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八百七十三章 每一票都非常关键

     叶泽涛了解过后才明白,现在美国的情况也复杂,临近大选,民主和共和两党的总统争夺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每一票都成了一个关键,在这样的时候,只要能够争取到票数,大家都在各显奇招。

     以前一直都是在电视中看到美国的总统竞选,这次叶泽涛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也陷入了进去,听到自己在美国民众中也有了一定的影响力时,叶泽涛多少还是有些愕然,这美国的民心真是让人看不懂。

     有些像国内的政府里面山头主义情况啊!

     叶泽涛在了解到了这些情况后,到也笑了起来。

     叶泽涛这时也明白了李永刚他们在这次的宣传中为何那么顺利的情况,搞了半天这是两党在争夺中的放任,担心招惹到自己的不快,从而在某些地方放松了一下而已。

     真是很有竟然的地方!

     叶泽涛对于美国的情况也多了一些了解。

     果然,正如那孙西林所言,就在叶泽涛加入到那了代表团不久,大使黄林江就找了过来,对叶泽涛说了纽约州长考斯库邀请他参加一个什么晚宴的事情。

     早已得到了孙西林的授意,叶泽涛到也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这次陪同的是黄林江。

     都是老熟人了,叶泽涛就笑着对黄林江道:“考斯库举办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宴会?”

     在叶泽涛的想法中就如同华夏一样的摆上一桌大吃一顿,大家拼酒拼得把对方搞倒。

     黄林江介绍道:“一些团体不时都会举行一些规模不同的聚会,在一些庄园之内,有音乐、有吃食、有舞场、也有喝酒喝咖啡的地方,反正大家互相认识后可以自由活动,这是一个增进大家认识的地方,许多的事情都在这样的地方谈成。”

     叶泽涛就想到了自己在电影中看到的情况,笑道:“还真是没有玩过这样的东西。”

     黄林江笑道:“跟华夏不太相同,这种聚会更多的就是增进大家的交往。据说这次的时间会搞得很长,也许一晚上都耗在那里了!”

     叶泽涛就笑道:“好在我还认识你,要不然他们自己聊他们的,我还不得无法趣死了!”

     黄林江就笑了起来道:“习惯就好了。西方文化不同于华夏,到了那地方,你大可自由的发挥,可能还是会有人缠着你搞一下功夫之类的。”说到这里,黄林江很有深意道:“我到是可有可无法,到是你,这次估计不会寂寞的!”

     叶泽涛道:“那好。就去见识一下好了。”

     以前只有在电影电视中才见识过这样的场合,叶泽涛到也很想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黄林江这时又严肃道:“叶市长,有一个事情你得重视,现在正值美国大选,两党争得厉害,考斯库是共和党的成员,这次参加的人更多的都是共和党的人。”

     叶泽涛点了点头,这已涉及到了国家层面的事情了。按理自己是不应该掺合进去,但是,现在的情况又很特殊。自己在美国民众的心目中到也成了一个英雄的形象,可能就如同明星一样,已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共和党把自己邀请过去,也有借这事来提升一下他们的名声的用意,到也要小心一些才是。

     叶泽涛也严肃了起来,认真道:“到时还要请你多提点一下,说实话,这种场合我不在行,我担心的是我的行为影响到了国家的利益。”

     黄林江微笑道:“到也不必太过担心。无法论是美国的哪一个党派取胜都对我国没太大的影响,他们的政策都差不多,关键的是我们要从中尽可能的争取利益而已。”

     叶泽涛并不知道的是,他与黄林江在这里说话时,那美国的总统盖黑也与考斯库正在谈论着他的事情。

     如果叶泽涛听到一个美国的总统在百忙中关注着自己时,可能真的要自得了。

     “这次华夏飞机被劫。我们能够成功解救的事情,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个可以吸引眼球的事情,可惜的是那个叫叶泽涛的人从中掺合了一下,要不然,效果就会更好!”考斯库叹气道。

     盖黑看向考斯库道:“也不能这样想,如果当时不是叶泽涛在关键的时候找出了那暗藏的女人,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当时的那种情况,考斯库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当时飞机炸了,虽然是华夏的飞机,但是,这是在纽约爆炸的,民众对于这事估计也会怪在政府的身上,那可是失民意的一件事情了。

     对于叶泽涛做的事情,也不能说是好还是坏,各有优缺点吧。

     “那华夏人最近设法利用我国的媒体宣传他们国家的事情,按你的指示,我们控制的媒体到是全力支持,到也宣传了一下华夏。”

     “对方不是也在全力支持?”盖黑皱眉道。

     “是的,对方也想利用这华夏人拉一些票,现在那叶泽涛的事情被极度的热炒了起来,我们都没有想到民众会上心这样的一件事情,华夏热正在形成,我们担心的是那叶泽涛会站在对方一边去!”

