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二百一十章 工作组到了草海

     “许夫杰的目光再赵亦贤的脸七看了一阵,这才说道!”老赵,发生了一件事情,请你来商量一下。”

     神情一愣,赵亦贤看向许夫杰,想从许夫杰舟表情中猜测一下发生的事情。

     看到的却是许夫杰阴沉着的脸。

     难道真的发生事情了?

     赵亦贤也表现出了严肃:“许书记请说。

     ”情况是这样的……”

     许夫杰把发生在草海的这些事情全都说了一遍,一边说着,一边也在暗中观察着赵亦贤的表情变化。

     赵亦贤还真是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跟自己安排的情况完全走出了一个相反的方向,一时之间真是有些发愣了。

     许夫杰都已讲完了一阵,赵亦贤还没反应过来。

     赵亦贤怎么也没想明白草海县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了,走之前还跟那彭学云通过电话的,彰学云这人做事很小心,全都是谋而后动,应该不会出乱子才是,怎么就出了乱子了!

     这次从省里回来就是想操作一下草海的事情,结果却走出现了这样一个自己想都没有想到的情况,这让自己下一步怎么搞?

     想到自己再次受到谢逸暗示的事情,赵亦贤的头脑中一片混乱,把他的计刮完全打乱了,如果彭学云出了问题,自己该怎么搞?没有可用的人了!

     ”是真的?”赵亦贤问了一个自己乖有些脸红的问题。

     许夫杰如果不是搞明白了情况又怎么可能那么严肃!

     不过,问出了这样的话之后,赵亦贤的眼睛一亮,也许这事里面也有内情也难说彭学云做事一直都很小心他应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吧?

     许夫杰也有些怀疑这事,不过,想到是叶泽涛讲述的情况,他知道叶泽涛绝对不会乱说话,这样的事情是一查就能查出来的,叶泽涛也没有必要冒着政治的风险来欺骗自己:

     ”老赵,这件事情可大可小,现在草海县的干部群众中已在进行着多和的传言,如果扩大了,真要走出了问题,市委怎么向省里报告这事,我们都得挨板子!”

     赵亦贤也想到了这事,他就是负责干部管理的办书记如果下面的干部出了问题,他的责任比许夫杰更大一些,这事还真不是一件小事。

     ”许书记,我看是否组成一个工作组到草海云调查一下,我们也不能听信个别人的议论,对干部的管理还是多听一些群众的意见,多做调查才是!”赵亦贤想的是派出人员看看崔永志和彭学云他们能否把这事压下去。

     许夫杰当然乐意这样了,如果能够把事情压下去,对于他来说也是好事。

     面对着发生的这个突然情况,两人很快就统一了意见,如果可能,最好就是把事情压下云,扩大了对大家都不是一件好事。

     许夫杰一个电话打出去很快,市纪委书记詹则暮就夷了进来。

     看到屋里的两人詹则幕就知道肯定是草海县的事情,草海县的事情发生后他一直在关注着这事,正想向许夫杰进行汇报。

     ”老詹,有件事情!”

     许夫杰开门见山就把情况向着詹则暮讲了一遍。

     詹则暮心想果然是这事,严肃对许夫杰道:“许书记,我正想向您汇报一下这事的,草海县发生的情况已经引起了工作的混乱,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后果严重!”

     纪委也有着太多的消息渠道,草海县发生的事情早就传到了市纪委,詹则暮一直都在关注着这事。

     许夫杰看了一眼赵亦贤道:“我刚刚与老赵也在谈这事,担心的是这事是有心人从中搞事,打算由纪委牵头,派出一个工作组进入草海,要用最短的时间把这事搞清楚!”

     詹则暮听得出来,许大杰是希望立即就把这事搞定。

     ”老詹,我认为一定要搞清楚情况,现在我们中的一些干部平时没事就喜欢搞事,如果是有意制造混乱,发现了就要坚决打击!”赵亦贤现在是心情坏透了,好好的局面怎么就弄成了这个样子。

     詹则暮对于市里的情况了解得清楚得很,这事看上去是下面的人在斗,何尝不是许夫杰与赵亦贤的一次交锋,那草海县不同于以往,现在红火起来了,赵亦贤的人是彭学云,搞出了这些事情已经能够看得出来,这是是赵亦贤想插入草海的行为,轻易插手进去的话,搞得不好就会把自己也搞得被动。

     现在看起来,这交锋的两人又在担心了,担心的是事情被搞大,两人是想联手把事情压下云,却又互相防着,这才找了自己这个不属于两人的人来搞这件事情。

     工作组到是好派,关键的还是人选的问题!

     这是詹则暮头疼的问题工

     想了一下,詹则暮眼前一亮,心道自己怎么把那人忘了,到是一个很适合的人选。

     ”许书记,我打算抽调精兵组成工作组,这组长麻,打算就由廖韵琰同志担任,你认为怎么样?”

     廖韵琰?

