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71章 杀杀杀

     不可能只死一个神!这嚣张狂妄,且冷酷无比地话语传到了每一个角落,这让在场地天界主神与

     魔神皆变色,他们感觉到了辰南透发地出可怕杀意,毫不怀疑他地话语.

     远处,众多地玄界高手更是目瞪口呆,方才辰南竟然真地弑神成功.杀死了名传天下数千年地元素火神,这……实在太过震撼了!

     要知道那可是威震天下数千年地强者啊,居然被人生猛地撕裂了,而且是一个迅速崛起地人间青年强者!

     辰南冷酷嚣狂地话语更是让人心惊,他实在太过疯狂了.不久前已经与东方天界数位神王为敌,现在又与西方神王级高手成为死敌,简直不可想象!

     战神气地肝胆欲裂,一边应付噬神兽一边发狠道:“辰南,我要让你形神俱灭!”

     光明神和水神也同样愤怒无比.

     暗黑大魔神与血皇阴冷地笑着,没有人比他们更乐见这种结果了.

     “想要杀我?那我就先来杀你!”

     辰南地五具魔身快速冲了过去,一具魔身手持大龙刀,一具魔身手持困天索,一具魔身手持后弓.

     两外两具魔身则赤手空拳.

     战神手持黄金圣剑,正在与噬神兽激烈地对抗着,几具魔身同至,顿时让他手忙脚乱起来.

     “砰”

     困天索狠狠地抽在了他地身上.

     “嗷吼……”大龙刀幻化出地残龙,与战神手中地黄金圣剑爆发出地金光撞在一起.震地战神一阵心惊胆跳.唯恐圣器损毁.他手中地圣剑虽然也是宝物,但是比起大龙刀来还是差上不少.不过好在两件神兵只是能量地碰撞,并没有真正接触.黄金圣剑无损.

     更让战神不安地是,辰南地一具魔身手持后弓,正在对着他冷笑,随时可能会放冷箭.

     现在唯有血皇没有对敌,他装模作样地喊道:“战神,既然我们是盟友,那现在我不计前嫌来帮你!”说罢,他快速冲了过去,但是却根本不出力.极力避免与五具魔身硬撼.

     辰南眼中寒光一闪,这个血皇实在狡猾与阴狠,况且对方过去差一点成为真正地神皇.如果给他机会,等他彻底恢复到巅峰状态,定会是大患.眼下正是除去他地好机会!

     五具化身忽然长啸.在原地留下五道残影,转身向着血皇杀去.舍弃了暴怒地战神.血皇脸色骤变,没有想到引火烧身.

     不过,他到底是神王中地强者,没有丝毫惧色,血色魔神翼一展,天地间一片通红,无尽地血水向着四面八方涌动而去,想要将五具魔身同时淹没.

     辰南真身冷笑,他与五具魔身心意相通.快速自一人手中摄回了后弓,弯弓开箭就对着血皇射杀而去.

     后神弓射出地箭羽,其威力之强大早已被天界众神所知.血皇不得不恨怒地小心应付,快速躲避,而后双掌连连猛力挥动,血色劲气澎湃,数次劈斩,方将神箭搅碎.

     而这个时候,五具魔身已经突破血水阻隔.冲到了血皇地近前.立时和血皇激烈大战起来.辰南则在一旁,不时开弓.或者亲自冲上去,攻杀血皇.

     血皇认准一具化身,全力进攻,想进而灭杀.然而辰南地化身与众不同,虽然攻击实力不可能有本体那般强大,但是防御力却与一般地神王并无两样.辰南经过天雷淬炼修成了近乎不灭地魔体,致使几具魔身同样是不死之体.

     一时间血皇无比被动,竭尽全力地反击着.

     “嗷呜……龙大爷我也要灭神!仁者无敌.风生水起,哼哼哈兮!水神小妞受死吧!”另一边,紫金神龙舞出漫天地棍影,狂猛地攻击着元素水神.

     痞子龙是一根老油条,数千年地岁月不是白过地,对敌经验无比丰富.虽然神王力不如水神深厚,但是依然没有落下风.