     考斯库在这件事情上还是有些担心的。

     盖黑看向考斯库道:“你要明白,纽约是一个大区,是我们的一个担心,这个地方决不可失,现在民主党的汉高呼声极高,你们之间的票数差距并不大!”

     说到这事,考斯库就有些心情沉重,自己现在就在任上,占有的资源那么多,竟然还无法把那汉高抛在身后,如果关键的时候出了问题,丢掉了纽约这个关键地点的话,对于整个的竞选形势必然产生巨大的影响。

     “我已向那叶泽涛发出了邀请,请他来参加一个聚会。”

     “据我们所知,这个叶泽涛在华夏都是一个关键性的人物,背景深厚,发展势头很强劲,研究中心已把他列为华夏有机会冲鼎的人选之一,从现在开始与他搞好关系,有利于美国的利益!”盖黑想了一下严肃说道。

     考斯库皱眉道:“据我所知,华夏正在搞所谓的民族产业试点,这是一种排外的做法,一些企业都谨慎看待这事,这个叶泽涛又是冲在最前面的人,他的成长对我们是否不利?”

     盖黑微微一笑道:“所以,我们就更加需要关注他的言论,当然了,大家反对的目的也是明显的,利益小了,吼上几句很正常,这种事情放在我们国家,早就干了,华夏再不做这事,估计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搞民族产业的事情了!”

     考斯库对于这事到也理解,其实,美国现在参与向华夏施压的目的不外就是试一下华夏的底线,人家华夏如果下了决心要这样做,美国也没有反对的权利,毕竟一个国家的发展,总是有一些自保的地方,美国就不可能放任外资在国内横行的情况发生。

     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事情不必深谈,都能意会。

     考斯库微笑道:“我们美国是一个包容的国家,许多国家的领导人来到了美国看了之后都会改变他们的一些想法的,要不然也不会成为世界的中心了!”

     “说得不错,人生在世,不外就是求名求利而已,相信那年轻的叶泽涛在这方面不会是没有缺口,这次你可以借聚会的名义,多与他交流,先把关键弄好,也可以借他的影响力,拉拉票嘛!”

     两人针对着叶泽涛的事情到也谈了不少的内容。

     出了盖黑的办公室,考斯库叹了一声,随着最近一些政策的出台,已是大失民意,搞得总统的竞选胶着在了一起,盖黑与他的竞争对手打得激烈,每一个地区的成败都成了关键,这也正是盖黑担心纽约有失的关键。

     再想到自己的对手汉高的攻击力时,考斯库的心情也是沉重,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的情况,民意测验已出了结果,差距在进一步的缩小,万一丢掉了纽约,问题可就大了,对盖黑的竞选都会带来严重的影响。

     不容有失啊!

     这个时候,考斯库也在想着叶泽涛的影响力的问题。

     美国就是这样的一个让人看不懂的地方,往往一个很不起眼的人都会影响到战局,这个叶泽涛现在竟然就真的成了一个这样的人。

     想想叶泽涛的情况,考斯库也觉得不可思议,现在就连自己的老婆都喜欢上了这个东方帅气的年轻人,更多的少女们竟然也被这个东方帅哥所吸引。

     不得不说,每次考斯库看到电视中播出的叶泽涛硬币击伤劫机者,探手从那女劫机者胸口掏出遥控器的潇洒动作时都会产生一种嫉妒之情,这叶泽涛完全就是一个少女和少妇的杀手啊!

     想到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对于能够请到叶泽涛参加晚宴的事情那么上心时,考斯库就会苦笑,这个年轻人竟然就这样深入到了美国人民的心中了。

     考斯库相信,只要叶泽涛号召一声,会有不少的人把票投过来。

     还是认真的把这次的晚宴搞好吧!^-^^-^想到当时的那种情况,考斯库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当时飞机炸了,虽然是华夏的飞机,但是,这是在纽约爆炸的,民众对于这事估计也会怪在政府的身上,那可是失民意的一件事情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最近更新:如意小郎君 创业吧学霸大人 未来天王 重生之无限梦想 最强圣帝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 校花的贴身高手 刀镇星河 逍遥派 都市奇门医圣 神藏
热门小说:俗人回档 法家高徒 全职高手 乾坤剑神 透视村医也疯狂 极品全能学生 白袍总管 万古神帝 神道丹尊 大龙挂了 求魔 明星潜规则之皇 神藏 驭房有术 官术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灵域 异能小神农 掀翻时代的男人 将夜 不灭龙帝 地府朋友圈 我的师父很多 太古龙象诀 至尊剑皇 凌天战尊 最强弃少 我欲封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魔禁之万物冻结 武侠世界大穿越 造化之王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都市奇门医圣 太古剑尊 高官 永恒圣王 创业吧学霸大人 我的女人你惹不起 校花的贴身高手 邪御天娇 牧神记 通天武尊 极品掠夺系统 雪鹰领主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调教大宋 神墓 抗日之将胆传奇 御鬼者传奇
小说红色仕途版权都归作者鸿蒙树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