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750章 应了卦象

     那树洞里飘出的干枯头发一下散落在我的脚面上,我下意识就把脚抖了一下想要把那头发给抖掉了。

     可没想到那头发好像一张蜘蛛网似的,粘在我的脚面上,任凭我怎么抖也抖不下来。

     徐若卉在旁边也是愣了一下,想要伸脚过来帮着我给踢掉了。

     我赶紧拉住她,让她先从树洞上下去,这里的情况已经越来越不对劲了。

     她怔了一下,然后选择相信我,乖乖地退回到了枭靖、梦梦和康康那边。

     而我这边则是专心注意树洞里的情况,从目前来说,只有那干枯的头发粘着我的脚面,暂时还没有其他危险。

     我的脚不停的轻轻晃动,想要摆脱那些头发,那每次都是失败,再踢了几次。还是无果,我心一横,直接使劲儿踹了了出去。

     “嗖!”

     我这一脚力气不小,这一脚把树洞里的那个尸体直接踢的飞了出来。

     不过它的头发还是粘在我的脚面上没有掉,所以它飞出来之后划了一个弧度。它的脚就对着我的脸踢了过来。

     这一幕吓了我一跳,我直接抬手运上相气,对着那尸体就砸了过去。

     “嘭!”

     我一拳打在那尸体的小腹上,它直接就飞了出去。

     此时我才看清楚,那尸体其实是一个婴孩的尸体。我估计大小不过两三岁的样子。

     这么小的一个婴孩,怎么会有将近一米多长的头发呢?

     那长发婴孩的尸体飞了出去,粘在我脚面上的头发终于也是掉了下来,我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嘭!”

     那婴孩尸体掉在这树杈下面十多米的位置,然后忽然“哇哇哇”大哭起来。那声音听起来跟一个活着的小孩没啥区别。

     所以在听到那声音后我心里颤了一下。

     与此同时我往那个树洞里看了一下,就发现树洞的底部是一双特别小的脚印,应是那个婴孩在树洞里踩踏的地方,而在那脚印上有几根尖刺,看样子可以直接扎进小孩的身体里。

     这是怎么回事儿?

     不等我想明白那脚印里的尖刺有什么作用,我附近其他树洞里也是纷纷传来“哇哇”的声音,接着数十个长发婴尸分别从附近的各个树洞里爬了出来。

     它们的小手攀爬在树皮上,犹如一个又一个长发怪猴一般。

     我忽然意识到,这些尸可能不是单纯的尸,它们肯定经过了某些特殊的改造。

     我运气阴阳手防御,而徐若卉、枭靖、梦梦和康康也是纷纷警戒了起来。

     徐若卉更是直接喊我,让我赶快退回去,别在树杈上待着了。

     那些婴尸爬在树杈上,一双双空洞的眼睛紧紧盯着我们,好像随时准备发动攻击似的。

     我又往树洞里看了几眼,就准备下树杈,可就是这几眼我又有了新发现。

     我发现那树洞里的尖刺忽然在往外喷红色的液体,就好像血似的。

     不过喷的不是很高,大概就是一两公分的高度。

     我忽然有些明白了,这些尖刺其实类似注射器,而这些类似血液体,就是要通过尖刺往那些婴尸身上注射。

     它们之所以能长出那么长的头发,多半也是跟大树向它们注射液体有关吧。

     如此说来,这些树也有问题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迟疑就“噌”的一声从树上跳了下去,也是飞快地跑回徐若卉和枭靖这边。

     到了这边后我再看那些树,它们除了尸气重一点外,和其他的树没有什么差别。

     而这些树上有尸气我们之前早就发现了,而我们没多想,是因为知道树洞里有尸。觉得这树上的尸气都是被树洞里的尸给感染的,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而此时我用相门的法子通过命气去看那些婴尸和树的关系,这一看我心里就更加惊讶了。

     因为我看到这些树和婴尸,竟然是母子或者母女的关系。

     换句话说,这些婴尸都是这些树养出来的。

     树养尸!?

     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之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那些婴尸不停对着我们“哇哇”的哭,而那些树则是没什么反应,我能看得出,虽然这些婴尸,是树养出来,可它们本身却是不能动的,想到这里我心里也是轻松了不少,如果我们在这边再遇到一些远古树人的话,那情况就更糟糕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感觉两股极强的气势从南面向我们快速的飞来。

     “嘭!嘭!”

     两道残影砸在我们附近几十米外的地面上,在地上砸出了两个大坑,这地面都跟着颤抖了一下。

     而那些树上原本盯着我们看的婴尸全部灰溜溜地钻回了树洞,而之前被我打下树的那个婴尸也忽然停止哭泣,如猴子一般敏捷爬上树杈,然后一下跳进了树洞里。

     我立刻又感觉到第三股强大的气势出现。

     这三股气势都是仙级以上的存在。

     不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一个黑糊糊的身影就落在我刚才站立的那根树杈上,他的动作很轻灵,身上充满了妖魔之气。

     他与我们的距离只不过十多米远了。

     而此时之前在我们身后数十米位置砸出两个深坑的家伙也是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鱼眼儿、堃鲛?”

