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四章 皇宫下的古墓

     发布     一晃又过去了一个月,期间纳兰若水为辰南再次医治,但还是毫无「起色」。楚月也曾经来过,送给辰南一本薄册,上面有几篇内功心法,要他选择其一,尝试从新修炼。可见,楚月对于恢复他的功力的事情,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发布     然而,楚月失望无比,辰南修炼任何心法,都毫无结果,连一丝真气都凝聚不起来。长公主有些焦急,最后将后羿弓从皇宫带到了奇士府,要辰南试一试在没有内力的情况下能否拉开,结果可以预想。辰南装模作样的拉了一通,最后泄气道:「不行,我拉不开。」

     发布     楚月娥眉微皱,道:「怎么会这样子呢,毫无道理啊,若水从不打诳语,她说你的功力理论上可以恢复,而且……从新修炼武功也不应有什么影响……」

     发布     辰南适时的道:「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古怪,不过刚才手握着后羿弓的感觉很特别,我仿佛觉得体内的真气似乎有复苏过来的迹象。」

     发布     楚月眼中一亮,道:「当真?」

     发布     「真的,我确实有那种感觉。」

     发布     楚月考虑了一会儿,道:「那好吧,我将后羿弓放在你这里,你用心去感应,说不定能够恢复功力。不过我要派一些人手来守护,毕竟神弓乃我楚国传国之宝,万一被贼人知道,来这里来盗窃就不妙了。」

     发布     辰南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道:「公主殿下为了我能够恢复功力,竟然将国宝相借,如此恩德,我若恢复功力,定当誓死报效楚国。」

     发布     楚月淡淡一笑,飘然离去。

     发布     从那天开始,辰南的院外多了一些侍卫,日夜守护着他的院落。

     发布     「是防止盗贼偷窃,还是怕我带着后羿弓潜逃呢?」关于这个问题,他没有深想,毕竟楚月给他的印象还不错。

     发布     因为爱所以爱,爱不需要道理。

     发布     辰南现在有些迷惑,他承认一直以来,他对纳兰若水都有一丝好感,也有男性同胞们常有的幻想,但他认为那决不是爱。可是最近若是哪一天见不到美女名医,他就会觉得心中空荡荡。

     发布     起初,他还不太相信自己的感觉,直到纳兰若水有事,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几天,他才相信那种感觉,在那几天中,他觉得心中失落无比。辰南知道,他心里已经有了一点纳兰若水的影子,他已经有一点喜欢上她了。

     发布     「难道我真的喜欢上她了,只因为朝夕相处,日久生情?这就是爱的理由?」

     发布     他不知道美女名医的想法,但却感觉纳兰若水似乎在逃避着什么,面对他时不再像过去那样坦然。

     发布     「难道她也……」

     发布     「她在犹豫,她有顾虑。」

     发布     「因为我没有显赫的身世?因为我没有强横的实力?」辰南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烦人的事。

     发布     这一天,辰南走进古书库后,为老人将那本古书的最后几页彻底翻译完毕。

     发布     老人握着整理出来的书卷,道:「我已经得到了我需要的,你呢,找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发布     辰南一惊,道:「啊,您说什么?」

     发布     「嘿嘿……」老人笑了起来,脸上的沟壑一阵颤抖。

     发布     「年轻人你很不简单啊,小小年纪,修为就已如此惊人,而且还懂得古文,真是奇才啊!」

     发布     「啊,老人家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发布     老人道:「年轻人不要再演戏了,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其实自你第一天踏进书库起,我就已发现你是一个高深的修炼者,修为应该刚刚达到第三阶。」

     发布     辰南心中震惊无比,他散发于体外的修炼者气息极其微弱,他没想到老人第一次见面时就已经看透了他。

     发布     老人道:「如若你还未满二十岁,你的一身修为在大陆二十岁以下的修炼者中足以位列前二十名,如若你已接近二十五岁了,你的一身修为在大陆二十五岁以下的修炼者中可以位列前二百名。无论属于哪一种情况,你都可以算的上一名杰出的青年高手。」

     发布     辰南不语,静观其变。

     发布     老人道:「年轻人你掩饰的很好,我相信没有多少人能够看透你身怀绝技,但我却不在此列。」

     发布     辰南点头道:「老人家果然目光如炬,晚辈在前辈面前无所遁形。」

     发布     老人点了点头道:「你在寻找什么?」

     发布     辰南不答,反问道:「前辈在寻找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发布     老人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堆积在一起轻轻颤抖,样子有些吓人。

