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688章 意外而来的案子

     把心中的猜测结合我所知道的传说全部道了出来,李鑫就在那边为我拍了巴掌,他脸上挂着一丝笑意,不过我能看出,那不是嘲笑,而是赞许的笑。

     显然我所说的这些都是正确的。

     听我说完。徐铉那边也是对我竖起了大拇指,显然这些事情李鑫已经提前跟他都说了,他是觉得这个生意可以做,这才领着李鑫来找我的。

     接着就听李鑫道:“正是如此,这龟骨上的两卦,就是九婴灵识体,也是众生殿一起期望得到的东西,不过多亏老夫在东北和天灵老祖有些交情,所以他们才一直没有来抢。”

     “可最近形势大变,天灵老祖闭关。要应对天劫,而且这一闭关少说得二三十年,这段时间我的安全就没了保证,所以这烫手的山芋我就不能再拿到手中了。”

     “而你们却不同,我知道你们再有几个月就要上众生殿了,你们和众生殿迟早都是敌人,所以呢。这东西给不给你们,对你们安全影响不大,所以呢,我用这个东西和你们交换最合适了。”

     我看着李鑫道:“既然你和天灵老祖有关系,那通过他,你照样可以求其他灵异分局帮忙啊,为什么偏偏找上了我们?”

     李鑫看着我皱皱眉头道:“你小子的疑心真大,难不成你觉得老夫是在害你们?”

     我摇头说:“这跟疑心大不大没关系,而是你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们,想必托付我们的案子的危险系数也会很高,徐铉和田士千还受着伤。如果案子太难,我们肯定接不了,我们这些人可不想在上众生殿之前再受伤了。”

     “所以呢,我还是把所有的事情都问清楚了比较好,如果灵异分局都完不成的案子,那我们肯定也是接不了,这宝贝呢,我们也是要不成了。”

     听了我一番陈述,李鑫笑了笑说:“这样啊。那我实话告诉你,这案子如果交给别人去做,别人肯定觉得难,而且也不愿意趟这浑水,可对你们来说却不同。”

     “虽然你们也会觉得难,不过却是顺道的事儿,对你们来说影响不大。”

     我好奇道:“该不会和我们上众生殿有关吧。”

     李鑫点头说:“我今日起卦为众生殿占卜,发现天星陨势很大,而新星骤起,大有天运轮换的势头,所以我断定,在你们和众生殿的那一场争斗中,众生殿的胜势占四,而你们这边胜势占六。”

     “所以呢。我就压了一个宝,压你们会赢,如果你们赢了,请你们把九婴的身体留给我,它对我来说有很重要的作用。”

     说着李鑫脸上露出一丝的期盼。

     我好奇问:“你要九婴的尸体干什么?复活它?”

     李鑫摇头笑道:“如果我复活九婴,我把他的两卦灵识给你们做什么?它的尸体对我来说另有它用,可不管是用来做什么,都不会是为祸苍生的事儿,我李鑫虽然被成为邪相,做事儿有点邪乎,可伤天害理的事儿,却是不会去做的。”

     的确,他向我们要九婴的尸体,这个要求本身就够邪的。

     见我不说话,李鑫又道:“我说到这里你应该都清楚了吧,我如果要和灵异分局合作,他们不可能为了我,去和众生殿开战,反倒是你们迟早要和众生殿开打,这对你们来说只是顺道的事儿。”

     李鑫的这一番话让我有些动心了,李鑫虽然说自己不做伤天害理的事儿,可他是邪相,保不齐哪根筋搭错就和众生殿勾搭上,把龟骨奉上,那样对我们和众生殿开战肯定十分不利。

     再者就算他不交,那众生的几个老怪物过来硬抢,就算李鑫本事再大肯定也是守不住,到时候要么他战死,东西被抢,要么他直接投降,东西拱手相送。

     想到这里,李鑫要和我们做交易的事儿就全部说的通了。

     我也就放心地点了点头说:“那好,这个案子我们接下来了,不过能不能成我可不敢保证。”

     李鑫笑道:“无妨,只要你用心去做了,这些都不是事儿,这件事儿如果不成,那就只有一个结果!”

     我问是啥,李鑫把所有人都指了一圈说:“那就是你们全死了,如果你们都战死在了众生殿,那我自然也不能找你们的尸体去要九婴的尸体,对吧?”

