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六章 女生宿舍

     东方凤凰率领数十个魔法师在环城河水上方狂轰烂炸,大批的武者则沿着河流仔细搜索,希望能够发现辰南的踪迹。

     一个时辰后这些人毫无所获,失望的返回了神风学院。

     这件事在学院中传的沸沸扬扬,尤其是辰南最后那句令东方凤凰发狂的话,更是传到了每一个学生的耳朵里,这令东方凤凰羞愤欲绝,万分后悔开始时没有对辰南下杀手。

     抢妹妹的钱、大骂学院副院长、调戏魔法系天才美女东方凤凰,辰南风头之劲在神风学院内一时无两,彻底盖过了小公主,学院内所有人都知道了败类这个名号。

     「凤凰亲卫队」一个个摩拳擦掌,发誓要将败类千刀万剐。

     东方凤凰回来之后找到副院长,向他要求全城通缉辰南,理由是他搅扰神风学院,破坏了学院的名声,但提议未被通过。

     直到天黑时,辰南才从环城河里爬上来,他吐了一口河水,大骂道:「我XXXX,等着瞧,我一定要将神风学院搅个鸡犬不宁,哎呦,疼死我了,这帮鬼法师……」

     回想起被追杀的经过他有一丝怀疑,他觉得一定有人向东方凤凰告密,不然她们不可能那么快发现他进入神风学院。而被怀疑的对象最有可能便是露丝,那个性感、火辣的美女。

     「这个妖娆女……」

     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他才偷偷潜回客栈,换掉身上已经变成碎条条的衣衫,整理碎衣中的物品时他一声惨叫。副院长给他的那张金票已经被魔法火焰烧去半角,而且被河水浸的一片模糊。

     「我靠,这是我仅有的财产啊,居然被被这帮鸟法师给烧了,又被河水给泡了,呜……」

     辰南突然想起了什么,快速打开了贴身锦囊,里面是一颗碧绿的珠子,散发着淡淡毫光,一看就是价值连城之物。这是他当初在楚国西境遭遇巨蛇时捡到的那颗龙珠,他一直贴身带在身边。

     「还好没有遗失在河水中。」

     辰南现在对副院长恨的咬牙切齿,不断大骂他奸诈、无耻,害得他落魄至此。想想这半天的遭遇,他欲哭无泪,平白为神风学院做了一回贡献,还惨遭人追杀,弄得一身伤痕。

     洗浴前他将古神遗宝玉如意摘下来和龙珠放在了一起,在他转身的刹那他没有注意玉如意和龙珠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玉如意发出一片柔和的光芒将龙珠覆盖住了,而后龙珠放出一道道金光,金光如水一般向玉如意涌去……

     当辰南洗浴回来时,正好看见玉如意光芒一敛而逝,他快步走到床前,眼前的景象让他大惊失色。龙珠竟然碎了,而且是粉碎,碧绿的碎沙暗淡无光。

     辰南惨叫:「天啊,我的龙珠,价值连城的宝贝竟然碎了,我靠,XXXXXX……」

     回想起刚才匆匆一瞥,他好象看见玉如意吸走了龙珠的最后一道光芒。他一把抓起玉如意仔细观看,只见这件古神遗宝比以前更加晶莹剔透,在烛光的照射下璀璨夺目,其上充溢着一股灵气。

     「你这个强盗、小偷,居然毁了我的龙珠,十万金币又没了!我靠!呜……你简直比副院长还要可恶!」辰南一阵哀号。

     这一夜,在梦中他依稀听到一个飘渺的女音:「我……要……重……见……天……日……」

     第二天,辰南也学小公主做了一回强盗,当然比起小公主差远了,最起码他不敢理直气壮大肆抢劫。他怀着万分愧疚之情敲晕了一个倒霉蛋,从他怀中取出金币后便逃之夭夭。

     接下来的几天,神风学院的「凤凰亲卫队」在罪恶之城疯狂扫荡,寻找辰南的下落。

     城内的居民惊讶不已,以为城中又出现了什么恶徒。当辰南得知这个消息后吓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心在客栈中养伤,吃喝全都由伙计送到屋中。

     三日之后他的伤势彻底痊愈,此时「凤凰亲卫队」的怒火似乎也小了一些,大街上搜捕他的人少了许多。

     「若不是小恶魔大肆宣扬我调戏东方凤凰也不至于此,这个小丫头简直可恶到了极点。还有副院长,这个奸诈、无耻、卑鄙的老家伙,我XXXX……」想起副院长,辰南就有一股抓狂的感觉。

