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二章 奇士

     发布     辰南住进奇士府后,开始精研自己的家传玄功,如今他六识敏锐,灵觉尽复,又恢复了十六岁以前的自信,他有信心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一名绝世强者。

     发布     澹台仙子在他体内布下的浅黄色无华真气破除后,几日以来他的修为一日千里。

     发布     辰南内视之下发现,他体内的真气发生了质的变化,颜色更加光亮,流转更加顺畅,同时散发于体外的气息也越来越微弱,几乎不能为人所察。这令他欣喜异常,即使绝世高手不留意,也难以发现他深怀绝技。

     发布     辰南运功于手指,点点毫芒在他指间乍现,他一阵激动,他已能够将真气化作剑气密布于体表,他的家传玄功终于再次步入了第二重天的大乘之境。

     发布     金色的毫光将他的手指衬托的晶莹如玉,他伸开两根手指,向一柄长剑轻轻去夹,嘣的一声,精钢打造的长剑竟然断为两截,掉落在地。

     发布     辰南欣喜若狂,他的一身功力终于恢复到了未被澹台璇暗算时的颠峰状态,而且随时有可能再做突破,迈入其家传玄功的第三重天。

     发布     自信的恢复,令他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假以时日,他若能够催发出数丈长的璀璨锋芒,他便可以纵横天下了。

     发布     「修道者、魔法师……我要让你们见识一下武者修炼到高深境界时的修为……」

     发布     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在奇士府响起,整个府宅都跟着一阵晃动,辰南在第一时间跑到了院中。他的隔壁被一片水蓝色的光幕包围着,爆炸声正是从那里发出,如果没有那片水蓝色的魔法屏蔽,他的院落也难以幸免。

     发布     「不会吧,我居然真的和那个爱鼓捣魔法的破坏狂是邻居,天啊!」

     发布     这时魔法屏蔽渐渐淡去,那个院落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一个浑身焦黑、瘦小干萎的老妪漂浮在空中,发着难听的笑声:「嘎嘎……虽然又失败了,但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嘎嘎……」

     发布     辰南暗叹:「晕,这简直是一个老巫婆啊!」

     发布     「嘎嘎,小子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啊,小样新来的吧?」老巫婆利用风系魔法中的漂浮术来到了辰南的院中。

     发布     「是新来的。」辰南硬着头皮回答道。

     发布     正在这时,辰南另一边的院落中发出了一声大叫:「小花别跑……」

     发布     一条水桶粗细的锦鳞大蟒出现在辰南的院墙上,随后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跃上了墙头,拍着大蟒的头,道:「小花不要害怕,不要乱跑,快回院中去。」

     发布     大蟒似乎听懂了老人的话语,慢慢向回爬去。

     发布     辰南看的目瞪口呆,心中哀呼:「不会吧,我跟他也是邻居……天啊!」

     发布     老人看着空中的老巫婆,怒声道:「死老太婆,妳又在搞破坏,吓的我家小花到处乱跑,妳一天到晚怎么没有一刻能够保持清静啊!」

     发布     「嘎嘎……老毒怪,我又没跑到你的院中去,我在自己的院中进行魔法研究,关你屁事!」

     发布     「妳惊扰了我的小花、小绿、小金……妳这个疯婆娘整日无所事事,就知道搞破坏。」

     发布     「老毒怪你侮辱了我的人格,玷污了我伟大的魔法研究事业,我要惩罚你。啊……你竟敢对我下毒……闪电波!」

     发布     老巫婆从空中摔了下来,辰南一阵心疼,到不是心疼老巫婆,而是心疼她身下的那片花草。

     发布     与此同时,站在院墙上的老人被一道闪电击中了,他须发皆张,根根倒竖,一头栽落到了辰南的院中。他浑身上下一片焦黑,冒出缕缕青烟,隐隐有肉香传出。

     发布     「老毒怪快给我解药,不然我彻底将你电熟,今晚吃烤排骨。」

     发布     「死老太婆,解药都被妳电成灰了,我怎么给妳,妳快把我恢复过来,我赶紧给妳配解药。」

     发布     辰南站在院中,左看看,右看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发布     老巫婆口吐白沫,直翻白眼,老毒怪更是痛苦不堪,龇牙咧嘴,哼哼唧唧。

