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986章 二十四号病床

     我和徐若卉各自得了心仪的宝贝,也就没有了再转的心思。

     我问贠婺还有没有想要,贠婺摇头,他没有任何想要的东西。

     不过,梦梦、安安和康康等小家伙纷纷举手,示意我它们有很多想要的东西,不过都被我给忽略了。

     因为这些小家伙看上的东西都没有任何的实用价值,换来也是当成废品存着。

     见我不理它们,三个小家伙都把嘴鼓起老高,一个个都是气嘟嘟的样子。

     我这边则是美滋滋的。

     就在这个时候。枭靖从一旁过来,凰枭老祖跟他的话看来是说完了。

     走过来后,枭靖就问我们是不是选到想要的东西了,我说,是。

     枭靖也没问我是什么,而是直接问我,是不是可以跟他一起去看看那几个案子,大概是这里所有的东西他都看过了,没觉得有好东西。

     我这边事情都忙完了,自然也就跟他一起去了。

     刘缠喜也是跟着。枭靖也没有阻拦的意思。

     枭靖领着我们走到这山中空间的西北角,然后又领着我们进了一个洞室,这里面装饰豪华,地面上铺着红木地板,还有价值不菲的真皮沙发,乍一看,我还以为是进了某个富豪的豪宅。

     这里根本不像是一个天仙级人物的修行场所。

     进了这洞室,枭靖让我们坐下,又给我们沏了茶,然后才拿出几个牛皮袋子说:“初一,这里有几个案子,你看一下,看看有没有你感兴趣的。”

     我直接对枭靖说:“你想让我接哪个案子,你就直接说吧,我选来选去。选不到合适的,你肯定不乐意。”

     枭靖见我看透了他的心思,就把几个牛皮袋子拿走了一些,只剩下一个留在了桌子上。

     我也没有废话,直接拆开来看。

     这里面资料并不多,只有几张纸,然后附带着几张照片,其中有一张还是黑白的。

     我自然也是先被那黑白的照片给吸引了。

     黑白照片的拍摄时间是夜里,光特别的黑,曝光也是有些问题,所以照片上有很多的白点,照片上是一个穿着白衬衣,黑裤子,梳着两个大粗辫子的女人,看起来应该在二十一二岁左右。

     那个女人长的很漂亮,笑的特别的甜美。

     她站在一个病床的旁边,手里拿着什么吃的东西正在往嘴里送,只不过她手上位置恰好曝光不均匀,看不清楚她拿的是什么。

     她身后病床上躺着一个人,只不过那个人脸的模样都看不清☆重要的那个人整体曝光不均匀,只能依稀辨认出床上躺着的是一个人。

     而且她的病床号是“24”号。

     那个数字不大,不过却是特别显眼和清楚。

     我在看那张黑白照片的时候,枭靖就在旁边给我介绍说:“那个女人叫崔艳梅,拍照片那年二十二岁,她是医院的护士,那会儿正好是下班,所以就到病房里,拍了一张照片。”

     “对了,她拍照片的时候,她背后病床上是空的,根本没有人。”

     没有人?

     听枭靖这么说,我就仔细看了那张黑白照片几眼道:“这么说,这张照片拍到脏东西了?”

     枭靖点头,然后指着我手里的一张彩色照片说:“这是崔艳梅死的时候照片,那一年她二十四岁。”

     我看了一下,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照片这次虽然换成了彩色的,可是背景甚至拍照片的位置都是完全相同的,那病床依旧是二十四号床。

     只不过这次是崔艳梅躺在病床上,双眼禁闭,而她的病床前站了一个模糊影子。

     我拿那张黑白照片对比了一下,就发现,崔艳梅病床前站着的那个模糊影子,好像就是之前那张黑白照片上,病床上躺着的那个影子。

     看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声。

     我赶紧把其他几张照片看了一下,都是那二十四号病床的照片,并无异样,看到最后一张的,我看到的却是一堵墙。二十四号病床消失了。

     枭靖在旁边给我解释说:“二十四号病区被垒了起来,从此这个医院就再也没有二十四号病区了。”

     我问枭靖为啥,枭靖道:“因为在崔艳梅死后,病房里经常有人看到大半夜的时候,那病床上下来一个影子。甚至住那个病床的人,半夜感觉有人和自己睡一张床,总之诡异的很。”

     “后来医院找人解决了一下,请了几道符,大师又让医院把那个病区给垒了起来,而且那一层的病房也是全部换成了产科的病房。”