     他忽然想到小公主所受困神指力即将到发作期,需要马上为她活络血脉,不然她的生命就危险了。

     他虽然想让小公主吃些苦头,但却不敢拿困神指力开玩笑,不然稍有差池就可能会令小公主香消玉殒。如若那样,老妖怪恐怕不能和他善罢甘休。

     这几日东方凤凰心中像有一团火在燃烧,恨不得立刻抓到辰南,同时她非常不满自己的这个舍友,若不是小公主乱说话,她根本没有现在这样尴尬。

     开始两天她还不断责问小公主,但后来发现小公主竟然闷闷不乐起来,也就不再怪她,以为她知错了。

     东方凤凰哪里知道,小公主之所以闷闷不乐,是因为她所受困神指力即将到发作期,她在东方武系找了几个教师帮她破解禁制都没有成功,她正在为这么早得罪辰南而后悔不已。

     「小麻烦你知错就好,我不再怪你了,你不要自责了。」

     小公主闻听东方凤凰此言,「噗」的一声将喝到口中的茶水吐了出去。

     「小麻烦怎么了?」

     「凤凰姐姐,我……真是太感动了!」

     ……

     午夜过后辰南离开了客栈,月光下一条淡淡的人影如风似电,眨眼间他便来到了神风学院。他轻飘飘的跳进学院,而后蹑足潜行,他上次曾经夜探过这里,依稀还记得学生的宿舍区。

     这一次他不敢大模大样走进那片区域了,他怕重蹈上次覆辙,被人突然发现当色狼抓。

     不久之后辰南在宿舍区附近发现一个厕所,一个男生正迷迷糊糊的向那里走去,他感觉那个男生的修为似乎不是很高,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后面袭了上去,男生一声未吭就被他敲晕。

     辰南封闭他十几处大穴后将他救醒,男生在醒来的一刹那发觉一把冷森的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一个年轻人正在冲他嘿嘿冷笑,吓得他立时就要惊叫,但却发现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辰南冷笑道:「一会儿我解开你的哑穴,但你不许喊叫,不然我立刻结果你的性命,听明白了吗?」

     男生眨了眨眼,当哑穴被解开的一刹那,他开口道:「你……是什么人?」

     「想活命少废话。」

     男生立刻吓的闭口不言。

     辰南道:「你知道东方凤凰和小麻烦住在哪里吗?」

     男生一阵犹豫,刚想说什么,辰南将匕首向前一推,紧贴着他的脖子,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知道。」

     「在哪里?」

     「从这里向前穿过四个院落,那里有一片二层楼阁,她们两人住在三号楼二层第一个房间。」

     「你不会在骗我吧,呆会儿我若发现你在说谎,一定回来杀掉你。」

     「千真万确,没有半句谎言。」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因为东方凤凰是我们魔法系的学生……」

     「这么说你是魔法系的学生?嘿嘿……」这几日在街上扫荡的「凤凰亲卫队」以魔法系学生为主,辰南得知这名学生是一个魔法师后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你们魔法系的学生竟然敢上街搜捕我,我打打打打……把你打成个猪头妖……」辰南封闭他的哑穴后对他一顿狂捶。

     眨眼间魔法师便已鼻青脸肿,当他被解开哑穴后,无力的道:「原来……你是败类兄。」

     辰南闻听此言,又捶了他一拳,道:「XXX,还敢骂我败类?」

     「你妹妹不是也这样叫你吗,我以为这是你的……」看到辰南又举起了拳头,魔法师叫道:我冤啊,我从未去追捕过你,败类兄不要再打了……」

     辰南彻底无语,点了他的穴道,将他扔进了旁边的花圃中。

     按照魔法师指点的方向,他很快便找到了那片二层楼阁,由于已是深夜时刻,所有的房间都不再有灯火,整片院落静悄悄。

     他隐身在三号楼阁前那座假山之后,细心观察了一阵,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才轻飘飘跃上二楼走廊。

     辰南站在第一个房间门口仔细倾听,里面除传出两名女子均匀的呼吸声外,还传出了小公主的梦呓:「死败类……我早晚要你好看……敢冒犯我……」

     辰南听的目瞪口呆,小公主居然做梦都在恨他。

     「这个可恶的小丫头!」

     他无声无息打开房门向里走去,他不担心惊动里面两人,东方凤凰是一个魔法师,灵觉不可能如武者那般敏锐,小公主一身功力早已被他封住,功力尽失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发觉他。

     两个女孩的房间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如兰似麝,令人沉醉。

     如水的月光自窗棂洒落进来,令屋内景物清晰可见,东方凤凰和小公主的木床一左一右,相距不远,两人玉体横陈,玲珑的曲线极具诱惑之态。

     月光下东方凤凰睡姿恬淡,绝美的容颜流露出一股端庄、圣洁的气质,只是裸露在毯外的一条如玉的如手臂和一条雪白修长的大腿,令圣洁的美女多了一丝妖娆、妩媚之色,透着一股别样的诱惑。

