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817章 唐朝和尚

     我们在路过地上那些被打翻的丹炉的时候,还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

     为了防止梦梦和安安鲁莽行事,我也是早早吩咐它俩离我的距离不能超过五步。

     至于康康,它跟在徐若卉的身边,时不时的吸收一口阴气,然后很享受的咽下去,偶尔还打个饱嗝,一点也不紧张。

     那些倒地的丹炉我们仔细翻查了一遍,没有任何的东西,显然里面的丹药是被人拿去给吃了。

     就在这个时候。这地下空间的最内侧又响起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再接着就是一阵特别尖锐的笑声:“哈哈哈哈……”

     这突如其来的佛号和笑声,又吓了我们一跳了。

     这空间内,除了我们这边,唯一一个人形的物体就是那尊僧侣雕像了,所以我立刻就觉得是那尊佛像发出的声音。

     我把手中的阴火变得更旺,然后往最内侧的僧侣雕像看了过去,原本是凶神恶煞的表情忽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嘭!”

     那僧侣忽然动了一下,它沉重的步子踩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很重的声音。

     而后,那僧侣雕像开口道:“你们不用在那边费力气了,那些丹炉中所有的丹药都被那个一星真人给吃了,另外他还拿走了两张最好‘金箓篆符’,可惜可惜啊,如果我没猜错,现在的一星真人实力大增,已经到了可以随随便便就将我再次封印的程度了吧。”

     果然我的猜测都是正确的,那僧侣雕像就是邪僧本身。

     因为我通体都是阴气,所以我看相的本事瞬间没了大半,我适应了好一会儿才渐渐地适应用阴气为引,来催动我的相卜术。

     在那僧侣雕像说了一大段话后。我才从他的身上发现了命气。

     见我们这边不说话,那僧侣雕像继续说:“你们是一星真人的徒弟吗?不对,他对鬼物十分嫉恨,更别说有这五鬼了,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看着那个邪僧道:“一星真人可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不等我把话说完,那邪僧就“哈哈”大笑打断我道:“一星死了?哈哈,我就说,那混蛋赵归真的丹药他都敢吃,真是不要命了,哈哈……”

     见那邪僧暂时没有对我们出手的意思,我就摆摆手道:“你想错了,一星真人没有死,而是实力飞增,现在应该是三重天仙,所以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听我说到这里,那邪僧脸上的表情大变,然后“哼”了一声道:“如此说来,真是唐武宗倒霉了,那么多好的丹药他不吃,偏偏挑了一颗烧坏了的,哈哈!”

     唐武宗?

     这邪僧不是明朝那会儿的吗,怎么提到唐武宗了,我有些晕了。

     等我问出这个疑问,邪僧笑了笑道:“我本是唐朝大龙泉寺主持,可是却被赵归真那个牛鼻子给害了,他蛊惑唐武宗毁佛,灭了龙泉寺数百年基业,该死!”

     “还有那个唐武宗,他也是活该。毁掉那么多的佛像、寺庙、招提和兰若,这一切都是报应,那么多好的丹药他挑不到,偏偏挑了一颗有毒的,哈哈。这一切都是缘分。”

     “赵归真也是蠢,那么厉害的神通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被仗毙了!”

     听到这里,我完全明白了,这邪僧说的都是真的,他真是唐朝龙泉寺的主持方丈。

     我看着他道:“既然你是龙泉寺的主持方丈,那明朝的时候,人家给你们重修了龙泉寺,你不知道感恩,为什么自毁基业呢?”

     那邪僧笑了笑道:“因为那个寺庙的和尚全部都是功利之辈,他们赚香火钱,私下里根本没有认真的礼佛诵经,功课荒废了一大半,所有的一切都是门面的功夫。”

     “让那个寺庙下去,是对我们龙泉寺的侮辱,是对我佛的侮辱,我也试着去教化他们,也曾冒充我佛显灵,希望引起他们的重视,可他们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已经成了习惯,屡教不改,所以我只有毁了他们。”

     我看着那邪僧笑了笑道:“这么说来,你还不是很坏了,只不过是因为太固执。然后做了一件错事罢了。”

     听了我的话邪僧“哈哈”大笑起来了:“你这小子才多大,你有什么资格评判我的好坏。”

     这邪僧虽然说了一个大致的故事,不过这里面还有很多的疑问没有解开,比如,赵归真的丹药和符箓如何到了太行山中。这洞穴是谁挖的,还有唐二爷说的,那《本纪》上记载的埋骨地又在哪里?

