经加快了速度,可一路上遇到有什么怪异情况的时候还是要停下来查探一番,如此一来,即便是我们加快了速度,可速度还是不够快。

     我们又在林子里转了十几天才勉强到达长白山天池的雪山脚下。

     而这边也是到了中朝边界线上,我们走动的位置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引起守边官兵的误会。

     万一我们再被当成偷渡者就糟糕了。

     到了山脚下后徐铉便问我:“初一,能感觉到我们离那神相墓还有多远吗?”

     我深吸一口气说:“我刚才在那神相的命气中又探知到了一些线索,我想我大概知道神相墓的所在了。”

     徐铉问我探知到了什么线索,让我赶紧说。

     我指着雪山顶部说:“那神相的命气呈现已故的亡气数千载,而在这数千载的时间里,他的命气渐渐出现了尸的气息,也就是说,那神相可能变成了尸,而且他的尸有一股火上水的态势。”

     徐铉愣了一下道:“那相师变成尸可以理解,毕竟他是和一个极其厉害的尸为谋,死后成尸没什么奇怪的,只是那火上水是什么意思,指的是天池吗?”

     我点头说:“是,长白山天池是火山口,火上有水,正好迎了那命相,如果用卦理来说便是既济卦的卦象。”

     “虽然这卦象一成,可要解卦还需要一段时间,毕竟这卦象牵扯到一个神相的命理。”

     徐铉说:“不急,能确定他的墓地所在已经不错了,那卦能不能解无所谓,我们要想办法找到那个水下的墓地才是。”

     过了一会儿徐铉道:“早知道要下水,我带些潜水设备来,还能省点神通和符箓。”

     换句话说,即便是没有潜水设备,徐铉也有下水的办法,看来这次我们又要去水下活动了。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