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战书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战书“是谁,而今在哪里?”叶凡情绪剧烈起伏,这么多年了,始终没有故人的消息,让他心中升起一股yīn霾。

     “唔,是一对兄妹。”接引使赵公义不紧不慢的说道,边说边说倒了一杯琥珀sè的美酒,仰头饮下,醇香芬芳回绕。

     叶凡一阵出神,这么多年了,昔日故人相隔星空两岸,终于要重逢了吗?

     他只身独骑,十年血战,征伐到人族第一关前,正式踏上征程,随后古路断,他又历经二十几年才到达此地。

     在此期间,他的名号传了出去,来自葬帝星的圣体在附近的古路城池间引发了不小的bō澜,很多人相信,若无意外,他将来会成为一位盖代强者。

     这么多年叶凡一直没有见到故人,只能sī下打探,不敢向大肆传出那些名字,不然可能会让他们陷入险境。

     因为,很多双眼睛在关注他的一切,敌人众多!

     “这对兄妹很厉害,这么多年来一直很低调,差点被忽略过去,而今到了关键时刻崛起,把握住机会跳脱了出去。”接引使道。

     “他们可是姓姬?”叶凡问道,不能确定就。北斗共有两对兄妹踏上古路,全都身份非凡,各有各的造化。

     “是妖族,但身上有神秘的古器,掩饰了身份,一路上从未败l公义说道。

     “是他们,南妖兄妹。”叶凡对这个结果倒也不意外,姬家兄妹在追虚空大帝的棺椁,虽然在这条路上,但谁也不知到了哪段古路。

     “据传,他们要与你见上一面。”接引说道。

     近年,叶凡威势日盛,杀人族圣城大统领,与圣灵一脉jī战,在古路断裂时,横扫异族年轻一代,慢慢传到了前路。

     这段日子,自然引发了一些人的关注。

     “他们怎样了,目前还好吧?”叶凡询问。

     古路密布,一条条、一道道自诸域通向一个共同的终点,妖族、人族、神族等各有自己的古路,一般都是同类竞逐,少有跨域试炼者。

     因为,一旦如此,可能会倍受人关注,成为众多修士的共敌,很难活下来。无尽岁月前,年轻时代的的妖皇走上人族的古路,一路征战,最终冲向了绝巅。

     少有人敢如此!

     “他们活的很好,目前要跨域了,将跳脱出人族古路。”接引使道。

     有惊世古妖到访,来到这片浩瀚的星域与人族护道者相商一些事情,碰巧发现了南妖,惊为妖神转世,要将他带走。

     赵公义了解的不多,只是偶尔得悉了这件事,因与叶凡有关,故此讲了出来。

     叶凡详细询问,知道了一些情况,没有想到南妖可能会让那位古妖带着他们踏上回程,来与他见上一面。

     这么多年了,终于要见到了一些故人。

     “我的神光台呢,什么时候奖励给我?”叶凡讨债,古路上的接引使等差他一件神物,一直未给。

     “神光台真是太稀少了,目前没有多余出来哪怕一座。”赵公义答道。

     “我不信,偌大的古路会缺一座神台?”叶凡相当的不满,这都拖欠他多长时间了。

     “本着平和、友好、有序的竞争,我们觉得,你还是稳扎稳打为好,一步一步上路。”接引使这样建议。说他是一个灾星,走到哪里就将死亡气息带到哪里,而且一死就是一窝、一片,最好别这么早跨过一些路段去乱掺和。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叶凡不满也改变不了什么。

     接下来,赵公义神sè严肃的说了另一件事,他的宿敌将要回归与他一战,霸体将现,这绝对是一件大事!

     许多老辈人物都在关注,最近议论纷纷,在前路已形成了一股轩然**ō。

     “很多人觉得你们现在最好不要碰撞,一切都还太早,尤其是地府这么大规模的调兵,老家伙们更是不希望两大体质被血拼掉一个。”接引使说道。

     “他要来,我便与他一战,若是不来,将来再相见。”叶凡很平静的说道。

     他这样淡定,杨云腾却坐不住了,攥紧了双拳,这可是圣体与霸体的宿命战,这么多年来他心中承受了太多的屈辱。

     “我要是能早生一个时代该多好。”道,握紧了一对小拳头。

     “这一战还早,必会被终止。尤其是在这一世,乱象频现,不知地府、诸神将征战哪里,古路上一些护道者心有顾虑,将会规避种子级人杰过早殒落的悲剧。”

     两日后,人族第五十关的祭坛闪烁,古路前方来人带来的消息打破了宁静。

     “霸体要归来了你们知道吗?当年单人独骑跨天域,所向无敌,横扫诸域人雄的那个人要再现了!”

