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二百九十章 弹指破敌

     六年前的太史慈,名满青州,威震山东,遥远如冀徐兖等外州都有人知道太史慈的赫赫威名。..

     六年前的陶应,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即便是徐州城里,军民百姓也只知道老陶谦有个书呆笨蛋小儿姓陶。

     六年后的太史慈,寥寥没落,官居牙门将,所率人马不满编,多老弱,能够记住太史慈名字的人,屈指可数。

     六年后的陶副主任,名满天下,如曰东升,开疆拓土纵横南北,身经百战未尝败绩,官封徐扬州牧,麾下兵马已过二十万,步骑水师无一或缺,强兵如林,精锐似雨!威名之盛,上至天诸侯,下至黔首百姓,无不屏息而听!

     短短六年沧海桑田,对比还如此强烈,太史慈再是豁达,心里怎么也有些不是滋味,所以在陶副主任的面前尽管嘴上说得漂亮,可是领着马忠离开了陶副主任温暖的怀抱后,太史慈心里还是感觉空荡荡的有些失落,一个念头也不由浮上心头,“我以诚报刘繇,刘繇如果知道这件事,又以什么报我?”

     “太史将军,敌人没有追上来。”

     马忠的话打断了太史慈的自语,报告了一直在留意的后方情况后,马忠又说道:“太史将军,陶应和其他人说的完全不一样啊,我们队伍里的都伯和屯将他们,每每提到陶应都骂他是天下第一的歼贼,背信弃义的无耻之徒,还曾经出卖过我们的主公,可是今天看起来,陶应好象不是这样的人啊?”

     “莫听那帮蠢货鬼扯!”太史慈顺口骂了一句,又哼道:“要说背信弃义,那也是我们的主公背信弃义,当年的历阳之战,徐州军队在陆地上猛攻袁术军的水师旱寨,打得十分拼命,是我们的主公为了保存实力,命令水师撤往下游,让出航道给了袁术水师逃命的机会,不然的话,那一战徐州军队早把陈芬老匹夫的队伍灭在历阳码头了,那还有后来的那些事。”

     马忠张口结舌了,当年的历阳之事他也有所耳闻,不过那些当将军当大官的都是一致宣称,说是徐州军队躲在江岸上游而不击,不管刘繇军水师在江面上怎么的苦战,徐州军队就是袖手旁观,这才导致了陈芬的队伍逃往春谷,为此年轻气盛的马忠还大骂过徐州军队卑鄙无耻,现在又听到太史慈嘴里说出的真相,马忠的整个世界观也顿时颠覆了。

     这时候,山那边隐约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还有嘈杂的呼喊声,太史慈和马忠是自家的队伍上山,忙加快了脚步,到得神亭岭山顶一看果然,大批的刘繇军正在沿着狭窄的山道飞速上山,前锋队伍还已经登上地势相对开阔的神亭岭山顶。太史慈犹豫了一下,刚要准备翻身下马与率领前锋的同僚说话,谁料率领前锋的刘繇军牙将却大喝了一声,已经登上了山顶的刘繇军士兵立即平抬长枪,对准了太史慈和马忠,一些弓箭手还拉弓搭箭也对准了太史慈和马忠,摆出了作战架势。

     “兰大乃你疯了?”太史慈不仅认识那个与自己同为牙将的前锋将领,与他还比较熟识,勒住战马惊叫道:“我是太史慈,你不认识了?”

     “当然认识,但对不住,我也是奉命行事。”外号大乃的兰姓牙将面无表情,说道:“樊将军有令,见到你和你旁边的那个谁,立即拿下,反抗立斩!太史义,念在同僚一场,你现在放下武器受缚,我绝不为难你。”

     “樊能?”太史慈一楞,然后又怒吼道:“樊能为什么下令拿我?我做错什么了?”

     兰姓牙将其实也不知道樊能下这道命令的原因,只是再度命令太史慈下马投降,太史慈正要再问时,樊能终于登上了山顶,策马来到了太史慈和马忠面前,太史慈忙问道:“樊将军,听说是你下令拿我,为什么?”

     “你自己做过什么,你心里明白。”樊能冷冷回答,又用马鞭指着太史慈和马忠说道:“太史慈,还有那边的那个谁,你们聪明的话,马上就给我跪下受缚,不然的话,我可就直接下令放箭了。”

     说完了,樊能将马鞭一挥,更多的刘繇军士兵也立即大步向前,举枪对准太史慈和马忠,太史慈既惊且怒,下意识的勒马后退了几步,然后怒喝道:“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就算我私自出营擒拿陶应,也用不着这样对我吧?”

     “擒拿陶贼?说得真漂亮。”樊能大声冷笑,道:“既然你出营擒拿陶贼,那陶贼何在?”

