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829章 人头蛊

     我看着齐海洋笑了笑说:“这些都是小意思,这些本事老早之前爷爷就教过我,不过我一直没有机会用罢了,今天第一次用,还算是顺手。”

     随着我本事越来越强,从的那些话,我也是记得越来越清楚,因为其中有很多都是爷爷教我的本事。

     我当时只觉得这些本事都是吹牛,可现在想来。我只恨自己记住的太少了。

     我往脚下那个光阵的生门位置走了几步,我脚下的光阵就跟着我一起走,若是那生门改变了为方向,我脚下的光阵也会随之转动,我只要继续对着生门走,那就准没错。

     我走在最前面带路,这次我们只用了十五分钟就走到了林子的正中央,那一片木质建筑的地方,我能感觉到这建筑群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熟悉的萧正,另一个人比较陌生,应该就是这魔修岛上的那个大魔修了。

     萧正是普通的地仙,而那大魔修的实力,竟然是天仙。

     在觉察到那大魔修的实力后,我不禁觉得有些麻烦了,看来这次我是要请神了。

     我把四周的情况看了一下,似乎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我请神,所以我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我仙捏了一个指诀,把我师父的意识叫醒,给他打上一个招呼。

     因为感觉能请神。虽然心中觉得麻烦,可我却不是很担心,我相信我师父能帮我解决这里所有的麻烦。

     这魔修岛上,按理说应该还会有一些弟子才对,这里为什么会只有萧正和大魔修两个呢。

     觉察到这些情况后。我对秧玥道:“玥奶奶,齐前辈,你们带着齐欢、齐志高和齐元鑫先退后吧,退的越远越好,刚才我们在这阵法里走了一遭,这阵法已经失效了,不用担心迷路。”

     我话音刚落下,那篱笆内的一大堆木制楼阁群里就缓缓走出两个身影,正是我刚才感觉到的两个人。

     此时徐若卉忽然道:“初一,我体内血母蛊的反应很大,这附近好像有大量的蛊虫,你要小心了。”

     “嘭,嘭,嘭……”

     徐若卉正说话的时候,我们身后一些椰子树上忽然掉下无数的椰子来,那些椰子掉在地上竟然直接摔开成了两瓣,然后从那些椰子的中间就滚出几颗人头来。

     这一幕有些突兀,我瞬间吓了一跳。

     说实话,我完全没有感觉到那些椰子已经被人隔开放进了人头,这些人头上没有了尸气。

     刚才甚至连一些特殊的命气都没有外溢出来。

     那几个突兀从椰子里滚出的人头,就把秧玥、齐海洋等人后退的路给堵上了。

     同时我听到秧玥和徐若卉几乎同时喊出:“小心那些人头,里面有蛊。”

     听到两个人喊声,我们不由往一起聚了一下。

     齐元鑫和齐志高两个人脸色惨白,双腿发抖。

     齐元鑫的精神有点要崩溃了,他在旁边不停念叨:“齐大爷。死人了,死人了……”

     一会儿他就把齐海洋念叨的有些烦了,齐海洋伸手在他脑瓜子上打了一下道:“怕什么,有你徐大爷在呢,镇定点。”

     此时的齐海洋也已经有些慌了。他已经感觉到对方走出两个人的厉害。

     萧正、大魔修,这两个人毫不掩饰地散发这身上的仙威,如果不是贠婺在我们中间一直小声默念着经文给我们定身,那齐欢、齐志高和齐元鑫三个人,怕是早就昏厥过去了。

     齐海洋传音给我道:“初一,你爷爷是不是疯了,他让你办的案子是什么,对方怎么可能是仙级的?”

     我没有对着齐海洋传音,而是直接笑了笑说:“一个地仙,一个天仙,不过不打紧,我不一定会输。”

     听到我这么说,齐海洋的脸色别提多精彩了,他大声道:“初一,现在可不是说大话的时候。”

     那些滚在地上的人头中已经有很浓的蛊虫气息散发出来,不过那些蛊虫暂时还没有从脑袋中钻出来。

     我仔细数了一下大概有二十五个,这应该就是这个岛上所有的魔修弟子的数量,那一片的木制建筑区,最多也就住二三十个人。

     又过了一会儿萧正才缓缓开口:“初一,你怎么会找到这个岛上来。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看着萧正反问:“你的目的又是什么?这里有能复活你父母的东西吗?”