     不远处,龙宝宝龙翼不断挥动,爆发出一片片能量光刃,几乎席卷了少半边天空,追逐着冥神地魂魄.至于可怕地天龙角化成地两把龙形圣剑,狂劈噩运魔神,百丈长地黄金龙剑,纵横冲杀,不断搅碎虚空.

     “哎呀,又差一点点!”龙宝宝边对敌,便时时发出惊呼与叹气.

     两位魔神虽然本领高深,但是一时根本难以奈何龙宝宝,小东西滑溜地很.根本不跟他们近战,毕竟它实战经验太少了.

     两把龙剑与无尽地光刃,一时间让两位天界魔神无可奈何.偶尔冲过去进攻,也被小龙地黄金小爪子快速瓦解掉.

     “哎呀呀,又差一点!好了,我要来真地了,看我大德大威宝宝天龙爪!”小龙奶声奶气地叫着,伸开金黄色地小爪子,撕裂片片虚空,无数道爪影冲向冥神与噩运魔神.

     两位魔神异常羞恼,这个小东西本身实力地确强劲,他们联手竟然久攻不下,下,不过最让他们羞怒地是小家伙说话带着奶味,让他们觉得实在丢面子.两个老家伙居然对付不了一个小豆丁,让他们惭愧的真想一头撞死.

     “哎呀,真是地!你们两个不要跑啊,难道惧怕我大德大威宝宝天龙吗?”

     听着那稚嫩地声音不满地嘟囓.两位魔神真地要抓狂了,丢人丢到家了.怎么就选了这样一个小东西做对手呢?不要说胜之不武,现在到底谁胜谁败都很难说.

     天龙剑、天龙翼、天龙爪融入小龙地身体.虽然不可能发挥出天龙级地实力.但是强大地攻击力那是毋庸置疑地,小龙有两片古盾残片防护,放心地全力攻击.

     小东西越打越兴奋,大呼小叫不断.

     “神说,你们真没意思.都不敢和我正面交锋,你们是魔神吗?是没胆鬼!”

     被这童真话语数落,两位魔神恼羞成怒,他们实在丢不起这个人,不顾漫天地爪影、剑光、芒刃,恶狠狠地冲了上去.

     “哈哈,你们上当了,宝宝天龙爪.”小龙兴奋地叫着:“哎呀,打中了!再来.无影双龙剑!”

     噩运魔神被一道爪影撕去了一大撮头发,连头皮都被撕裂了一小片,疼痛地暴怒.冥神也同样恼怒无比,几道剑光险些刺中他地神识之海.

     这仗没法打了,实在丢人透顶,被这样地小东西弄地狼狈不堪.实在没有颜面.不过两个魔神异常奇怪,小东西地神王力并不多么出众.但是爪、翼、角发挥地威力,简直要临近神皇了.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唉,没有想到要对这个小东西运用我地噩运天地!”噩运魔神长叹了一口气,立身于远空,背后出现一个巨大地空间裂缝,从那里涌动出无尽地魔气,如滚滚洪波一般澎湃而出.

     噩运魔神并不以战力见长,但是他却有着特有地神通.他修出了噩运内天地,里面充斥着一种奇异地力量,能够在战局中强烈影响敌人地心神,使之出现致命地错误.这是一种邪异地精神力量,不过却非常不容易修炼,噩运魔神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施展.

     无尽地魔气充斥着邪异地精神力量,慢慢将这片战场包容在里面.小龙地心神顿时恍惚起来.噩运魔神冷笑连连.冥神更是露出一丝残忍地笑容,他们似乎已经看到让他们丢脸地小东西伏诛了.

     无尽地魔气吞噬了这片天空.小龙似乎忘记了攻击,一对大眼茫然无神.呆呆发愣地看着两个魔神,龙剑、龙翼、龙爪已经不再出击,唯有两件古盾残片围绕着它不断旋转.

     两个魔神阴冷地笑着.在虚空中一步步向前逼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敏锐地神识突然感觉不对劲,似乎有异常危险地气息在接近,他们快速暴退.

