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703章 杀气

     “姐,你这是干什么?”匆匆赶来的陈煜吃了一惊。

     陈若溪不语,她双眼之中寒芒一闪,一步踏出,人已经化做一道残影向前涌去,她右手一切,最前面的那名警卫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晕倒在地上。

     之后陈若溪双手如电,拳掌相交,伴随着一阵闷哼声,不到五分钟,她跟前的警卫倒了一地。

     “还不让开?”

     陈若溪的跟前还站着一名警卫,那名警卫似乎是个新兵蛋子,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竟然在片刻能将十几个汉了放倒,他有些惊恐的摇摇头,并没有退去。

     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即使他感觉眼前的这个女人随时都会杀人,但是他不能退缩。

     陈若溪一言不发,猛的冲上前去,双手一切,最后一名警卫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还好把自己打晕了。”这是这名警卫倒地时最后一个想法。

     陈若溪松开嘴里的马尾辨,看都不看两人一眼,举步就要向外走去。

     “若溪,你真的要走吗?”林湘君突然厉声道。

     “我不知道这次你们有没有动手,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他生,我生,他死,我也死。”陈若溪寒声道。

     砰……

     林湘君突然跪倒在地,她的举动让在场的人吃了一惊。

     “湘君,你干什么?”陈渊喝道,就要把妻子从地上拉起来。

     “若溪,就算母亲求你了。”

     陈若溪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一时间如遭五雷轰顶,双眼中的杀意渐渐的退去,她颤声道:“妈妈,你不要逼我。”

     “若溪,不是我们在逼你,而是你在逼我们。”

     陈渊瞬间便明白了妻子的意思,他这位妻子对他来说,算是位内助之贤,平时有大事上,陈渊不能决断的,都是这位妻子出谋划策。

     眼下自己的女儿心意决绝,用感情牌已经不管用了,所以……现在只有逼她了。

     陈渊缓缓的走上前道:“试问天下,有哪个父亲不心疼自己的子女的?你以为,我们乐意让你走这条路?老太爷辛辛苦苦创的这分家业,你就忍让让它被人吃的干干净净?”

     “怪只怪,父亲没用,也怪……你生在这个家庭,若溪,即使是你现在去南云,也无济于世,我和你母亲,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我们只希望你能过的好。”

     陈渊的嘴唇嚅动几下,在也说不下去了,他毅然走到自己妻子的跟前,跪倒在地了。

     “不,你们起来。”

     即使是恨透了这个家庭,但是陈若溪也不敢受父母这一跪,她跪倒在地,大颗大颗的泪水滚落了下来,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姐……你相信我姐夫吗?”陈煜突然伏在她跟前低声道。

     “我相信他。”陈若溪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那就好,他说过,在你大订的日子一定会回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带你走,他既然说过,那就一定能做的到,说不定,他有其他的计划,况且,订婚又不是结婚?现在悔婚,跟订了婚以后在悔婚其实也没大区别,所以……你就先委屈一下好不?我相信姐夫一定不会让你受太久委屈的。”

     陈若溪一怔,刚才她骤然听到叶皓轩重病的消息,一时间乱了方寸,经陈煜这一提,她这才回过神来。

     不错,即使是叶皓轩现在回来,带她走,以后还要承受薛陈两家无止无尽的打压,与其默不做声的带她走,那何不在她大订的日子,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的抽薛家一个耳光在说?左右都是个死。

     想到关键的地方,陈若溪的心才稍稍定了下来,叶皓轩是神医,在她眼里,没有什么病是他治不了的,刚才她确实有些冲动了。

     她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陈渊夫妇跟前扶起两人道:“对不起,爸,妈,是我的错,我答应你们就是。”

     陈渊夫妇这才松了一口气,这苦肉计算是用成了,因为薛陈两家联姻关系重大,不能有一点差错,所以他们夫妇刚才不顾身份,当着下属的面向自己女儿下跪,虽然有**份,但只要女儿能回心转意,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陈若溪的脸上挂着泪痕,她心里在呼唤“叶皓轩,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京城疗养院。

     叶老太爷看完了手里的那份报告,把手里那张报告丢在一边,他微微闭目思索,良久不语。

     在他跟前站的是叶庆辰,现在的叶庆辰方寸大乱,他的脸上挂着深深的担忧。

     “爷爷,我要去南云。”叶庆辰突然沉声道。

     “去干什么?你去了,他的病就会好了?”叶老太爷沉声问。

     “这……不管怎么说,他是我儿子,他现在生死未卜,我做父亲的应该在他身边。”叶庆辰道。

     “如果你现在揭露他的身份,等于说是害了他。”叶老太爷道。

     “怎么说?”叶庆辰微微的一愣。

     “先不说薛陈两家知道了会怎么样,单是几十年前的杨家,对于你和杨家千金的事情依然耿耿于怀,如果你现在去南云,等于说直接揭露了他的身份,到时候不仅仅他扰乱计划,还会遭到一些人的仇视,所以,你先稳住。”叶老太爷道。

