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1423章 背叛

     “叶皓轩,你会不得好死的。”一品夫人一边咬牙切齿的咒骂着伤她的那个人,一边向里面走去。

     “夫人,你受伤了?”在一间摆着各种精密现代化仪器,有着巨大空间的室内,唐蕊迎面走了过来,看到一品夫人的躯体,她不由得吃了一惊。

     “帮我准备原液……我这具身体,不经过修补,恐怕不行了。”一品夫人有些无力的坐倒在椅子上,眼下也只有用这个办法修补她的身体了。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好的举动就是收伏了村正家族进行基因研究,她研究基因的初衷本来是想打破基因锁,看看能不能通过科学的方法寻找到长生的方法,但是她却失望的现,这个方法行不通。

     或许只有女魃才能给她真正意义上的永生,在进军华夏医药市场失败以后,村正便即转型着重基因研究,不管是巨人也好,还是眼镜蛇小队也好,都是村正这些年来得意的作品。

     好在这个家族现在是自己最大的助力,虽然叶皓轩的修罗很强,但是用最新的基因修复方法,应该能修复好她的身体。等她修复好这具躯体以后,在好好的找叶皓轩算这笔账。

     她拿起手中的十字架,心里还算是欣慰,还好这一次不是空手而归,但是她很快现……这十字架只是一件工艺品,叶皓轩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手段,给她一个假十字架。

     她愤怒的把手中的十字架甩到了地上,然后无力的倒在椅子上。

     “原液准备好了,夫人,请吧。”唐蕊走了过来。

     一品夫人闭上双眼,她微微的点点头,然后站起来随着唐蕊来到了一间静室之中,这间静室是完全密封的,在里面有一个能容一个人躺下的透明玻璃容器,容器里面盛满了透明的液体。

     这些液体有些粘稠,唐蕊扭下了一个按钮,然后帮一品夫人脱下衣服……

     虽然已经是古稀之年,但是一品夫人的身体还和十七八岁的少女差不多,唯一显得狰狞的就是她胸口的那个越来越大的洞。

     如果不是身体经过强化改造过,叶皓轩这一矛,足以能将一品夫人给刺的灰飞烟灭。

     她躺进了容器里面,唐蕊按下了按钮,容器里的液体开始修复着她的身体。

     唐蕊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只见一品夫人的身体渐渐的恢复,她胸口处那个茶杯大小的洞渐渐的复原,直到一点痕迹也看不出来。

     唐蕊一眼瞥见一边一个绿色的按钮,她双眼中露出一抹冷笑,她右手缓缓的抬到了那个按钮前,然后毫不犹豫的按了下来。

     在她按下按钮的这瞬间,整池水突然腾起无数水泡,就好像是被烧开的开水一般,一品夫人的双眼蓦然睁开,她无声的嘶叫着,拼命的拍打着透明的容器。

     这是一个自毁装置,一旦按下,里面的人会必死无疑

     。

     唐蕊不为所动的看着这一切,走上前看着一品夫人惊恐不敢置信的面孔,冷笑了一声道:“夫人……让你死的明白一点吧。村正家主已经确定你的做法是错误的,呵呵,复活女魃,然后她以世间亿万生灵鲜血为祭,你觉得,这世上还会有多少活人?”

     “你这是在灭世啊,虽然村正感觉自己已经够疯狂了,但是跟你比起来,却真的算不了什么。如果这世上真的有一个人都没有了,那该多没意思?况且……复活了女魃,她也未必会给你长生,你不觉得这只是一个坑吗?云中的死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

     唐蕊一边说一边隔着容器抚摸一品夫人的那张脸,她咯咯笑道:“所以你安心的去吧,我们会努力破解出基因密码,然后尽最大的努力提升自己的寿命,至于您……说真的,我们早就看你不爽了,一个女人,凭什么对我们号施令。你放心,你没走完的,我们替你走。”

     尽管现在生死一线,但一品夫人还是把唐蕊的话听的清清楚楚的,这修复液一旦启动自毁程序,里面便会散出一种神经毒素,这是村正研制出来的制剂,不管是什么人,一旦沾上,必死无疑。

     她的视线渐渐的模糊,紧接着便是无尽的黑暗。

     “来人……”唐蕊淡淡的叫了一声。

     门一开,两名身着黑色劲装的人走了进来。

     “夫人去了,把她安置好,我们马上离开。”唐蕊说。

     两个人重重的一点头,然后打开容器,把一品夫人的尸体从里面弄了上来,为她穿好衣服,一言不的抬着她走了出去。

     白云庙的上方早已经被特警戒严,这一次军队直接出动,把方圆数里都清空了,陈若溪和叶皓轩以及特勤局两大部门的人赶到这里,顺着白云庙后面的一座居所里找到了一处地下通道,按照地图,终于走到了一处金属电子门前。