     发布     「嘿嘿,年轻人,我让你翻译古籍,却打乱句子的排列,你心里一定对我很不满吧?」

     发布     辰南道:「没有,您多想了。」

     发布     老人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那本书乃旁门左道之物,其中涉及到许多禁忌,为常人所不容。我怕你得知后,鄙弃老夫,不为老夫翻译,所以才出此下策。」

     发布     辰南道:「旁门左道之物?」

     发布     老人道:「是啊,我也是迫不得已,如今我已经一百七十多岁,身体已经衰老的不成样子了,我修道不成,习武也没有天赋,不能令身体再次返老还童……」

     发布     「一百七十多岁!再次返老还童?!」辰南惊叫了起来。

     发布     「是啊,七十余年前,我武道小成,于百岁高龄返老还童,这几十年来,虽然我功力日渐深厚,但始终无法迈进更高层的境界,身体逐渐衰老,时不待我啊!仙武之境离我越来越远了。」

     发布     辰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没想到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竟然是一个绝世高手,老人所说的「小有成就」,决非「小有」,一定是功力大成。

     发布     老人接着道:「为了延续生命,我不得不研习邪书,另辟他法,以期有朝一日悟透生死。

     发布     辰南吃惊道:「研习邪书,悟透生死?」

     发布     「是啊,其实这个世界上本无正邪之分,『正』只不过符合绝大多数人的认知,而『邪』则为绝大多数人所不容。到了我这样的年纪,什么事情都看透了,早已没有了正邪之分,也就不在意要修炼的是什么书了。只要能够延续我的生命,就是『正』。」

     发布     辰南虽然觉得这些话有一丝道理,但还是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他心中暗道:「人说佛老成魔,这个老家伙不会是功力达到一定境界后,堕入魔道了吧?」

     发布     他现在已经肯定,这个老人的修为最少已经达到了第五阶境界。

     发布     老人道:「年轻人你在寻找什么?」

     发布     「如前辈所言,我确实在查找一些东西。我说过,我对上古的神话传说非常感兴趣,尤其是神魔陵园的来历,让我如痴如迷,我想借助皇家的浩瀚典籍揭开其神秘面纱。」

     发布     老人双眼中绿光一闪而逝,道:「神魔陵园乃千古之迷,不知困扰了多少代人,你若能够找到其中的蛛丝马迹,定然会轰动整个大陆,你可有发现?」

     发布     辰南泄气道:「没有,我几乎将整个古书库都翻遍了,但神魔陵园如无尽虚空的一片虚无所在,任何一本书都没有其来历记载。」

     发布     老人道:「唉,真相早已湮灭在历史当中了,若想明白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踏入仙境才能够有所了解。」

     发布     辰南点头同意,楚国乃东方大陆最强大的帝国之一,其皇家典籍可谓包罗万象,但其中却无神魔陵园来历的丝毫记载,可见真的不能够从史籍中探知其真相了。

     发布     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波动在古书库内轻轻荡漾,和当初第一天初次踏进这里时的感觉一模一样。上次他没有在意,这次他闭上双眼用心去感应那丝波动,慢慢的,他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那丝波动竟然是从地下传上来的。

     发布     老人看到他脸色大变后,点了点头道:「年轻人果然不简单啊,连这丝微妙的波动都能感觉到,可见你身具灵根。」

     发布     辰南道:「前辈,那是什么?」

     发布     老人道:「也罢,为了报答你为我翻译出古经书,我就领你去看一看吧。」

     发布     老人领着辰南来到了一面书架前,用力将书架挪向了一旁,而后在地上一阵摸索,一个黑洞洞的穴口出现在辰南的眼前,波动正是从那里向外传出。

     发布     辰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堂堂皇家古书库竟然会有这样的所在。

     发布     老人道:「七十年前,我武道小成,身上灵根开启,无意中感应到了这丝异样的波动。没想到你天生具有灵根,唉,人和人不能比啊!」

     发布     辰南有些疑惑,道:「皇家古书库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秘密洞口呢?」

     发布     老人笑了起来,道:「这个洞口是我秘密开掘出来的。」

     发布     「您开掘出来的?」辰南有些吃惊,这个老家伙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发布     「有何不可,我就是在皇帝的龙椅下明目张胆开个洞穴,他也不敢说什么,因为我是他玄祖。」

