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全部章节_第1111章 梅河的一生

     十五岁的梅河接任“戏班”班主之后,自然没什么威望,戏班里的几个人见梅河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就想着把梅河挤挤出去,他们另起炉灶。

     反正这十里八村都知道他们的这几个人,谁家有葬礼若是需要唱戏的话也都会找他们,少了梅河,还少一个分钱的。

     可梅河并没有气馁,那几个人既然撇下了她,也没有必要找几个无情无义的人,而且在梅河看来,那几个人唱功平平,根本没有必要和他们为伍。

     那几个人单干后,梅河就准备在村里找了几个在家赋闲的老人,还有几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组成了新的戏班。

     那几个老人,唱功不差,都是老梅家戏班的后人,从小的时候就跟着父辈学习,养成了一辈子的习惯,很多曲目说来就来,甚是厉害。

     至于这些老人是怎么被梅河说服的,梅河总是轻描淡写地说:“是长辈们疼我,为了我们梅家戏班着想。”

     其实那些老人都是被梅河身上的一股冲劲儿给打动了,重振梅家戏班不是梅河一个人心愿,也是那些老人的心愿,因为那些老人小时候都是跟着父辈在梅家戏班,吃着戏班的饭长大的。

     至于梅河找的几个年轻人,他们的天赋都比较普通,可他们却和梅河一样对河北梆子有着独特的热情,而这些人中就有郭仁峰。

     郭仁峰说,从小他和梅河一起玩的时候,梅河就是孩子头,别看那丫头小他几岁,可遇到事儿从来不含糊,头一个往上冲。

     他们出生的村子因为唱戏的多,大家称他们梆子村,可有些心里怀着恶意的人却叫它戏子村。

     而且还给那村子的人编了顺口溜说是:“西流庄,戏子村,唱丧礼,哇哇叫,谁家死人,它都唱,戏子义,婊子情……”

     每当有人唱这个顺口溜的时候,梅河都会第一个冲上去跟人打架,因为梅河领头,不少西流庄的孩子也都聚集到梅河的身边,那些人形成了一个小团伙,谁骂他们,他们也不还口,直接还手。

     所以一时间,那些平时爱说这些顺口溜的孩子也不敢再说了。

     梅河一下成了同辈人之间的英雄。

     所以十五岁的梅河要出来组织戏班,不少辍学的孩子都跟着响应,当然大家的水平良莠不齐,梅河就找了几个功底较好的跟着她一起组成临时戏班,底子差的就由村子里的老人先教着。

     当然梅河要做的不光是这些,她自己手写了很多的小卡片,然后往各个村子里发,宣传她的戏班,而且价钱也便宜一些。

     后来梅河的戏班子还真接到了几个活,虽然挣的钱不多,可对一群孩子和老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只不过他们来往表演的路上都很辛苦,他们那会儿坐的是三蹦子,上面弄车棚子车斗里摆上很多的板凳。

     而当时给梅河开车的就是梅河的哥哥,他哥哥虽然唱戏不行,可却是很支持自己那个妹妹的。

     梅河接了几场活,村里原来几个撇下梅河的人就不愿意,他们觉得梅河抢了他们生意,就去梅河家,把梅河的家里砸了个稀烂。

     梅河父亲死了,父亲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所以只有梅河和他哥哥孤苦伶仃的,他们只有受气的份儿。

     两个兄妹家被砸了,就去找村委会评理,可村委会却不向着她们。

     后来梅河就把这事儿闹到乡里,乡里的领导听说了,就赶紧进村里调查。

     而负责调查的人正好也是一个梆子迷,他在听了梅河的事儿后,被梅河的热情所感染了,他决定帮梅河组建一个真正的河北梆子戏班,同时也为乡里的文化建设添砖加瓦。

     那个人叫郝俊友,当时在乡里认副乡长。

     有了副乡长的帮忙,梅河和她哥哥在村里也就不受欺负了,他们在郝乡长的帮助下成立了一个正规的河北梆子戏班,当然起初的时候他们的实力仍旧不足,只能唱唱葬礼,偶尔唱下庙会。