     还有这里为什么会成为阴阳交汇之地?

     以及这邪僧从唐朝到明朝之间这段间隔里,他去了哪里,这期间他是“邪僧”,还是单纯的鬼物。

     心里想着这些,我就想一件一件地去问。

     可那邪僧突然失去了耐心,伸出手臂指向我们道:“如果你们是来寻宝的,这些东西你们随便拿,拿走了赶紧滚。如果你们是来封印我的,那就快点出手,别在那里磨蹭了。”

     听邪僧这么说,我真有心拿着那些宝贝走了,可转念又一想,如果不封印这邪僧,万一那一天他要出去害人咋办?

     而此时我心中忽然冒出一个邪恶的念头,那就是我们拿着里面的宝贝离开,然后再把这个交给华北分局去处理,如此一来岂不是一举两得吗?

     即得到了宝贝。又恶心了枭家。

     我正在这么想的时候,神君就在我意识里笑道:“初一,这个主意不错,你小子变得聪明多了。”

     可神君刚说完,我师父忽然道:“初一。如果你是我的徒弟,那这卑鄙的事情你就不能做,如果你做了,你就不再是我的徒弟,虽然你不是青衣一门的人。可一些规矩和底线还是要有的。”

     “那邪僧危害人间是肯定的,如果放他出去,这普天下指不定那一个龙泉寺又要遭殃,指不定多少僧侣要遭难,现在的世道你也看到了。世界观已经和唐朝的时候大不相同了,人们礼佛的心已经没有那么浓烈了,如果被邪僧发现这一点,那就真要出大乱子了。”

     这就是青衣一门的办事风格,遇到违背天道的事情必须去制止,这也是王俊辉的行事风格,遇到这些事儿,他都会赌上自己为道者的尊严去战斗。

     想到这里,我内心战斗的小火焰也是被点燃了,神君则是在我意识里道了一句:“初一迟早被你教成一个呆子。”

     我师父也是飞快道了一句:“总比变成一个骗子,一个伪君子要好。”

     见我半天不说话,站在原地也不动弹,那邪僧又道:“看来,你们是冲着我来的了?”

     我说:“也不算是,我是听说这下面有宝贝,才下决心下来了,不过呢,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告诉我们这里宝藏的人让我们帮他一个忙,那就是继续封印你。”

     “轰!”

     听了我这话,那邪僧就在地上重重地踩了一脚,这个空间都随之震动了一下。

     接着那邪僧也不废话,直接对着我就扑了过来,我深吸一口气立刻打出一团阴气龙息。

     “轰!”

     瞬间那邪僧身体就被我打的往后退了一步,而我也是被一股反向推来的力,推的后退了十多步。

     五鬼、徐若卉和康康,也是与我一起后退。

     这邪僧的身体好重,我估摸着最起码得有千斤以上。

     我看着邪僧道:“我的话还没说完,你能不能等一会儿?”

     听到我这么说,那邪僧果真没有再冲上来,而是看着我道:“有什么话你就赶紧说。”

     这佛学大师化成鬼魂后,就是和一般的鬼物大不相同,至少还是很有涵养的。

     而且那邪僧看起来有恃无恐的样子,好像根本不担心我们会对其怎样。

     我想这些的时候,那邪僧忽然道了一句:“有什么你就快说!”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看到他的脸上有一些的期待。

     好像是他等人给他传递消息,而他又不知道给他传递消息的人,所以每一个来这里有话要和他说的人,他都会去听完,然后从那些话里判断有没有自己想听到的消息。

     想到这些。我直接问邪僧:“你是不是这里等什么?”

     我这么一问,那邪僧的表情就怔了一下,果然被我猜对了。

     我继续说:“能不能把你想知道的事情告诉我,或许我给你答案。”

     邪僧没说话,而是呆呆地看着我们,过了一会儿他道:“你们不是我要等的人,要么你们封印我,要么让我出去杀了那些诋毁佛法的人。”

     我看着邪僧道:“你不觉得你自己这么做,本身就是对佛的侮辱吗?你这样维护佛的利益,不是徒增佛的罪过吗?”

     听到我的话,邪僧笑了笑道:“是吗,这些业果我自己来背……”

     我打断他说:“你确定你能背负的起吗?”

     说实话,我没想到我能和这邪僧和平对话这么久,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他似乎并不是很愿意和我交手。

     可就在这个时候邪僧的表情忽然大变,他忽然回头看了看他刚才站立的位置,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那里钻出来似的。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