     “什么,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掉头回来了,他在前路已无人敢惹,怎么杀回来了?”

     这是一则惊天bō澜,jī起轩然**ō,所有人都哗然,对于苍天霸体心中生畏,过去发生了很多事,至今记忆犹新。

     霸体将对决圣体,命中注定的一战!

     毫无疑问,短暂的震惊后,每一个人都想到了,叶凡来了,葬帝星圣体出现,这两大体质自古以来就是宿敌,而今将要延续祖先的战斗,倾世一战。

     人族第五十城沸腾了,所有人都在期待,这绝对是走上古路以来最引人期待的一战!

     前路,有几大年轻至尊,似乎在刻意回避着什么,手下对抗很多次了,但是几人至今还没有亲身一战,进行一场巅峰的生死对决。

     谁也没有想到,前方的一个年轻至尊掉头杀了回来,将在要在后方出手,第一个打破僵局,这是要大开杀戒的信号吗?

     “这是序曲,霸体与圣体惊世一战,将拉开序幕,从此整条古路将沸腾,年轻至尊将相继争锋了,各地古路会被打到崩断!”有人做出了这样惊人的预测。

     “接引使大人你不是说会有人阻止这一切吗?可是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人怎么将要回来了?”杨云腾大急,他深知叶凡比其霸体晚踏上古路,怕境界上有所不及。

     赵公义也在蹙眉,前路没有人阻拦吗,他叹道:“在这条古路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有人反对,自然也有人希望见到这一战发生。”

     他没有言明,但是却能让人感觉到,个别人有sī心,偏袒自己心中认可的体质,故此也就有了霸体与圣体即将大战的事。

     “放心吧,我相信有人会出面的,不会让这场生死jī战这么快发生。”赵公义说道。

     “希望将来发生一场神战,而不是现在就对决。”杨云腾说道。

     事实上,虽然许多人期待圣体与霸体立刻争雄,但心中未免有些遗憾,昔日发生过两种体制的神战,而今过早相遇,未免降低了这一战的影响力。

     “试炼者一旦踏上星路,不得掉头回来击杀后来者,在星空深处对决,才是正途与最好的选择,不然算是触犯了规矩。”

     “这算什么,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苍天霸血足够强,就算是有执法者出现多半也拦不住。”

     城中到处是关于圣体与霸体的议论。

     这条漫长的星路上常有信使往来,一般都是接引使等传递重要消息,这次的信使除了例行公事向接引使禀告外,还带来了前路霸体的战书。

     显然,苍天霸体在前路打下了赫赫威名,所做一切都被人重视,前路的接引使让这名信使带上了霸体的一位shì从,可谓给足了颜面,相当的看重。

     浑战,这一代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年轻至尊,在前路闯下无敌威名,被尊为霸王。

     苍天霸体并非固定出自某一家族,犹如圣体,相隔一段岁月,可能就会在不同的种姓中诞生出一尊。

     浑战让人送来的信上只有一个血淋淋的“战”字,触目惊心,散发着滔天的霸气与战意,像是一位霸主屹立在前方。

     战!

     这是以太古神文书写的字,蕴含了一位年轻至尊的精气神,透纸而出,铮铮作响,像是剑鸣般。

     在这一日,一道道混沌剑气冲霄,斩破了宁静,让诸雄心颤,这是怎样的一个人?仅有一个字的战书都这么的震撼人心,让人生出寒意。

     “霸王希望你能在人族第五十城等他,放开手脚,让这一战辉煌灿烂。”

     苍天霸体的shì从是一个年轻的男子,名为柳云,相当的英俊,黑发披肩,眸子清亮,修为强大,城中许多人都暗自心惊,自问不是对手。

     “他来的了吗?”叶凡问道。

     “请叶道兄放心,霸王说到做到,绝对会回来一战,不会让诸位失望。”柳云说道,稳重而沉着。

     在场的人听闻都一阵低语,这是摆明要闯回来,执法者、接引使也不能拦阻,他要回头一战。

     “为何一定要在人族第五十城决战?”叶凡平淡的问道。

     “荒古年间,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神战,霸王想续写辉煌,从此让这里成为苍天霸血一脉的战城,让人回味。”柳云答道。

     所有人都lù出异sè,浑战可真是自信而又霸气,要将这里化为霸体一脉的光辉之地,普照胜利的神辉,让圣体一脉颜面合在?!。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遮天版权都归作者辰东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