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865章 三轮车后面的手

     我接过手机的时候,徐若卉也在旁边看着,见我先打开了短信那一项,她直接在我后脑勺上敲了一下:“照片是这么看的?”

     我“嘿嘿”一笑继续翻看那些短信。

     短信的内容都十分的露骨,甄元杰叫那个女的“王雪”,那个女的称呼甄元杰“杰哥”,看了几条短信,确定没有线索后我就退出了短信的那一项去看照片。

     照片上的王雪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孩儿,看样子应该是甄元杰用手机给她拍的。

     王雪站在一个大浴缸的前面,长头发,穿着一身职业装,身材窈窕。

     就这一张照片。

     但是看王雪的五官分布,看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看了一会儿这照片,我就说:“这王雪有实体,应该不是鬼,可能是精怪类的东西。”

     说话的时候,我就用手托着屏幕上那张照片,将其放大。

     我仔细看了看王雪的眼睛。她的眼神好像闪着一丝幽兰的光,当然这也可能是手机拍照的缘故。

     手机看过之后,我对王雪也算是有些了解了,特别是她和甄元杰的关系,我是更加的了解了。

     另外话又说回来了,甄元杰说他和王雪发生过关系,王雪是一个精怪,她如果不喜欢甄元杰的话,为什么会愿意和甄元杰……

     我看过甄元杰的面相,他没有精元之气被吸走的迹象啊,这是为什么呢?

     一切都不合常理,而且太不合常理了。

     我又看了看王雪的简历,是机打,所以我也无法从王雪的笔记上找线索。

     王雪、甄元杰,还有甄元杰脸上外来的昆仑命气,那昆仑命气是来自王雪吗?

     不对,我卜算王雪的结果是查无此人,昆仑血脉也是人,不可能查无此人,而且我可以确定,甄元杰面相上昆仑血脉的命气是一个昆仑的活人留下的。

     所以留下那命气的人不是王雪。

     王雪,以及那个没有现身的王雪的搭档。

     昆仑血脉的人。

     贩卖阴杯的人。

     还有真正的凶手。

     一条又一条的线索终于稍微清楚一些,这案子牵扯出的几个关键任务也是在我心里列了出来。

     这几个“人”很有可能,某两个身份会重合到一起。两个人其实是一个人,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更多的证据,所以只能把他们都分为单个的个体。

     又过了一会儿,一直没说话的古魅阿锦忽然飘出命理罗盘对我道:“初一,那王雪的照片可以再给我看下吗?”

     我拿着手机给阿锦了一下,阿锦为什么要看呢,难不成王雪是一个魅?是一个化成人类的魅?

     不对,如果是化成人的魅,我没有理由卜算不到她的存在的,魅化成了人,也是人啊,也是人的命相才对。

     阿锦看了一会儿,我就问她怎么了,有没有什么发现。

     阿锦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初一,那个王雪是一个魅,而且还是一个快要化人的魅,现在她似人非人,似魅非魅,所以没有命相,等她一旦彻底变成了人,她的命相便重新诞生。”

     一个快要化成人的魅?那她的实力?

     不等我发问阿锦继续说:“王雪已经没有神通了,作为魅,一旦有了实体,那神通就消失了,在有实体之前,魅的实力会无限飙升,可一旦有了实体,那魅的实力就会一下跌入谷底,这一切我深有体会。”

     我点头,心中又充满了惊讶。我没想到我又看到一只魅,而且还是一只即将化人的魅。

     只不过那魅好像和什么脏东西勾搭到了一起。

     如果王雪现在还在成都的话,那应该会在成都有住处,她有实体,总不能露宿在荒郊野外吧?

     想到这里,我就又给蔡邧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把王雪的简历发给她,让他帮我查下王雪的住处,而且一定要在私下里查,不能打草惊蛇。

     蔡邧那边有些奇怪地问我:“初一,你没搞错吧,王雪不是查无此人吗?”

