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935章 他比魔更恐怖

     萧正看着瀑布平台上的喦祝发呆,仿佛是看到了稀世珍宝一样,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

     喦祝站在瀑布平台上也是听到了萧正和我说的话,那一双硕大而美丽的眼睛就微微禁闭了起来。

     接着她头微微扬起形成了一个四十五度角,她面向的方位是我们头顶上那个巨大的七星角阵。

     我能感觉到她正在用自己的心境之力去触碰那七星角阵,好像是要引发什么机关。

     觉察到这样的情况,我立刻用心境之力去挡。

     “嗡!”

     我和喦祝的心境之力交锋一次比一次强,这下我们两个都有些受不了了。我捂着脑袋一下子就半跪到了地上,徐若卉赶紧扶住我,竹谣也是立刻地用香气为我稳定心神。

     “嗷!”

     喦祝在瀑布平台上倒退了一步,然后又是发出一声嘶吼,她的声音犹如野兽一样。

     我在意识问神君,能不能劝劝喦祝不要打了,我们拿了杜立巴族公主的头骨就立刻走,不会破坏这里其他的任何东西。

     神君道:“我试试,不过不一定能成功。”

     说罢,神君所在的木盒子就从我背后的书包里飘了出来,接着就听神君道了一句:“喦祝,你可还记得我?”

     说话间,那木盒子就对着喦祝飘了过去。

     喦祝此时已经从痛苦中清醒过来,她看着木盒子反应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神君,你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神君在离喦祝四五十米的位置停下来,看样子神君似乎不愿意距离喦祝太近。可见他俩之间的关系并不友善。

     神君“呵呵”一笑说:“我只是被奸人所害而已,倒是你,堂堂巨人族的神,为什么会在这里帮人家看地宫?”

     喦祝笑道:“这地宫的主人曾经救过我。我答应他帮助他永远守护这里,不让任何人侵犯这里。”

     神君笑道:“我们来这里……”

     不等神君说完,喦祝便道:“我知道,你们来这里肯定是为了杜立巴族的公主的头骨而来,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除非你们杀了我,否则你们休想得到它。”

     言毕,喦祝对着神君就打出一拳。

     “轰!”

     一股强大的阳气对着神君所在的盒子打了过去,神君没有硬抗,而是“嗖”的一下飞回了我的身边。

     神君回到我身边便说:“她不给我面子。”

     我好奇问神君和喦祝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又是怎么认识的。

     神君说:“在人取代神的时候,我带领着人族在普通巨人的帮助下夺了她的神位,并封印了她的神力,让她成了一个只有一重天仙实力的巨人。”

     我不由斜了神君一眼道:“神君,你可真是胆子够大啊,你们是仇人你还去劝她?要是我,话都不跟你说,直接给你打回来了。”

     神君“呵呵”一笑没说话。

     萧正那边则是说:“初一,你也看到了,根本没有和谈的可能。所以我们还是快些动手吧,先把那些……”

     我打断萧正说:“不用你说,我知道该怎么办。”

     真要动手去抢,我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的。虽然杜立巴族公主的头骨我们很需要,可是这地宫中的喦祝和众鬼和我们无冤无仇,我们来这里等于就是来抢东西。

     从道义上来说有些说不过去。

     徐铉那边应该和我有着同样的想法,他缓缓往前走了一步对着喦祝和众鬼方向道:“我叫徐铉。是一个符箓师,我身上有数张金符,其中有不少远古的符箓,其中的价值你应该知道吧。我愿意用这些符箓换取杜立巴族公主的头骨,它对我真的很有用,我需要用它来救我的家人。”

     喦祝看着徐铉一脸不屑“哼”了一声道:“你的亲人关我什么事儿,你的那些符箓虽然厉害,可对我来说又有什么用呢,我活着的任务就是守护这里,如果东西被换走了,我也没必要活着了,我要你的符箓做什么?”

