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435章 外功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些人并没有内劲,拳头碎石,是自身的猛劲,也就是以血肉之躯硬生生的把这些青石击碎的,要知道青石的硬度不是一般的砖头可以比的,如果没有浩然真气,叶皓轩自问自己做不到这么生猛的动作。(百度搜索更新最快最稳定)

     “队长,我给你带来了一个人。”陈若溪不不好意的看了叶皓轩一眼,然后对其中的一个男人说。

     “你好,杨安宜。”

     男人咧嘴一笑,然后伸出了右手。

     “又来?”叶皓轩皱皱眉头,陈若溪这是安的什么心啊。

     “叶皓轩。”

     虽然心里有些疑惑,但是叶皓轩还是伸出手去,和杨安宜握在一起。

     刚握在一起,叶皓轩就感觉一阵巨大的力道从对方的手上传了过来,杨安宜练的是外功,手上的力道极为生猛,他全力一捏,估计普通人的手都要被他捏成粉碎性骨折。

     叶皓轩微微一笑,手上并不用力,只是任由杨安宜用力的捏着自己的手。

     杨安宜手上的力道不住的加大,但是不管他如何用力,叶皓轩始终是一点力气也不用,就这样微笑着看着自己,仿佛那只手不是他的一样。

     而且他感觉叶皓轩的手有些异样,那感觉,就好象是自己在捏一团棉花一样,根本施不上力气。

     杨安宜有些诧异,他自己的手劲有多大他是知道的,就算是一块青石,在他手里也多半会被捏成碎片,但叶皓轩却好象是没有感觉到疼一样。

     他突然手一松,呼的一拳向叶皓轩的脸上打去,这一拳虎虎生风,而且速度极快,几乎让人看不到他出拳的规迹。

     叶皓轩右手一分,化去了他这必中的一拳,杨安宜随即向前横跨半步,一声大喝,半边身子向叶皓轩贴去。

     这是八极拳里的一招铁山靠,杨安宜多年训练,招式极为生猛,八极拳走的本来就是刚猛的路线,由他施展出这一招,几乎可以和一辆高速行驶的小轿车媲美了。

     叶皓轩也是一声清喝,向前微微跨出半步,身体一侧,竟然也是一招铁山靠贴了过去。

     轰……

     两人的身形靠在一起,叶皓轩的身形纹丝不动,而杨安宜的身体一晃,向后退了五六米远,这才站住了脚步。

     余下的几个队员吃了一惊,杨宜安是他们队长,也是他们这个小队里实力最强的一个,曾经一个人干翻五名特种兵,但是他们的队长跟叶皓轩比起来,实力竟然差了这么远,这究竟是什么怪物啊?

     杨安宜也是吃惊不小,高手之间,单从气息上就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强大,叶皓轩气息很强,强到他无法估量的地方,自己对上他,就是一个渣。

     “厉害,好,你过关了,若溪,你在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强将?”杨安宜站起来笑道。

     “过关,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叶皓轩诧异的看了陈若溪一眼。

     “就是你可以加入我们警卫团了啊,若溪,去带他办手续,这个人,我要了,到时候肯定能干翻其他组的那些自称兵王的家伙,既然是你带过来的人,政审方面我打声招呼,不用过了,我放心。”杨宜安的心情格外的好。

     “队长,你误会了,他不是来加入警卫团的,他是我男朋友。”陈若溪有些羞涩的说。

     “男,男朋友……”

     在场的人瞬间震惊了,他们的神色都有些怪异,陈家跟薛家联姻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陈若溪的男朋友,不应该是薛家大少吗?现在怎么闹出来一个男朋友来,这……真的合适吗?

     “若溪,你不是在开玩笑。”贺慧慧连忙拉了一把陈若溪。

     “你看我象是开玩笑的样子吗?”陈若溪一本正经的说。

     “可是……”

     “别可是了,我是不会拿我的终身大事开玩笑的,师父他老人家呢,他是医生,我要让他帮师父去看看。”陈若溪道。

     “若溪,你男朋友是医生?”杨宜安诧异的问。

     “是的,我是一名中医。”叶皓轩笑了笑。

     “中医?好年轻。”杨宜安摇摇头道:“算了,师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病就连桂老都束手无策,就算小叶有点医术,也是无济于事的,况且现在师父的脾气很怪,看到医生就发火,还是不要去了。”

     “能给我说说什么情况吗?我听的有些糊里糊涂的,你们的师父是谁,他怎么了?病情很严重吗?”叶皓轩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在陈若溪的解释下,叶皓轩总算明白了他们口中的师父是谁。

     “岳傲天”一个传奇一样的名字,他是警卫中资格最老的一个老人了,陈若溪所在的二组,在几十年前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岳傲天是老一辈警卫团中仅存的一个人了,可以说,当年一些老一辈的领导出国访问安全,几乎都是他一手护航的,他也因些落了一身的伤,现在年事高了,这些伤情在也无法压制,所以现在他瘫痪在**,一动也不能动,昔日威名赫赫的岳傲天,现在只不过是一个苟延残喘的老人罢了。

     当叶皓轩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建成基地的山体中休息,他整个人身高足有两米,虽然他年事已高,显得苍老,但是却给人一种威猛,不可侵犯的感觉。

     虽然他现在瘫痪在**,颇有几分风烛残年的味道,但是却让人有种不敢侵犯的感觉,好象下一秒,他就马上会从**上坐起来要你的命一般。

     生平第一次,叶皓轩在一个人的身上感到了压迫感,而且这个人还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师父,我来看你了,你还好吗?”

