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797章 这一卦跨越了千年

     我说这事儿好解决,那王怡便追问,那什么时候可以解决,这几天行不行。

     王怡是爱女心切,她的心情我完全理解,所以我也没生气,就告诉她,好解决但也没那么快,需要些日子。

     听我这么说,王怡也知道自己心急了,便不再催问我时间了,而是问我这些天她和她女儿需要注意什么。用不用做什么防备特别的措施。

     徐铉在旁边道:“注意的措施倒是没有,我这里有张符箓,你们回去给孩子缝一个荷包之类的东西,然后把这张符给她贴身携带可以暂时压制她的梦游症,不过呢,我这符箓治标不治本,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给她治本,到时候少不了登门打搅。”

     王怡连忙点头答应。

     徐铉给王怡的那张符箓,是一张银阶的静心符,这要拿到市面上去卖,可是能价值不菲啊。

     而后我主动提出,想要看一下张艳“起夜作画”的作品,本来我以为需要改日上他们家里才能看到,没想到张远恒立刻道:“好好,我带来了。”

     说着他就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纸来,看来他们准备的也挺充分啊。

     打开那张画看了一下,跟我们在网上查到的资料里显示的基本相同,主画是一座桥。桥上站了一个人,而在桥的两侧也各站了一些人,这些人手里各拉了一条龙咬绳索。

     不过奇怪的是,这龙咬绳索的末端,龙口是咬住鼎的,这跟很多汉画石壁完全相同。这些画上记载秦始皇是有所收获的,所有史书记载是秦始皇没有在这里捞到过鼎。

     这也是泗水捞鼎故事和石画像相冲突的地方。

     而且这泗水捞鼎的古石画,在山东、苏北多地都有发现,而在河南和四川也零星有此类的汉代壁画。

     换句话说,这个故事流传很广。

     想到这一点,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儿。这壁画既然在四川出现过,在苏北出现过,那原本没有联系的两个人也可能联系到了一起。

     海若颖和王怡。

     我从命相上推断,王怡是海若颖的贵人,本来这两个人没什么联系,可现在却因为这个案子的两个地方,让我觉得有些关系了。

     苏北和四川都曾发现过那些石像画。

     当然这样的关系有些硬扯上去的意思,具体王怡会怎么帮海若颖,还需要走一步看一步。

     看了一会儿这幅画,我们就把注意力放到了最后的名字上--“新垣平。”

     这三个字是用现代的汉字写的,很工整。

     我问王怡,这是不是张艳的笔记,王怡点头说:“是,我家闺女学过一段书法,现在在他们学校,她也经常去上书法课,连他们老师都夸她写的好呢。”

     每当问到一个孩子长处的时候,孩子的母亲总是忍不住多炫耀几句,所以我也没有打断王怡。

     等着王怡说完,我继续说:“这幅画暂时留在我们这边吧,我们研究下,说不定有线索,对了,你们要是再想起什么线索一定要告诉我。”

     接下来这饭局就没有聊很多这个案子的事儿了,大部分是就是在闲聊了,饭局结束后,我们在酒店门口分开,我们这边人先走,王怡、张远恒等后面离开。

     到了酒店,我们所有人就到我的房间集合。把这个案子的事儿过了一遍。

     不过没什么进展。

     王俊辉就问我:“初一,你卜算方面可以行得通吗?”

     我说可以,不过需要费时间。

     王俊辉道:“费时间不怕,这样,我们也商议了半天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就各自回房休息了,这卦你好好研究下,不过也别太累了。”

     大家都散去之后,我让小家伙们都安静到一边休息,然后取出命理罗盘,开始我的卜算。

     这次卜算,我格外的集中精神,因为我这是第一次尝试突破其他相师设下的“卡”(qia)。

     我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儿是平静心神,然后我把我自己我的命气也是放入了命理罗盘中,用我相气推动张艳和另一个陌生命气的交汇。

