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862章 不合常理

     觉察到甄元杰身上那股奇怪的外来命气,我便问他,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人。

     甄元杰愣了一下,没有先回答我的话,而是谨慎地问我:“你是李大师吗?”

     我说,我是。

     甄元杰的眉头皱了一下,显然他是觉得我太年轻了,不够大师的份量。

     旁边的蔡邧露出头道了一句:“前面带路吧,这李大师可是全西南最好,最厉害的大师了,你如果认识我们圈内的人可以随便去打听李初一的名号,保证吓你一跳。”

     蔡邧的穿着方面显得比较成熟,加上他常年累月处理分局的事物,脸上不由自主地积攒了一些威严,他说话很有领导范,也很容易让人信服。

     这就好比一些人,领导当的久身上不由自主会一种官威,那气势普通人是有不了的。

     所以听蔡邧说完。甄元杰就领着我们往小区里面走,甄元杰给我们找了一个停车的位置,然后带我们上楼。

     到了甄元杰房间的门口,我不由皱皱眉头,他房间的阴气太重,已经从他的门缝里溢了出来。

     在甄元杰给我们开门的时候,我先喊他等一下,然后捏了一个指诀点在了他的印堂上。

     此时我的相气已经很强了,毕竟我也是一个玄阶八段的相师了,所以在我这个指诀点到甄元杰印堂的一刻,他印堂的阴气就散去了大半。

     甄元杰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神也是稍微清澈了一些。

     感觉到精神一振的甄元杰,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才发现他的t恤是反穿的,他先是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然后脸上的表情又转为对我的叹服。

     不等甄元杰说话,我指了指门说:“开门了,一会儿无论你看到啥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别惊慌。”

     甄元杰问我,是不是他家里有脏东西。

     我摇头说:“你家的脏东西已经不在了,我们只是来这边找一些它的线索,我说的稀奇古怪的东西,是我带来了,它们在我们的背包里待不住了。”

     说完,我又催促甄元杰赶紧开门。

     开门之后。我们就发现房间的灯都是开着的,这大厅布置的很好,正对门的地方放着一个大鱼缸,里面养着两条‘金龙’,成色不错,估计要几万块一条吧。

     门口放着鱼缸养鱼,是财运的象征,很多人都喜欢这样,而这一点在风水上也是可以得到佐证的,水、鱼都是财,每天进门能看到这些,自然财运滚滚的。

     当然风水只是辅,能否成功还是要看个人是否努力,如果把风水当成了主,努力变成了辅,那再好的风水也造就不出一个成功人士。

     不过甄元杰家里阴气很重,水和鱼主财,也主阴,阴气太重伤了家的阳气,自然家庭会支离破碎。

     看了这鱼缸儿几眼,我就对甄元杰道:“你把门口这鱼缸换成龟缸吧,养上两只乌龟,不要养草龟,养一些肉食性较强的龟,镇宅。”

     甄元杰问我为什么,我看着他说:“你这个家都变成这样了,你还问我问啥?你这鱼缸聚财,可是有损阴德,说句你不中听的话,你干物流园这些年■过不少不干净的事儿吧?”

     这物流园是跑交通的,鱼龙混杂的,不认识些特殊关系根本干不了这个,特别是早期的物流园,为了抢生意,动不动就会出现打架斗殴的情况。

     甄元杰干了这么多年的物流。而且还能越做越大,他背后多多少少肯定有点事儿。

     甄元杰愣了一下还想着狡辩,蔡邧就说:“甄老板,你就别狡辩了,这位李大师本身还是一个相师,你的过去是瞒不住他的。”

     我和蔡邧这边一唱一和,甄元杰就越发相信我们了,请我们落座,并问我们需不需要喝茶什么的。

     我摇头说,不用了,然后把背包里的几小东西们放了出来。

     同时我也是将后背上的那个木匣子放到了茶几上。

     我拍了拍木匣子对着已经看呆了的甄元杰道:“不用惊慌,这些都是我招鬼的小伙计。不会伤害你的,我问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

     甄元杰这次变得更老实了,不停对着我点头。

     我依旧继续问他,在他女儿出事儿之前,或者之后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事儿。

     甄元杰努力回想。半天之后摇头道:“没有啊,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认识新朋友……”

     说到这里甄元杰忽然汀了,我问他是不是想到什么了,他点头说:“我女儿是一个月前出事儿了,在我女儿出事儿之前,我认识一个女人,比我小十几岁,是我们公司的……”

