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989章 超级迷境

     很快我们就跟着崔艳梅上了二楼,整个二楼比一楼还亮堂,来往的医生和护士也就更多了。

     虽然这一切都是假象,可设计的也太不合理,这是一个乡镇的医院,而且还是几十年前,里面的医生护士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人。

     在靠近二十四号病床所在房间的时候,我忽然喊了崔艳梅一声,然后问:“我们得了什么病,我们这么多人睡一张床怎么够呢?”

     崔艳梅回头对着我笑了笑说:“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住院。你们也要住吗?”

     说着崔艳梅伸手就指向了徐若卉。

     她这么一指,我心里就“咯噔”,这里的正主把第一个目标定为了徐若卉,是因为她手里有银簪的缘故吗?

     我眉头皱了一下问,徐若卉得的什么病。

     崔艳梅说:“二楼是是产科,三楼是综合病区,住二楼自然是生孩子了,她不是怀孕来这里做检查的吗?”

     怀孕?我回头看了看徐若卉,徐若卉则是笑了笑看着我道:“看什么啊,你以为是真的啊?”

     我也是笑了笑说:“等我们回西川了。就把这个变成真的。”

     我说罢,徐若卉小拳头对着我砸了过来。

     见我们开始嬉闹,崔艳梅就让我们安静,这里是产科,住着很多的孕妇和孩子呢。

     往二十四号病床走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中间有几个病房的门是开着的,里面真的有不少的孕妇,还有的抱着孩子在微笑。

     可不管是那一个孕妇,我们经过她们门前的时候,她们都齐刷刷地看向我们。

     我知道,这是这医院的正主操控那些阳气虚影在观察我们。

     这里的病房每个屋里三张床,二十四号病床在第八个房间,已经到了这楼的顶头。

     到了这边,我们往里面一拐就看到二十四号病床,在房间外侧,只不过那些都是肉眼看到的幻象而已。

     在我慧眼下,这二十四号病床已经被垒起来了,这个房间比其他的也就小了很多。

     崔艳梅指了指二十四号床铺,然后就伸手要去拉徐若卉。

     我直接用手里的拐对着崔艳梅的胳膊打了下去。

     “嘭!”

     一声闷响,崔艳梅的胳膊立刻被我打的散掉了,崔艳梅瞪了我一眼,然后她整个身体就消失了。

     崔艳梅消失了,可这幻境并没有消失,这房间里另外两张床上也住着两个孕妇,一个生了,抱着孩子在好无顾忌的喂奶。

     另一个则是挺着大肚子,靠在床头上,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们,眨都不眨一下。

     这些孕妇都没有家人的陪伴,都是自己在住院。

     这是这个幻境的又一个漏洞。

     而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口又走来一个护士,那个护士还是崔艳梅,她依旧满脸挂着微笑,手里拿着小本子,然后对着徐若卉道:“快到病床上去。”

     说着她又来拉徐若卉。

     我依旧只是动了一下手中的拐。就把崔艳梅给打散了。

     徐若卉看着我道:“她们好像是冲着我来的。”

     此时旁边的枭靖也是道:“初一,要不让徐若卉先出去,这里太危险了。”

     我回头看徐若卉,她对着我摇头,显然是决定要留在这里的,所以我就没说话,而这个时候,门口又来了一个护士,这个人依旧是崔艳梅。

     她这次脸上的笑容就淡了很多,他对徐若卉说:“快躺到病床上去。”

     说着她脸上的表情就狰狞了起来。

     我继续用把手中的拐挥过去。

     “嘭!”

     那崔艳梅又是被打散了。

     见状我不禁转头对着二十四号病床道:“这些低级的玩意儿就不要来了,你的这些花样我们早就看穿了,你这孽障已经害了几条人命,如果还不肯收手,我这就动手收了你。”

     我声音很大,夹杂着龙威。

     一瞬间,整个医院的阳气就被震的晃悠起来,我们面前的这些阳气形成的幻象也是一个又一个的犹如气球炸裂一样,“嘭嘭”的散掉了。

     再接着亮堂的二楼一下变的黑暗了起来。

     我们回到了现实,我们站在一堵墙的前面,旁边空荡荡的,根本没有所谓的病床,墙角扔着几块烂砖头,还有碎玻璃,以及一些被风吹进来的垃圾袋。

     总之这只是一个废弃的屋子。

     看着面前的这堵墙,方均浦下意识就要过去伸手去摸。

     我赶紧用拐把方均浦的手打到一边说,别碰这墙壁,这里面的东西很厉害。

     方均浦被我打的有些疼,捂着手背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岑思娴也是在旁边提醒方均浦说:“老方,圣君说的没错,这墙里面很奇怪。可能你摸一下,魂魄就被吸走了,或者直接被控制了。”

     方均浦点点头往后退了几步。

     枭靖看了看唐思言,唐思言就取出一张符箓,对着那墙壁扔了过去。

     “轰!”