     几番对话下来,我们已经肯定,那杜立巴族公主的头骨,就在瀑布的平台上。

     也可以确定萧正的目标就是眼前的这个巨人神。

     喦祝的话让徐铉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徐铉已经有些生气了,为了救自己的亲人,徐铉或许会和萧正一样变得疯狂起来,他可能真会把这里的鬼物。屠杀的一干二净。

     萧正看着徐铉的表情变化,嘴角微微一笑道:“徐铉,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从最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和我是一类人。”

     徐铉对着萧正笑了笑说:“我和你不是一类人,我虽然心里会愤怒,但是我徐铉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我不像你那么没有原则。”

     萧正也不生气。而是回了徐铉一句:“我不是没有原则,而是我和原则和你们不一样。”

     徐铉没有再搭理的萧正,而是对我说:“初一,我们离开这里吧,虽然杜立巴族公主的骸骨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可凭空去杀了一个‘神’,这样的事儿,我是做不出来的。我是要做爸爸的人,我想要给自己的孩子积点德。”

     说完,徐铉就准备掉头走。

     萧正那边则是捏了一个指诀,一道道气对着喦祝打了过去。

     “轰!”

     喦祝身前一个鬼王飞出。一道阴气打出,把萧正的一击挡了下来。

     萧正忽然出手,我们这边愣了一下。

     “萧正,你这是想要逼我们出手吗?”我反问萧正。

     萧正笑道:“初一、徐铉、王俊辉,你们三个听着,你们不是没有和它们开打的理由吗,我这就给你们一个这样的理由。”

     说着萧正飞快地向金字塔的方向飞去。

     虽然不知道萧正要做什么,可我心里却清楚。我要阻止他。

     所以我就准备过去阻止他,萧正忽然解下背后的石块,然后滴了一滴血在上面,接着对着身后又打出一道强大的道气来。

     我能明显感觉到,那股道气不是萧正自己的,里面带着大量的魔性。

     我立刻用凰火去挡,试图把那道气引燃,可我的凰火在遭遇到魔性很足的道气后。直接被扑灭了。

     那道气对着我们这边席卷而来,我只好被迫使用仙气一击去挡。

     “轰!”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传开,我这才挡下萧正的放出那带有魔性的道气,爆炸的余威让我不由后退了几步,我们这边也就没人能够阻拦他了。

     不光是我们这边,众鬼那边的鬼物也试图去阻止萧正,同样也是被萧正的一股道气给打退了,如果不是喦祝亲自出手去挡。怕是有几个鬼王都要受伤了。

     我们两边都被挡下后,萧正就落到了金字塔的最高处,他飞快把手里的那块石盘放在金字塔最顶端的那个架子上。

     我还想去阻止萧正,可一道青光就从那石盘飞出。然后犹如一个礼花似的在空中炸开,接着一道青光幕布就把金字塔给笼罩了起来。

     萧正没有看我,而是看着喦祝那边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你们知道吧,现在你们就动手杀了那些人,否则这地宫,以及那大巫师的尸骨都会被我给毁掉。”

     那些鬼物都是大巫师的弟子自杀殉葬而来,它们对大巫师的忠诚可见。

     而喦祝更是以死护卫这里,大巫师在她心里也有着很重要的地位,所以这地宫和大巫师的骸骨在他们看来自然异常的重要。

     萧正握住了它们的软肋。

     想到这里我头皮不禁有些发麻。

     果然听了萧正的话,喦祝和所有的鬼物同时看向了我们这边,看来他们是要对我们出手了。

     萧正那边笑道:“徐铉,你看好了。你可以放弃自己的目的,因为你原则和底线,可他们和我一样,为了目的,为了自己守护的东西,可以不择手段,包括杀了你们这些不相干人,杀戮在我们这些人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哈哈哈……”

     奸计得逞后萧正狂笑不止。

     徐铉“哼”了一声说:“初一,我们尽快退出这里,离开这地宫就安全了。”

     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可萧正的下一句话却是彻底断了我们想走的念头。

     萧正对着喦祝和鬼物那边道:“如果他们走了,你们就出去杀人,如杀一万个人,不,杀十万个人,并把他们的魂魄送到我这里来!”

     十万个人的性命,萧正这样的话都能说出来,虽然他身上没有魔性,可他却比一些魔修还要可怕。

     接着萧正又对我们这边道:“怎么不走了吗?你们应该知道,你们的那些符箓根本封不住他们,因为有我在,你们所有对鬼有作用的符箓,我都可以轻易地给毁掉,想想看吧,是要外面生灵涂炭,还是和这些鬼物决一死战呢?”

     我捏了一个混沌炽日对着萧正四周的结界扔了过去,同时我也是道了一句:“我选择先杀了你!”

     “轰!”

     我的混沌火撞击到萧正那青色的幕布上,竟然在一声巨大的爆炸过后自行熄灭了,我相当于天仙一击的打击,竟然对萧正身边的那个结界毫无作用。

     萧正身边的那个结界到底怎么回事儿!?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