     “他的随行武将太过厉害,没拿住。”太史慈如实答道。

     “那你为什么没与陶贼的队伍交手?”樊能冷笑着又问,“刚才你好象是已经追到了光武庙附近吧,为什么没和陶贼交手就直接折了回来?还有,你刚才在光武庙附近和陶贼说了许久的话,到底说些什么?”

     “你怎么知道这些?”太史慈大惊失色。

     “当然是有人看到了的。”樊能有些得意,道:“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对你实话实说了,其实我军伏路斥候早就在秘密监视光武庙一带的动静,所以你和陶贼在那里做过些什么事,伏路斥候早就已经禀报到了本将军面前。”

     听了樊能这番话,太史慈和马忠更是愕然,同时无奈之下,太史慈只得如实说道:“是,我是和陶应在光武庙旁边见了面,也没有交手,陶应还亲自出面招揽我与马忠,但我和马忠兄弟都拒绝了。我虽然只是一名牙将,马忠兄弟也只是一名普通骑卒,但我们都没有贪图陶应许诺的荣华富贵……。”

     “哈哈哈哈哈!”樊能狂笑起来,大笑说道:“太史慈啊太史慈,你这歼贼到了这一步,竟然还敢说这些大言不惭的话,陶贼亲自出面招揽于你?你竟然还一口拒绝?”

     “我拒绝陶贼招揽,有什么可笑之处?”太史慈有些糊涂,然后又怒道:“你如果不信,现在就随我重新下山去追陶贼,当着你的面,我与陶贼的随从大战三百回合,证明我对主公的耿耿忠心。”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樊能开始了狞笑,“用这么蹩脚的借口骗我下山追击,让我率领队伍踏进陶贼的陷阱,让陶贼布置在光武庙的伏兵重创我军,心肠果然恶毒。”

     “陶贼在光武庙那来的伏兵?!”太史慈怒吼,回头一指北面山下的光武庙方向,怒道:“你自己派人过来看,光武庙……,那来……。”

     太史慈的话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太史慈忽然目瞪口呆的看到,北面的光武庙四周,确实出现了大批的徐州军队士兵,就好象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正在向着光武庙旁边的开阔地带汇聚。见此情景,不要说太史慈目瞪口呆,旁边的马忠也是愕然瞠目的惊叫,“真有伏兵!我们刚才在光武庙时,怎么没有发现?!”

     “难道这就是陶应没说的第二点?!”太史慈心中一凛,突然明白了陶副主任之前放过自己与马忠,并不是没有把握生擒自己与马忠,而是真正的网开一面,仗义开释!不然的话,这么多伏兵一起冲出,自己与马忠就是三头六臂,那也只是束手就擒的份!

     “别演戏了!”樊能也有些不耐烦了,再用马鞭一指太史慈和马忠,喝道:“两个匹夫,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立即跪下受缚!不然的话,我可就要下令放箭了!”

     看到作势将要放箭的自军士兵,太史慈和马忠惊怒之余既是茫然又是委屈,一起大声喊冤,樊能却毫不犹豫的下令放箭,刘繇军士兵立即乱箭齐发,也幸得太史慈与马忠已有些准备,虽然都是大吃一惊,却也迅速做出反应,太史慈舞枪格挡来箭,马忠则翻身藏入马腹,好在山顶也不是十分开阔,布置不了多少弓箭手,总共只有二十余支箭射来,太史慈和马忠不至于毫无不躲闪之力。但即便如此,两匹战马惨嘶间,太史慈身上也连中两箭,顿时吼声如雷,“樊能匹夫,你来真的?!”

     樊能当然是来真的,马鞭再挥间,早有一队刘繇军士兵冲了上来,各举刀枪往太史慈和马忠身上乱攒乱砍,太史慈见情况不妙,只得跳下已经中箭的战马,挥枪阻止敌人上前,那边马忠也从马腹钻了出来,挺枪过来助战。那边樊能却大喝道:“快放箭,继续放箭,射死这两个匹夫!”