     可就在那符箓靠近墙壁的时候。直接烧了起来,符火撞到墙壁上,然后化为火星四散,接着符箓变成了符灰,依旧没有任何的作用。

     如此一来。枭靖和唐思言也是纷纷退后了一步,因为刚才这两个人扔出的是银符。

     梦梦、安安和康康三个小家伙不停发出“呼呼”的声音,它们仿佛很讨厌那墙后面的东西。

     我问梦梦能不能感觉后面是什么。

     梦梦也是摇头说不能,然后又说:“不管是什么,让我很讨厌。”

     安安和康康更是一起说。这里的气不好吃,难吃死了,一点也不好玩。

     它们喜欢阴气,阳气太重肯定会令它们感觉到反感。

     那正主在我刚才的那一番威势下还是不肯现身,我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不要逼我出手。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盯着那一堵墙,威势再次发出了不少。

     “嗡!”

     一瞬间我们附近又变成了幻境。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皱起了眉头,这玩意儿的幻境虽然没什么逻辑性,又不能迷惑我们的心智。可他却可以快速地把我们的感官带入幻境之中。

     单是这本事,我们就不能小看他。

     枭靖那边也是眉头皱了老高,然后缓缓道了一句:“圣君,你觉得那玩意儿一直给咱们制造这个幻境要干嘛?”

     不等我说话,门口又进来一个护士,这次的护士推着一个车子,手里还拿着注射器,起初我有些看不清那护士的模样,可就在片刻之后,那一张模糊的脸上渐渐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容貌--徐若卉!

     我再转头去看我的身边,徐若卉已经不见了。

     我立刻用慧眼去找,整个医院都找遍了,没有找到徐若卉的命气。

     不对,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就是那被垒起来的二十四号病床区。

     难道徐若卉进到那个里面了?

     可是在我慧眼下。那墙壁是完好无损的,徐若卉又怎么可能穿过实体进去呢,可如果不是,徐若卉又跑到那里去了呢?

     再接着我忽然听到那个徐若卉装扮的护士对我道:“文生,你来了。等我下班,然后就去我家吃饭。”

     文生?蔡文生,我现在的身份被当成了蔡文生?

     那虚影的样子是徐若卉,我无法下手直接打过去,因为真正的徐若卉不见了。万一那虚影是真的徐若卉,她只是暂时被迷惑了,怎么办?

     万一是我的感知系统出了问题,又怎么办?

     我心中忽然乱了起来。

     我想要打开意识去问神君和仙极老祖情况,可不等行动,我就发现徐若卉推着车子过来,然后拿起一个注射器,直接对着我的胳膊扎了下去。

     我没有反应,徐若卉是我的软肋。

     接着,我就发现,梦梦、安安、康康、竹谣,甚至贠婺、枭靖、唐思言、岑思娴和方均浦统统不见了。

     这病房里空荡荡的,只留下我和徐若卉两个人。

     我看着徐若卉道:“你是徐若卉,不是崔艳梅。”

     徐若卉笑了笑对我说:“对啊,文生,我是若卉,谁是崔艳梅?”

     我继续说:“我不是蔡文生,我是李初一。”

     徐若卉笑了笑说:“文生你傻了吗,你什么时候叫蔡文生了,你不是叫李文生吗,你的小名叫初一啊。”

     “嗡!”

     我的脑子再一次震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拉入一个幻境了,我感觉我的意识就要被迷惑了。

     我深吸一口气,利用自己的心境之力抗来一下。瞬间我就清醒过来,差一点,我就被拉入了那个幻境。

     这次的幻境无论是逻辑性,还是真实性都大大的增加,就连我的心境之力和慧眼都暂时看不透。

     好在我心智上还能暂时维持清醒。

     徐若卉给我打了一针后。把针头拔下来说:“你病了,就在病床上躺着休息吧,明天等你病好了,你再和我一起到我家去吃饭。”

     “对了,我有相机。我给你拍张照片吧。”

     照片?我知道这里的正主,正是试图一步一步把我拉近他的幻境之中。

     我深吸一口气,试着用龙威去震散周围的阳气,可这次却是没有效果了,我依旧在幻境之中无法挣脱。

     这幻术好厉害。

     此时我心里也是担心徐若卉的安全,所以就准备先把那堵墙打烂了再说。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最近更新:紫阳帝尊 民国谍影 雷霆之主 钱探吴乾 大清隐龙 白银霸主 神藏 主神逍遥 女帝家的小白脸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武炼巅峰
热门小说: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将夜 至尊兵王 神道丹尊 美利坚财富人生 美女的超级保镖 求魔 明星潜规则之皇 原来我是妖二代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