     不等萧正说话,那大魔修忽然道:“别废话了,李初一,你杀了我的两个徒弟,现在竟然还敢杀到我魔星岛来。正好,我不用出门就可以给他们报仇了,正好也试试我新培养出来的蛊虫的威力如何。”

     我看着大魔修道:“哼,你竟然用弟子养蛊,真是心很毒辣啊。”

     那魔修“哈哈”一笑说:“谁说我杀了我的弟子了。他们都还活着,活的好好的。”

     大魔修说着,右手举起打了一个响指,那些滚里在地上的人头忽然像氢气球一样飘了起来。

     那些人头每一个都瞪着滚圆的血红大眼,他们的嘴巴全部张嘴,身体使劲往外伸,仿佛那些人头真的还活着似的。

     看到这一幕,齐志高和齐元鑫两个人终于坚持不住了,他们退一软就瘫倒在了地上。

     齐欢没有瘫倒,她的脸色虽然很苍白。可还直愣愣地站着。

     她一双眼睛盯着萧正,嘴不停地一张一合,好像在小声地念叨着什么。

     看着这些飘起来的人头,我没有迟疑,直接在开启阴阳手的同时,把阿一和阿锦也都召唤了出来。

     阿一金色的翅膀一扇,身体漂浮到了空中。

     阿锦裙衫翩翩,长发垂下,婀娜的身姿出现的那一刻,仿佛把周围那恐怖的气氛一下给消除了大半。

     齐志高和齐元鑫两个人的眼球迅速被阿锦的背影给吸引了。

     阿锦已经快要成魅仙了。就算不对普通人施展魅惑之术,那普通人看她时间稍长一些,也会丢魂少魄。

     所以我快走几步到了齐志高和齐元鑫的身边,直接把这两个人给打晕了。

     我发现齐海洋那边也是呆住了,不过好在他胸口贴着一张静心符他才没有太失态。

     齐海洋回过神后。慢慢地看着我道:“原来你的五鬼中最厉害的是一只魅!”

     这次齐海洋倒是说对了,目前来说,五鬼中实力最强的,就是古魅阿锦了。

     此时我也是把火麟金乌弓拿到了手中,在看到我的兵器后。齐海洋又愣住了:“你这是神器?”

     我摇头说:“后羿设下的九只金乌全部在我弓上,你说这是神器,也不差。”

     说完,我直接弯弓搭箭,“嗖”一只金色的箭矢对着离我们最近的一颗头颅就射了过去。

     “嘭!”

     这一箭正中眉心。瞬间那颗头颅炸开了,一滩腐烂的液体四处乱飞,阿一的翅膀猛的一闪,“呼”的一阵旋风就吹了出去,直接把写腐烂的液体和烂肉给吹开了。

     同时我看到,被我射中的那颗头颅中忽然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金色甲壳虫来。

     它不停拍打着翅膀,金色的蝉翼“嗡嗡”直响,它的脑袋竟然是一个缩小了多倍的人头,而且样貌跟我刚才射烂的那颗人头相差无几。

     我好像明白大魔修为什么说他的徒弟没有死了,他把他徒弟的魂魄全部练到了这蛊虫身体里,他的徒弟全部变成了蛊虫了。

     “嘭,嘭,嘭……”

     剩下的二十颗人头也是纷纷炸开,每一颗人头里,都飞出一只同样的金色甲壳蛊虫来。

     我能感觉到,这二十五只蛊虫中,有二十三只是蛊王,剩下的两只是蛊仙。

     那两只蛊仙没有靠近我们,而是渐渐地飞向了大魔修的旁边,然后慢慢地落到了其肩膀上。

     那两个蛊仙级的甲壳虫跟其他二三十只有些不同,它们的后背说那个有一些复杂的符印,我暂时还没看明白,那些符印是做什么用的。

     那些可怕的人头没有了,齐欢的表情就变得稍微好了一些,可我们其他人的表情则是变得有些难看了。

     在我们看来,这些金色的甲壳蛊虫比那些人头更恐怖。

     我深吸一口气道:“若卉,玥奶奶,在蛊方面,你们是专家,这些蛊的毒性如何?”

     徐若卉没说话,秧玥却是道了一句:“这些蛊是传说中的人头蛊,它吃人脑髓成长,同时把人的魂魄也都吃到自己的身体里,然后再由人的意识控制蛊虫,渐渐成了现在的样子,长着人头的蛊虫。它们身上的毒,就是尸毒,被它咬中人仙被毒死,然后再慢慢变成尸!”

     听到秧玥这么说,我忽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如果这些虫子飞到了都市中,一晚上要是咬上几千甚至几万人的话,那这人间真的就要闹生化危机了。

     所以我倒吸一口凉气问:“有把握收拾它们吗?”

     秧玥道:“这两年一直是你爷爷帮我养本命蛊,也不知道他用了啥法子,现在我的本命蚕蛹已经蜕变成了一只纯白色的蝴蝶,其威力可是比蚕蛹的时候要厉害数倍。”

     我下意识道:“雪蝶?”

     秧玥摇头:“不是雪蝶,是混沌之火蝶!”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