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还有局

     连续几个老头都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叶泽涛也不会把自己的手段说出去,毕竟这种手段有些上不得台面。

     对于这事,叶泽涛多少也有些不好意思,这手段有些阴损了!

     不过,现在卢家和余家都在暗中搞事,他们做出来的事情也光明不了,自己如果再按以前的那种光明正大的去搞,根就无法破开对方的这布局,只能是把这水搅浑了再说了。

     叶泽涛只是把当时发生的种种情况讲了出去。

     这件事情透着太多的怪异,不过,当时的人那么多,怎么也不可能扯上叶泽涛的关系,几个老头却发现这事的发展对于他们反而有利了起来。

     听了叶泽涛的讲述,几个老头都感到这事不可思议。

     刘家的人更是把刘政几个人叫回去询问情况,了解到了当时的情况后,大家发现这事与叶泽涛是真的没有关系,要不是叶泽涛主持劝架,出人命都有可能,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是卢家也好、郭家、余家的人也好,大家都承了叶泽涛的情。

     是叶泽涛帮着把这件事情控制了下来的。

     叶泽涛这时在应付着郑成忠等人,那卢天雄也阴沉着脸询问着儿子们情况。

     卢家这时灯火通明,虽然很晚了,卢天雄仍然把卢横和卢军叫到了书房。

     看向了卢军,卢天雄道:“你说吧,是什么情况?”

     卢军这时仍然感到下体部位疼痛无比,皱眉坐在那里,却有些坐不住。

     乱了一晚上。大家的身心都不是太舒服。

     听到父亲询问,卢军这郁闷之情真的是难以言说,好好的一件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样!

     还是卢横把当时的情况再次说了一遍。

     卢横这次伤得也不伤,头都不知道被谁趁乱打了一酒瓶。现在还包着。

     听完之后,卢天雄皱眉道:“你们说那叶泽涛离你们还有一些距离,不是他搞的?”

     自从知道叶泽涛在军中的表现后,卢天雄就很重视叶泽涛这个人。这叶泽涛也是卢军的一个最重要的对手。

     卢军摇了摇头道:“我想应该与他无关,他的确坐在那里没任何的支作,要不是他组织着劝架的事情,搞不好这事还会搞得更大。”

     卢天雄想了一下,也感到儿子的话是有道理的,自己一直做得都很隐蔽,让儿子追余仙丽的事情也还没有暴露出来,更不要说当时那么多的人坐在那里,叶泽涛任何的表现都会暴露在大家的眼里。

     “你的手又是怎么回事?”

     卢军把袖子挽了起来道:“真的是怪事了。我检查过了。这手上一个红点都没有。当时只是感觉到一麻,手就不听使唤了!”

     “爸,这次老二一巴掌就打到了余仙丽的脸上。你没看到,那脸上都有着手指印了。我看老二把余仙丽也是打狠了!”

     卢横叹了一声,今天的事情太郁闷了,怎么不明不白的就干了起来。

     “卢横,我听说你一啤酒瓶把郭丙成也打破了脑袋”

     卢天雄比两个儿子还要郁闷,自己好不容易才营造出了这样的一个局面,结果一架打得发生了变数。

     “你没看到,他把老二朝死里打,我一怒之下抄起酒瓶就砸了下去。”

     卢横说话时还看了一眼卢军的下体。

     今天打完了架,当时卢军就倒在了地上,后来送去了医院检查了一下,卢军的下体都出血了,除了开始被郭丙成腿上撞了一次,后来郭丙成又连续用膝盖顶了几下,这几下真的要命了。

     其实,大家不知道的是叶泽涛来想用点穴手段搞卢军的,看到这情况,叶泽涛也打消了点卢军穴位的想法,卢军也算是逃过了一劫。

     事情发展到这程度,卢天雄也知道问题有些大,长辈之间说和的可能性是极大的,毕竟大家都不会想着把事情做绝,合者共赢,关键的是小辈们的情况,这次打了之后,隔阂就有了,再想合作的可能性也基没有,这才是一个最大的问题。

     又是一阵疼痛,卢军吸了一口气,这才问道:“爸,现在该怎么做才好?”

     卢天雄道:“郭海和余为民那里应该问题不大,他们都是明白人,我只要去道歉一下,应该还是能够化解的,关键的是你们小一辈之间的事情!”

     说到这里,看向卢军道:“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你与余仙丽的事情了,余为民这个孙女身就对感情的事情很有戒心,你这样一打,再要谈婚事是不可能了,据我所知,在孙女的婚事上,余为民还是重视孙女的想法,再说了,就算硬拉到了一起,你们之间也不会有任何的和谐情况。”

     说这话时,卢天雄的心情是不好的,来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把余为民拉了全力支持儿子,现在这联姻的方式看来是不行了。

     “爸,我看那余为民也是有他的想法的。”

     卢军心中却也松了一口气,虽说自己听话要去追那余仙丽,可是,心里面却很不满意,那余仙丽是寡妇不说,人也长得一般,现在能断了这事也算是一件好事。

     卢横道:“老二说得对,那余为民也想把他的孙子余涛镇扶上位。”

     卢天雄当然也看清了这事,微微点头道:“那就算了吧!”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也知道联姻的事情已经失去了可能,最重要的是儿子那一耳光打得太重了。

     “卢军啊,发生了这样的一些事情,整个的局势又要发生变数了!”