     “将军,进树林。”马忠比较冷静,大喝一声带头冲往南面来路旁的树林,太史慈也知道

     弓箭难躲,所以立即就跟了上去,后面的刘繇军士兵大呼小叫的紧追不舍。

     险之又险的逃进树林时,第二波又已袭来,马忠为了掩护已经受伤的太史慈,右臂上也中了一箭,只能是抛去长枪,向太史慈借了一支短戟左手拿了抵敌,刘繇军士兵蜂拥入林,一起带伤的太史慈与马忠抵挡不住,只得且战且退逃往树林深处,刘繇军士兵继续紧追。也就在这时候,山下喊杀声如雷,徐州军队也开始向着山上杀来,樊能赶紧催军迎战,居高临下抵挡徐州军队冲锋。

     两支军队近战交手时,徐州军队与刘繇军的战斗力差距也立即就体现了出来,连袁术军都干不过的刘繇军队伍,尽管占着居高临下的优势,可是在徐州军队的冲击面前仍然是毫无还手之力,被气势汹汹的徐州军队杀得是鬼哭狼嚎,血肉横飞,不断向着山顶节节败退,你推我搡的自相践踏,彻底乱成一团,擅长欺负弱小的徐州士兵则猛冲猛打,拼命捞取战功,很快就攻到了山顶。樊能见情况不妙,也只能是迅速率军撤退,再也顾不得催军追杀太史慈和马忠。

     正如陶副主任所言,走后还不到一个时辰,太史慈和马忠就又回到了陶副主任面前,还是带着伤回到了陶副主任面前,陶副主任当然也没有计较太史慈和马忠之前对自己求爱的无情拒绝,不仅以礼相待了重新归来的太史慈和马忠,还假惺惺的亲手为他们敷药包扎——绝对是假惺惺,因为陶副主任在亲手给太史慈和马忠包扎时,连眼睛都笑了眯起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太史慈和马忠当然也没有了其他选择,只能是一起挣扎着向陶副主任磕头请罪,请求陶副主任开恩收留,表示自己愿意投入陶副主任温暖而又宽广的怀抱。陶副主任大喜过望之下,干脆连乘胜追杀樊能队伍的心思都没有了,直接就下令鸣金收兵,领着太史慈和马忠欢天喜地的返回大营喝酒庆祝去了。

     是夜,陶副主任在中军大帐中大摆酒宴,与众文武一起为太史慈和马忠接风洗尘,太史慈与马忠感激不尽,大腿被箭贯穿的太史慈不顾自己伤得颇重,还主动表示愿为先锋,替陶副主任去攻打刘繇军大营。陶副主任则大笑道:“义只管安心养伤,区区刘繇,不足挂齿,在我眼中,刘繇纵然是有十万大军,也不过一起土鸡瓦犬,弹指可破。义想要建功立业,不必急于一时。”

     “可刘繇凭险而守,营寨坚固,主公恐怕很难轻易攻破吧?”太史慈有些担心的提醒道。

     “刘繇的营寨是很坚固。”陶副主任点头,又道:“不过义,有一件事我很奇怪,今天我在神亭岭顶上观察刘繇军营寨,发现他的大营依山旁水建营,正面和侧面有浅川保护,半围一座山丘立营,但是那座可以俯视刘繇军全营的山陵之上,为何不立营栅驻军守卫?”

     “取水与运粮不便,所以没有驻军。”太史慈随口回答,却又立时醒悟了过来,惊叫道:“那是要害啊,主公若派一军抢占此山,居高临下以弓箭射之,刘繇军营地想不大乱都不行啊!”

     陶副主任嫣然一笑,举杯向太史慈说道:“义,饮酒,今曰只叙朋友交情,不谈军务了。”太史慈会意,忙与陶副主任一起举杯饮酒。

     也因为有了陶副主任不谈军务这句话,一道从徐州紧急送来的军情奏报没能立即呈到陶副主任面前,一直到了二更宴罢,一干武将散去之后,刘晔才将这道军情奏报递到陶副主任手里,说道:“陈元龙派人送来的,四月十二,袁绍再次亲率二十万大军南征曹艹,汲取前次冒险轻进的教训,没有再直取白马和延津,选择了兵进仓亭,准备与驻扎在馆陶的袁熙队伍会师。”

     “陈元龙在信中估计,猜测袁绍此举是先取东阿、范县与东平等地,打通与我军的兖州联络,然后再图西进许昌。”刘晔补充道:“晔也是这个看法,袁绍若能打通我军的直接联络,后援粮草都可以确保无虞,在官渡大战伤到元气的情况下,这是袁绍最为理想的进兵战术。”

     “和我那位叔父一样,都有点长进了。”陶副主任打了一个呵欠,一边翻看着书信一边问道:“曹贼呢?怎么动静?”

     “书信发出时,曹贼已然亲自率军赶往了仓亭。”刘晔答道:“看模样曹贼是不敢弄险,准备御敌于国门之外,在仓亭一带与袁绍决战了。另据我军细作探报,曹贼不仅在东阿囤积了大批粮草,还在仓亭一带准备了数量十分充足的渡船,所以陈元龙怀疑,曹贼也可能主动渡河北上,与袁绍会战于黄河以北。”

     “不可能吧?”荀谌惊讶说道:“曹贼虽在官渡大胜,但冀州兵马数量仍然远在曹贼队伍之上,曹贼之前又在徐州被主公大败,怎么还敢主动渡河迎战?”

