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全部章节_第1116章 扑朔迷离的案情

     注意心境!?

     经过神君的提醒,我也立刻意识到了这点,可心理上的活动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更何况现在梅河故意在这方面对我进行干扰。

     不过现在我心中也是忽然有了防备。

     在我经过“神坑”的案子获得心境本源后,我的心境之力虽然变得无比的强大,可却在某一个方面上始终跟不上,那就是“质”,如果非要说我的心境之力有欠缺的话,那就是“质”了。

     我的心境之力铺的越开,“质”就越变得越低,这会不会是我心境之力所缺失的地方呢?

     我这么想的时候,我脑子里的太极图忽然微微动了一下,虽然没有给我任何的提示,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猜的方向是对的。

     像刚才,我的直觉都不起作用了,而现在我竟然找回了直觉的自信,这说明我的心境之力正在逐渐地稳固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郭仁峰忽然缓缓开口:“小子,你要和我斗,还差的太远了,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呈天地造化而生,再给我一段成长的时间,我就可以成为神。”

     开口虽然是郭仁峰,可声音却是梅河的。

     就在梅河用郭仁峰的身体说完这句话后,我就笑了笑说:“你在说谎,你根本不是得天地造化而生的。”

     我不断地想这件事儿,同时在把心境之力张开的同时,我把身边的心境之力加强了数倍,这样勉强算是把周身的心境之力暂时提了上去。

     当然这种法子是治标不治本的。

     而且这样的法子对我消耗来说也是极重,我估计以我现在的状态最多能维持半个多小时左右。

     毕竟我还要维持心境之力去笼罩整个村子,探查梅河的动向。

     同时还要应对梅河对我心境之力的攻击和干扰。

     这是一场消耗战。

     说回眼下,我把周身心境之力加强后,我的太极图就渐渐起了作用,它开始回答我问题,梅河在说那句话的话的时候,我也在意识里问来太极图。

     太极图给出我的答案是“否”,也就是说梅河变成尸精,不是自然变化而生,而是被某人制造出来的。

     不过梅河的后半句话,太极图给出的答案却是“是”。

     也就是说,只要给梅河充足的时间,她真的可以变成神。

     “造神吗!?”

     难不成这个案子和我们之前出花拜佛时候的案子还有关联啊?

     制造梅河出来的人和之前的那个造神者是同一个吗?

     如果是,这个案子可就不简单了,我收的钱也就真的太少了。

     此时我忽然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为一千万出的案子,越是到了后面,就越和我父母的死扯上了关系,这一切仿佛都是命中安排似的。

     冥冥中自有的机缘,而这一切爷爷早就算透了,所以他才给我安排了一千万的案子。

     我脑子里飞快闪过这些念头,而梅河却操控着郭仁峰道:“我说谎,哪里说谎了?你凭什么说我说谎。”

     说话间,郭仁峰眼睛的幽蓝色变得更厉害了,仿若他的眼睛就要烧起鬼火似的。

     那阴咒在郭仁峰的身体里待的越久,对郭仁峰的伤害就越重,所以确定梅河不会用郭仁峰的身体告诉我有价值的线索后,就飞快地捏了一个指诀点在郭仁峰的印堂上。

     郭仁峰伸手来挡,可却是被竹谣的触手直接给缠绕了起来。

     被我点中后郭仁峰体内的阴咒才彻底安静下来,而这个时候我也意识到,如果我拔出那阴咒,那阴咒还会流窜,说不定下一次再跑到谁的意识里,那样伤害的人就更多了。

     所以我深吸了一口气,先用相气最大程度上的保护郭仁峰的意识,然后直接将那阴咒强行拔除。

     做完了这些后,郭仁峰就彻底瘫软了下去,我把他扶到屋子里,让竹谣用香气为他做了一些治疗。

     接下来,我又去了其他还留有阴咒的家庭,把他们身上的阴咒也是一一强行拔除了。

     他们的魂魄虽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可并不影响正常的生活,现在也只能牺牲一下他们,这样才能保全更多的人。

     而在我处理这些人阴咒的时候,梅河也想着阻止我,急促用巨大的鬼火人脸想要过来阻止我,可是却全部被我给打散了。

     残余的能量也是被竹谣吸收了一个干净。

     很快村子里的情况就基本处理完了,不过有一点让我感觉到遗憾,我的本来目的是想问出梅河之死的蹊跷,可在我救了郭仁峰,强行入侵他的意识后才发现,梅河之死那一部分的记忆已经被摧毁了,我根本什么都探查不到。

     不但如此,有关梅河的所有内容也是全部模糊了。

     同时我又去其他几个和梅河在一个戏班的人身上查了一下,情况也让我有些惊讶,那些人对梅河之死的记忆,仿佛早在十多年前就被人抹除了。

     觉察到这些后,我对村子里每一个人意识都进行了入侵,当然都是最轻程度的入侵探查。

     这一探查,我就发现了一件令我惊讶的事儿,这些人的意识在十几年前被人动过手脚,他们的记忆都有几处残缺。

     十多年前这个村子曾经发生过什么变故吗?

