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攻势很猛

     叶泽涛到了京城,直接就来到了田林喜的家。

     这次接到命令后,叶泽涛快就赶到了京城,明天去军委,今天叶泽涛到田林喜这里,目的就是想了解一下田林喜他们针对华夏石油的情况。

     叶泽涛也没有通知人来接,坐着飞机就到了京城,身上也没带什么行李,到也轻松。

     每次都有人接,叶泽涛还真不想麻烦大家,打的士还能够更多的体验一下民情,叶泽涛很喜欢这样的感受。

     田林喜已开始攻势了,叶泽涛是过来了解情况的。

     对于这事,叶泽涛也同样上心,石油的事情关系到的是千家万户,那么高的油价在世界上都是居前的,垄断一直让华夏的油价居高不下,这本身就非常的不正常。

     卢家垄断了华夏的石油,以前拿他们家没办法,现在有了机会,叶泽涛也想加入进来,如果真能够把华夏石油打掉,对国家和人民都是有好处的。

     叶泽涛一直相信,只有公平的竞争才能够把这油价降下去。

     看到叶泽涛到来,田林喜明显非常高兴,可能是做了一件利民的事情,田林喜的精神面貌非常不错。

     “呵呵,你这次是要到军委吧?”

     这事田林喜当然知道。

     叶泽涛向田林喜看去时,感觉到田林喜的气色非常不错,比起上次见到时精神得太多。

     “师傅,气色不错嘛!”

     叶泽涛笑着就说道。

     呵呵一笑,田林喜道:“我感觉这人啊,如果多做一些利民的事情,心情都会不错,整个人就会越来越有劲,不要说你看出来了,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心情非常好。”

     叶泽涛心就在想,难道说灵根的生成就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心境?

     虽然不清楚情况,叶泽涛还是为田林喜高兴,如果因为做了这好事就能够生成录根的话,那就真是太好了。

     “军委通知我去谈话。”

     “好事,我会让他们给你支持,希望你在治军上也有成就。”

     坐下后,田林喜道:“我联系了不少的家族,你别看京城有不少的家族没落了,没落并不代表着就没有力量,聚集大家的力量,同样也具有很强大的攻击力!”

     这时的田林喜就如同一个大将军,正在指挥着千军万马。

     “师傅,狗急了还要跳墙,更别说拥有军队的人!”

     叶泽涛就提醒了一句。

     田林喜道:“现在别看外表很平静,大家都戒备着,我不相信有些人敢出格的做什么事情!”

     在这事上他到也很有信心。

     叶泽涛道:“我担心的并不是军队,而是一些暗杀的事情!”

     一想到派了一个世界级的杀手来杀自己的事情,叶泽涛就有些担心田林喜的安全。

     看到田林喜不解的样子,叶泽涛就把有杀手来暗杀自己,结果被一个神秘的老头杀了的事情向田林喜讲了一遍。

     对于自己的这个师傅,叶泽涛到也并没有隐瞒。

     田林喜还真是没有想到有这件事情,他到是对那神秘的老头上心了,不停询问着那老头的情况。

     叶泽涛并不太清楚那老头的情况,也只是讲了看到的事情。

     田林喜在听完后叹道:“果然是这样,老领导其实还是有秘密的,只是他一直没讲而已,我估计他也是有师门的存在,只是由于他修炼无成,所以就没讲出师门,如果真是这样,我怀疑那老头应该就是老领导师门的高手了!”

     说到这里,田林喜在这屋里就走动起来,看起来那兴奋的情况一时也无法平静下去。

     走动了一阵,田林喜看向叶泽涛道:“这次我全力一搏,一定要把这华夏石油拆分了!”

     叶泽涛道:“最近我看到媒体上有人说拆分会流失资产什么的,是否有人在为这事阻碍?”

     哼了一声,田林喜道:“是有这样的一些舆论,难道不拆分就不流失了?不拆分就资产得到保护了?哄人而已,不拆分就完全掌控在某些人的手上,他们已没有把这资产看成是国家的,而是看成了他们私人的,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每年流失的资产才是庞大!”

     叶泽涛道:“是的,就算短时的损失,也总比掌控在少数人的手垄断来得强!”

     “不错,把垄断打掉,重新建立一个新的竞争机制,只有这样,老百姓才会真正获利,要知道,无论做什么样的事情都会有损失,我们不能因为怕损失就不去做了!”

     在这事上田林喜到也想得透彻。

     叶泽涛道:“这次你们有多大的把握?”

     田林喜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现在做的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我带着大家到纪委了,到时我们会把华夏石油的证据材料之类的递交纪委,这是要逼纪委动手,其实就是真正的大战开始,不拿下这华夏石油决不收兵!”