     说到这里甄元杰顿住了,我说没什么不能说的,我们这些人都有职业操守,不会把他的事儿宣扬出去。

     甄元杰道:“是这样的,我妻子去世很久了。小玲是我一个人带大的,我很爱我的妻子,也很爱我的女儿,所以这些年,我也没有再找新伴,我一门心思扎在赚钱上。”

     “当然,期间我也陪着一些合作伙伴,领导之类的去过ktv、夜总会什么的,也找过那些不干净的女人,不过那都是逢场作戏,应酬,我身边从来没有一个固定的伴儿。”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就打断甄元杰道:“有些人做了那一行,不一定不干净,有些人只是迫不得已,当然也不排除有些好吃懒做,觉得那些赚钱快的,凡事不能一棒子打死。”

     甄元杰说这句话的时候,就让我想起了几年前我在县城的时候遇到的房客向丽丽,她就是被生活所迫。

     她的本质并不坏,她一样渴求幸福,她的心还是干净的。

     甄元杰对着我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就在三个月前,我们公司一个平时负责给整理文件的文员休了产假,我们公司招来了一个新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儿。”

     “这人单身久了,总有犯浑的时候,所以我就请她吃了几次饭,这么一来二去,她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就开始主动向我示好,这么一来二去,只用了不到三个星期,我俩就确定恋爱关系。”

     “我也问过小玲同不同意我再找,支持我,可又过了几天我就发现了一件事儿,那是一天早起,我到公司去转悠,就在楼道口听到了那个女人在讲电话,是给一个男的讲的,她说让那个男的等她。等她骗到一笔钱就跟着那个男的去结婚,还说她不会喜欢我这样的老男人,而且还带着一个女儿。”

     “听了这话,当时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我直接上去给了她一巴掌,还狠狠地骂了她一通,就把她给开除了,当然,我也给了她一笔钱,毕竟我和她发生了关系,我不是那种不负责的人。”

     说到这里甄元杰就汀了,我问甄元杰他们后来还有没有联系过,甄元杰摇头说:“没有了。”

     我又问甄元杰:“这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儿,你为啥觉得这事儿奇怪。”

     甄元杰说:“这件事儿,是我这些年经历的最不寻常的,或者说最荒唐的一件事儿,所以就拿来说说,我总觉得是那个女人找人害的我女儿。多半是我曾经打了她一巴掌的缘故,她说过要找我报仇的。”

     我一边在询问甄元杰情况的时候,手指已经掐动起来,我一边模拟命气,一边开始推断,那个女人和甄元杰女儿的死有没有关系。

     经过简单的推断后,我就皱了皱眉头道:“甄先生,你确定你没有说谎,我的卜算可是显示一个很不好的消息,查无此人!”

     甄元杰道:“怎么可能,这件事儿我们公司的人都知道,我没必要在这事儿上骗你,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我让甄元杰别太激动,然后道:“我说的查无此人,并不代表没有这件事儿。”

     甄元杰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说:“那个主动接近你的女人不是人,但可能是鬼、是妖。”

     甄元杰反问我:“鬼和妖会打电话吗?”

     我反问他:“你当时亲眼看到她拿着电话在说话,还是只听到她说话。并不确定她手里有没有手机?”

     甄元杰道:“我只听到声音,而且我冲进去的时候,就看到她一个人,虽然她手里没拿着手机,可她不是在打电话,难道是在自言自语?”

     我说:“可能和她对话的那个东西。你看不见。”

     甄元杰不吭声了,而我这边则是陷入了沉思,这里面有三个疑点,其一根据我的卜算,甄元杰描述的那个女人绝对不是一个人,他的桃花劫相虽然已经过去了。可是每一劫都会在人的面相上留下一道痕。

     这道痕迹就好像大树的年轮一样,是无论如何也抹不掉的。

     可既然她不是人,那为什么甄元杰偷听她说话的时候,她没有觉察到,脏东西对人可是很敏感,此为疑点之一。

     第二个疑点,那个“女人”在楼道里跟谁说话。

     第三个疑点,那个“女人”和那个不知名的脏东西,为什么要骗甄元杰的钱,那些脏东西要钱做什么,他们要得到钱会有很多的方法,为什么偏偏用这种骗的方式。

     想不通,这件事儿有些不合常理,一般不合常理的事情背后都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又是什么呢,会不会和甄元杰面相上的那外来的昆仑血脉命气相关呢?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