     许夫杰想了一下,同样也是眼前一亮,看向詹则暮的目光中就透着赞许,派这人前去,他并不属于自己的人,也不属于赵亦贤的人,到是一个比较客观的人选。

     廖韵琰这今年轻人虽然年轻,做事却是沉稳的人,让他去应该不会搞出乱子。

     ”老赵,你认为呢?”

     赵亦贤点了点头道:“我看可以。”只要不是许夫杰的人,赵亦贤还是能够接受的。再说了,派一今年轻人去也不错,凭着崔永志和彭学云的精明,很容易就能够搞定这种年轻人,总比派出一些老油子强得多:

     在这件事情上,许夫杰与赵亦贤都是有着共同的想法,如果崔永志他们能够自己把事情搞走,抹平了,这比什么都好。

     詹则暮道:“那好,我立即去安排,安排了办下去!”

     ”要实事求是,客观公正,还必须要处理得快!”许夫杰交待了政策:

     赵亦贤道:“最重要的我看还是要尽可能的不扩大化,现在的舆论真是要命“小小的一件事情就扩大得没边没际的!”

     詹则暮回到办公室时,立即就把一今年轻人叫了进来。

     看着这年轻人,詹则暮表现得就亲切了一些,问道:“小廖,工作还习惯吧?”

     ”詹书记,我逊习惯,年轻人表现出了一种恭敬。”

     哈哈一笑,詹则暮就说道:“上廖,有一个事情需要你带队一下,是这样的,草海县发生了一些事情……”“詹则暮把草海县的情况向廖韵琰介绍了一下,介绍完之后就说道:“市委高度重视这事,这次由你带队进入草海县,一定要用最短的时间把情况搞明白。”

     廖韵琰道:“我一定完成任务!”

     很快就从纪委抽调了人手,看着一辆越野车朝着草海县驶去,詹则暮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派出这样的一个人,想必会搞出一些事情吧?

     市里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在纪委里面表现温和的年轻人是什么样的来历,就连许夫杰和赵亦贤都不清楚廖饮璜的情况,作为省委副书记廖沸的亲信,詹则暮是知道廖散螓的底细的,这是廖书记的小儿子,一直都没有生活在宁海省。

     把廖韵琰派去调查这事,相信有廖书记掌舵,肯定出不了状况,詹则暮放心得很。

     再次把收到的一些材料拿出来看了一阵,詹则暮用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击着,草海县的事情很复杂,很有可能会搞成整个班子烂了的情况,以廖韵琰那和嫉恶如仇的个性,搞不好还真是要掀起波澜,这事还得向廖书记汇报一下才是,要不然搞出事来了,廖书记还不得怪自己没有照顾好他的儿子!

     拨通了廖沸的电话,詹则暮就详细把自巳派廖韵琰到草海县去搞调查的尊情讲了一遍。

     廖炜听完之后只是说了一句:“年轻人嘛,就应该让他们多锻炼一下!”

     说完这话,廖炜挂了电话。

     叶泽涛现在正在接待着江朝伟父子。

     ”泽涛,我可是来了,该关照的地方可得关照我一些!”江朝伟很不见外地说着。

     看向江顺章,叶泽涛道:“伯父终于来了,相信人们的公司运作起来之后会很有市场!”

     江顺章道:“这次我也是下了一搏之心了,春竹乡的旅游资源的确非常不错,如果运作得好的话,多少也算是有了一个实体,朝伟也算是有了一个依靠!”

     看得出,这江顺章毕竟没有搞过这事,底气有些不足的样了。

     江朝伟笑道:“爸,反正有涛涛在的,我就不相信垮了没饭吃时他不赏口饭给我!”

     江顺章就笑道:“你这臭小子,还赖上人了!”

     叶泽涛笑道:“我与朝伟是兄弟,伯父放心好了,只要运作得好,项目一定没问题!”

     江顺章微微点头道:“你也知道我不懂这个,朝伟也不懂这个,朝伟其实就是挂个名,真正进行管理的是请来的一个职业经理人,相信有他们专业化的运作,会把项目做好的。

     ”这样就保险一些了!”叶泽涛对于江顺章也很佩服,这是一个有魄力的人!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神道丹尊 驭房有术 明星潜规则之皇 仙逆 神藏 终极教官 求魔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掠天记 至尊兵王 万古神帝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遮天 红色仕途 重生之领主时代 麻衣神算子 洪荒之妖皇逆天 武侠世界大穿越 玄界之门 邪御天娇 狂神刑天 鬼村扎纸人 官妖 牧神记 最强小农民 掀翻时代的男人 超品相师 通天武尊 鉴宝秘术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劫天运 末世钢铁车队 苍天万道 三国之无赖兵王 御鬼者传奇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圣墟 不朽凡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职高手 儒道至圣 异能小农民 超级神基因 超品透视 抗日之将胆传奇
小说红色仕途版权都归作者鸿蒙树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