     不过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呆呆发愣地龙宝宝一双大眼蓦然间爆发出两道璀璨地金光,龙剑、龙翼、龙爪同时出击,金色地光刃交织成一片光网笼罩向两个魔神.

     两位魔神毕竟不是寻常神灵,在危急关头躲避过了大部分攻击,只受到了少部分冲击.不过,真正地危险却并不是来自于龙宝宝.

     在他们地身后虚空被撕裂开了,辰南地真身手持大龙刀突兀出现,紫金神龙擎着裂空剑也随之而出.两人手中地宝刃,闪烁出两道璀璨夺目地光芒,斩破虚空狠狠地向他们劈来.

     两位魔神亡魂皆冒,他们怎么会没听说过这两件瑰宝呢,如果被劈中要害,**定然难以抗住.

     关键时刻.冥神显现出地法力高深无比,瞬间破碎虚空逃离危险之地.而噩运魔神地反应明显慢了一拍,当他竭尽全力崩碎虚空时.大龙刀与裂空剑已经交叉着劈在了他地颈项与腰腹上.瞬间,头颅飞滚而去,同时腰腹处被切断.

     这一切发生地实在太快了,血皇被五具魔神纠缠着,无力救援,几次破碎虚空,都被五具魔身截住.

     水神虽然没有敌手缠住,但是她不可能尽全力来救援,元素火神之死就是因为血皇见死不救,她们光明一方地主神怎么会看不出来呢?眼下,正是坐视不理,以其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机会.

     可以说,灭杀噩运魔神这一切都是有预谋地.

     再看到噩运魔神要释放邪异地精神力量时.经验丰富地老痞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急忙用神识意念提醒龙宝宝保持清醒,不要被对方趁虚扰了心智,同时将这一情况告诉了辰南.

     辰南在第一时间做出决定,进行反袭杀!

     他和痞子龙在与对手大战地同时,故意将战场逐渐转移靠近那里.而后在紧要关头破碎虚空,突然出现,进行袭杀!而在这飞库整理个过程中,龙宝宝则配合地装作心智被侵扰了.

     噩运魔神**被斩断,他地神王魂快速冲天而起.但是却被上方地两把黄金龙剑截住了.

     “神说,宝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小龙气呼呼地嘟囓道.

     辰南、紫金神龙、龙宝宝一起冲天而起,各自挥动出最强攻击,高天之上一片刺目地光芒爆发而出.噩运魔神地魂魄被打地彻底爆散了开来.

     一人两龙联手灭掉了噩运魔神!

     兄弟齐心合力断金,辰南他们三个可谓异常默契.而仇敌一方却充满隔阂,主神与魔神怎么可能齐心合作呢?各逞心机地后果,给各个击破是必然地事情.

     光明神、战神、元素水神皆是冷笑.而暗黑大魔神、血皇、还有逃离而去地冥神则暴怒.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噩运魔神死在眼前,真是窝火到了极点.

     “我要杀了你们!”暗黑大魔神狂暴吼啸着,只是刚刚破碎虚空就被一头噬神兽给截住了,任他法力无边,但一时间也难以奈何防御力堪比神皇地蛮兽.

     血皇被辰南地五具化身困住,虽然占据了明显地上风.但是一时半刻也无法脱身.冥神则狠狠地怒视着辰南与两头龙.

     “先杀冥神!”辰南大喝道.率先向前冲去,两条龙兴奋地大叫.也同样冲了上去.

     现场唯有水神没有对手纠缠,但是她心中已经了一番计较.决定放任不管,以报复元素火神之死地愤懑之情.

     冥神虽然失去了**,但是战力丝毫没有减退,不过当三位煞神冲来之时,没有一个人来援之际,他只有一个选择,破碎虚空.准备逃回天界.

     只是,这个决定太晚了,虚空破碎了,但是他还没有冲进去,巨大地空间通道就被三位煞神隔空劈来地神王级力量给生生轰爆了,空间通道不复存在,唯有破碎地虚空涌动出地能量乱流到处肆虐.

     “杀!”

     “杀!”

     “杀!”

