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981章 神仙!?

     张二兵当兵离开了大关西村,从此后就没有再离开过部队,他一步一步熬了出来,终于他在外面成家立业,再也不用回大关西村了。

     只不过张毕槐却一直是他的一个心理阴影,直到有一天他听说张毕槐被雷电给劈死了,心里也稍微踏实了一些。

     可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张二兵就不停的做那个噩梦,这个梦一做就是几十年,虽然不是天天做。可几天一次,也让他有些受不了。

     说到这里,张二兵继续道:“是不是张毕槐在惩罚我,他死后和那匹狼联合起来要找我报仇?”

     我还没说话,那些骷髅忽然齐刷刷地张嘴,然后异口同声地道了一句:“见利忘义的家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这些人几乎都是同样的声音。

     听到那些声音,张二兵就大声激动道:“就是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声音,就是他,张毕槐!”

     我回头瞪了张二兵一眼,我的心境之力让他一下就冷静了下来。

     他有些惊恐地看着我说:“你又要催眠我吗?”

     我没说话,现在张二兵和这件事儿的关系,我基本上已经知道,当年张毕槐为了救他惹祸上身,可他却忘恩负义自己跑了,虽然不知道后来发生什么,张毕槐人是活了下来,不过却是因为这件事儿变得疯疯癫癫。

     现在张二兵和这个案子的关联清楚了,曹所长和这个案子的事儿的关系也基本清楚了。他几十年前目睹了张毕槐被雷劈死,后来又看到张毕槐和狼同时出现。

     他也牵扯到了这件事儿中。

     只不过,小王和小马为什么牵扯到这件事儿里,我却还想不通。

     曹所长是本地人,而小王和小马都是外地调到这边工作。他们之前不是这里的人,怎么会给这件事儿扯上关系,又成为其中的关键人物呢?

     我深吸一口气去看小王和小马两个人的面相,他们的命气和这件事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骷髅中忽然闪开一条路,接着我就看到一匹黑色的狼缓缓走了出来,它的个头巨大,是一般狼的两到三倍。

     它忽然张嘴说:“张二兵,没想到你真的会把当年的事情亲口说出来,看来你心中还是有愧疚的啊。”

     这声音跟刚才的一模一样,就是那个张毕槐的。

     怎么回事儿?张毕槐和狼影子融合为一体了?

     我仔细去看那头狼,就发现它的身体基本上都是虚体,都是用命气组成的,命气实体化?

     这家伙怎么做到的?

     看到我正在打量他,这巨狼瞪了我一眼说:“你小子看着我竟然不害怕,难不成你是一个修道的人?”

     听到这巨狼这么说,我忽然意识到一点,这巨狼好像觉察不到我们的神通等级,而它本身的实力,好像是立宗。

     跟我们之前预想的一模一样。

     这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这样的情况。这巨狼在变成影子的时候,我的心境之力配合着慧眼才能发现它,如果没有两样东西做支撑,我或许也发现不了它。

     换而言之,它本身拥有着极好的隐匿神通。

     我通过竹谣散发的香气问王俊辉和徐铉,他们之前有没有觉察到那匹狼的存在。

     两个人同时摇头说:“你不说的话,我们真的发现不了,只能感觉那些骷髅。”

     果然是这样的,这恐怕也是华北分局那个渡劫期修士直接被咬死的原因。

     此时我在那狼影身上有发现了一丝怪异,它的心脏位置有一股不属于它的命气,而那股命气好像经历了数十万年的沧桑,甚至那命气跟人类的命气还有一丝差别。

     我脑子闪过一道灵光,在来之前,我卜算到这案子可能和杜立巴族公主骸骨有关联,难不成,那一丝命气就是来自杜立巴族公主骸骨的?

     不过这件事儿我还没有跟徐铉和王俊辉说,因为一提到杜立巴族公主骸骨,我就想到昆仑,想到昆仑,我就会想到我的师父,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可是多多少少还是会给我打来情绪上的波动。

     而此时神君忽然轻声道:“初一,你发财了!”

     我好奇问,什么发财了,同时把意识的门打开,让他在意识里和我交流。

     神君道:“你面前的那只狼,是一只命兽,命气组成的怪兽,它的本事虽然不厉害,可是却对命气有着极高的控制力ˉ了它,再把它身体里那张毕槐的意识抹除,它就是你的了,到时候你把那些命气吸收了,你的卜算能力说不定可以和神相媲美了。”

     我愣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是,我会有一下跳段?”

