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无善类

     帝天,一个让很多人战栗的名字,纵横星空古路,简直就是天下无敌!

     二十几年过去了,但是没有人会遗忘,让许多修士窒息,这是一个神一般的存在,已初具大帝气概。

     “是他……气吞万里的帝天。”大统领于瀚都一阵失神,二十几年前时见到过那人,至今想来还让他心悸。

     “帝天,这是一个禁忌般的存在,当初与青诗仙子是同一批试炼者,后来为了悟道分开上路。”

     第二圣城中的一些巨头皆蹙眉,这么多年来时常从星空古路传来讯息,那帝天的可怕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

     人王古星的拓跋玉、羽化古地的羽仙等眸子中灿烂电光一闪,显然从某种渠道听说过,心绪有些许波澜。

     人族第二圣城老统领的玄孙燕赤峰面无表情,这个名字他绝不陌生,昔日曾亲眼见到过这个人,至今难忘。就是因为见到过帝天绝世风采,他至今都还未上路。

     帝天身上笼罩着一层神环,冠绝星空,璀璨夺目,照耀整条星空古路,即便不见其人,只是听到他的名号,都得郑重对待。

     “帝天为一代天骄,叶兄也为一代人杰,与他相交不会辱没你的威名。”青诗仙子温婉的说道,声音轻柔动听。

     叶凡明白,谪仙子这是在拉拢他,口中所言的帝天应该是一个了不得的年轻至尊,方才她所言不过是谦辞。

     这是要为帝天拉一个左膀右臂吗?叶凡平静无波,想来那是一个极强大的人物,连谪仙子都在相助,为其寻找帮手。

     一曲笛音悠悠,像是沙漠汩汩而涌的一道甘泉,若空旷草原上出现的一片琼楼仙殿,润人心骨,让人神往。

     谪仙子青诗樱唇对玉笛,音符漾出,响遍碧波仙林,漫天花雨飞洒,花瓣晶莹,馨香阵阵,让这里如梦似幻。

     林中,一些干枯的古树早已失去生机,可是笛音拂过后,却抽芽吐翠,再次复生。

     许多山石烁烁放辉,像是有了生命,花草等则通灵,摇舞起来,云卷云舒,万鸟来朝。

     地上涌出一道道甘泉,天上出现一朵朵金莲,如此神音,让天地都生出了异象,令每一个人都格外安宁。

     此曲对修行大有溢出,可让人仙台空明,容易陷入悟道境,想来即便是青诗仙子也难以日日奏出。

     百鸟轻鸣,花瓣流光溢彩的洒落,很久之后人们才回过神来。

     最终叶凡也没有将道之源交换出去,他隐约点出,若是几部古经加上神光台一并拿来交换,他可以答应。

     谪仙子不可能点头,神光台意义重大,失去它后就如同斩去了一双仙翅,不能来往各座古城间了。

     “你小心点,别真个将天荒十三骑杀个干净。”小侍女灵儿咕哝道。

     “大魔神真的那么可怕吗?”叶凡问道。

     “当然了,虽然古荒还很年轻,但是浴血而行,也不知斩了多少人杰,堪比绝代魔尊,让帝天公子都忌惮不已。”

     古荒,古皇,叶凡心中默念,两词谐音,名字已预示了什么,这是一个年轻的至尊,却被称作了大魔神。

     小型聚会结束,人们起身,先后离去,叶凡在夕阳中前行,不经意扫过远处几名老人,径自而去。

     “他的灵觉相当的可怕,那一眼望来,意味深长,应是发现了我等的真体。这是一把锋利的剑,帝天公子走上帝路,身边需要一些称尊一域的人杰作为膀臂,此人若是真心归顺,将来会有他一席之地。”

     “就怕他桀骜不驯,以为可走出一条自己的路来,也许该提前让他明白自己的身份与地位。”

     几名老者盯着叶凡远去的背影,低声密语。

     “他的身上不止一部古经,再加上道之源,不知道能否熬过这几日。”天皇十三骑的二首领眸光冷冽。

     “嘿!”燕赤峰金冠束发,脸色冷漠,骑坐在一头高大的蛮兽上,显得有些冷酷,只吐出这样一个字。

     众人相继离开碧波仙林,都相信这几日多半有大风波发生,这个名为叶凡的修士处在了风尖浪口上。

     城中的一些巨头都各怀心思,没有同路议论,各自散去,看不出什么心绪。

     苦头陀、穆广寒、欧冶魔等亦平平淡淡,在聚会上几乎什么都没有说,他们皆有不凡的来历,是这批试炼者中最强的几位种子强者。

     “谪仙子真的就这样放弃了吗,让人看不透,她会离去吗?”一位年老的战兵低语。

     大统领于瀚面无表情,端坐在古兽上巡行,道:“这一切都很难说,不过想来那个名为叶凡的试炼者这几日间多半会有些麻烦。”

