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全部章节_第1223章 神草和阴阳手

     太古灵虫听到我和它讨价还价,那眼神顿时变得又气又急,这数万年来,哪一个见到它,不想着占为己有了,可到我们这儿,它主动贴上来,我们还要跟它讲条件,这让它那自尊心再次受到了伤害。

     看着太古灵虫不说话了,我看了看田士千道:“老田,这灵虫你要吗?喂给你的十二翼黑蝶,吃了之后说不定进好几阶段呢。”

     太古灵虫大怒:“十二翼黑蝶算什么,在我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田士千道:“还是算了,这太古灵虫的蛊毒太过霸道,我的本命蛊消受不起,如果强行吞噬,说不定我也会死掉。”

     “另外,我也不打算更换本命蛊,在得到十二翼黑蝶之前,我已经更换过几次了,再更换,我的本心可能就要迷失了,到时候入了魔,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对着太古灵虫道:“你也看到了,我们根本不需要你,如果你不能回答我们几个问题证明一下自己价值的话,我们凭什么要带你出去。”

     这太古灵虫被我气的“呼呼”直喘气。

     我不依不饶道:“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不说我们就走了,如果不让我们走,我们再试练一番,大不了分个你死我活出来。”

     太古灵虫“呸”的一声道:“我自知已经不是你们这些人的对手了,你又何必说这些话来羞辱我,你当真不肯主动带我离开这里吗?”

     说实话,我心里早就有了带走这太古灵虫的想法,若是这东西被我带回西南,无论是安排在西川,还是龙城,都会大大的增加我们西南的实力。

     黄文虽然厉害,可他只是为了雨师妾替我守龙城的,根本不算我们西南的人。

     可如果这太古灵虫加入我们西南,那就真是我们的西南的一份子了。

     只是这个时候,我还想从太古灵虫嘴里套出一些玄机出来。

     当然我也害怕这太古灵虫脾气上来了,直接不理我们了,那样我就要拉下脸再强行把它带走了。

     又僵持了一会儿,见我不吭声,太古灵虫便道:“好,我把我知道我告诉你,不过有一件事儿我必须向你说明了,我是真的不知道是谁把我封印在这里的,我只知道我在这里待了已经数万年了。”

     我问太古灵虫:“你被封印的时候,人神大战开启了吗?”

     太古灵虫道:“还没有,不过已经有零星的人类的修士开始反抗神族了,我虽然这些年没有出过这个结界,可我也知道外面的大道已经变了。”

     “随着进到这结界里的人越来越多,我猜的没错的话,外面的大道已经变成人族主宰了吧。”

     我点头说:“好,既然这个问题你回答不了,那你就告诉我,海底的那些精灵之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太古灵虫道:“那是神草根部产生的一种特殊气体,并非什么精灵之气,只是和精灵之气类似罢了,它们受到神草的控制,而那神草又受到我的控制。”

     神草?

     太古灵虫说的,应该是海底那发光的海草吧。

     我问太古灵虫,那巨大的海草有什么作用,太古灵虫道:“除了分泌那些类似精灵之气的气以外,剩下的就是装饰作用了。”

     我问那些气控制的水人为什么会一次一次变强大起来。

     太古灵虫道:“因为这是以人为本的大道,那海草分泌的气也有一些人的特点,那就是学习能力,人是所有物种里面学习能力最强的种族,所以神草分泌的那些气也是会学习的,不过它们有一个瓶颈,那就是仙级的初期,再厉害的它们就学不了了。”

     “而且每一道精灵之气最多能活一天的时间,而它们每次操控物体的时间不能超过半个时辰,时间一到它们就要停一刻钟左右的时间。”

     原来如此。

     之前那些水人每隔一段消失一次的原因,我们也是弄清楚了。

     只可惜那些气息不是精灵之气,如果是精灵之气的话,那我们就赚大发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海底的那颗巨大的海草,这么说来也是一个宝贝啊,如果把它也移植到龙城,交给太古灵虫看管,那到时候太古灵虫领着一堆水人出战,那场面也是极其壮观的。

     虽然用来远征的可能性不大,可守卫龙城绝对是可以的。

     龙城并不大,以那些水人的速度,一个小时足以跑遍整个龙城了。

     有了太古灵虫和神草,那龙城的守卫就更加的固若金汤了。

     想到这里,我也是下定决心要带太古灵虫和神草走了,所以我就问它:“那神草好移植吗?”

