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全部章节_第1211章 徐若卉显威

     见我露出好奇的表情,尸预满脸的褶子就皱到一起,显得特别无奈道:“看来你是不知道那洞穴的事儿啊,改天有机会了,你回去好好问下你的那只不定它能想起点什么来。”

     “到时候咱们一起去,你查你父母的线索,而我则是研究我的尸体,从石头里长出的尸体,我真是特别想知道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没有立刻答应尸预,而是告诉他说:“我会考虑的。”

     接下来我们就在这书房一直待到了傍晚,天色渐渐地变黑了,我们等的那辆车也是终于回来了。

     我们和尸预再赶到那个大仓库门前的时候,就发现那里已经聚集了十几个人。

     他们手里都拿着法器,好像是要和什么东西决斗似的。

     而仓库门口停的那辆货车的车厢里时不时传来“嘭嘭嘭”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货车里面敲打车门一样。

     看到尸预过来,有几个人立刻赶过来道:“尸长老,好像出事儿了,我们返回的时候,走到一半,这车里面的尸体就变得十分不安生了,他不停敲打车厢,尸长老,我们藏尸阁处理过这么多尸体,却从来没有遇到过尸变,这次是咋回事儿,我砸这么倒霉,就让我给碰到了啊。”

     尸预说:“你们懂个屁,你们才在藏尸阁多少年,尸变这种事儿,我见过很多次了,不必大惊小怪。”

     “倒是这动静,听起来好像不是尸变啊。”

     此时我已经用心境之力和慧眼去探查那车厢的情况,车厢里乌压压一片,一团一团的小虫子抱团飞在一起,然后不停地撞击着车厢,这才给了人错觉,让人错误的觉得那是尸体在敲车厢。

     我把看到情况告诉尸预和他身边的那些人,所有人好奇道:“蛊虫?不可能啊,我们分明是运的身体,怎么会成了蛊虫呢?”

     我道:“有很多事儿是你们不能理解的,我懒得和你解释。”

     我这么一说,之前向尸预汇报情况的那个人就说:“你嚣张什么,看你的水平也没多厉害,别以为在这胡诌两句就能博人眼球了。”

     尸预看了一眼那个人说:“无礼,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他就是五鬼圣君,你觉得他水平不行,若是他出招,一招之内,你必死无疑。”

     听到尸预这么说,那个家伙也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对我行礼,再退了下去。

     尸预问我,还能看到里面的其他什么情况不。

     我摇头说:“暂时就没有了,就是蛊虫,那尸体的话,身上忽然多出了很多的小孔,就好像是马蜂窝一样。”

     听我说完,尸预道:“看来你之前的猜测都正确了,里面是什么蛊,你知道不,好不好对付,别打开了车门,那些蛊再把这儿的人给害了。”

     对于蛊虫,我的了解的程度远没有徐若卉厉害,所以我就用竹谣的香气,把我看到的镜像传递给她。

     看了一会儿后徐若卉道:“根据那些镜像,以及我体内血母蛊的反应,我觉得里面的那些蛊虫,可能就是苗疆都已经失传了的罖稠蛊。”

     罖稠蛊?

     罖稠镜?

     难道布置那面镜子和养里面的蛊也有一些关系吗?

     对于罖稠蛊尸预好像知道一些,就“咦”了一声去看那货车,而尸预的那些手下则是全部没有听过罖稠蛊。

     所以就有一个人问尸预:“长老,什么是罖稠蛊,厉害吗?”

     尸预说:“厉害的很,一只蛊虫的毒液就足以杀死一个人了,你们若是不想在这里被罖稠蛊咬死,就有多远滚多远。”

     尸预刚说完,他的手下,一溜烟就跑了个精光。

     这尸预看似凶狠,实则都是为了自己的手下着想,如果那些人留在这里,这么庞大数量的罖稠蛊,绝对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

     那些人都离开后,尸预问我:“圣君,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那些蛊,你不收拾掉,好像根本没办法仔细研究那尸体啊。”

     我说:“那些蛊和尸体都是我的研究对象,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放任那些蛊飞出去害人的。”

     说着我就准备乾坤诀,此时徐若卉忽然喊了一声我名字道:“初一,你抱着丫头,那些蛊虫交给我对付吧,让你收拾的话,那些蛊最多被烧了,可要是由我来对付的话,那些罖稠蛊就会成为我的血母蛊的养料,对我提升实力有着很大的帮助的。”