     发布     辰南道:「两位前辈各让一步吧,再这样下去,你们都会没命的。」

     发布     老巫婆大口的喘着气,道:「好吧,老毒怪,我先将你一半烤熟的排骨变成生排骨,余下的一半,等你为我配制好解药再说。」

     发布     「那妳还不快点。」

     发布     一阵柔和的白光将老毒怪的身体包围了,仅片刻工夫,他的伤势就好了一半,他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发布     辰南道:「老人家,我为您开门,您慢点。」

     发布     「不,不能走门,那样太慢了,再延迟半刻,那个死老太婆就要咽气了。快扶我上墙,还从墙上回去。」

     发布     辰南快速走了过去,扶着老人爬上了墙头,而后他装作不会武功的样子,也爬了上去。来到墙上后,辰南向下一望,差一点晕过去。

     发布     老人的院中挖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坑,蜈蚣坑、蝎子坑、蟾蜍坑、毒蛇坑……每个坑中都密密麻麻,满坑的爬中蠕蠕而动。此外,院中没有坑的地方种了一些杂七杂八的药草,一些比较特异的蛇虫在那些药草之间爬来爬去,比如一尺多长的金色蜈蚣、水桶粗细的锦鳞巨蟒……

     发布     老人道:「小兄弟你先下去,到下面接着我。」

     发布     「不不不……」辰南的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开玩笑,打死也不下去。

     发布     最后,辰南双手握住老人的手腕,将他向院落中放去。

     发布     一只通体碧绿,巴掌大小的蜘蛛突然出现在墙头,一看就是剧毒之物。辰南一紧张,双手一松,老人扑通一声掉了下去。

     发布     「啊……天啊……」老人惊呼连连。

     发布     辰南紧张的问道:「老人家你没事吧?」

     发布     「天啊……天啊……」

     发布     「怎么了,您摔着哪了?」

     发布     老人的身下是一片旺盛的药草,他将药草掀起后,露出一个磨盘大小的蟾蜍。

     发布     「天啊……我的小绿被砸晕了。」

     发布     「晕倒!居然在心疼那只蛤蟆!」辰南从墙上一下子跳回了自己的院中。

     发布     「太可怕了,***……蟾蜍居然可以长到肥猪那么大。」

     发布     过了约有半盏茶时间,老毒怪隔墙扔过来一个巴掌大小的瓷瓶,道:「把里面的东西灌到那个死太婆的嘴里。」

     发布     辰南拔开瓶塞后,差一点昏迷,其味臭不可闻,他真怀疑这是不是解药,即使是,十有**也被老头搀了点「作料」。

     发布     当又腥又臭的药水被灌进老巫婆的嘴里后,老巫婆翻了翻白眼,坐了起来,但紧接着又开始呕吐了起来。

     发布     「呕……天杀的,这个该死的老家伙给我到底喝了些什么?」

     发布     正在这时,老毒怪推开了辰南的院门,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发布     老巫婆立刻漂浮到了空中,而且用魔法屏蔽将自己保护了起来。

     发布     「老毒怪你竟然拿那么臭的药水让我喝下去,如今还敢送上门来,嘎嘎……」老巫婆手指之间劈里啪啦,开始闪现电火花。

     发布     老毒怪吓的一哆嗦,如今老巫婆全身都隐藏在魔法屏蔽中,他的那些毒术根本无用武之地。

     发布     「喂,死老太婆妳讲不讲理,妳不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吗?那是货真价实的解药啊。」