     小公主的睡姿更是让人喷血,玉体上的薄毯早已被踢掉在地,她只穿着一身小衣,身上大片雪白的肌肤都暴露在外,藕臂、**交相辉映,在月光下泛着惑人的光泽。

     两个绝世美女的睡姿诱惑之极,辰南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突然小公主的床头闪现出两道绿光,虎王小玉警惕的睁开了双眼。

     辰南手急眼快,擒龙手闪电而出,金色的光掌将它包裹住席卷而回,可怜的小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辰南擒到了手里。辰南在它身上一阵狂点,直到小玉身体僵硬不动后他才停下来,而后将它丢在了床上。

     「劈劈啪啪」的点穴声惊醒了睡梦中的两名美女,她们几乎在同一时间睁开了双眼,当她们看到屋中站着一个男人时,本能的流露出惊恐之色。但她们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辰南同时点住了穴道。

     当两女看清屋中之人是辰南时又惊又怕,尤其是东方凤凰,在她的意识中辰南是一个曾经冒犯过她的好色之徒。此时看到他闯进屋中,她一下子联想到了最坏处,吓得几乎快晕过去了。

     小公主也害怕不已,最近以来她不仅栽赃、陷害过辰南,还煽风点火、鼓动神风学院的男生追杀他,令辰南狼狈到了极点。

     「嘿嘿,小丫头身材真是棒到了极点啊!」辰南冲着小公主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直到这时小公主才发现不妥,她身上的薄毯早已被踢掉在地,致使她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外,此刻她又羞又气,心中大骂辰南无耻的同时也暗怪自己睡觉太过不老实。

     看到辰南一屁股坐在了她的床上,小公主吓得呼吸都快停止了,她不断瞟向东方凤凰,示意辰南看向那里。

     辰南看的有趣之极,忍不住笑了起来。

     东方凤凰气的差点没过背过气去,小公主居然在出卖她,要把她供给辰南,她狠狠的瞪了小公主几眼。

     看辰南还坐在她的床上,小公主急的都快哭出来了,随后她可怜兮兮的望着辰南,同时不断向东方凤凰努嘴。她哑穴被点,嘴巴活动不便,勉强能够做出示意的动作。

     东方凤凰真快抓狂了,她若能够动,一定会对小公主施展出最狂暴的魔法,她暗恨小公主不讲义气,此时她对辰南的恐惧反倒消除了不少。

     最终辰南向小公主伸出了手掌,东方凤凰虽然此刻对小公主极度不满,但也不由得对她深深同情,同时她为自己长出了一口气。

     小公主恶狠狠的望着辰南,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但出乎屋中两女的意料,事情并没有像她们想象的那样糟糕。

     辰南将小公主扶起后,运转玄功向她各大穴位注入一道道金色的真气,房间内金光闪动。

     东方凤凰感觉奇怪无比,不知道辰南在做什么,一时胡思乱想起来。

     小公主当然知道他在干什么,见他不计前嫌来这里帮她化解困神指力,不由得对他敌意大减。不过一想到这本来就是辰南施加给她的,而且现在也只是暂时为她化解一下而已,她心中便又开始咒骂起辰南。

     此时楼外的那座假山上,一个紫衣老人和一个蓝衣老人正在注视着屋中的一举一动,他们用低不可闻的密语在交谈。

     紫衣老人道:「这个小子胆子可真不小,上次偷偷摸摸溜进来一次,这次居然又来了,你看他到底在做什么?」

     蓝衣老人道:「好象是一种活络血脉的秘法,看不出这个小子还有两下子。」

     紫衣老人道:「嗯,我想起来了,那个小麻烦这几天好象找了几个教师帮她化解什么禁制,不过都没有成功,想来她身上的禁制和这个小子有关。」

     ……

     半个时辰之后,屋中金光一闪而逝。

     辰南将小公主平放在床上,捏着她一侧的脸颊,道:「小恶魔,你不断陷害我,我还费尽周折来救你,你现在是不是考虑一下做我的侍女?」

     小公主费力将嘴张开了一点点,向辰南恶狠狠的咬去,不过最终没咬上,反倒像是在亲吻辰南的手指。她气得脸色通红无比,剧烈的喘着粗气,最后她恼恨的闭上了双眼。

     东方凤凰虽然比别人清楚一些,知道辰南和小公主不是真正的兄妹关系,但此时还是被他们之间的复杂关系搞晕了。

     辰南转脸望向她,道:「凤凰丫头,你发动那么多人追杀我,可是我真的调戏过你吗?你们将我追杀成重伤居然还不罢休,还在全城扫荡,可是我连你的手都没有碰过,我真是冤啊!」