     叶庆辰微微的一愣,他刚才思子心切,所以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现在经老太爷一提,他这才回过神来。

     “可是他现在病重,我这个父亲却在一边一点忙也帮不上,我这个父亲,太不称职,况且,他现在感染的是病毒,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挺的过去。”叶庆辰忧心忡忡的说。

     “放心吧,你的儿子,注定会跟别人不的一样的,既然他当初敢要求注射病毒,那就说明他一定有办法对抗这东西,呵呵,不过这小子有点冲动了,哎,冲冠一怒为红颜啊。”叶老太爷呵呵笑道。

     叶庆辰的心依然放不下,似乎是看出了他心里的想法,叶老太爷道:“这样,你派人随时关注那边的动静,如果两天内,他依然没有一点起色,那我亲自赶到南云去,把他接回叶家。”

     “爷爷,怎么敢劳您大驾?”叶庆辰吃了一惊。

     叶老太爷微微一笑:“他是我叶家的子孙,放心吧,他是你叶庆辰的儿子,绝对挺得过这一关的。”

     叶庆辰的心稍安,他点点头退下。

     南云省,隔离中心里面依然是一片紧张,四周戒严的武警都戴着防毒面罩,那天白琳霜与褚兴文滚**单导致病毒汽化,鬼知道传播到什么程度。

     好在这两天并没有新的病例出现,马老已经辨证,这种病毒在空气中存活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即使是特种繁衍的天性迫使它加速的进化,但是它的进化程度还不至于达到那么**的程度。

     一眨眼,已经两天过去了,叶皓轩的病情似乎是没有什么好转,他依然在昏昏沉沉之中睡觉,看他的身体,持续四十度的高热已经有两天了,而且心脏以及血压程度都达到了人类的极限。

     “老汪,我感觉不能在等了,赶紧采取措施吧。”隔离室外的马老皱眉道。

     其实汪学义也一直是提心吊胆的,叶皓轩是中医的希望,如果他真的挺不过来,对中医乃至华夏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他犹豫了一下道:“好,小江,马上准备肾上腺素急救。”

     一边的江丽丽点点头,带着几名护士走到了隔离室里面,就要给叶皓轩实施抢救措施。

     当一名小护士抓起叶皓轩的手臂正要注射肾上腺素的时候,叶皓轩突然睁开双眼,吃力的抱脱她的手,沉声道:“不要对我采取措施。”

     “可是……小叶,你的身体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如果在不采取急救措施的话,恐怕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的。”江丽丽忧心忡忡的说。

     “我自己的身体我有数,即使是现在采取措施,用处也不大,普通的药物,对于这种异化的病毒是没有用的,江姐,你们出去吧,在给我一点时间。”叶皓轩淡淡的说。

     江丽丽无奈,只得带着一众小护士走了出去,她只暗暗的祈祷叶皓轩能安然度过这一关。

     叶皓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刚才他在做着光怪陆离的梦,被江丽丽等人一打扰,反倒清醒了过来,他转身瞥了一眼监护仪上的数据,发现自己的心率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速度。

     叶皓轩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的极快,脑袋剧痛,就好象大脑中的血管要爆裂一样。

     他痛痛干裂的嘴唇,强行压制住运转浩然真气的念头。

     他身具浩然真气第三重,这种真气对炼气者本身有保护做用,比方说这种病毒,刚侵入他身体的时候,真气就开始沸腾,竭力的要把这种病毒排斥出体外。

     如果不是叶皓轩死命压制住体内的浩然真气,这种病毒早就被排出体外了。

     他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临界点,一旦达到这个临界点,身体内的浩然真气瞬间爆发,让自己的身体机可以瞬间大幅提升,或许那样能达到不可预料的后果。

     4fob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最近更新: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都市奇门医圣 神藏 太古剑尊 诡墓异谈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极品全能学生 至尊剑皇 重生军工子弟 俗人回档 超时空垃圾站 透视村医也疯狂 大龙挂了 求魔 创业吧学霸大人 我欲封天 奶爸的异界餐厅 神道丹尊 明星潜规则之皇 法家高徒 万古神帝 神藏 凌天战尊 从仙侠世界归来 驭房有术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仙墓 我的邻居是皇帝 太古剑尊 重生支配者 将夜 异能小神农 太古龙象诀 绝对荣誉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全职法师 官运 遮天 非常家庭 超级军工科学家 地府朋友圈 邪御天娇 科技之门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不灭龙帝 官妖 武侠世界大穿越 全职高手 最强弃少 造化之王 红色仕途 宝瞳 逍遥派 都市小世界
小说都市奇门医圣版权都归作者一念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