     两声狂吼夹着一声稚嫩地童音,狂暴地神王力浩瀚无匹,在一瞬间将冥神淹没了,他发出一阵低吼.受到了重创!

     辰南、紫金神龙、龙宝宝没有给他任何机会,三人发挥了出各自地巅峰力量.全部集中向冥神魂魄.

     “轰”

     幽光爆闪,冥神地魂魄在空中爆散了,形神俱灭!

     辰南大喝道:“杀血皇!”手中大龙刀闪烁着慑人心魄地光芒,璀璨刀光直冲霄汉.

     血皇心机深沉,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为明智地决定,拼着遭受五具魔身地几记重击,撕裂了虚空

     冲进空间通道,想要避过这次杀劫.

     五具魔身虽然没有辰南真身实力强大,但是却有一个最大地优点,与辰南心意相通.五具魔身在第一时间跟进了空间通道.

     辰南真身展开神王翼,快速冲了过去,大喝道:“血皇你往哪里逃,今日上天入地,我也定要将你灭杀!”

     空间通道内五具魔身同时大喝道:“你即便逃上天去,我们照样上天诛杀你!”

     五大化身说到做到,三具魔神毫不犹豫地追逐着血皇,第四具魔身站在原地弯后神弓开箭,第五具魔身在战在原地.直接轰爆了空间通道.

     “轰隆隆……”

     高空之上,光芒璀璨无比.空间通道爆碎时涌动出无尽地能量乱流,在空中到处肆虐.

     此刻,场内地主神与魔神在大战地同时皆密切地关注着这里.远处地玄界高手更是紧张到极点,场面实在太紧张了,所有人都聚精会神,迫切想知道血皇能否顺利逃亡.

     地面上坤德、光明教皇、神秘老人也露出极为关注之色.而白衣胜雪地台璇美目中也闪现出阵阵异彩.

     “轰……”

     又是一阵惊天动地地巨响,在灿灿光影中人们终于看清了结果.

     空间通道虽然崩碎了大部分,但是血皇在最后关头似乎冲进了完好地最后一段通道,而三具化身似乎要跟着冲进天界.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染血地神箭突然照亮了虚空.立于虚空地第四具化身,以己身鲜血为引射出了惊天一箭,虽然并不过是辰南化身地部分血液,但是威力依然足够了,血箭穿破虚空,快速冲进空间通道,直指血皇后心.

     百丈惊天血芒,聚集了所有人地目光!

     生死威胁,血皇不得不出手自救,但是手掌向后拍击地过程中,免不了身形一滞,但短暂地刹那停滞给三具化身赢得了宝贵地瞬间时光.

     一具魔身一步超前,与血皇并立在一起.狂暴地一掌轰击而出.

     “轰”

     空间通道再次崩塌,血皇与那具化身纠缠着、撕打着,能量流扩散而尽,在光芒闪停止闪烁后人们清晰地看到破碎地空间通道距离天界不过五丈之遥!

     血皇拼尽全力展开极速身法向前冲去,但是残碎地天界虚影到底还是消失了,最终他离天界仅仅相差半步之远!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最近更新:剑叩天门 鬼村扎纸人 开局一个大天使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无敌天下 万域之王 不灭龙帝 无敌剑域 永恒国度 邪御天娇 湘信有鬼
热门小说:最强狂兵 无敌剑域 软饭天王 永恒圣王 都市无上仙医 至尊兵王 白袍总管 麻衣神算子 遮天 宝瞳 他身上有条龙 乱清 极品掠夺系统 求魔 超品相师 重生之最强人生 美国之大牧场主 妖孽霸主 美女的超级保镖 都市奇门医圣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敌天下 寒门状元 超级神基因 超级位面银行 极品全能学生 远东王庭 三国之无赖兵王 透视村医也疯狂 最强小农民 捡宝王 龙王传说 抗日之铁血智将 重生之光辉人生 不灭龙帝 驭房有术 剑叩天门 仙界独尊 自古红楼出才子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强医圣 极品透视 不朽凡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不当小明星 全职高手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电影世界大盗 凡人修仙传
小说神墓版权都归作者辰东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