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田林喜要揪住不放

     跟郑成忠谈完事情,正在逗着孩子时,田林喜打电话让叶泽涛过去一趟。

     叶泽涛心中苦笑,到了这京城自己就没有休闲过的事情,每一分钟都在做事。

     田林喜让他过去,他当然第一时间就得赶过去。

     到了田林喜的住处时,田林喜就笑道:“你玩得漂亮!”

     田林喜就不是郑成忠那种对武功一点不知的情况,开始并没有想到是叶泽涛搞事,随后的发展情况一出来,田林喜也明白了过来,今天就是想让叶泽涛把情况讲给他听。

     看到叶泽涛要说话,田林喜摆了摆手道:“我们进书房去谈。”

     这老头警惕性极高,这事关系到一些机密的事情,他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保密。

     叶泽涛点了点头,与田林喜就走进了他的书房。

     虽然田林喜退下了,书房利用的时间也少了许多,却也一尘不染。

     叶泽涛到也不客气,自己过去泡了一杯茶水。

     在几个老头面前,叶泽涛与田林喜在一起是最放松。

     看到叶泽涛很是自然的做派,田老头到也很是高兴,他就喜欢叶泽涛这样的态度。

     “说吧,整个的情况到底是什么?应该是你利用了功法造成的吧?”

     很直接就询问起来。

     知道瞒不过田林喜,叶泽涛就笑了起来道:“还是师傅厉害!”

     哈哈一笑,田林喜道:“看来你的修为大涨了!”说话时,那双眼都在放光。

     他是教授叶泽涛五禽戏的人。没想到自己没练出什么来,反而是叶泽涛越练越深。

     叶泽涛就把对郑成忠讲述的内容再讲了一遍。

     听完以后,田林喜叹道:“这次你做得不错,你这样一做之后。整个的局面也在发生变化。唉,你也别怪老冯,他也要关照一下他的家族,老冯发展到这程度。他得罪的人也不少!”

     叶泽涛到也并没有太怪冯老头,这老头至少到现在也没对自己怎么样,虽然下一步会不利于自己,毕竟这事还没有发生。

     “师傅,其实,如果当时我去用内气帮他疏导一下,他还是能够再活一阵。”

     在田林喜的面前,叶泽涛也把这事说了出来。

     叹了一声,田林喜道:“这就是因果了。没有因。哪有果啊!老冯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把自己整死了!”

     以田林喜的智慧。叶泽涛不救冯老头的事情他也看得非常清楚。

     “你什么时候察觉出冯老头想法的?”

     “我只是一种感觉而已,自从五禽戏到了第七层后,我对一些危险的事情就有着一种预感。”

     “看来五禽戏真的是有着太多玄妙的力量!”

     田林喜抿了一口茶。对于这五禽戏也是越发上心了。

     “泽涛啊,现在局势正在发生变化。也要防备着他们硬要结合在一起,你要知道,以卢天雄和余为民的智慧,这种手段他们还是看得出来的,虽然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手脚,既然看出来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上当?我看啊,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又会再次结合在一起。”

     “师傅,这事我也清楚,以他们的厉害,又怎么不可能想不到分开的结果,排除万难去争取结盟是必然的,我也只是把他们的这种结合拖一下时间而已。”

     “你说说你的想法。”田林喜也想知道叶泽涛具体的想法。

     叶泽涛道:“我感觉这事的关键还在浩宇书记那里,如果浩宇书记没改变态度的话,他们那方的力量就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甚至冯家仍然会与他们结合。”

     田林喜就点头道:“你分析的是对的,如果他们暗中行事的话,就算浩宇书记知道了他们的布局也不会过多的干扰,毕竟让冯铭帮接班就是浩宇书记的设想,至于你下一步会是什么情况,浩宇书记只会给你机会,并不你去为你去改变这现状!”

     叶泽涛很清楚这情况,专心听着田林喜说话。

     “现在却是不同了,这事已经明白的摆在那里,是人都知道这后果是什么样子,浩宇书记还能够装不知道?如果真是这样,我看郑成忠他们首先就要与浩宇书记分道,这结果是浩宇书记不愿意看到的!”

     田林喜是一个明白人,早已把这事分析了多次。

     叶泽涛道:“不错,这事做得有些不地道了!”

     田林喜点了点头道:“虽然浩宇书记希望的是有一个稳定的接班局面,但是,这结果却是要大大的损害郑成忠、刘栋流和呼延傲博他们的利益,你想一下,把自己最铁手下的利益都损害了,谁还跟着他走?这事没暴露出来还没什么,暴露了出来还这样做的话,后果很严重!”