     神君说:“不是,只有你的相卜神通会大大增加,你的相术的话,影响不大,你还是会在天阶。”

     我的相卜力量一直以来和我的实力都不太相称,单是论神通的话,我基本上可以和地仙对战了,也就是神相之上的实力,可如果论相卜的话,基本上也是天阶左右。

     听到神君这么说,我也就动心了。

     对于命兽,我也有一些粗浅的了解,它的形成和相师有关系,而且我听说一般只有相师死后,魂魄才会更容易形成命兽。

     因为有很多相师死后,以为生前泄露的天机太多,天理不容,所以天魂难以归位,便留了下来。

     反而是地魂散去的更快,所以那些相师就会形成一种特殊的鬼物。命魂和天魂融合。

     而个魂魄会受到他生前卜算过命气的影响,把他卜算过人的命气全部自行模拟出来,并汇聚到自己的魂魄上,为自己编织一个身体。

     而这种身体一般不会是人形,因为天魂和命魂融合后的相师没有意识。一切都是自行发展的,所以往往会出现很多怪兽的模样,比如我们眼前的这只狼。

     而这些命兽一旦形成,就会找生前因为他算命而得到好处的人讨债,而他讨债的方式就是杀人。

     凡是他杀的人。都是被他算过命的人。

     我忽然明白了,狼搭肩的时候,为什么它会模仿那些人身边的熟人了,因为它还是相师的时候替那些人算过命,对那些人身边的一切都很熟悉。

     事情到这里终于清楚了。

     小马和小王两个人的祖辈肯定找那个相师算过命,而且从中得到的好处肯定也是最多的,所以他们两个才会成为处理这案子的关键。

     所有的谜团仿佛是揭开来。

     只不过那杜立巴族公主的命气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又陷入了谜团,好不容易屡清楚的思路又乱掉了。

     会不会这样,那个相师在生前也曾经得到了杜立巴族公主的一块骸骨,而那块骸骨上恰好还残留一丝命气,所以他就把那命气摘了下来,然后那命气就一直寄生在他的身上。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一个毫无根据的猜测而已。

     又或者说,我们得到的那杜立巴族公主的骸骨,根本就不完整,还少了某一部分?

     我试着去给那命兽卜算,结果却是让我大吃一惊,因为那命气是由数百甚至数千个命理组成的。我根本卜算不出一个头绪来。

     另外,死后魂魄能够命兽的相师,一般都是大能之辈,因为只有他们的卜算才有可能涉及到天机。

     如此说来,形成这只命兽的相师生前很可能是神相,如果是神相的话,那范围就小多了,这个世界上神相不多,我只要仔细打听一下,说不定就能查到这个神相的身份。

     得知了他的身份。我就能知道他的一些生平,到时候说不定我会有更多的线索。

     想到这里,我就忽然觉得自己又抓到了头绪。

     而且我可以断定,这件案子的正主都到齐了。

     之前曹所长看到张毕槐的影子,不是鬼物,而是命气组成的虚体,所以他才没有被鬼物缠身的迹象,这一切都是命气作怪。

     我心中已经萌生了抓那命兽的想法。

     不过要抹去那张毕槐的意识,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因为我现在还搞不懂他是怎么和那巨狼融合到一起的。

     这些想法说来很长。可到现实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

     所以我看着那巨狼就道了一句:“我知道你是来找他们寻仇的,只可惜当着我们的面,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今天就是你的大限!”

     说罢,阴阳手开启,然后乾坤诀施展,这一片区域直接被我笼罩了起来,那些命气控制的骷髅,包括我们面前张毕槐控制的命兽,全部都被我限制了动作。

     那巨狼瞬间有些慌忙,它一脸惊讶看着我说:“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微微捏来一个指诀,命气小手就把那些骷髅上的命气全部摘取了,那些都是已死之人的骸骨,他们本应该入土为安的,所以我先行解除命气对它们控制。

     “哗啦!”

     那些骷髅全部散落了下去,而我这边只不过动了动手指而已。

     看着我的动作,张二兵、曹所长等人也是瞬间对我充满了敬畏,小马那边更是惊讶地道了一句:“神仙?”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