     发布     晕,狂晕,辰南真的有点无所适从了,没想到这个老人来头这么大。

     发布     「跟在我身后,我领你下去看一看吧。」

     发布     洞穴成螺旋形蜿蜒向地下,辰南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老人的身后,他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发布     沿着黑洞洞的地道向下走了约有三十几米,下方传来一片光亮,大概又下降了十几米,两人来到了光亮的所在处,老人开掘出来的地道和一条隧道成「丁」字形相交在了一起。

     发布     隧道古迹班驳,四壁为坚硬如铁的金刚岩,可以想象当年开凿这样一条道路是多么的艰难,隧道上方,每隔三丈距离便镶嵌一颗夜明珠,光亮正是这些明珠所放。

     发布     辰南惊叹:「好大的手笔啊,一颗明珠就已价值连城,想不到在这里,这么多的明珠都被用来当作普通的照明之物。」说完,他双眼冒出金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明珠。

     发布     老人道:「小子出息点,你不会想盗墓吧?」

     发布     「啊,这……这是一座坟墓?」辰南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发觉那些明珠发出的光芒都有些妖异了。

     发布     「当然,活人谁住在地下啊。」

     发布     「不会吧,堂堂楚国皇宫竟然会建在一座坟墓之上?」

     发布     「当初建造皇宫之时,谁知道地下有什么,谁会挖地五十米啊。」

     发布     老人领着辰南沿着古隧道向较为明亮的一端走去,空旷的隧道内只有「嗒嗒」的脚步声,令古墓显得格外幽森而又冷寂。

     发布     沿着蜿蜒曲折的古隧道,二人来到了一座明亮的大殿,大殿虽在地下,免去了雨雪风霜的侵蚀,但也雕刻上了岁月的痕迹,古迹斑斑。大殿的四壁是一副副精致的浮雕,多是神话传说中的神、魔、妖、怪……浮雕间嵌着明珠,令整座大殿亮如白昼。栩栩如生的浮雕在明珠的照耀下,仿若有灵魂一般,似欲破壁而出。

     发布     古殿的正中是一座白玉台,玉台晶莹剔透,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一看就是极品宝玉。吸引辰南眼球的并非白玉台,而是玉台上的人,一个高大魁伟的中年男子站在玉台的正中央。

     发布     中年人一头漆黑的长发随意飘散在肩头,古铜色的脸膛,长眉入鬓,鼻直口方,一双黑亮的眼睛慑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不过最让人心神震撼的是中年人的气势,绝代的霸气,睥睨天下的雄姿,令中年人看起来如俯视众生的魔神一般。

     发布     辰南眼中一热,眼泪差一点滚落下来,中年人的神态和他父亲太像了,眼神同样睿智、犀利,气势同样霸绝天下,那种惟我独尊的盖世丰姿深深震撼了他。

     发布     老人道:「看到了吧,那丝异样的波动就是从眼前已逝之人发放而出的,这位前辈真乃人杰也!」

     发布     辰南听到「已逝」二字,心神剧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再次仔细打量眼前之人,最后在他的长发之中发现了一点光亮,赫然是一把剑柄。「飞剑」二字在他心中一闪而过,绝代霸气的中年人被飞剑贯顶而毙。

     发布     「死了,这样一位绝代高手竟然死在了飞剑下?」辰南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位中年人的气势决不弱于他的父亲辰战,肯定早已超越了第五阶境界,当年辰战踏足武道颠峰之后,即使那些道法大乘的修道者也难撄其锋。他曾听他母亲说过,修武到了那般天地,尘世已无刀兵可伤,再难逢抗手。

     发布     他围着玉台转了一圈,在玉台的背后发现了一片骨粉,在另外不远处,还有一堆根根寸断的碎骨。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两人是死于台上那位中年人的盖世功力之下。

     发布     老人道:「我的那本书就是从这里得到的,从书上的那些字体判断,这里的一切距今都应有六、七千年了。而这位前辈的身躯竟然不朽,依旧昂然不倒,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发布     辰南心生感叹:「这位前辈功力通天,竟然将肉身凝练成了不灭之躯,强者永远是强者,死后气势依然如此迫人。」