     叶泽涛也赞同田林喜的话,之所以出现了这样的一些事情,与浩宇书记的放任还是很有关系在里面,一边是要扶着他自己选定的人上位,一边却要把亲信人物们的利益舍出,这真的让人失望。

     田林喜哼了一声道:“看着吧,这次浩宇书记那里也不得不对你进行补偿了,如果运作得不好,这完全就会产生离心之事,还有几年才到换届,稳定的局面都难以达到,还怎么去谈接班的事情。还有,冯家这样做,虽然有他们自己的权衡之道,同样也是损害了大家的利益的,我看啊,冯铭帮也得重新想想他的事情了!”

     几句话也都说出了田林喜对于这事的一些不满。

     叶泽涛并不想去评价这事,其实,他的心中也有些气愤,自己一直都在努力朝前冲,结果后半生都被人家规划了,面临着自己的将是一种很悲剧的结局,这都什么事情!

     看了看叶泽涛,田林喜道:“从你的事情上我看到了一种自我创造的力量,没有灵根,你能够通过你自己的努力,产生了后天的灵根,这次一个看似无解的布局形成了,你却能够用最直接的办法破解开来,便事情有了转机,这一切都说明了事在人为的道理。”

     叶泽涛道:“当时我也只是灵机一动就打了几粒茴香豆而已,没想到效果会那么好!”

     想想这事叶泽涛也感到运气。

     摇了摇头,田林喜道:“这不是运气的问题,一切的行为都与自己的功德分不开的,我现在有一种感觉,人生之所以存在着许多的变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生存的过程中是否积累了足以让他的命运改变的功德,有了功德的话,冥冥之中就会产生一些气机的影响,从而改变他的命运,所以,我也下了决心,用我剩下的生命搏上一把!”

     没想到田林喜现在会有这样的想法,叶泽涛就吃惊地看向田林喜,感觉到田林喜现在的气质也在发生改变,并不是那种老样子,而是充满了一种生机。

     难道相随心转?

     看到田林喜这微妙的一些精神上的转变,叶泽涛也怀疑这冥冥中真的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田林喜道:“修炼需要的是灵根的生成,我现在没有灵根,就必须得积累足以产生灵根的德,前段时间我也做了不少的事情,应该会有一些功德积累,但是,比起得到灵根的功德还远远不够!”

     看到田林喜对于灵根的获取那么的上心,叶泽涛也感到好笑。

     “师傅,这种事情也急不出来,慢慢来吧,我相信总会产生灵根的。”

     “泽涛啊,对你们年轻人来说可以慢慢来,对我来说就不能慢了,念佛经,行善事我也听那些大师说过是能够积累不少的功德,都太慢了,时不我待,我现在就要做一些让太多的群众受益的事情,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内修炼上去。”

     “你有什么想法?”叶泽涛知道田林喜肯定是有了他的想法。

     田林喜就说道:“你这次搞那卢家的华夏石油给我提了一个醒,石油被他们操纵了以后,华夏的油价一直居高不下,油价太高,就影响到了方方面面的事情,对老百姓的生活也产生了影响,这次既然你已运作出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我就要全力杀入进去,把这华夏石油的垄断局面完全打掉,只要这垄断的局面破坏了,让华夏的油价有一个有序的竞争环境,这其实就会让大量的人从中受益,也会影响到老百姓的生活,你说这事是否就是一个积大德的事情?”

     不得不说田林喜的这想法是真的有利于民生,叶泽涛点头道:“这事如果真的能够做成,的确是一件积大德的事情。”

     田林喜的双眼放光道:“这是一个一箭双雕的事情,你想一下,首先可以积德,就算是不成,我在这里面做了事情,身就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再说了,如果真的能够把华夏石油的问题揭出来,卢家就暴露在了大家的面前,下一步卢军想接班的可能性就将大幅的削弱,对你的发展也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师傅,这事你还是要注意安全才是!”

     叶泽涛知道这事是动了卢家的根,田林喜就走到了卢家的对立面了。

     田林喜笑了笑道:“你放心,我当然会小心行事,你自己也小心一些,你要知道,如果你有一个意外,几家的联盟也自然会瓦解,难道他们就看不清楚这事?”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神道丹尊 驭房有术 明星潜规则之皇 仙逆 神藏 终极教官 求魔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掠天记 至尊兵王 万古神帝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遮天 红色仕途 重生之领主时代 麻衣神算子 洪荒之妖皇逆天 武侠世界大穿越 玄界之门 邪御天娇 狂神刑天 鬼村扎纸人 官妖 牧神记 最强小农民 掀翻时代的男人 超品相师 通天武尊 鉴宝秘术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劫天运 末世钢铁车队 苍天万道 三国之无赖兵王 御鬼者传奇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圣墟 不朽凡人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职高手 儒道至圣 异能小农民 超级神基因 超品透视 抗日之将胆传奇
小说红色仕途版权都归作者鸿蒙树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