     “麻烦了,这个门没法解码,要识别人的身份才行。”

     一名特勤局的技术员看着眼前的电子门,有些无奈的说。

     “闪开。”叶皓轩拿出了修罗,所有人都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他提气举起修罗,然后向前重重的一斩……

     轰……就好像是一颗高爆炸弹一般的巨响响起,把所有人的耳膜都震的生疼,眼前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的金属电子门被直接轰开,连同它带的自动武器也被轰的连渣都不剩下。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叶皓轩率先走了走进,余下的人紧跟其后。

     但是这里早已经空无一人了,当然,除了在一个实验台上毫无生气的一品夫人之外。

     “她死了?”陈若溪有些吃惊的说。

     “先不要过去,我去看看。”叶皓轩拦下了陈若溪,然后径自走上前,他伸出手搭在一品夫人的脉上,深吸一口气,以气悬脉,这才觉一品夫人是真的死了,死的不能在死了。

     “确实死了。”叶皓轩盯着一品夫人,有些困惑,按理说一品夫人是个**oss才对,她不应该就这么轻易的死了,她在幕后策划了这么多,把自己和特勤局都耍的团团转,叶皓轩不相信这么一个大反派就这么轻易的死了。

     “确实是死了。”叶皓轩皱了皱眉头道:“验证下dna吧,看她到底是不是一品夫人。”

     “好的。”陈若溪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情报人员拿着一个u盘匆匆的走了过来,“这是在监控室里现的,死的人确实是一品夫人。”

     u盘里的视频正是一品夫人死前的情形,这里的监控有外加录音的,唐蕊的话让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的。

     “看来她确实是一品夫人,她竟然被自己的手下杀死了。”陈若溪有些不敢相信的说。

     “看来村正对一品夫人是积怨已久啊,狗咬狗一嘴毛,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死了更好,不过村正这个心腹大患要趁早除掉,否则的话后患无穷。”

     “恩…回去我陪你去倭国。”陈若溪点点头。

     “你的身份有些敏感,如果去倭国的话恐怕会引起倭**情方面注意,还是我去吧,反正我现在也不是正式成员。”叶皓轩笑了笑。

     “在说吧……搜一下这里,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陈若溪道。

     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实验台上的一品夫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她双眼中幽幽蓝芒一闪而逝,同时一抹湛蓝色的流光迅的钻入她的眉心中,原本已经没有一点气息的一品夫人竟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

     “小心……”叶皓轩档在陈若溪的跟前,右手一伸,修罗已经出现在手中。

     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意外,他本来就觉得一品夫人没有那么容易就死了,所以她现在能坐起来也是叶皓轩意料之中的事情。

     特勤局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所有人都如临大敌,手里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武器,死死的盯着一品夫人。

     一品夫人的脸上有些迷茫,也有些疑惑,她伸出手去,看着自己没有一点血色的手,然后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这身衣服,她的眉头微皱,似乎是不大喜欢。

     “你是谁?”叶皓轩感觉得到,这个人并不是一品夫人,她的神情不对……或者说,一品夫人被另外一个人附体了。

     “今夕……何年……”一品夫人的声音有些不自然,似乎是带着疑问的语气,又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公元2oxx年。”叶皓轩回答道,他接着又问“你到底是谁?”

     一品夫人闭上眼睛,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良久后她才睁开眼睛道:“涿鹿之战距离现在有多久了?”

     叶皓轩心中一跳,她这样问的话她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他犹豫了一下道:“已经近五千年了。”

     “五千年……呵呵,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吗?”一品夫人笑的有些颠狂,她笑着笑着两颗眼泪便落了下来,她的泪是血色的,片刻便将她的衣服染红。

     “已经五千年了……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圣皇,当初因你的湖涂,造成的却是应龙被锁于孤峰五千余年……五千年啊……那是多少个日日夜夜?”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最近更新:重生之无限梦想 我从凡间来 锦衣春秋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热门小说:法家高徒 极品全能学生 俗人回档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求魔 神道丹尊 透视村医也疯狂 万古神帝 神藏 白袍总管 明星潜规则之皇 大龙挂了 驭房有术 我欲封天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异能小神农 官术 将夜 官妖 掀翻时代的男人 灵域 最强弃少 太古龙象诀 不灭龙帝 神墓 魔禁之万物冻结 遮天 红色仕途 仙逆 至尊剑皇 地府朋友圈 凌天战尊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武侠世界大穿越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都市奇门医圣 高官 乱清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邪御天娇 造化之王 美食供应商 通天武尊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极品掠夺系统 重生之光辉人生 太古剑尊 抗日之将胆传奇 三国之无赖兵王
小说都市奇门医圣版权都归作者一念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