     发布     「放屁,解药有那么腥臭吗?呕……」说到这里,老巫婆又呕吐了起来,同时一道细微的闪电劈中了老毒怪。

     发布     老头的满头白发再次根根直立,和狮子的鬃毛一般,他虽然还能够勉强站立,但四肢一阵抽搐。

     发布     「死老太婆妳蛮不讲理,言而无信,我救好了妳,妳却恩将仇报。」

     发布     「嘎嘎……要不是你偷袭在先,我怎么会中毒呢,你是罪有应得。」

     发布     「胡说,即使我不先动手,妳也会对我施展魔法的,我只不过是先下手为强而已。」

     发布     ……

     发布     两人大有再打一场的架势,不过老毒怪明显心虚,他知道正常情况下,他绝对无法和那个老巫婆较量。

     发布     辰南在边上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口道:「这个……两位前辈,我看和为贵吧,不要伤了和气。」

     发布     老毒怪道:「我没意见,只要把我身上的灼伤治好就行。」

     发布     辰南也道:「前辈,您还是赶快为这位老伯将伤势治好吧,要不然别人还以为咱们在院中吃烧烤呢。」

     发布     「嘎嘎……」老巫婆大笑了起来,道:「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饶过他这一次。对了,小子你什么名字啊?」

     发布     「晚辈叫辰南。」

     发布     「嘎嘎……我记住了。」

     发布     随后,老巫婆念动了一串长长的咒语,一片圣洁的光辉凝聚在老毒怪的身上,原本受到严重灼伤的肌肤渐渐恢复了生机。待到光华敛去,老头又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再也没有一丝萎靡的神色。

     发布     辰南暗暗称奇,魔法果然有独到之处。

     发布     施展完这个高级恢复术之后,老巫婆的脸上现出了一些疲惫之色,她对辰南道:「你这个小子还不错,如果有什么人敢欺负你的话,你尽可以来找我,我帮你出气。」说着,她狠狠瞪了一眼老毒怪。

     发布     老毒怪也道:「小伙子,我也觉得你不错,你放心,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就是那个混蛋他再强,他也要吃,他也要喝吧?嘿嘿,我就不信,他每次都能躲过我的毒。」说着,老头也示威的瞪了一眼老巫婆。

     发布     「哼」

     发布     老巫婆冷哼了一声,向远处飞去。

     发布     辰南道:「这位研究魔法的前辈的院落已经毁了,她应该不会继续住在这里了吧。」

     发布     老毒怪解释道:「当然,这个死老太婆会享受的很,她怎么会再呆在这里呢。」

     发布     辰南简直高兴死了,老巫婆这个恐怖的破坏狂终于远离了他,要是这个老毒怪也离开这里,他的人身安全就更有保障了。

     发布     「哦,那位前辈搬到哪去了?」

     发布     「就在你的后院。」

     发布     「扑通」

     发布     「哎,年轻人你怎么没事往地上坐啊?」

     发布     ……

     发布     「老伯你的那些蛇虫不会爬到我的院子里来吧。」

     发布     「一般不会。」

     发布     辰南虚心的问道:「那么一般是指……」

     发布     老毒怪认真的想了想,道:「嗯,如果没有太大的响动,我的那些宝贝是不会到处乱跑的。一般来说,只要那个死老太婆不进行魔法研究就行。」

     发布     「那她多长时间进行一次魔法研究啊?」

     发布     「差不多一天一次吧。」

     发布     「扑通」

     发布     「哎,年轻人你是不是真的不舒服啊,怎么又躺在了地上。我看看身上是否带着一些灵丹妙药,嗯,腐尸毒、鹤顶红、断肠草……哎呀,这些都不行。没关系,我这里还有,化骨丹、七步断魂散……」

     发布     「嗖」

     发布     眨眼间,辰南自院中消失,回到了他的屋中。

     发布     「年轻人真没有耐心,我这总有一种药适合你吧,要不然下次再帮你找吧。」老毒怪跃过墙头,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发布     辰南慨叹:真不愧是奇士府啊,见到的这两个人简直「奇」到了极点。

     发布     他住进奇士府后的第五日,一位年轻的女子前来拜访,这个女子虽然没有楚月那样倾城倾国之色,但也异常清丽,散发着淡淡出尘的气质,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