     可几年之后,不少年轻一辈的人学成,甚至不少外来村子的人,也到他们戏班来学习,因为这毕竟是一个营生。

     再后来,梅河的戏班开始分为两部分的,学徒负责唱葬礼,戏班里的角开始专门负责唱庙会。

     再后来在郝乡长的帮助下,梅河带着戏班子进了县城唱戏,当时梅河特别大胆的写了一出有关他们村子里情况的现代梆子戏,而且那次演出一举成功。

     当时还上了县里的报纸,引起了县领导的注意。

     为此还专门又多加了几场演出,场场爆满。

     当时县里研究决定,就准备让梅河的戏班代表县里到省城去参加的一个文化活动,并给他们在省城的大戏院安排了一场表扬。

     那也是梅河戏班最巅峰的一次。

     那次表演轰动了省城,上了省日报,说他们戏班是河北文化的希望。

     也是因为梅家戏班,郝乡长的仕途也是顺利了很多,在省城演出结束没多久,一手操办起梅家戏班的郝乡长就到县里工作去了。

     当时梅家戏班的所有人全部去为郝乡长送行,还操办一个欢送的宴会。

     当晚梅河喝了不少酒,甚至大胆地向郝乡长表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要嫁给郝乡长。

     可却被郝乡长拒绝了,郝乡长说,他有未婚妻了,在县医院工作,是一个医生。

     听到郝乡长的话,梅河没说什么,就笑了起来了:“医生啊,那比我好,我是个戏子。”

     其实大家都知道,郝乡长绝对没有半点看不起戏子的意思,郝乡长甚至经常和他们一起排列,自己有时候也会上台唱几嗓子,他是一个百分之百的梆子迷。

     可梅河却不这么想,她跟别人说:“郝乡长是一个骗子,是一个伪君子,他告诉我,他的女朋友是医生,眼下之意就是说我是个戏子,说我配不上他。”

     郝乡长当天就给梅河解释了很多,可梅河一句也听不进去。

     无奈郝乡长只好让梅河自己冷静,他就离开了,一场欢送宴会不欢而散。

     次日郝乡长离开,梅河也去送行,还给郝乡长道了个歉,说自己昨天喝多了。

     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

     可自从郝乡长走后,梅河的精神就变得极其萎靡,她自己也很少参加演出了。

     那段时间梅河的哥哥结婚,就算是那样,也没有看到梅河笑。

     在接下来的几年多年来,梅河戏班经历了昌盛,然后渐渐地走向没落,又回归到了只在庙会演出的境地,梅河却一直单身,大家都知道,他心里其实一直记挂着郝乡长。

     而在一次演出回来的时候,因为车子的刹车失灵,梅河被摔出车子,然后被车轮子给压死了。

     梅河的故事郭仁峰给我讲的很详细,可说到梅河之死的时候,他却一带而过,让我觉得他是有意在隐瞒我什么。

     我之前看过他的面相,他和梅河的死无关。

     既然无关,他为什么要隐瞒一些内容呢?

     我并没有催促郭仁峰的意思,想听他自己继续说下去,可半晌后,他忽然对我说:“我的故事讲完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郭仁峰都没有正眼看我,他的眼神在闪躲,仿佛生怕被我看透了什么似的。

     果然梅河的死另有隐情。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郭前辈,事情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我觉得有些事儿,你还是坦白告诉我的比较好,这样我才能帮你,否则我真的无从下手。”

     我说了这句话后郭仁峰就呆住了,他的思绪里好像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见郭仁峰下不了决心,我就准备说些话刺激他一下。

     可不等我开口,郭仁峰就忽然道:“*,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梅河真是死于车祸,这一点我绝对没有骗你,可能当时车的惯性太大了,梅河没抓紧,然后被甩了出去。”

     我问他们当时是什么车,还是三蹦子吗?

     郭仁峰摇头说:“早不是了,那会儿戏班子算是比较有钱的,置办了两辆车,是一辆客车和一辆小卡货,客车做人,卡货拉东西。”

     我惊讶问:“梅河坐在客车里被甩了出去?”

     郭仁峰愣了一会儿说:“不是,是在卡车上,不过……”

     我问郭仁峰不过什么,他却摇头不说话了。

     我再次催问郭仁峰,他却说:“没什么,梅河死的时候,的确是坐在卡车上,而且是在卡车的车斗里。”

     “我们也劝过她,让她回客车里,可她却不肯。”

     此时郭仁峰提及梅河的时候,已经没有讲故事时候的那种亲切,他好像在极力撇清自己和梅河的关系。

     或者说,他是在极力逃避某些事儿。

     那件事儿或许就是梅河回来的关键,郭仁峰既然不肯说,或许我可以换个人问问,当时梅河戏班留下的人,又不只是郭仁峰一个。

     另外还有一件事儿,梅河一直暗恋着那个郝乡长,或许把郝乡长找到这里来,也能够帮着我们化解梅河心中的怨念,平息了这件事儿。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