     叶泽涛就想到了众多的老人冲击纪委的事情,如果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央也不得不重视这事。

     田林喜又笑道:“其实,央不少领导早就想动华夏石油了,只是没有机会而已,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递刀子的行为,相信有着我们的这递刀子的行为,很快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看到田林喜那下了决心的样子,叶泽涛心想这老头为了灵根的事情是在搏命了。

     “师傅,如果姓命失去了,那就没有了未来!”

     叶泽涛最担心的还是有人暗杀田林喜。。

     田林喜却是笑了笑道:“人活在这世上,大家都是重视姓命的,但是,如果只看重姓命就不去做该做的事情,这人生就没意义了,不错,我最想的是获取灵根,但是,我更想做的是为老百姓做些实事,最近我也想了很多的事情,我这一生一直都为自己而活着,争啊斗的,到老了还没有停止过,想想也无趣得很,再大的权势又能如何,还不是得退下!”

     说到这里,田林喜拿起烟来点燃了抽了一口道:“一般的人看到官员们风光无限,又有多少人知道这其的苦处与无奈,为了一个上级批评的事情,许多人在背后真的是惶惶不可终曰!”

     叶泽涛暗自点头,自己也算是相当一级的领导了,田林喜所讲的这情况他当然碰上过,官员大多是人前风光,背后辛酸,许多事情都不为外人道!

     “师傅,这也是无奈之事!”

     田林喜点了点头道:“是啊,其实,做了许多违背良心的事情后,迷失了自己!自从我开始想着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后,我就感觉自己的这心境发生了变化,心情很不错,胸怀也开阔了起来,开始时我可能更多的怀有着私心,想的是为自己的灵根生成而做事,现在我已经把这个想法淡化了,只要华夏的老百姓真的因为我所做的事情获得了实惠,我感觉就算是死了也无憾了!”

     田林喜说这话时,叶泽涛能够感受到他那心境的变化,这老头是真的开悟了!

     “师傅,说得好!”

     叶泽涛赞叹起来。

     呵呵一笑,田林喜道:“暗杀?哈哈,这事我早想过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田林喜这一生也做了不少违背良心的事情,就算是有一个意外也正常,我现在不再多想其它的事情,唯一的想法就是把这华夏石油的事情做好,如果真的成功了,因这油价的影响而带来的物价等问题都会有一个改变,真是到了那个时候,就能够惠及百姓,我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了!”

     田林喜有他自己的造反,叶泽涛对于田林喜有现在的这种感悟也是高兴,这说明了田林喜已有了惠及民众之心,这应该不是灵根生成的一个先决条件。

     不过,叶泽涛也用一个疑惑的地方,修炼界也有着不少的坏人,他们又是因为什么而得到灵根的呢?

     也许他们是先天就带来的灵根吧!

     看到叶泽涛很是担心的样子,田林喜道:“放心吧,我也有一些安排,就算是对方真的想来暗杀我,我还是有一些手段的,你也要小心一些,现在你比我重要得多了,就算要暗杀,你也是首选的目标,如果你被别人杀了,那就真的影响到了大局了!”

     叶泽涛道:“你还是要多安排一些人来戒备一些才是。”

     从田林喜这里出来,叶泽涛心感叹不已,田林喜是真的改变了,这老头的心境正在发生大的变化,只是,他的安全还真是让人担忧。

     想想田林喜他们要做的事情,叶泽涛也知道这次华夏石油是肯定会被田林喜他们搞掉了,聚集起那么多的力量,这事可能央也不会小视。

     正在想着事情时,叶泽涛意外接到了杨玉仙打来的电话。

     杨玉仙就有些激动道:“叶老师,我练出了一丝内气了。”

     什么?

     叶泽涛吃惊道。

     自从教授了五禽戏就没管她了,没想到她竟然都练出了内气。

     “我这就过来看看。”

     修炼的道路上还真是孤寂,自己的学生练出了内气,这是否就代表着她也能够修炼上去?叶泽涛就有些兴奋起来。(未完待续。)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神道丹尊 求魔 乾坤剑神 遮天 明星潜规则之皇 驭房有术 异能小农民 万古神帝 将夜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超级神基因 俗人回档 劫天运 极品透视 洪荒之妖皇逆天 神藏 武侠世界大穿越 邪御天娇 都市超级医圣 御鬼者传奇 鬼村扎纸人 贵族纹章 植物崛起 最强狂兵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无尽武装 重生之完美未来 全职高手 非常家庭 牧神记 超品透视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仙逆 三国之无赖兵王 恰我少年时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都市无上仙医 科技之门 神话版三国 懒散初唐 绝世邪神 我欲封天 软饭天王 绝世武神 太古龙象诀 至尊兵王
小说红色仕途版权都归作者鸿蒙树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