     发布     老人道:「走,上去观看,他的脚下还有字迹。」

     发布     「哦?」辰南精神一振,随老人一同跃上了玉台。

     发布     晶莹的玉台上,寥寥几行字,以指力划刻而成,似铁勾银划,苍劲有力,且有一股悲凉之气迎面扑来,令人心中无限感叹。

     发布     「妖道成仙,天理难容,斩妖除孽,以儆天下。叹呼,妖有一弟,恰逢归来。重伤之躯,与之相抗,回天无力,同归于尽。昂藏之躯,寂灭妖洞,吾身蒙羞,自封于此!」

     发布     「原来如此,唉!」辰南叹了一口气,感叹道:「虽然妖道刚刚踏入仙道之境,但毕竟已是仙人,这位前辈豪气凌云,竟然灭掉了仙人,佩服啊,佩服!」

     发布     老人也有些感慨:「是啊,要不是他漏算了一人,恐怕这天地间又多了一位强大的武仙。」

     发布     辰南叹道:「生前,神功盖世,顶天立地。死后,形体不朽,昂然而立。千载霸气,凝而不散,绝代豪雄,睥睨人间。」

     发布     接着他忽然大笑了起来:「哈哈……我现在对武道充满了信心,仙人何其强大,但还不是被一个武道颠峰者灭掉了,可以想象,若是习武之人踏入仙境,嘿嘿……」

     发布     老人道:「我带你去妖道的修炼之地看一看吧。」

     发布     辰南随着老人穿过古殿,沿着隧道来到了一个如人间炼狱的古洞。明珠泛着幽森的光芒,地上白茫茫一片,仔细看去,竟然是万千枯骨,有些白骨已经彻底粉碎,气流稍微涌动,便荡起阵阵粉末,一股阴气在古洞内弥漫。在万千枯骨的正中央是一方干涸的血池,池的四壁黑红而又妖异,泛着森森寒气,仿佛有幽魂在其上方飘荡。

     发布     这是一个阴森而又恐怖的万人坑,极静之中,仿佛有万千生魂在嘶嚎,令人头皮发麻,心生寒意。

     发布     辰南看的心惊胆战,道:「这就是妖道的修炼所在?真是残无人性啊,为了满足一己之私,竟然屠戮万千生灵,这样的人成仙,真的天理难容!」

     发布     说完,他不由自主望向了老人,如若他没猜错的话,老人手中所谓的邪书,必是妖道曾经修炼过的邪法,他身上不禁泛起一股寒气,站在他面前的人有可能是第二个妖道。

     发布     老人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一阵颤抖,道:「年轻人不必害怕,我是一个习武之人,怎么可能再去修道呢,况且是凶险万分的血修之道。习武之人改去修道,非经天纬地之才万难做到,两者本质上是不同的。我只是借鉴一下那本邪书中某些独特的见解而已,就是需要生血,我想御膳房每天宰杀的那些牲畜也足够了。」

     发布     辰南身上的冷意稍减,随后二人离开了这个阴森恐怖的古洞。

     发布     来到古殿之后,辰南来到玉台前,注视着那位绝代强者,对老人道:「我在古书库时,前后曾经两次感应到这股异样的波动,为何期间我没有感应到呢?」

     发布     老人道:「你这两次恰逢临近月圆之夜,只有这时波动才会变的强烈,想来和这里的布局有关,这里可能隐藏着一些聚集天地元气的古阵。」

     发布     「这里有古阵?」

     发布     「不错,想来是当年的妖道布下的,如果在这里修炼,定会事半功倍。不过风险也必然会增大,修炼如果太过顺利,没有经历过与之相应的心境磨砺,定会令心魔滋长,很容易走火入魔。」

     发布     辰南点头同意,道:「所谓有得必有失吧,这个世界是平衡的,人要学会拥有,懂得放弃。妖道当年太过贪婪、凶残,布下聚集天地元气的大阵后,还屠戮了那么多的生灵,要不然也不会惹来杀身之祸。」

     发布     老人道:「说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许多劣性扎根于人的灵魂深处,面对巨大的诱惑很难把持。比如说现在你有可能得到一位绝代高手的盖世功力,你能不动心吗?」

     发布     辰南笑了起来,道:「动心,当然动心,不过我没有这样的机会。」

     发布     老人道:「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机会呢?」

     发布     「我虽然动心,但我最后会放弃。」

     发布     老人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辰南,道:「为什么?」

     发布     辰南道:「得自外界的力量始终不如自己修炼得来的精纯,我怕它会桎梏着自身力量的发展。」

     发布     老人叹道:「年轻人你很自负,不过你有自负的资格,我就不行了,死亡时刻威胁着我的生命,若有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我决不会放弃。」