     “这样,那闹鬼的事儿才平息下去。”

     换成了产科病房,这在我看来是一件极其冒险的事儿,我大概也知道那个大师的用意,在寻常人中,有几类人不怕普通的鬼物,比如屠夫、医生、孕妇之类。

     以人为本的大道,人是根基,所以人的诞生会受到大道的保护,女人一旦怀孕。身上的命气会自行发生一些变化,阳气也会加重,一般鬼物看到孕妇,就要赶紧躲开,否则会被孕妇身上的阳气给伤到。

     当然一些厉害的鬼物。比如红厉鬼、慑青鬼以上的,就不太怕孕妇身上的防御了。

     不过它们依旧不愿意去伤害孕妇,因为那样的话,它们很快就遭到天罚。

     除非是有着深仇大恨的那种。

     所以,把病房改成产科的病房,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利用孕妇的阳气去压制甚至驱散鬼物。

     可如果那鬼物被逼急了很可能还是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儿的。

     由此看来,医院请的那个所谓的大师,可能是一个半吊子。

     我这心直口快,心里这么想,也就问枭靖是不是这样。枭靖也是点头说:“的确,这个案子的确是那医院的院长,找的民间的一个师父给看的,那个师父水平很低,所以才会让一个很简单的案子。变得现在我们解决起来都有些棘手的程度。”

     枭靖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根据我们后续调查,之前这个案子的正主,充其量也就黑影左右,可经过那师父这么一处理,那正主非但没有被孕妇的阳气的驱散,反而产生了免疫,还借着孕妇的阳气修行,那正主从一个阴戾的鬼物,修成了一个可以随意使用阳气。甚至到了可以用阳气给自己随意幻化身体的程度。”

     “而且它幻化身体的真实度,渡劫期以下的修士都无法辨认,除非上手去摸,否则根本发现不了,那是一个阳气的虚体。”

     这鬼物好厉害。

     我把那几张资料也是看了下,上面写的是事发医院的地点,那是一个小镇的镇卫生院,现在已经荒废了,因为新的卫生院早就盖好了。

     不过那旧的卫生院并未拆除,原因很简单,之前卫生院建的位置现在变的比较偏僻了,而随着修路的变化,镇子也跟着向路边移动了一段距离,所以原来镇子的那条街也就变成了老街。

     老街上住的人也是越来越少了,那些门脸,商铺都搬到了新街上,旧街几乎都要荒废了。

     所以那卫生院拆了也没有重新规划,干脆就闲置在哪里了。

     不过最近国家大力发展城站建设,要求城镇合力规划,所以新房子盖起来审批很难。反而是翻盖旧房子容易很多,而且政府还有补助,所以那旧的镇卫生院就被规划成了一个养老院。

     可在拆除的时候,却是遇到了一连串的怪事。

     那镇卫生院只有三层楼,可就在当天刚掀掉一个顶的晚上。就有两个工人从三楼跳了下去,一死一伤。

     伤的那个工人说,是有一个女人领着他们去的三楼,而且里面还亮着灯,还有好多的医生,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几个医生就合力把他们从三楼扔了下来。

     第二天拆除的工作继续,可还是出了事儿,在拆除的过程中,一个工人不小心被钢筋插进了腿肚子了。他非说是有个女人推了他一把。

     因为怪事儿太多,所以拆除工作只好停止。

     目前那栋楼三楼也只拆了一半而已。

     再后来,这个案子就被华北分局接了,之后他们排出去两个渡劫期的修士去查探,两个人全部重伤而归,最重要的是,他们进到那栋楼里面后,连正主都没看到就被打成重伤了。

     说到这里,枭靖就说:“所以,我们对这个案子掌握的资料并不多,不过有一点我们大概可以确定,这件事儿和三十年前崔艳梅的灵异照片的事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我们有九成把握认定,这正主儿就是当年那个小黑影成长起来的。”

     我点了下头,我也是赞同枭靖的说法。

     此时徐若卉也是问了一句:“那崔艳梅和灵异照片的故事,你们有没有详细版的,这其中应该也有一些故事吧。”

     枭靖点头说:“是有的。”

     我翻了一下资料,资料却没有记述。

     枭靖说:“资料里没有,我口述给你们听吧。”

     我点了点头。

     而在枭靖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徐若卉下意识把手中的银簪子握紧了一些。

     我心中好奇,难不成这银簪子和这件案子还有关系,看来等着有机会了,我需要和徐若卉谈下那银簪子的事儿。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