     “喂喂喂,你慢点。”叶凡身后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羽仙轻灵而来,踏尘而行,雪衣飘飘,她长相甜美,姿容倾城。

     “你说那个谪仙子什么意思,在向我们彰显实力吗,且她对你心怀叵测。不若我们联合起来,叫上穆广寒、苦头陀、欧冶魔等人,一起将她做掉,你看如何?”羽仙说道。

     她如花树堆雪一般清新,似精灵一般灵动,俏丽甜美,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诧异,像是一个不良少女般。

     “这样看我作甚,我说的不对吗,她位列星空古路上最可怕的一批人内,现在除掉她,机会难得。”羽仙眨动大眼,凶巴巴的挥了挥秀拳道。

     叶凡道:“你打的过她吗,连她的小侍女都成圣了,连接引使都对她客客气气,亲自去相迎过。”

     “切,不就是一个老女人吗,多修行了一段时间而已,二十年后我完胜她!”羽仙说这些话时多少有些心虚古灵精怪的向四周望了望,怕被别人听到。

     叶凡思忖,道:“她的年龄可真不算大,我不得不承认,其修为超圣凌神在古路上少有对手。”

     “二十年后的事谁能说的准,她要是真的为古路无可争议的第一人,就不会回头了。”羽仙道,又一次“凶残”的邀叶凡出手,想一起“干掉”谪仙子。

     叶凡当然不会将这些话当成一个纯善少女的负气之语,他已经从谪仙子的小侍女口中得悉羽仙、苦头陀、穆广寒、拓跋玉等人的出身与前路的一些至强者有关,想来羽仙一系与帝天是敌对关系。

     叶凡骑坐龙马独自回到了居所,不多时有客来访竟是一位老者,正是在碧波仙林出口处见到的几位老人之一。

     来人很和气,在厅中吃茶,对叶凡一副欣赏而赞叹的样子,委婉的表达了想以一宗至宝交换道之源的意思。

     可惜叶凡油盐不进,虽谈笑风生,但却根本不为所动,只是与其品茶闲聊所说之言漫无边际,一会儿飞船,一会儿风花雪月,一会儿星空古路,甚至说起了谪仙子的身材,让老者恨不得抽他一顿。

     “帝天公子与一些强者在古路深处发现了一座可能是帝墓的巨大陵寝磅礴浩瀚,小友若是有意,将来可一同来开掘。”

     老者又给了一颗甜枣称得上石破天惊。

     真正的古之大帝坟墓,在北斗自然有,可是至今都没有人能够掘开一座,最多挖开一个副坟到边了,那还是古帝故意留给后人的。

     星空古路深处,若是有一座真正的大帝坟那毫无疑问会充满血雨腥风,汇聚各无尽星域的试炼强者说不定真能挖开。

     而后,老者取出一枚玉兵,虎形剑柄,古朴剑身不及一尺,以上古天玉铸成,是一件圣器,更像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帝天公子一路征伐,数十年血战,至今共送出去五件圣器,无论谁掌握其中一件,一路上都可获得神战讯息以及各种所需。”

     老者说道,虽然说的很模糊,但也足够了,这就是一件信物,在试探叶凡,想拉拢他为帝天公子的臂助。

     叶凡瞥了他一眼,分明看到了真龙形圣器,以及一件仙凰状的道兵,结果老者选出了一件白虎形剑器送他。

     虽然老者做的隐秘,是从体垩内召唤出来的,但是叶凡的源天眼何等的犀利,早已洞悉。看来在老者心中,他值得拉拢,但却并非最顶级的“利剑”。

     “老丈,我对这些没兴趣,最讨厌打打杀杀了,很少杀生,手上几乎未染过鲜血。我生平最喜欢的是风花雪月,我想问下,青诗仙子是否有意中人,前辈能否帮我旁敲侧击下,若是可牵线,在下感激不尽……”

     老者闻言差点掀翻桌子拂袖而去,最后黑着脸起身告辞。

     “怎么样?”他刚一回到一座园林中,另外几人便起身询问。

     “他说自己很少杀生,我呸,据我所知,他是浴血而进的,早已不知斩了多少高手。”

     “看来他是不肯交出道之源了,不给他一些压力,他是不会明白的,认不清只是这天地中的一个配角。”

     “最可恼的是,他竟然语态轻狂,对谪仙子不敬,与我大谈风花雪月。”

     “这混账当真胆大包天,帝天公子若是知道,肯定会抬手镇垩压他,让他明白自己的地位,认清现实。”

     老者回来后愤愤不已,与几人相说,被叶凡调侃与挤对,让他们都露出不愉之色。

     天空中,大统领于瀚骑坐在蛮兽上巡城,见到老者离去,露出思忖之色,道:“这几人的真身并非人族,实力强大,当是帝天遣回来的,图谋道之源。”