     看到岳傲天的情形,陈若溪鼻子一酸,忍不住落下泪来,她初来警卫团训练的时候还很小,那个时候,岳傲天一幅威风凛凛的样子,可是时隔十几年,那个战神一般人物,竟然躺在**上苟延残喘,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不得不说,有时候命运真的很会做弄人。

     “若溪啊,任务结束很久了,怎么现在才来看我这个老头子,是不是嫌我老了?”岳傲天睁开眼睛笑道。

     “哪有,我有一些事情,所以耽搁了,师父,给你介绍一个人,叶皓轩。”陈若溪把叶皓轩跟到跟前。

     “他不是医生,我跟你们说了,不要在找人来折腾我的身体了,活这么大岁数,够了。”岳傲天瞥了一眼叶皓轩,带着一个警告的眼神。

     这老头很倔,不能硬来,这是叶皓轩心中的第一个念头,他上前几步笑道:“师父,你好,我是若溪的男朋友。”

     “若溪,这是真的?”岳傲天诧异的问。

     陈若溪不做声,只是羞涩的点点头,她那幅羞涩的表情很具小女儿娇羞的感觉,所以不用多说,就知道叶皓轩的话是真的。

     “哈哈,恭喜你啊,没想到清源一趟,竟然找个男朋友出来,你既然能被若溪看中,那你一定有过人之处,不然的话我们若溪可不会看上你,小子,露两手给我瞧瞧。”岳傲天笑道。

     “其实我擅长的,是中医。”叶皓轩苦笑道。

     “恩?中医?”岳傲天的脸开始有些不善了起来,他扫了陈若溪一眼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没有,师父,他真的是我男朋友,他刚好是学医的,而且医术不不错,所以我就叫他过来看看,师父,你千万不要生气。”陈若溪连忙道。

     “哼,你的那点小心思收起来,他真是你男朋友,那你们两个当面亲热亲热我就信。”岳傲天冷哼道。

     叶皓轩大喜,这真是好师父啊,他求之不得。

     “师父,你老不正经的,我说的是真的,不过我们两个的事情我爸不同意,他要把我嫁给薛家那小子,我已经做好了跟他私奔的准备了。”陈若溪大羞。

     “私奔?你也真敢想,他真是你男朋友?”岳傲天还是有些不相信的问。

     “真的,我发誓,如果我说假话,我这辈子都嫁不出去。”陈若溪信誓旦旦的说。

     “好,我暂且相信你,你说他是中医,我有些怀疑,他才多大年纪就算是会中医,又有多高的医术,我这一身毛病,就连桂承德来了也束手无策,何况他这个毛头小子?”

     岳傲天叹了一口气道:“若溪,你们的孝心我都理解,可是我瘫痪了这么多年,该试的都试了,你们就别折腾我这把老骨头了,让我安安生生的过完下辈子算了。”

     “师父……”陈若溪眼圈一红,只差没有落下泪来。

     “你真的是岳傲天吗?”叶皓轩突然道。

     “如假包换。”岳傲天傲然道。

     “我看不象。”叶皓轩摇摇头。

     “你在说什么,这是我师父,不许你不敬。”陈若溪掐了一把叶皓轩。

     叶皓轩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陈若溪安静了下来有些疑惑的看叶皓轩继续说。

     “我听说的岳傲天,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在敌人眼中,他是杀神,在自己人的眼中,他是战神,如此一个神,应该是站在这个世界的颠峰,傲视红尘,而你,象吗?”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最近更新: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都市奇门医圣 神藏 太古剑尊 诡墓异谈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极品全能学生 至尊剑皇 重生军工子弟 俗人回档 超时空垃圾站 透视村医也疯狂 大龙挂了 求魔 创业吧学霸大人 我欲封天 奶爸的异界餐厅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法家高徒 万古神帝 神藏 凌天战尊 从仙侠世界归来 驭房有术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仙墓 我的邻居是皇帝 太古剑尊 重生支配者 将夜 异能小神农 太古龙象诀 绝对荣誉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全职法师 官运 遮天 非常家庭 超级军工科学家 地府朋友圈 邪御天娇 科技之门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不灭龙帝 官妖 武侠世界大穿越 全职高手 最强弃少 造化之王 红色仕途 宝瞳 逍遥派 都市小世界
小说都市奇门医圣版权都归作者一念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