     东方凤凰听辰南叫她为「凤凰丫头」,气的脸色铁青,对他怒目而视。

     「现在你还敢瞪我?」辰南站起来走到她的床前。东方凤凰一阵发慌,心中恐惧到极点。

     「咦,这是什么,难道是你的魔杖?」

     东方凤凰枕旁放着一根精致的魔杖,杖身一尺多长,晶莹璀璨,赫然为紫玉雕琢而成。在紫玉魔杖顶端镶嵌着一颗红色的魔晶,魔晶灵气四溢,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辰南叹道:「真是一颗宝贝啊!」说着他用力将红色魔晶从紫玉魔杖上掰了下来。

     东方凤凰看的心疼不已,恨不得将辰南杀了,这个家伙居然将她的魔杖给拆了。

     这时站在假山上的蓝衣老人呆不住了,若不是紫衣老人将他拉住,他就冲了出去。

     「老家伙你干吗拉着我,你没看到那个混帐小子把我孙女最爱的魔杖给拆了吗,那可是一件珍品啊,我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从一个魔法狂人那里偷到。」

     「偷的东西你也好意思说,不就是一根魔杖吗?他又吃不下去,先看看再说,看看这个小子的人品如何。」

     「气死我了,这个混帐小子……」

     辰南仔细打量着红魔晶,道:「听说普通一颗魔晶就已值很多钱,像这样的一颗极品魔晶一定能够卖一个好价钱。」说完他将魔晶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东方凤凰肺都快气炸了,这个家伙居然将她的魔杖拆了去换钱,简直是暴殄天物。

     当辰南将注意力从魔杖转移到东方凤凰身上时,他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道:「既然所有人都说我调戏过你,那今天我就让它名副其实吧。」

     东方凤凰吓得脸色惨白,身躯不由自主发出了轻微的颤抖。

     站在假山上的蓝衣老人再也呆不住了,急着要冲上楼去,但却被紫衣老人一把抱住。

     「别冲动,那个小子不敢胡来,他在吓唬你孙女。」

     蓝衣老人低声怒道:「这个死小子,我早晚要他好看……我一直对凤凰说魔法没用,很易被人偷袭、暗算,但她从来不听,这一次我一定强迫她学习一些武技。」

     辰南看东方凤凰露出惊恐的神色,笑道:「别害怕,我还不至于那么没品,不过你若是再找人全城搜捕我,我可不能保证下次还会这样君子。」

     他虽然嘴上说自己有品、是君子,但手下却没闲着,将两女的衣服翻了个遍,最后找出几十枚金币,揣进了自己的怀里。

     「穷啊,我的钱都被那个该死的副院长掠夺去了,只好和你们借几个钱花。」

     屋中两女惊愕的望着他,没想到这个让他们感到惊恐的大恶人竟然做起了小偷、强盗。

     辰南走到小公主的床前,对着她的额头用力敲了一下,道:「小恶魔好好反省一下,什么时候愿意做我的侍女,我什么时候彻底为你解开禁制。」

     小公主痛得想大叫,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她在心中将辰南大骂了一百遍。

     辰南最后走到东方凤凰床前,本想也敲她一下,但忽然临时改变了主意。他隔着薄毯在她丰满、高耸的双峰上用力抓了一把,而后打开后窗如飞而去,只留下一句笑语在房间内飘荡:“都说我调戏你,但我什么也没做,却被你和一群疯女人用魔法狂轰滥炸,现在收回一点利息吧。”

     东方凤凰羞愤欲绝,直欲抓狂。

     此时一直站立在假山上的蓝衣老人再也忍不住,一下子飞上了二楼。

     紧随他而来的紫衣老人,一把抓住他的肩头低声道:「那个小子已经走了,你难道要这个时候进去,这样岂不是更尴尬。」

     蓝衣老人一阵犹豫,而后跃上楼顶,朝辰南离去的那个方向追去,紫衣老人见状赶忙追了下去。

     「喂,老头不要激动啊,我们几个老家伙不是说好了嘛,只要这个小子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们暂时不惊动他。」

     蓝衣老人道:「我呸,这个混帐小子刚才调戏了我孙女,你没看到吗?这还不算出格?刚才就是因为你这个老家伙,我才一直没有出手,要不然他怎么能够占到我孙女的便宜?」

     紫衣老人道:「谁知道那个小子开始假正经,最后却来了个『乌龙探爪』……你不要这样冲动好不好?」

     蓝衣老人怒声道:「他能够拉开后羿弓有很多种可能,决非你们想象的那样,没有必要再继续观察下去,今天我一定教训一下这个可恶的小子。」

     紫衣老人道:「我说老头,你难道想将这件事闹大吗,这样对你孙女可没有半点好处啊。」

     蓝衣老人停下来想了想,道:「今天我暂且饶过他,改天一定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他一顿。」

     辰南在跃出神风学院的高墙时打了个冷颤,他自语道:「怪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神墓版权都归作者辰东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