     “我这血母蛊好久没有吞噬过蛊虫了。”

     我抱过丫头,看着徐若卉道:“这车里面的蛊虫数量可不小,你要小心啊,保护自己不受伤,同时还不能放走任何一只。”

     徐若卉说:“放心好了,我做的到。”

     说罢,捏了一个指诀,她背后的血母蛊翅膀就显现了出来,透明的翅膀扇动着,她的身体慢慢悬浮到了空中,她背后翅膀扇动的同时无数的细线从翅膀的边缘蔓延了出来,然后飞快地交织成一个透明的网络,直接把我们和那辆车都给笼罩了起来。

     而这些透明的网络的节点上,还有无数的透明的蛊线伸出,它们全部长着很小的嘴,好像随时准备进食一样。

     我自己也是被徐若卉这神通吓了一跳,以前徐若卉施展蛊线的时候,翅膀会暂时的消失,可这一次,她的翅膀却没有丝毫的消失的迹象,而且她使用蛊线的规模也是前所未有的大。

     尸预在旁边拍了拍巴掌道:“厉害,厉害,五鬼圣君的夫人也是高手啊。”

     黄江龙在旁边也是看傻眼了,在西南很多人都知道徐若卉是蛊师,可她到底有多厉害,却从来没有人提及过,说到她的时候,就说她是我媳妇,是一个蛊师,然后就没了。

     梦梦和安安也是在旁边鼓掌说:“好漂亮啊。”

     徐若卉对我说:“初一,开车门吧,这里面有多少罖稠蛊,我就收拾多少。”

     我立刻告诉徐若卉:“给我剩几个,我需要做研究。”

     徐若卉点头,我这边则是捏了一个指诀,然后一道细小的凰火对着货车的锁子就打了过去。

     “嘭!”

     一声轻响,那锁子就断掉了,接着“当”一声,锁子掉落在地面上,我捏了一个指诀,一股气流卷着火车的后门吹来,那后门“咯吱”一声便打开了。

     接着里面就飞出“乌压压”的一片蛊虫来,那些蛊虫出来之后,直接对着我们飞来,可不等它们靠近,徐若卉那些血母蛊线就如同下雨一样“嗖嗖”地落下,那些罖稠蛊虫,飞不过半米就会全部给徐若卉的蛊虫给吞噬掉了。

     徐若卉道:“这些蛊都是刚形成的白幼蛊,而我的血母蛊是蛊王,就算再增加几倍的数量,在我的血母蛊面前也都是做养料的份儿。”

     罖稠蛊往外冲了一会儿,就知道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不少蛊虫带头往车厢里飞去,徐若卉操控着蛊线也就追到了车厢,一时间,那些蛊虫无论躲到哪一个角落,都会被徐若卉的血母蛊线给找出来。

     这是一场没有抵抗的杀戮。

     这场杀戮大概持续了二十分钟左右,车厢里只零星剩下七八只的罖稠蛊了,徐若卉问我:“初一,剩下的够不?”

     我说够了,然后扔给徐若卉一个玉瓶,让她把蛊虫赶到玉瓶里。

     徐若卉则是把玉瓶扔给我说:“玉瓶怎么能用来装蛊呢,放蛊要用经过特殊处理的竹筒。”

     说着徐若卉就从腰间结下一个只有拇指粗细和长短的小竹筒来,我一直认为那是装饰品的呢。

     接着徐若卉一抛,一根蛊线立刻把竹筒缠绕了起来,送到了车箱里面,接着在无数血母蛊蛊线的驱赶下,那些罖稠蛊的蛊虫就全部飞进了那小竹筒里。

     而后徐若卉再把竹筒收回,盖子拧好。

     不过她并没有把蛊虫给我的打算,而是把竹筒绑回了自己的腰间说:“初一,这罖稠蛊比较特殊,放到你身上,怕是你压制不住它,万一不小心被它跑出来就糟糕了。”

     “可在我身上就不一样了,我血母蛊的威势能稳稳地压制它们。”

     收拾了那些罖稠蛊,我们就准备去看马旭兵尸体,他的尸体能养出这么多的蛊,肯定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研究下他的尸体,说不定就能找到他妻子的下落了呢。

     马旭兵的尸体就在车里,我觉得接下来我们就要有重大的发现了,而这个发现或许能够帮助我们找到马旭兵的妻子桂丽。

     找到桂丽,这个案子的始末差不多就能够清楚了。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