     看到这两个人出现在那边,我不由喊出了他们的名字。

     “你们是一伙儿的?”

     那黑糊糊的影子忽然开口说话,此时他的样子渐渐变得清晰了,站在那树杈上的一个浑身布满黑雾的男子,他的容貌在黑雾中若隐若现,看不太清楚他的样子。

     不过他深邃的黑色眼睛却是让我印象很深刻。

     我忽然意识到,他就是阻断我模拟妖魔王命气的源泉。

     而那个黑影忽然又道了一句:“我知道了,之前就是你在模拟我的命气,企图窥探我的命运,对吧?”

     好了,现在可以确定了,我们面前这个东西就是妖魔王,我们果然应该退守,看来我的那个卦象已经开始应验了。

     我还没说话,远处的鱼眼儿忽然笑道:“初一,好久不见了,能在这里再碰面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啊,先说好。我和那个妖魔王可不是一路人,或许我们这次可以来连手对付……”

     不等鱼眼儿说完,我“哼”了一声道:“跟你连手?没门!”

     我此时一边注意鱼眼儿,一边去看妖魔王巴桑,我隐约看到在他黑雾身后好像背着一个黑色的袋子,看样子是长方形的。

     我立刻想到,那里面应该是琴,会不会是神琴呢?

     卦象上显示,我们会被骗,第一次得到的一定不是真的,难不成妖魔王巴桑背着的是一个假琴?

     我在想这些的时候,枭靖那边忽然变得兴奋起来,显然他也注意到妖魔王巴桑背后的那个黑袋子了。

     妖魔王巴桑盯着我们道:“你们这些人进我这尸魔营目的是什么?难不成是想打我这些尸魔的主意吗?”

     尸魔,原来那些像怪猴子一样的婴尸,是尸魔。

     不过话又说回来,尸魔是什么呢,我听过,并见过尸人,可这尸魔还真是第一次听和见。

     我看着妖魔王巴桑道:“我对那些怪猴子没有兴趣,我们要的东西你是背后的那把琴。”

     妖魔王愣了一下道:“二十五弦琴?”

     这二十五弦琴正是我们要找的神琴。相传器乐大师,庖牺氏曾制造五十弦琴为黄帝演奏,可因为琴弦太多,音色杂乱,怎么也弹奏不出好听的音乐,后**将其中一般的琴弦去掉,又稍加修改,这就有了二十五弦琴。

     而这二十五弦琴弹奏出来的声音曼妙,所有人听了都会深深的感动,而黄帝有一个已经故去儿子叫后稷,执掌农神位,曾经特别喜欢音乐,因为死的时候魂魄受到重创,所以一直无法行使神职。

     所以黄帝就让**给儿子弹琴,看看能不把把自己的儿子从沉睡中唤醒。

     **去到后稷在古巴蜀的墓地,为后稷弹琴,果然后稷那受到重创的魂魄竟然慢慢地苏醒,并出现在了**的面前,之后后稷便开始行使神职,让大地千里变沃野。这才有了天府之国。

     当然在真正的历史上,后稷不是黄帝的儿子,而是他的玄孙,跟神话传说稍有差别。

     这一切都在脑子里一下闪过,这就让我更加确定,我们要找的神琴就在妖魔王巴桑的手里,就算他背后那个是假的,那真琴的下落,这巴桑也肯定知道。

     不等我这边说话,鱼眼儿在我身后又道了一句:“初一,这次我们的目的不同,不过我们的敌人却相同,说不定我们真能合作一下呢。”

     我刚要拒绝,鱼眼儿又道:“那妖魔王实力很强,你们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加上我和堃鲛,或许有办法制服他,你们要你们的神琴,我们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所以我们的目的只是脱身而已,神琴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价值。”

     鱼眼儿要的东西已经得手了,而他却被巴桑给盯上了,也就是说他得到的东西也是从巴桑的手里弄来的。

     妖魔王巴桑盯着鱼眼儿和堃鲛怒道:“你们两个卑鄙家伙竟然骗了我,把那东西还给我。”

     发生的这一切都应了我的卦象,我将会遇到特别难处理的关系。而现在妖魔王巴桑,鱼眼儿和堃鲛,再加上我们一伙儿人搀和在一起,这里面的关系好像是真的有些复杂。

     暗昧不明,难不成指的是我和鱼眼儿在这次行动的敌对关系不明确?

     一切都在按照我的卦象发展。我心里忽然有些担心起来,因为按照这个发展下去,我最后会被“老虎”咬成重伤!

     我应该怎么做呢?
最近更新:紫阳帝尊 民国谍影 雷霆之主 钱探吴乾 大清隐龙 白银霸主 神藏 主神逍遥 女帝家的小白脸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武炼巅峰
热门小说: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将夜 至尊兵王 神道丹尊 美利坚财富人生 美女的超级保镖 求魔 明星潜规则之皇 原来我是妖二代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