     发布     「辰公子你好。」

     发布     「妳好,妳是……」

     发布     「我叫纳兰若水,也是奇士府中的一员。」

     发布     「纳兰小姐妳好,欢迎前来做客,屋里请。」

     发布     来到屋中之后,纳兰若水道:「我听长公主说,你功力尽失,我对医术多少有一些研究,想从这方面着手,看能否为你恢复功力。」

     发布     辰南吃惊不已,没想到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子竟然是一名医术国手,在他的印象中,那些名医都是一些须发皆白的老人,而眼前的这名女子却这样年轻。

     发布     「妳要为我恢复功力?」

     发布     纳兰若水非常平静,道:「是的。」

     发布     「可是我的功力已经被人废了,并非医术能够解决的。」

     发布     「我可以试一试,用针灸的方法刺激妳全身的穴道,激发妳身体的潜能,理论上来说,可以帮妳恢复功力。」

     发布     辰南决定将自己功力已经恢复的事实掩藏到底,他笑道:「那有劳纳兰小姐了。」

     发布     纳兰若水淡淡的道:「不客气。」

     发布     她从袖中取出一个玉盒,里面满是金针,玉盒金针相映成辉。

     发布     「辰公子请你将外衣脱掉。」

     发布     辰南依言脱去了宽大的外衣,露出了一身紧身衣服。

     发布     「请将腰腹以上的衣服全部脱去。」

     发布     「这个……」一个异常漂亮的女子像是审视一件物品似的的看着他,令辰南感觉有些尴尬。但最后他还是依言做了,除去了上身全部的衣服。

     发布     纳兰若水手捧玉盒轻轻的走了过来,一股淡淡的幽香飘进了辰南的鼻端,令他心中一阵荡漾。

     发布     「这些日子以来,辰公子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发布     「除了失去了功力,没有什么不适之处。」

     发布     「哦,那就好。」

     发布     感受着近在咫尺的醉人幽香,辰南一阵陶醉。纳兰若水似乎看出了他眼中的异样之色,纤纤玉指拈起一根金针,迅速插进他了他胸前的一处大穴。

     发布     「啊……」辰南一声惨叫。

     发布     纳兰若水脸色平静,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她取出第二根金针后,快速准确的插入了他另一处大穴。

     发布     辰南又一声惨叫,他心中一阵嘀咕:针灸应该不是很疼啊,她不会是故意加重了力道吧?

     发布     果然第三针以后不像前两针那样疼痛了。

     发布     辰南心中暗道:「美女名医的脾气好大啊!」

     发布     不消片刻工夫,辰南的上身便插满了金针,此时他体内的真气蠢蠢欲动,但被他强行逼散在了各条经脉之中。

     发布     纳兰若水张开纤纤玉指,开始在插针部位附近按摩,一股股热力自她的指间传入辰南的体内。

     发布     辰南发觉纳兰若水竟然有一身不俗的功力,她指间透发而出的真气不断刺激着他的穴道,令他感觉体内那股蛰伏的真气再次活跃了起来。

     发布     「静心!静心!」他不断提醒着自己,令活跃起来的真气再次归于平静。

     发布     如此治疗了半个时辰,辰南已经满身大汗,纳兰若水也脸色绯红,呼吸有些急促。

     发布     看着眼前那山峦起伏的曼妙身躯,辰南一阵口干舌燥。纳兰若水似乎感觉到了辰南眼中的火热,她眼中闪过一丝怒色,淡淡的道:「辰公子若想恢复功力,现在请马上静心凝神,运转你以前的功法。」

     发布     辰南闭上双眼,慢慢调节自己的真气,使之缓慢的运行着。他已经感觉出,经过针灸之后,他全身的经脉穴道舒畅无比,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遇凝练自己的家传玄功。但他只能缓缓的运行真气,不敢有较大的动作,怕被纳兰若水发觉。