     我说,这件事儿说起来复杂,让蔡邧先照办,等着他带着监控视频来我家的时候,我再给他细说。

     到了下午快天黑的时候,蔡邧带着视频资料赶过来,他说。拷贝这视频太费时间了,他等了好半天了。

     在没看视频之前,蔡邧就问我那个王雪的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也是简单告诉他,说完之后我又吩咐他:“这件事到你这里就算打住了,不要告诉其他人了,如果被别人知道咱们西南有一个快要人形的魅。那这成都就要热闹了。”

     蔡邧点头道:“放心好了,那个魅怎么处理啊,找到之后……”

     我想了一下说:“如果她没做什么恶毒的事儿,就保护她化人吧,她的模样算是魅里面比较不好看的了,混在人群里,给她安排一个身份,一辈子也就过去了,如果她和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纠缠在一起,还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儿,那就只能灭了她了。”

     我这么说,阿锦显得有些不自然。显然身为同类,她是最能体会那个魅的艰辛了。

     贠婺那边则是“阿弥陀佛”了一声。

     接下来,我们就开始研究那监控视频,搬来电脑,打开视频后,我们一点一点的开始看。

     因为这段监控是直接拷贝回来的,蔡邧在那边也没有时间细看。

     监控还算清楚,那个小贩每天一早就出摊,一直到晚上七八点的时候收摊,那个路段上下班过往的人很多。

     我们稍微加快播放速度,看了一会儿,来来往往。所有的一切都很正常,看这视频过去十多个小时后,我就看到了诡异。

     此时视频显示时间已经到晚上了,路灯下,只能通过模糊的影子辨认那个小贩的动作,到了晚上的时候,有人来帮他收摊,水果都装箱放上那个三轮之后。

     看到这里,蔡邧解释说:“那个帮着收摊的人,我之前给你的资料里有,是小贩的老婆,老婆在一个军官军校的食堂做保洁,一半八点多下班,然后过来帮这小贩收摊。”

     这两个人都有五六十岁的样子,而且看起来都是实在人,有个生计算是不错了。

     在所有的水果都搬上车子之后,男的前面蹬车,女人弯腰好像从三轮车下面捡起了一个东西。

     看到这一幕我立刻喊停,然后我一点一点地慢慢地去看,就发现那个女人捡起了一个杯子。

     接着我再放那视频,就发现那个女人跑到前面和男人说了几句话,再接着杯子就递给了男人,然后也上了车,两个人就离开了。

     原来他们的杯子是捡来的。

     看到这里的时候。徐若卉忽然道:“初一,你把视频稍微倒一下!”

     我一边倒视频,一边问徐若卉发现了什么,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停,停,就是这里!”徐若卉忽然又道了一句,我也是赶紧停下来。

     徐若卉指了指三轮车最末尾的位置道:“初一,你看那是不是一只手,人的手!”

     徐若卉这么说,我心里猛的一凉,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的确,在三落车尾端绑着的绳子上ˉ着一只模糊手,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到,那手腕以下的部位被三轮车上的货物给挡住了。

     我慢慢地拖视频,等着三轮车走到摄像头下面的时候,我就看到这三轮车的后面好像有一团模糊的黑气,好像水果箱子在路灯下的阴影,又好像是一个人影,晚上的视频看着太模糊了。

     我们去过那个水果贩的家里,他家里这几天没有脏东西去的痕迹了,说明他在受害后,那脏东西离开了,而且我也没有捕捉到那个脏东西的命气。

     看到这里我就对蔡邧说:“能不能把那辆车给弄过来,我觉得那车后面可能有线索。”

     “不用了,我要亲自过去一趟,我要先去那小贩摆摊的地方。”

     说罢,我就要出门,走到一半,我又走回来,把茶几的背包背上,然后再把木匣子也背了起来。

     所有人愣着看我的动作了,好像看二傻子似的。

     我师父在意识里提醒我:“初一,注意控制自己的心境,别太鲁莽,过过脑子先,现在才几点,你带着这一身东西过去,难道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调查吗?”

     我停了下来,师父继续说:“初一,你是一个相师。升段的时候却要迎来天劫,天劫对心境的考验也很高,可你偏偏在心境上存在很大的缺陷,真不知道老天是眷顾你,还是故意折磨你。”

     我深吸一口气道:“我学过心境的修炼法门,是神盘里的家伙教给我的。这样,我先去修炼下试试,等着晚上了,我们再去调查。”

     此时我的脑子里忽然乱的厉害,我感觉我想任何事情的时候考虑超不过两步,不是我想不到,而是我根本没有心思去想。

     王俊辉说过,修道的人,没有强大的心境支撑,那道法的威力只能发挥十分之一不到。

     相师对心境也有要求,可没有修道那么高,所以我一直不重视自己对心境的提高。于是现在问题来了。

     这是我第二次升段的时候遇到心境问题了,而且好像比上一次还严重。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