     “友若先生恕罪,依诩之见,曹艹的这个战术十分正确。”贾诩不动声色的说道:“曹兵精锐,利在速战,袁绍兵多粮足,利在久持,曹孟德若是据河而守,容易对他最不利的被拖入消耗战,且千里黄河处处可渡,曹艹集中只守一点很难阻止袁绍分兵渡河,分兵守之更是危险,容易被兵多将广的袁绍各个击破。惟有主动渡河北上,寻求决战机会,方是上策。”

     “可是曹贼背水作战,万一失利,那可就是跑都没地方跑了啊?”荀谌疑惑道。

     “曹军精锐,以一当十或许有些夸张。”贾老毒物微笑说道:“但如果是背水安营,列阵而战,曹军以一当十或许就一点都不夸张了。而且曹孟德治军极严,队伍凝聚力强,正适合打这样破釜沉舟的生死决战。”

     荀谌默然,也总算是明白了袁绍上一次为什么会输得那么惨。陶副主任则不以为奇,只是举起陈登的书信笑道:“还有一件事,我那位岳丈大人还派人寄书到了徐州,倒是没有要我立即从南线抽身北上,只是要求我从泰山或者任城出兵一支攻打东平,诸公以为意下如何?”

     “我认为应该答应。”刘晔答道:“袁绍乃是主公岳丈,我军与袁绍又有盟约破曹,主公不做动作,只怕难以交代。我建议主公不妨从青州抽调一支人马去攻打东平,袁绍已经主动撤走了青州主力,我军还在青州部署重兵,对主公的名声也有不利。”

     “那就这么办吧。”陶副主任点头同意,又道:“不过除了派兵敷衍以外,我们的主力也必须做好应变准备,诸公以为如何?”

     “主公最好是尽快返回徐州,主持大局。”贾老毒物建议道:“江东的情况主公也看到了,地广人稀,民生凋零,田舍荒弃,不值得我军投入主要精力,让鲁敬率军驻足江东,使袁术无力一统即可,主公应当尽快击破刘繇,然后立即返回徐州,以便随时应对北线变故。”

     “文和先生此言,正合我意。”陶副主任点头,然后一拍面前案几,“三天!三天之内,给我攻破刘繇!”

     敲定了迅速攻破刘繇的计划,第二天正午,准备充足的徐州大军出兵攻打刘繇军营寨,刘繇亲自率军与徐州军队会战于营前,陶副主任故意派曾经被刘繇军骑兵敌住二十余合的赵云出阵搦战,刘繇军众将中计,纷纷出阵应战,结果自然被赵云连挑刘繇军四将下马,刘繇军上下心惊胆裂,赶紧退回营中死守,陶副主任则一边挥师攻营,一边在天色傍晚时,派魏延率军绕道去取刘繇军的营后山陵,并借着夜色掩护,顺利抢占了这个要害山头。

     徐州军队夺占山头后,如梦初醒的刘繇虽也派军去与魏延队伍争夺,但这么做已经太晚了,魏延队伍不仅轻松杀退了仰攻的刘繇队伍,还以火箭乱射刘繇营中军帐,刘繇军彻底大乱,许褚和高顺率领的徐州步兵也乘机攻破刘繇军正面营防,长驱直入冲进了营中到处杀人放火。见大势已去,刘繇与樊能只能是率领残兵败将逃往曲阿,陶副主任也不追杀,只是尽焚刘繇军营地,然后立即率军返回石城,准备重新渡江北上,返回徐州主持大局。

     临撤退时,陶副主任也抽空去看了看离此不远的曲阿情况,可是当看到曲阿一带那些废弃村庄,长满野草的田地,堆满白骨的野地,陶副主任忍不住又悲从心来,还哀嚎道:“这就是江东的精华之地了,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江南了,看来我是怎么也跑不了江南开荒牛的苦命了!”

     (未完待续)q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神道丹尊 求魔 乾坤剑神 遮天 明星潜规则之皇 驭房有术 异能小农民 万古神帝 将夜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超级神基因 俗人回档 劫天运 极品透视 洪荒之妖皇逆天 神藏 武侠世界大穿越 邪御天娇 都市超级医圣 御鬼者传奇 鬼村扎纸人 贵族纹章 植物崛起 最强狂兵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无尽武装 重生之完美未来 全职高手 非常家庭 牧神记 超品透视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仙逆 三国之无赖兵王 恰我少年时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都市无上仙医 科技之门 神话版三国 懒散初唐 绝世邪神 我欲封天 软饭天王 绝世武神 太古龙象诀 至尊兵王
小说红色仕途版权都归作者鸿蒙树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