     那会不会和梅河被禁锢有关!?

     太极图此时给出了我的答案“是”。

     太极图有了反应,这些就可以回答我很多的疑问了。

     可当我问到制造梅河的人,是不是花拜佛案子中的“造神者”的时候,太极图忽然又没有动静了。

     显然这件事儿牵扯太大,太极图回答不了我。

     这个案子一直在缓慢的推进,我越来越了解这个村子的一切了。

     等这里真相大白的时候,应该也就是我解决这个案子的时候了。

     不过还有一点我没有弄清楚,那就是郭仁峰,他对梅河的死在我来的时候还没有忘记,他还知道梅河之死的细节,为什么在十几年前郭仁峰的记忆没有被破坏,他是如何成为漏网之鱼的呢?

     同时我也后悔,早知道这样,我进村子的时候就该直接强行从郭仁峰的意识里获取情报,现在,已经迟了。

     村子里,暂时没有异样了,我把阿锦和阿一再次留下,然后又一次前往了梅河的坟墓。

     我走的时候,也是叮嘱阿锦和阿一,只要守住这个村子就好了,不要追出去。

     她们也是对我点头,阿锦更是说,她不会上第二次当的。

     此时我还发现一点,那梅河本体一直不来村子这边,并不是她不想来,而是她根本过不来,那坟墓坚不可摧,我破坏不了,同时好像也是对她身体的禁锢,她至今仍然没有获得自由。

     不过她却可以控制这鬼火神通四处祸乱了。

     局势开始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很快我就到了梅河的坟墓旁边,她那没有头的鬼火身体依旧在坟头上不停地扭动。

     我慢慢地向梅河的坟墓走了过去,随着我逐渐靠近,梅河那没有头的鬼火身体就忽然停下扭动,直接“面向”了我这一边。

     我看着梅河道:“我觉得我们现在可以谈一谈了,你是被人制造出来了,所以你被限制自由,并不是那些村民的错,而是那个制造你的那个人的错,你无需将这些事儿算到梆子村村民的头上……”

     “轰!”

     不等我说完了,梅河的坟墓忽然一声闷声,一股蓝色的火焰直接烧了起来,把梅河的坟墓全部笼罩了起来,而梅河那个没有头的鬼火身体,也是顷刻间被吞噬了。

     那幽蓝色的火焰不停地晃动,蓝色的光亮也是跟着忽明忽暗。

     我忽然意识到,这些幽兰色的火焰命气中竟然有命气,难不成这一团火才是梅河的真身的吗?

     她和我们曾经见过的竹谣的尸精一样,都是一团不规则的火焰,然后自行变化自己的形状。

     不过我能感觉到,梅河比竹谣那个尸精要强大很多。

     忽然显身后的梅河忽然笑道:“不该算到他们的头上?你可知道当年这里发生了什么吗?你可知道当年他们是怎样对待我这个死人的吗?”

     这些我自然不知道,所以就摇头。

     而梅河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那坟头上的火焰就不停的跳动,就好像是音频的纹路似的。

     梅河在说完那句话后就忽然没有动静了,而我这边却还在等梅河继续说下去,听她说出当年的真相来。

     又等了一会儿,梅河还不吭声,我就忍不住问了她一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变成了这样。

     那坟头上的火焰忽然就要熄灭了一样,竟然渐渐地萎靡了下去。

     这梅河好不容易显身了,她要是再缩回坟墓的,不以真面目见我的话,那她说的话,肯定也会像刚才一样吗,全部都是谎话。

     所以我一定不能让梅河就这么缩回去。

     此时我忍不住道了一句:“太极变、神龙出、邪尸临、花拜佛。”

     我意识里总觉得这事儿和造神者有关,那这句话说不定梅河也听过呢。

     还有尸精,邪尸,会不会梅河就是邪尸呢?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