     起初那命气一直躲避,让他们根本成不了卦,而我则是用我的命气把那股躲避的命气控制起来。让其强行和张艳的命气撞到一起。

     可这两股命气就好像两块同极相对的磁铁一样,怎么也粘合不到一起。

     我深吸一口气,用我的命气去融合那股不配合的命气,然后再仔细去感知这里面的“卡”在哪里,过了一会儿我就发现,在这个命气又一个地方的命气是拧在一起。

     这个卡设置的很粗糙,是一个打结了命气,把命理全部给隐藏了,只要把这个结给解开了,那命气就顺了,命理也就可以对应了。

     这种事儿我第一次做,速度难免会慢很多。

     不过好在我此时心境比较好,所以慢点我也不着急,大概四个小时后,那结终于被我打开了。

     而且很快以此起卦,两气相交,卦象很快也就出来了,是一个本爻的泰卦。

     卦辞:小往大来,吉,享。

     释义很明显,小的去,大的来,是一个大吉的卦象。

     换句说,张艳这次将会平安度过此劫,而且在度过这一劫之后,她会有巨大的收获,而这个收获会福泽到她以后的生活。

     这一卦,主卦为天,客卦为地,天威力无穷。地无限顺应天意,所以从卦象上看来,张艳遇到的麻烦会在我们的帮助下很顺利地就解除。

     当然这个卦象是张艳的,张艳不会遇到麻烦,不代表我们就不会,毕竟我们是处理麻烦的人,我们能处理掉麻烦,张艳没有了麻烦,所以一切对她来说是顺利的。

     可对解决麻烦的我们来说,那还是麻烦,所以这一卦我们不容乐观。

     我们或许还会吃些苦头也说不定,因为天泰卦。是天地相交之卦,一为天,另一为地,两者都是无限大。

     而且张艳的这个泰卦中,地虽然无限顺眼天,可却渐渐有做大的取向,地大包天,乾坤便会颠倒,到时候这泰卦变否挂,卦辞也就变成了否之小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

     如果等到卦象颠倒的时候。那情况就遭了。

     这算命只能算出未来的趋势,不同的选择会造就不同的趋势,算命可看到未来的不同选择的趋势,择优而选之。

     这也是顺应天命,而非是改命。

     真正的改命是,所有的选择都是坏的,而相师通过自己的相门法子,制造出一条原本没有的命理趋势,然后再让人去选,此为改命,是逆天道的做法。

     所以救张艳,我们也算是顺应天道,而非强行改命。

     这个卦卜到这里便没有更多收获了,我又换了一种法子,用那股命气为引子,然后去推敲他的生平,这样的话,我或许能推敲出他是谁。

     这一推,很快我就有了答案,那股命气怨气极大,显然是死于非命,最主要的是从他的命气中可以看到他有很多的家人、亲戚同时死于非命。

     推算到这里,我立刻就确定了这个人,正是被文帝诛杀三族的方士新垣平。

     只是他为什么会在千年后缠上张艳儿呢。张艳的某一世和她有交际吗?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两个名字,张苍和张释之。

     这两个人就是在汉文帝时期扳倒了新垣平的两个官,特别是张释之,更是铁面无私,执法严厉。

     张艳也姓张。张艳这家人是张释之的后代?或者张苍的?又或者这二人中某一位的转生。

     有可能,有可能!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好多事情想明白了,只不过那新垣平的的魂魄并没有在张艳的身边,他要等张艳十六岁的时候才会出现,那就是三年后了,毕竟张艳现在才十三岁。

     我现在已经有了新垣平的命气,如果能找到他的话,一切就好说了。

     我试着用命气去找了一下,可结果却是令我有些失望,这说明新垣平不在这个世界,而是在地府。

     我们主动去找新垣平几乎是不可能的。

     既然新垣平在地府,那他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回到阳间,并谋害张艳呢?

     如果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的话,这件事儿就要等到三年后,也就是我们从昆仑回来后的一年半。

     卜算到这里,我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了。

     而这个时候,我又推测出了一点,那就是张艳身上阴气重。却不被鬼物侵体的原因,那是因为她的血脉中有一股浩然正气,虽然已经过了千年,可依旧可以喝退厉鬼。

     保护本体的平安。

     这么一推算,我就觉得张艳是张释之的后人或者转生的几率比较大。

     至此关于张艳的所有的卦象都推测完了,所有事情也都清楚明白了,再看窗外,太阳已经升起,天亮了。

     我这一卦跨越了数千年啊,看来我的卜算本事大有长进了。

     我没有准备睡觉,而是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开始做早间的功课,此时梦梦、安安、竹谣、康康这些小家伙都醒了,它们也是开始做各自的早间功课,新的一天,开始了。

     至于张艳案子的情况,我自然也要在今天和王俊辉、徐铉等人交流下,听一下他们的意见,然后再仔细讨论一下有关九鼎的事儿。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