     一个老兵眯缝着眼睛说道:“大统领,太古道场马上开启了,可以撕开一角,让这几名异族进去,他们若图谋道之源,我们可以…,…最后时刻击毙,有道源可得,亦是一件守护道场的大功。”们彰显实力吗,且她对你心怀叵测。不若我们联合起来,叫上穆广寒、苦头陀、欧冶魔等人,一起将她做掉,你看如何?”羽仙说道。

     她如花树堆雪一般清新,似精灵一般灵动,俏丽甜美,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实在让人诧异,像是一个不良少女般。

     “这样看我作甚,我说的不对吗,她位列星空古路上最可怕的一批人内,现在除掉她,机会难得。”羽仙眨动大眼,凶巴巴的挥了挥秀拳道。

     叶凡道:“你打的过她吗,连她的小侍女都成圣了,连接引使都对她客客气气,亲自去相迎过。”

     “切,不就是一个老女人吗,多修行了一段时间而已,二十年后我完胜她!”羽仙说这些话时多少有些心虚古灵精怪的向四周望了望,怕被别人听到。

     叶凡思忖,道:“她的年龄可真不算大,我不得不承认,其修为超圣凌神在古路上少有对手。”

     “二十年后的事谁能说的准,她要是真的为古路无可争议的第一人,就不会回头了。”羽仙道,又一次“凶残”的邀叶凡出手,想一起“干掉”谪仙子。

     叶凡当然不会将这些话当成一个纯善少女的负气之语,他已经从谪仙子的小侍女口中得悉羽仙、苦头陀、穆广寒、拓跋玉等人的出身与前路的一些至强者有关,想来羽仙一系与帝天是敌对关系。

     叶凡骑坐龙马独自回到了居所,不多时有客来访竟是一位老者,正是在碧波仙林出口处见到的几位老人之一。

     来人很和气,在厅中吃茶,对叶凡一副欣赏而赞叹的样子,委婉的表达了想以一宗至宝交换道之源的意思。

     可惜叶凡油盐不进,虽谈笑风生,但却根本不为所动,只是与其品茶闲聊所说之言漫无边际,一会儿飞船,一会儿风花雪月,一会儿星空古路,甚至说起了谪仙子的身材,让老者恨不得抽他一顿。

     “帝天公子与一些强者在古路深处发现了一座可能是帝墓的巨大陵寝磅礴浩瀚,小友若是有意,将来可一同来开掘。”

     老者又给了一颗甜枣称得上石破天惊。

     真正的古之大帝坟墓,在北斗自然有,可是至今都没有人能够掘开一座,最多挖开一个副坟到边了,那还是古帝故意留给后人的。

     星空古路深处,若是有一座真正的大帝坟那毫无疑问会充满血雨腥风,汇聚各无尽星域的试炼强者说不定真能挖开。

     而后,老者取出一枚玉兵,虎形剑柄,古朴剑身不及一尺,以上古天玉铸成,是一件圣器,更像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帝天公子一路征伐,数十年血战,至今共送出去五件圣器,无论谁掌握其中一件,一路上都可获得神战讯息以及各种所需。”

     老者说道,虽然说的很模糊,但也足够了,这就是一件信物,在试探叶凡,想拉拢他为帝天公子的臂助。

     叶凡瞥了他一眼,分明看到了真龙形圣器,以及一件仙凰状的道兵,结果老者选出了一件白虎形剑器送他。

     虽然老者做的隐秘,是从体垩内召唤出来的,但是叶凡的源天眼何等的犀利,早已洞悉。看来在老者心中,他值得拉拢,但却并非最顶级的“利剑”。

     “老丈,我对这些没兴趣,最讨厌打打杀杀了,很少杀生,手上几乎未染过鲜血。我生平最喜欢的是风花雪月,我想问下,青诗仙子是否有意中人,前辈能否帮我旁敲侧击下,若是可牵线,在下感激不尽……”

     老者闻言差点掀翻桌子拂袖而去,最后黑着脸起身告辞。

     “怎么样?”他刚一回到一座园林中,另外几人便起身询问。

     “他说自己很少杀生,我呸,据我所知,他是浴血而进的,早已不知斩了多少高手。”

     “看来他是不肯交出道之源了,不给他一些压力,他是不会明白的,认不清只是这天地中的一个配角。”

     “最可恼的是,他竟然语态轻狂,对谪仙子不敬,与我大谈风花雪月。”

     “这混账当真胆大包天,帝天公子若是知道,肯定会抬手镇垩压他,让他明白自己的地位,认清现实。”

     老者回来后愤愤不已,与几人相说,被叶凡调侃与挤对,让他们都露出不愉之色。

     天空中,大统领于瀚骑坐在蛮兽上巡城,见到老者离去,露出思忖之色,道:“这几人的真身并非人族,实力强大,当是帝天遣回来的,图谋道之源。”

     一个老兵眯缝着眼睛说道:“大统领,太古道场马上开启了,可以撕开一角,让这几名异族进去,他们若图谋道之源,我们可以……最后时刻击毙,有道源可得,亦是一件守护道场的大功。”(未完待续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遮天版权都归作者辰东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