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神话末期大秘

     叶凡摸了摸下巴,老人的话意味深长,要找的人跟古天庭有关,与帝尊有莫大的联系,点到了相隔万古的事,让他瞬间就想到了很多。

     “年轻人你相信转世与轮回吗?”老人问道,虽然白发苍苍,但是肌肤却若婴儿般红润,如一个老神仙般。

     “不信!”叶凡摇头,他只尊这一世,坚信此生无敌才是一切的根本,不论其他,这也是他大道的基础,一旦动摇,有一天他的世界将会崩溃。

     老人点头,长身而起,站在悬崖边上,白发随风而舞,整个人多了一种凌厉的气韵,道:“帝尊也是这么说的。”

     叶凡一怔,他对帝尊了解的太少了,难得有一个人愿意讲,他自然静心聆听,想知道关于那位天帝的一切。

     “他走过的路,从不会回首,站在苍茫山峰上,即便望穿了迷雾,看到了未来,也从不会寄托,因为他相信途中充满了变数,他只信这一世,只要己身无敌,就可以掌控一切,改变一切,谁都不能阻!”

     老人的话语让叶凡心绪不平,如一片汪洋,惊涛击天,这不是他一贯的主张吗?两者还真是相似,若是生在一个时代,倒也算是知己了。

     “但是,世间真的可能存在两朵相似的花啊,你不相信也不行。”老人轻叹,他盯住了叶凡。

     这让叶凡一怔,怎么听老者的意思是要扯到他的身上,两朵相似的话,难道是指他与帝尊有什么关联?

     这实在是惊世骇俗,他心中一动后又很快平静了下来,不会相信这种论调,他只是他自己,不可能有什么过去,也不会是他人。

     “不要误会,你虽然与帝尊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其他方面却很不同。”老神微笑解释。

     “过去发生了什么。天庭为何一朝崩,帝尊那么强怎么会暴毙,无力让天庭传承万古?”叶凡有很多不解,遇上了神组织的人自然要细问,因为有传闻他们是古天庭的后裔。//..//

     “有各种复杂的原因,首先是长生天尊利用一朵相似的花,扰了帝尊的心,而后变局。拉开了序幕。”这个仙风道骨的老人有无尽的感慨,对那段岁月无奈的摇了摇头。

     “请前辈明示。”叶凡对帝尊还有古天庭的一切都极为感兴趣,充满了好奇心,那是古来的一段大秘。

     “即便长生天尊很强,那个时候有巅峰帝命,但若是他一个人也改变不了什么。帝尊所做之事太过耗jīng力……”

     一段古史随着老人的娓娓道来,而真正浮出水面,让叶凡一阵惊憾,向往那段岁月。

     帝尊太强了。图谋甚大,铸成仙鼎,他要做的不是一个人成仙。而是要带领他所开创的天庭一起举霞飞升,进入仙域。

     叶凡哑然,古天庭还真是强大的过分,一教都要羽化腾入仙域吗?那个时候还不见得一定可以证明仙域存在呢,毕竟九大天尊都不曾成功破入。

     成仙鼎击穿了仙域屏障,在那个时候,另一界似乎有什么东西过来,阻止与抗衡帝尊。

     长生天尊就在那个时候干扰了帝尊,他曾猜测。帝尊最终会抛开他们,甚至与他们清算,无情出手。

     “最为关键的时期,不死天皇也来了,凌厉一击太致命了!”说到这里。老神眸子凌厉如剑,光束飞出,劈碎了星空,心情悲怒。

     叶凡发呆,不死天皇在那个时候就出世了。与帝尊同处在一个时代?太震撼人心了。

     在过去,虽然有过类似的传说,但是毕竟不曾被证实,更多的说法是,两人相隔了万年。

     “那时的不死天皇还未成道,还是一个年轻人,曾被帝尊给予了最高的赞誉,言他潜能无尽,将来可将天庭交给他。”

     叶凡听的一怔一怔的,这太过匪夷所思了,真是惊天大秘啊,竟然曾经发生过那么多的事,不为后人所知。

     “原本不死天皇是一个将成道者,还算相当的年轻,根本上伤不了皇道高手,可是昆仑遗族有算计,将染有昆仑血的仙钟交给了他暂时使用,于关键时刻发动了最可怕的一击!”

     老神说到这里,长吁了一口气,落寞而又有无尽的遗憾,天庭功亏一篑。

     “帝尊就是这样殒落的吗?”叶凡问道。

     “不,帝尊是谁?即便长生天尊、还有持仙钟的不死天皇都出手了,也不能让他遭劫,古往今来,九天十地,他不可能遇到敌手,只因为他名为——帝尊!”老神声音铿锵,很是激动。

     “还有人出手?”叶凡惊讶。

     “是的,帝尊不止为长生天尊一人延帝命两千年,还有人,还有其他至尊!”