     说完李鑫自己在那边“哈哈”大笑了起来。

     全部战死?这话让我十分的不爱听,可这也是实话,所以我便没有反驳什么。

     李鑫那边也没有从我手中收回龟骨的意思,而是站起身对我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要走了,这东西就留给你们了,我委托给你们的案子,你们记得就好了。”

     李鑫走的时候,我去送了送他,可他却摆手道:“不用送了,你们还是一起合计下这事儿吧,如果你们想反悔,明天中午之前把龟骨送还给我便是了,联系方式徐铉那儿有,如果过了明天中午,那龟蛊还在你们手上,那你们再想返回就没机会了。”

     我也是对着他点头。

     李鑫走后,我们这些人便聚在一起合计了一下,商量了一会儿,我们都觉得这件事儿我们不亏。

     众生殿我们肯定要去,如果这块龟骨落入众生殿手中,众生殿万一有办法将九婴复活,那对我们来说可是十分不利的。

     至于这块龟骨徐铉则是让我收了起来,他说这龟骨是九婴的两卦灵识,同时也是伏羲所书的基本八卦样式范本,我是相师,所以这东西肯定对我更有用。

     想来想去,我觉得徐铉说的有道理,也就收了起来。

     其实我们两个谁带着都是一样的,反正我们都是在一起的时候,要是遇到麻烦也是一起抗。

     既然说起了上众生殿的事儿,那我们接下来便往那个方面讨论了一会儿。

     徐铉说:“再有几个月就要上众生殿了,时间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如果我们就这么闲着过几个月,实在是有些太浪费时间了。”

     “可如果要继续我们之前的案子的话,后面的危险系数会更大,我们可能受更重的伤,甚至直接死了,总之那样的话,就会耽误我们去众生殿,所以接下来几个月我们就不出案子了,直接去四川那边等俊辉他们。”

     “他们在去众生殿之前,肯定会先到成都,也肯定会先和你联系的。”

     我也是点头,接下来我们在吉林市又待了一天,此时便动身开始去西南。

     这一路上我们时间不是很赶,而且在经过华北的时候,我们在这边又逗留了两个月。

     因为这次去西南可能就要等到众生殿的事情才能再回北方,所以一些事情我也是向唐二爷嘱咐了一下,比如,万一我回不来了,这净古派就交给他和张少杰之类的。

     还有就是宁浩宇要结婚,我说过要参加的他的婚礼,所以不能食言,便在这边一直等他结完婚才离开。

     北方的事儿都办妥了,我们便再往西南去了。

     差不多到了七月份的时候,我们才到成都这边,此时正值盛夏,附近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所以到了这边,我们先出去游玩了一圈,放松了一下。

     这样一来时间就到了七月的下旬。

     本来我们觉得我们是不会再接案子了,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打来电话的是我的老熟人,张三姆。

     接了电话,他直接对我说了一句话:“初一,出事儿了,快到西北来帮我。”

     出事儿了?我忙问张三姆怎么了。

     他说,最近众生殿在天山一代有大动作,好像和凿齿有关!

     凿齿也是在众生殿复活几大凶兽之列,同样也是被后羿斩杀,凿齿的尸体众生殿不是收集到了,此去天山又是为了什么?

     我细问了一下,张三姆就告诉我说,具体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堃鲛带着鱼先生去了天山,而且动作很大,有几个镇山山灵已经被他们给斩杀了。

     而那些山灵的魂魄好像都被他们收集起来,喂给了他们凿齿地魂魄食用。

     听到这里,我不禁好奇道:“秋家呢?秋家不管这件事儿吗?西北可是他们的地界,他们就这么放任众生殿胡来?”

     张三姆在电话里无奈道:“其他几个分局不愿意过来帮忙,秋家老祖最近恰好闭关,所以这件事儿整个西北灵异分局也是都不敢贸然去管。”

     “我很想去管,可凭我自己的力量根本阻止不了他们,所以初一,我需要你的帮助,就算不是为了天山一代生灵,也为我们将来上众生殿考虑下,如果他们真的用这种方式复活了凿齿,那对我们很不利啊。”

     我这边“嗯”了一声道:“张前辈,你放心,这件事儿既然和众生殿有关,那我们肯定会管,我们这就动身到西北,你说个地方,我们到那里碰面。”

     我和那个鱼先生也是有很长时间不见了,我和他冤仇已久,再见面,我一定要和他分出一个胜负来。余妖欢亡。

     还有就是那个堃鲛,他曾经在仙乐苗寨掳走李雅静,虽然后来青衣上众生殿教训过他了,可那是青衣出的气,我这边还有一股气没出,再见堃鲛,我一定要狠狠揍上他一顿。

     说着我这边紧紧攥起了拳头,我心里忽然有一阵莫名的激动。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