     发布     经过半个时辰的缓慢调息,他感觉体内的真气似乎壮大了一些,功力有些许精进。当他睁开眼时,纳兰若水正一脸平静的注视着他。

     发布     「怎么样,你感觉经脉中有真气流转吗?」

     发布     「没有。」

     发布     「一点也没有吗?」

     发布     辰南摇了摇头。

     发布     纳兰若水若有所思,道:「这样……嗯,可能耽误的时间太长了一些,没关系,我们明天继续,我相信治疗一段时间,你的功力会恢复的。」

     发布     「那多谢纳兰小姐了。」

     发布     纳兰若水将他身上的金针一根一根拔了下来,放回了玉盒中。

     发布     看着那美丽的背影渐渐消失,辰南回到了自己的院中。

     发布     纳兰若水虽非绝色佳人,但却有一股淡然出尘的气质,那种恬静、出尘的气质给人一种别样的诱惑。

     发布     辰南叹道:「美女名医……淡然出尘……如果天天这样近距离接触,不是考验我的定力吗?不过……真是让人期待啊!」

     发布     「小子你在淫笑什么呢?」老毒怪自院墙探出了白花花的头颅,肩上爬着一只碧绿的大蜘蛛。

     发布     「没有啊……」

     发布     「还说没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发布     「您看错了……」

     发布     「什么看错了,从实招来,是不是在打人家姑娘的坏主意?」老毒怪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

     发布     「老伯你是不是一直在那里偷窥啊?」

     发布     「什么偷窥啊,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一不小心就听到了、看到了。」

     发布     「一不小心?」辰南简直无语了。

     发布     「是啊。对了,小子你怎么会失去一身功力啊,还有你会些什么啊,凭什么住进了奇士府?」

     发布     「这个……」

     发布     老毒怪道:「不用担心,奇士府的奇士之间没有什么秘密,要不然长公主也不会放心的将你留在这里,这里的人皆效忠于楚国,没有人会将这里的机密泄露出去的。

     发布     辰南想了一想,确实如此,便如实答道:「我能够拉开后羿弓。」

     发布     「什么?!哎呦!」老毒怪惊的从墙上掉了下去,但下一秒中他又出现在了辰南的院中。

     发布     「我没听错吧,你能拉开封印的后羿弓,我XXXX,怪不得你这样年轻就住进了这里,你还真是国宝啊!」老人大呼小叫,一阵惊叹。

     发布     看着老毒怪又蹦又跳的样子,辰南啼笑皆非。

     发布     过了好一会儿,老头才平静下来,问道:「小子,你那身功力是怎么失去的?」

     发布     「这个说来话长,有时间我再给您讲吧。」

     发布     「没关系,你简要和我说一下,我非常想知道。」老毒怪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发布     「简单说就是……嗯,是……被一个恶魔给废了。」

     发布     老毒怪道:「完了?」

     发布     辰南道:「完了。」

     发布     「这……这也太简单了吧?」

     发布     「是你要我简单说的。」

     发布     老毒怪道:「那你复杂的说一说吧。」

     发布     辰南:「……」

     发布     正在这时,辰南的后院传来一阵大爆炸声,老毒怪惨叫道:「***,这个破坏狂……我的宝贝一定又被吓坏了。」说着,他急忙跳回了自己的院中。

     发布     辰南长出了一口气,回到屋中后立刻打坐,全身的真气开始疯狂涌动,耀眼的金光自他体内充盈而出,令他全身都笼罩在一片金色的光芒之中。

     发布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辰南身上的金光才慢慢敛去,消失在他的体表。他一跃而起,体内真气汹涌澎湃,他直欲仰天长啸。

     发布     纳兰若水果然医术高超,辰南经她针灸后,加之刚才疯狂的催动体内真气运行,此刻他神清气爽,功力又精进了一大截。

     发布     他抑制住仰天长啸的冲动,跑到院中,一拳击在了地上。

     发布     「轰隆隆」

     发布     整个院落都跟着晃动了起来,院中的竹林疯狂摆动,落下一地的叶子,以他为中心,地面出现一道道巨大的裂痕。

     发布     隔壁的老毒怪一阵惨叫:「天杀的……这个死老太婆还没完没了了,下次我一定要将她毒的三个月下不了床,小白不要跑……」

     发布     辰南双手激发出一道道璀璨的剑气,金色的锋芒将地面击的尘沙飞扬,不一会儿地面又恢复如初了。他激动异常,他的家传玄功终于突破了第二重天的限制,迈进了第三重天,他心中涌起万丈豪情。

     发布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神墓版权都归作者辰东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