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856章 爷爷的脸

     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变化,我也没工夫再去说教鱼眼儿了,转而开始继续打坐调息。ww.ige

     鱼眼儿那边对着我皱了皱眉头,然后眉心舒展,忽然莫名其妙地笑了笑,然后也是坐下不吭声了。

     堃鲛在那边则是小声道了一句:“鱼先生,接下来怎么办,真要和他们去找那十段神相吗,虽然他受了伤,可我们去找他好像是很危险的,搞不好……”

     鱼眼儿摆摆手说:“放心好了,我既然敢去就有把握他们不会杀我。”

     听到鱼眼儿这么说,堃鲛也就不问了。

     我这边专心地吸收那怪力分化的三种力量,只可惜混沌之火和精灵之气的加强不能直接让我升段,而是这两种力量带动了我体内相气的提升,我才渐渐有了升段的感觉。

     所以我这次想要跳段是不可能的了。

     还有,就是我体内天道之力的种子依旧没有苏醒的意思,或许真如神君所说,我这一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再等到那种子苏醒了。

     玄阶的升段,一如既往的风平浪静。我几乎没有遇到的任何的阻碍。

     只不过这次升段用时稍微长了一些,整整三个小时我才完成稳固,我也终于升到了玄阶八段。

     如此一来这海地之行也总算是有些收获了。

     接下来我继续调息,小东西在旁边玩耍,玩累了就靠在真龙旁边睡会儿。

     一转眼就到了次日。这一天正是二月二,整个二月份每天都会有许许多多的小鲛人出生,只希望这一代的鲛人不会再有森严的阶级观念。

     到了这天的清晨,那巨大红色的宝珠又变回了白色,结界消失。无数的海水铺天盖地地冲了过来,我们被冲在海水里转了好几个圈,不过好在我们都抓在真龙的背上,所以都没有走散。

     当然那九鼎我们早就得到了,在我升段的时候。鲛王就已经派人把九鼎之一送了过来,现在也是被我们用鲛绡帮在真龙的后背上。

     虽然我爷爷在什么地方我还不知道,不过我却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

     那个地方就是七彩岛,我去找到萝妖婆婆,她肯定有办法把鱼眼儿送到我爷爷的身边。

     这次我们没有回广州,而是直接乘坐真龙向着东海飞去。

     那七彩岛我已经去过两次,这次再去,凭着我的感觉,我也差不多能找到了。

     我们用了半天的时间就从南海飞到了东海,又用了半天时间在东海上转了几个圈,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七彩岛。

     往下落的时候,鱼眼儿还不忘嘲笑我:“李初一啊,你虽然有了座驾,可是却不怎么认路,看来你要给这真龙装一个导航。”

     我没搭理鱼眼儿。

     一条真龙落在七彩岛上,自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我们落到了妖族这边,那些过来查看情况的妖族看到是我来了,立刻热情地上来迎接,并领着我们去见了萝妖王和萝妖婆婆。

     见面之后,我也没有废话直接道出了来意,然后便追问萝妖婆婆知不知道我爷爷在哪里。

     萝妖婆婆对着我笑了笑说:“你小子还挺有孝心的,另外你的能力不错,竟然真的把第九个鼎和鱼眼儿给送来了,我以为你爷爷是开玩笑呢。”

     我继续问萝妖婆婆,我爷爷呢。

     她没说话。我就听着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初一小子,你真是没让你爷爷失望啊。”

     我转头往门口看去,是穹宇道人,爷爷的小师叔。

     穹宇道人在这里,莫非我爷爷在这七彩岛上?

     我赶紧问穹宇道人是不是这样。他先对萝妖婆婆行礼,然后对萝妖婆婆说:“前辈,我那小师侄要见自己的孙子,你不介意吧。”

     萝妖婆婆道:“请便吧。”

     接着穹宇道人就领着我们直接去了我爷爷所在的一个山洞。

     这个洞口全部都是七彩莲花,清风徐徐,阵阵花香难以抚平我心中的激动。

     一路上我问穹宇道人我爷爷的情况,他看了看鱼眼儿说:“你把药引子带来了,你爷爷就死不了,他的命很大,十段神相。没那么容易死!”