     这则消息无疑是爆炸xìng的,让人震颤,在那个时代,数帝并存,竟然是真的,帝尊的手段果然逆天,让人叹服。

     “此外还有生命禁区中的存在出来,极尽升华,共同阻击处在进退两难、困在仙界通道中的帝尊。”

     说到这里时,白发苍苍的老神已然是波澜不惊,很是平静,像是在诉说着一件很平凡的事。

     可是叶凡却震撼无比,这是怎样的一段古史?太壮阔了,那是真正的成仙战,数帝共击,倾世大战!

     “他们为什么攻击帝尊,不想跟着成仙吗?”叶凡不解。

     “他们一厢情愿的认为,帝尊一旦成功,会格杀他们所有人,并会让这片宇宙毁灭,会收回赐予他们的寿元,只会带着部分嫡系成仙。”老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

     叶凡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所有的这些都显得那般诡异,很不真实,过去猜到了很多,直到今rì才知道部分真相。

     “通过那一战,可以证明仙域存在吗?不是一片法则交织成的虚界吧。”叶凡问道。

     “不能,毕竟帝尊没能进去。”老者摇头,遭遇数帝攻击,还想成仙,那根本不可能。

     纵然遭遇了那等情况,帝尊还是未死,退了出来,闯进禁区,格杀了其中两人,让星空大崩溃。

     “那个时候也有禁区……”叶凡神思飘忽。

     “有,不过那个时候的禁区不在北斗,那些东西比现在的禁区主人更古老。”老人道。

     成仙难住了古来多少人,到底有没有仙?竟然连帝尊都失败了,多少英雄对天长叹,自古至今,竟没有一个人成功!

     仙,很遥远,叶凡悠然神往,也许有朝一rì,他踏上帝道后,那也将会成为他为之奋斗与努力的目标。

     古来无一人可以做到,这是一种极尽挑战,若是成功,将拥有无以伦比的成就感。

     帝尊从仙路退出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但依然杀了两人,最后选择离去,回到了诞生地,将自己葬掉。

     不死天皇自封仙源一万年,而后出世,顺利成道,果然如昔rì的帝尊赞叹的那般,冠绝神话末年,凌压古今未来,开启了一段常人难以想象的辉煌。

     “有人说,不死天皇其实是仙域的生物,是真的吗?”

     “并没有证据,因为无人进过仙域。”老人答道。

     叶凡有些慨叹,昔rì一战,诸帝相互算计,连帝尊都黯然落幕了,显然真相比他想象的曲折,也比老人说的复杂,不过这些都无意义了,终是成为了过去。

     “冥皇此人怎样?”叶凡问道,将来与地府必有一战,他自然很关注。

     “冥皇这个人很可怕,深不可测!”这是老人的评价,且神sè郑重,讲述了一些事。

     冥皇只是现在人的称呼,在那遥远的过去,曾被称为冥尊。

     地府是一个神秘的组织,开创者就是冥尊,或者说是冥皇,他有着极大的来历,据传他是由古尸成道,成为了一代皇者。

     在此之前,他的那具尸体前世,已然是一代无敌成道者,来头让人震撼,他是第一个死后又由尸再次成皇的人。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他的这种“道”影响了很多人,尸祸的源头就在地府,为诸尊提供了一种长生法,这是一种方向。

     地府很诡异,要再造轮回,论述一条独特的长生路,自然吸引了一些古代至尊。

     在冥皇沉睡、蛰伏时,不同的时代,都有其他人入主,掌控地府,研究这种法门。

     地府曾换了很多位主人,最有名当是几位至尊的入主,震动一时,长生天尊就是其中之一。

     “冥皇的来历这般惊人,在神话时代都还有前身,两世成道,果然可怕!”叶凡第一次对冥皇这般忌惮,认为其危险等阶应该提升一大截。

     当然,所谓的转生以及两世身,只有肉身不变,元神早已凋零,而后又重新绽放神识火光,已属于另一个生灵。

     这就是地府研究长生的方向,认为一切都是虚的,唯有肉身不朽,在守护“真我”不灭,有朝一rì所有轮回印记贯通,融合在一起,早晚会有“真我”再现,那时就是仙,前生今世未来合一,就此长生。

     “那是一个不可追溯与复制的神话时代,那个时期的禁区中的东西古老的吓人,跟现在不一样。”老人也叹道。

     在神话岁月间,地府就是一处生命禁区,最后演化成了这个样子,成为了一个组织与一种可怕的传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遮天版权都归作者辰东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