     多少也有些无奈了,来设计得好好的,结果搞成了这样,与余家的亲密关系不行了,与郭家的关系还需要时间进行修复,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这时卢军用手捂住了下体,头上的汗又下来了。

     看到儿子这样子,卢天雄也知道儿子得修养,摆了摆手道:“就这样吧,你那伤得好好的治一下,卢横,你最近也要收敛一些。”

     看着两个儿子走了出去,卢天雄坐在那里想了一阵,自语道:“难道真的不是叶泽涛从中做了一些事情?”

     又想了一下,卢天雄也打消化了叶泽涛可能搞事的想法,那叶泽涛坐的地方毕竟离儿子并不近,再说了,整个的事情发生得那么突然,就算是自己面对着那突然的情况也不可能有手段,叶泽涛是当然不可能拿出手段的。

     “得去余家和郭家缓和一下这事了!”

     叹了一声,卢天雄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布局出现了问题。

     卢天雄在这里头疼着,那余为民看着坐在那里泪水直流的孙女,很好的心情早就打破了。

     “爸,这卢军太不像话了,当着那么多的人打姐姐。”余涛镇这几天也不如意,上次不明不白发生了事情之后,面子也丢掉了。

     余为民的眉头都紧皱了起来,越想就越感觉这事太怪,不过,他把整个的过程全都询问了,结果得到的情况是叶泽涛不仅没可能做手脚,反而在这打斗中表现出色,要不是叶泽涛的组织劝架行为,搞不好这架打得更加激烈。

     余为民跟卢天雄一样,都对叶泽涛有着戒心,总是怀疑叶泽涛在这件事情中有挑拨的行为,但是,了解之后才发现,根就不是自己所想的情况。

     “爷爷,反正我是不会再跟卢家的人交往了,这事没完!”余仙丽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委屈,当着全京城的公子哥们被卢军打了,就算这事缓和了也不行,她的面子打没了,这什么联姻的事情她根就不再去想,现在她所想的就是要报复一下卢军,要让这小子看看自己的厉害。

     说完话,余仙丽起身就离开了家里。

     余为民这心情就更加不好了,看着孙女的背影,再看看孙子,感觉到自己的布局越来越有问题。

     怎么会这样!

     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再想了一遍时,余为民发现这一架把大家的联手行动打破了,郭丙成与卢家的人打成了那样,就算长辈把事情缓解了,小一辈之间也不可能再和谐了。

     唉,得尽快修复这种关系才行!

     叶泽涛这时却是秘密见到了自己的驾驶员李维。

     现在李维在方明勇的帮助下已到了国安局。

     见到叶泽涛,李维道:“老板,我还是想跟着你。”

     叶泽涛笑了笑道:“你不能够开一辈子车吧,我会帮你运作到警官大学去拿一个大学的凭,然后好好的发展一下,你发展得越好,我才越高兴。”

     李维很是感激道:“老板,你帮我考虑得真周到!”

     对于叶泽涛,李维是真的感动,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一般的驾驶员,而是在下了心的培养着自己。

     “上次让你做的事情现在做得怎么样了?”

     “你让拿到华夏石油的事情,我们已拿到了一些卢横的证据。”

     叶泽涛就微微点了点头道:“用郭丙成的名义发出去!”

     “好!我一定把这事做得隐秘一些。”

     李维做事一直都是那么的让人放心,叶泽涛微笑着点了点头。

     半路上李维就下了车子,叶泽涛这才开着车子回到了刘栋流的家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神道丹尊 求魔 乾坤剑神 劫天运 遮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万古神帝 明星潜规则之皇 驭房有术 神藏 植物崛起 武侠世界大穿越 俗人回档 逍遥派 贵族纹章 无尽武装 最强狂兵 将夜 牧神记 极品全能学生 三国之无赖兵王 鬼村扎纸人 超品相师 都市无上仙医 全职高手 非常家庭 科技之门 神话版三国 懒散初唐 绝世邪神 软饭天王 至尊兵王 鉴宝秘术 妖孽霸主 重生之光辉人生 重生之宗门崛起 美女的超级保镖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御鬼者传奇 我是杀毒软件 绝品保镖 仙界独尊 明末工程师 万法梵医 自古红楼出才子 杀神永生 狂探 妖神记 末世大回炉
小说红色仕途版权都归作者鸿蒙树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