     发布     辰南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发布     老人道:「年轻人你肯我一臂之力吗?让我摆脱死亡的阴影。」

     发布     辰南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

     发布     老人满是皱纹的脸颊一阵颤抖,道:「年轻人你知道吗?你第一次踏进古书库时,我就感应到了你体内的灵气,我仔细观察之下,发现你天生身具灵根。我如果能够得到天生身具灵根者的帮助,便有可能得到一股庞大的力量,从而不必修炼邪书,也能够延续几十年的生命。」

     发布     老人指着玉台上那个霸气凛然的绝代高手,道:「你可知道他身上为何有丝丝异样的波动涌出?那是因为他体内蕴藏着一股庞大的力量,那是他盖世的修为,若能够将那些力量接引而出……」

     发布     听到这里后,辰南心中一冷,他刚才还在奇怪,老人即使报恩,也不必将他引到这里来啊,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个老人早有预谋的。

     发布     「前辈您多想了吧,都已经过去了数千年,那位绝代高手的英魂早已消逝,他的身体内怎么会隐藏着强大的力量呢?我想是他的不灭体和天地元气共鸣的结果。」

     发布     老人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但也有可能是我猜想的那样,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年轻人你肯帮我吗?」

     发布     辰南道:「我的修为和您相比差远了,如何帮您?」

     发布     老人道:「这和修为没有关系,你身具灵根,非常容易吸引天地元气,如若你我合力,定能够将那位绝代高手体内的力量激发而出。」

     发布     辰南心里非常不愿助这个心机深沉的老人,更不愿意亵渎那位绝代高手,但考虑到他目前的处境,他不得不答应老人的请求。

     发布     老人非常高兴,道:「你的灵根是天生的,我的灵根是后天修炼出来的,远远不如你。呆会儿你双掌贴在他的背后,用心去感应他体内的力量,而后引导它出来,我在旁边协助你。」

     发布     登上玉台后,辰南暗道一声:「得罪了。」他双手抵在那尊不灭体的背后,用心去感应那丝异样的波动。

     发布     老人也伸手抵在了不灭体的背后,闭上眼睛仔细感应。

     发布     一股复杂、莫名的情绪仿佛自亘古悠悠而来,传进了辰南的心间,让他在瞬间仿佛经历了千年光阴,心中失落无比。他吓了一大跳,若不是不灭体触手冰凉,他真以为这名绝代高手要复活了呢。他知道那复杂的情绪是绝代高手弥留之际的感受,有失落、有无奈……

     发布     辰南静心凝神,将一切杂念排除在外,仔细感应着不灭体内的异样波动。突然异样的波动似乎和他产生了共鸣,一股磅礴的力量在不灭体内开始汹涌。辰南大吃一惊,绝代高手的遗体内竟然真的隐藏着一股庞大的力量。他震惊不已,这超出了他的想象,一个人都已经死去了数千年,他的体内居然还保留着那盖世的功力。

     发布     辰南偷眼望去,见老人虽然双手也抵在不灭体的后背,但好象毫无所觉,他心中暗暗做了一个决定,决不能将这股庞大的力量引导而出,注入老人的体内。他觉得这个老人心机太深沉了,始终让人看不透,如若让原本就已经异常强大的他吸收这股力量,不知道会引出什么可怕的后果。

     发布     过了好久之后,辰南放下了双手,长叹道:「除了那丝异样的波动,我没有感应到任何力量在这尊不灭体内流动。」

     发布     听他如此说,老人也放下了双手,脸上难掩失望之色。

     发布     自古殿出来后,在空旷的古隧道内,辰南心中忐忑不已,他生怕这个心机深沉的老人将他在此灭口。直到自古书库的洞口钻出之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

     发布     老人将书架推回原来的位置,冲着辰南笑了笑,道:「嘿嘿……年轻人不要害怕,我不会对你不利,你是我楚国的后辈英杰,我怎么会毁掉楚国未来的第五阶绝世高手呢?」

     发布     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好努力,我老人家依靠那本邪书还能活个二、三十年,这期间我还可以指点你一二。」

     发布     辰南木然的点了点头,直到回到奇士府,他才感觉到身上那冰凉的冷汗。

     发布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神墓版权都归作者辰东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