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022章 可怕的猜想

     看着王翠莲的父母,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些诧异。

     王翠莲见状便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她的父母也是被他爷爷缠上了,我忙摇头说:“不是,只是……”

     我想了一下胡乱遍了一个理由说:“我只是觉得你们长的一点也不像。”

     听我这么说,王翠莲笑了笑:“怎么不一样,我这粗壮的体格就是随我父亲,还有我这脸跟我母亲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简单几句闲话。我们之间的气氛也是瞬间变的不是那么尴尬了。

     王翠莲的父母对着她“哇哇”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然后王翠莲就迎我们进屋。

     王家的灯有些昏暗,看来是瓦数有些低。

     我抬头了看了看,王翠莲就对自己的父亲“哇哇”说了几句羌话,她父亲便点点头,然后去隔壁屋里取出了一个灯泡来,看样子要是换灯泡了。

     我赶紧说不用了,这光足够了。

     王翠莲的父亲王玉山愣了一会儿然后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换了吧,又不麻烦。”

     说着王翠莲的母亲余红书就去把灯关了,然后拿手电给王玉山照亮。

     等着屋里只有手电光的时候,我就往王玉山的侧脸上看了一眼,在那手电灯光下。王玉山的半边脸显得异常惨白,周身缠绕的巫气下,有一股死气已经开始渐渐地溢出来。

     看到这里,我意识到,为王玉山和余红书改命的那股巫气快要到极限了,这两个人被续的命可能用完了。

     难不成王翠莲爷爷托梦给她,和这件事儿有关?

     同时我把王玉山和余红书的命相也是看了一遍,这一看我着实吓了一跳。这两个人在三十年前就应该出过一场事故,而那场事故本来是应该要了他们的命的,可他们却多活了足足三十年。

     再看王翠莲,她今年还没有三十岁,如果王翠莲的爷爷没有给王玉山和余红书改命的话,王翠莲都没有机会出生了。

     这么说来王翠莲本来就是一个不该存在的人。

     想到这儿,我把王翠莲的面相又看了一遍,并未在她的命理中发现什么不寻常,更没有发现她的存在有违大道命理。

     很快我就明白了,王翠莲和余红书是被改了命,他们由不存在变成了存在,所以他们孩子的存在就成了一个既成事实,大道也是承认王翠莲是存在的。

     我想这些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儿,不等我继续想下去,“咔”一声,屋子里的灯直接亮了起来。这次比之前要亮堂很多了。

     王玉山说:“一百度的,这下可亮堂了。”

     我对王玉山笑了笑。

     我们坐下,王家的人给我们倒了一些茶水,然后王翠莲直接问我,她该怎么办,她爷爷才能不缠着她。

     我摆摆手说:“这个先不急,你能不能回避一下,我有几个问题要单独问你的父母。”

     听到我要单独问她父母问题,王翠莲有些不解,她问我:“我父母有事儿吗,他们怎么了,你刚才……”

     我说:“你放心,我只是简单问几个问题,对解决你的情况有益,希望你能理解?”

     王翠莲又问为什么不让她听,我说:“这关系到你父母的一些秘密。人都有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事儿,他们也一样,希望你能理解他们。”

     我说着话,看了看王玉山和余红书,他们两个应该也知道自己的情况,所以相互看了一眼,就由王玉山对王翠莲说:“尔玛,你先去隔壁屋待会儿,我和大师们说说话。”

     王翠莲犹豫了一下,然后点头又说了几句羌话,这才离开。

     等着王翠莲离开了,我这才让兔子、安安和竹谣从书包里出来。看到这三个小东西,王玉山和余红书愣了一下,不过却没有表现太过惊讶,看来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见了。

     看到他们的反应,我也是笑了笑说:“看来你们父亲是做什么的,你们都很清楚啊。”

     王玉山说:“我父亲是真正的释比巫师,他的本事有多大,我清楚的很,你们这些自称大师的人,稍微有点本事就到处招摇撞骗。”

     我说:“我没有找你们要钱吧,我骗你们啥了。你这人说话很不中听啊。”

     听我这么说,王玉山笑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另有所图。”

     我看了看王玉山说:“你也学过巫术吧?”

     王玉山说:“是,只可惜我还没学成就出了车祸,我父亲为了救我和红书。给我们改了命,我也是变成了一个普通人,从那时候起就再跟巫术无缘了。”

     说到这儿王玉山愣了一会儿,然后继续说:“如果我能够继续学习巫术。我现在可能也会成为父亲那样的释比了。”

     听到这儿我笑了笑。

     王玉山可能觉得我是在嘲笑他,当下有些生气说:“怎么,你们不信吗?”

     我笑了笑说:“你说这些都是不存在的事儿,我们信不信都成不了真的事儿。我们还是说些有用的吧,你们想不想救你们的女儿?”

     王玉山和余红书同时点头。

     我这才继续问:“你父亲是什么实力,他是用的什么办法给你续的命,他是不是因为给你们续命而死掉的,还有他在给你们续命的时候有没有给你们说过什么要你们注意的话。”

     我一下问了这么多问题,直接把王玉山问的愣住了。

     我又说:“没事儿,你想起什么说什么,说不到了,我再补充问你。”

     王玉山说:“我父亲实力我并不清楚,不过我听他说过,就算是仙来了也要敬他三分,我想我父亲应该也是一个神仙吧。至于我父亲的寿命锐减,的确和给我和红书续命有关。”

     “因为给我们续命,我父亲在一次天劫中被天罚之类劈中,当场殒命。我父亲被雷劈死的事儿,在我们这一块并不是什么秘密,不少人都知道。”

     提到自己父亲的时候,王玉山的语气中总是透着一些骄傲。

     不过说到他父亲殒命的时候,他的语气却是黯淡了下去,我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很重的愧疚感。

     我忽然道:“这样,你给我讲讲你出车祸,以及你父亲救你的细节吧。这样我也能更详细的了解你家的情况,说不定我从中能找到救你女儿的方法。”

     我怕王玉山不信,我继续说:“我总觉得你父亲频繁托梦给你女儿,就是因为给你们改命的事儿。实不相瞒,你们身上续命的时间差不多到了,长则月余,短则三五天你们殒命西去。”

     听我这么说王玉山和余红书依旧没有多少惊讶,只是眼神里透着一丝的绝望。

     显然他们也是知道自己的死期。

     王玉山父亲在给他们续命的时候,已经告诉了他们的这一切。

     他们眼神中的绝望也可以理解,他们对这人世间肯定还有很多的留恋,知道自己将死,而又无能为力,所以才感觉绝望。

     过了一会儿王玉山才继续说:“你有办法为我续命吗,如果你有办法为我续命,我会给你一件好东西,是我父亲留下的,是一件上好的法器。”

     我摇头说,我不会改命,对法器也不感兴趣。

     和王玉山对话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感觉,他们根本不关心王翠莲是不是有危险,他们满脑子想的如何让自己活下去。

     因为在王翠莲离开这个房间后,除了我主动提了一次王翠莲外,这两个人根本没往那事儿上面提的。

     甚至我提到的时候,两个人也是很勉强的点了下头。

     我脑子忽然闪过一个念头,王翠莲被他爷爷缠上的事儿,很可能和她的父母有关。

     有了这个念头,我心中就忽然觉得王玉山和余红书有些可怕。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