     太古灵虫道:“那神草是我控制的,自然好移植,怎么你们要把它也带走吗?”

     我道:“太古灵虫,你听好了,我们带你走,并不会以养蛊的形式控制你,更不会用精灵蛊把你变成我们的奴隶,你会成为我们的一份子,成为我们的伙伴,作为伙伴,我们生死相依,如果其中一个有难,另外一个绝对不能袖手旁观,你懂我的意思吗?”

     太古灵虫听到我的这一番话几十双眼睛同时怔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它才道:“你的意思,让我做你们的朋友?”

     我点头说:“正是这样,你的灵智太高,如果把你变成养蛊,对你来说太残忍了,所以你还是维持现在这个状态比较好,不过现在是以人为本的大道,你必须遵守外面的大道规则,如果你敢为非作歹,我定杀了你,对了,你现在就起个誓言,不然等你实力恢复了,我们还不好约束你了。”

     太古灵虫先是起誓,然后对我道:“我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蛊,你们对我的恩情,我会记得的,除了遵守以人为本的大道,我再另起一个誓言,那就是以后你的事儿,就是我蛊皇的事儿,任何人要伤害你,那就必须先过我这一关,任何人要杀你,那就必须先杀了我。”

     听到太古灵虫这一番话,我心里得意道:“赚大发了!”

     太古灵虫继续说:“这么多年,无论来到这里的人,神,还是妖,他们都想着把我变成他们的养蛊或者奴隶,根本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我,和我做朋友的,你是第一个,我会格外的珍惜。”

     又和太古灵虫说了一会儿,我就问它要怎么移植那巨大的海草,它道:“很简单,只要把那些水草缠绕到我身上,无论多长时间,只要我不死,它就不会死,等我们到了要去的地方,再找个合适地方把其种下就好了,对了,它不光能在水里生活,在陆地上也可以,不过目前来看,它只能控制水,控制不了其他的东西。”

     我点头说,知道了。

     这水草我准备将其安放了龙城的大池子里,至于太古灵虫,自然也是要放到那池子里,只不过我需要和它说好了,它不能在那里放毒。

     那可是龙族的栖息之地,万一伤到了龙族,那就可不好了。

     太古灵虫道:“你放心好了,我的蛊毒和我意识相联系的,不是我想伤害的人,就算在我的蛊毒里洗澡,也不会中毒的,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连忙摇头说:“我可不想把自己洗成一个蓝精灵。”

     接下来,我没有安排竹谣给太古灵虫治伤,因为竹谣自己也是受伤了。

     接下来,我们准备先在这个结界里养伤,等我们稍微好转一些了才返回西南。

     在这里养伤期间,我试着用阴阳手去吸收了那些高仿的精灵之气,结果就发现,那些气根本不能为我所用。

     我还想着吸收了那些气后,会造成更好的伪生命体呢。

     说到这些,我就觉得那神草分泌出的伪精灵之气,和通过混沌水火制造的伪生命体有些像。

     只不过它运用的是纯阴和纯阳之气,而我用的混沌水和混沌火。

     难不成我们的这些招式是同宗的!?

     那神草有着我和相似的地方!?

     我努力去观察那些神草,除了那些低微的发光的能量,就再没有其他的能量了。

     不过那些低微的能量却是能够吸收海底的气,将其转化为纯净的阴阳之气。

     我曾听说过,阴阳手并不是专属于人类的,而是从神族时期就有的,那神族的阴阳手又是从何而来呢?

     会不会和这颗神草有关!?

     是不是吃了这神草,就可以拥有阴阳手了!?

     有了这个想法,我忽然觉得自己猜测可能是正确的,这种神草可能是某种药物,吃了这种草,会引起人的异变,然后产生阴阳手!

     想到这里,我就问了一下太极图,是不是这样。

     本来以为太极图不会回答,可在隔了十几秒后太极图给了肯定的回答:“是!”

     我心里一阵激动,那是不是有了这颗神草,我就可以造出无数个拥有阴阳手的相师了?

     我这么问的时候太极图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难道说这神草对人无效,只有对神才起作用吗!?

     我把心中想到的事情跟同伴们分享了一下,太古灵虫就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啊”了一声。

     我让它有事儿说事儿,别一惊一乍的。

     它道:“我好像听人说过那草和阴阳手的关系!”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麻衣神算子版权都归作者骑马钓鱼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