     进了这洞后,我就发现里面有四个洞室。

     穹宇道人说,其中一个是他住的,他左右两边的两个是我爷爷的同伴,都是天仙以上的大神通者。不过都因为受了伤,暂时在闭关之中,不方便打扰。

     我点了下头,还是隔着石门对两个洞室行了一下礼,能和爷爷同生共死的人,按辈分,我也应该叫爷爷了。

     穹宇道人也没多介绍,直接领着我们往最里面的一个洞室走去,我们迈进那洞室的第一步,就感觉一股彻骨的寒气袭来,我运气抵抗,还是忍不住打起来了哆嗦。

     穹宇道人并没有让我们一起进去,而让我把五鬼、康康、贠婺、堃鲛、秧玥留在外面,只让我、徐若卉和鱼眼儿三个人进去,还有就是我背包里的那个神君。

     穹宇道人自己也没跟着,他指了指洞的里面,然后自己也是留在洞口。

     我们三个人往里走,这个洞壁拐了几个弯,我们才到了这洞室的最里面。

     我们面前一个帷幕,帷幕后面点着一盏灯。然后一个影子映在帷幕上,虽然隔着帷幕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后面的人就是我爷爷。

     “爷爷!”

     我忍不住喊了一声,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同时我就往那边冲,可我刚走了两步。腿就有些不听使唤了,我直接就跪了下去。

     我爷爷很孱弱的声音才响起:“初一,别过来,这边的寒气会把你整个人都冻住的。”

     说罢一股暖流从帷幕后面传来,我的身体一暖。又恢复了行动能力,我的身体也是跟着往后退了几步,我也才勉强能动。

     我爷爷继续道:“初一,若卉,你们先别说话。我有话要和鱼。”

     我和徐若卉同时点头。

     鱼眼儿对着帷幕那边恭敬地作了一个揖道:“神相前辈,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吧。”

     我爷爷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确定你是不是真心来救我,我已经确认过了。你现在可以出去了,我那小师叔(穹宇道人)会领你到一个地方去,到时候你把煞目神性准备充沛了,妖族最好的医生会去帮你取眼,还会再帮你装一个假眼的。”

     鱼眼笑了笑说:“不用麻烦了神相前辈,我的新眼睛已经有着落了。”

     我转头看了看鱼眼儿,他的新眼睛?我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我总觉得他的新眼睛要比煞目更难缠。

     我爷爷“哦”了一声也没说别的,就让鱼眼儿离开了。

     等我确定鱼眼儿走远了,我就问爷爷的伤势到底如何了。爷爷没有回答我,而是一挥手把挡在我们前面的帷幕给拉开了。

     我看到爷爷的半边脸已经被烧成了红焦炭的样子,而从伤口上来看,那火不是来自外界,而是从爷爷体内烧起来的。

     怎么会这样?

     爷爷笑了笑说:“上次我本来想跟着萝妖婆婆一起去龙宫城找你的,可无奈身体实在坚持不了,只能录了那视频给你,对了,那手机你还喜欢吗,听说那手机现在挺流行的……”

     我连忙点头说喜欢。然后问爷爷的这脸是怎么回事儿。

     爷爷继续笑着说:“笨蛋,初一,若卉,你俩哭什么,我这还没死了。我既然让你们看我这伤口,就是想着告诉你们,我就要没事儿了,鱼眼儿的煞目你们不是带来了吗,很快我这伤势就能控制住了。”

     此时我背包里的盒子缓缓飘了出来。神君缓缓开口道:“看到你这伤口,我真的相信,你和神打过了,看你的样子,你虽然打败了他,却没有杀了他!”

     我爷爷笑了笑说:“这次是没杀掉他,可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他只有死路一条,因为我的伤很快就会好,而他的伤则是需要几千年才能恢复。”

     我打断爷爷和神君的对话。继续问我爷爷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神君就对我解释说:“你爷爷被人往身体里打了一股神火,那神火如果不加以制止,会从人的身体里开始燃烧,直到把人烧干净为止。而且这种火,除了神,谁也解不了。”

     我爷爷摇头道:“也不尽然,因为我用那神性的煞目就可以解。”

     神君笑道:“这道也是,你的混沌之火太过霸道了……”

     说到这里神君顿住,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了。

     神君不吭声了,爷爷才继续说:“我孙子现在带着你在身上,就等于走了我儿子的老路,我不希望他步我儿子的后尘死的不明不白,这路是我孙子选的,我不会阻止的,只不过,要是我孙子再出什么事儿,我不管你是不是天道的维持者,就算拼的玉石俱焚,我也让你付出代价来。”

     神君没说话,只是默默地飘回了我的背包里。

     我想要靠近爷爷,可是爷爷附近的寒气逼人,我略微前进一步,身体包括体内的那些相气都会被冻住,我根本无法靠近他,也无法碰到爷爷。

     爷爷指了指我身后的两个石凳道:“初一,若卉坐下吧,陪爷爷说说话,爷爷真的老了,有些想孙子和孙媳妇了!”

     我和徐若卉忽然泪如雨下。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