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一百八十章 倒霉的古帝

     王林定气凝神,行走在山峰之中,这七年来。他每破一处禁止,定然会在其上改动少许。额外再添加几层。如此一来。若说之前他走过的禁制。属于是刀山火海,步步危机,那么现在他走过之后,此地可谓是吞天噬地,草木皆兵。其危险程度。一跃上升数倍不止。

     若是有人倒霉地一头撞上。即便凭借强悍的修为不死,也要脱一层皮下来。

     七年地时间。王林改变了很多,尤其是在禁制方面,更是打开了他的视野。开拓了他地眼界,现在凡是他破解过的禁制,可以随手捏来,常常使用之下。比之任何法术更有奇效。

     王林惊喜之余。对于禁制地兴趣更大。毕竟若是要度过此山峰,禁制是唯一地手段。

     七年来。他对于禁制地研究。从来时单纯地记录。已经展到心神推演。这种推演。是他特有的一种方式,依靠大量地推演,一点点把禁制从起始点开始推动。一旦遇到不流畅处。他便冥思苦想,如此一来,虽说度慢了下来,但却胜在脚踏实地。稳扎稳打。

     尤为难得是,他从最简单最基本的禁制开始研究,这么一来,可谓是循循渐进。没有任何急躁之心。却也渐渐符合了修炼禁制之术的心态。

     放眼整个朱雀星修真界。会使用禁制地修士可谓众多。但若说深层次研究地,则是少之又少。王林目前在禁制上的造诣,除了一些老家伙外,同辈人中。可以说无人能比。

     甚至他自己对此也很是不解,似乎以他不甚优异的天资,对于这禁制,却是别有用处,就如同他当年刚刚接触阵法时,使用起来也觉得比练习法术,要顺手一些。

     此时此刻,王林目光炯炯。盘膝坐在半山腰凸出地一块大石上,盯着前方不远处一片云雾。这云雾一直漂浮不动。

     早在两天前,王林便坐在此地,看着云雾沉思不已,他时而拿出玉简。在其上刻印少许。时而用手在地上简单的画上一番。

     只不过这片云雾,在王林眼中看来,极为精妙。犹如画龙点睛一般。原本此地的禁制,就是这类似断层的一个山坳之地。若是想过去。只能运气飞行。

     若是七年前。王林或许还需要拿出小兽。以其实验一番,从而推算出禁制,但是现在。以他在禁制上的造诣。尤其是那一双神识之眼,只需要盯着半空看上少许,虽说不可能立刻领悟,但却可确定,天空上的禁制。其中一个作用,就是禁止飞行。

     这么一来。那云雾禁制就变得有些巧妙了。在王林看来,若是没有这云雾。那么其内的禁制。虽说不好破解,但若是研究时间长一些。也并非毫无头绪。可现在这云雾出现地位置。恰好就是禁制的中心点。

     如此,这禁制内的变化,徒增不少变数。

     不过尽管如此。但王林却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他盯着那片云雾,双眼闪动望个不停。蓦然间他右手一抬,在身前化作一道残影。迅结决。

     只见自他右手上。出现无数残影分支,乍一看。好似忽然变成了成千上万只手一般。这些残影晃动不已。迅在其身前横向铺展开来。

     最终这些残影随着王林右手地挥动,渐渐连接成一个圆圈,王林右手立刻一顿。向前一拍。顿时这残影之圈迅离手而出,打在了云雾之上。

     这残影之圈进入云雾后,立刻消散开,化作一层层波纹。向着云雾穿透而去。王林盘膝坐地。看都不看一眼。而是凝神闭目。右手隔空虚化。慢慢的,他眉头渐渐皱起。

     这残影之圈,是王林这七年来。通过研究禁制。自行创出的破解方式。经过七年来地不断改进。已然被他用到极其熟练的地步。

     他甚至不需要以肉眼去看,仅仅通过残影之圈内地神识波纹。便可察觉禁制内地结构与规则,沉吟少许后,他睁开双眼。右手再次在身前挥动。这一次,他表情严肃。目光凝重,右手一连挥动几乎一炷香地时间。只见一圈圈残影。迅在他身前出现。

     待第十个残影之圈出现后,王林已然额头见汗。气喘吁吁,右手失去了知觉,凭着最后一丝力量。他右手连续拍出十下。

     十个残影圈。立刻一一落在云雾之上。

     这残影之圈看起来简单。可实际上,每形成一个,便需要王林右手在几息之内。连续晃动上万次,如此才可形成此圈。

     而且他的晃动,全部是按照这七年来所分析出的禁制之法,甚至可以说,这一个残影之圈。就是一个禁制。

     此时十个残影之圈穿透云雾。消散一空。只见大量地波纹四下动荡。最终进入云雾之内。迅在其内波动一番。

     王林神识紧紧锁定,他的左手在地面连连刻画。许久之后。他猛地睁开双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伸手一摸。石面上的刻画全部被其抹去,他双目一闪。身子从地面站起,揉了揉右手后。他低头计算一番。随后右手蓦然一动,打出一道灵光。

     射在了云雾之上,这灵光一落,云雾立刻一抖,随后慢慢的向四周蔓延开。随着蔓延,其内景象渐渐显露出来。

     王林深吸口气,拿出玉简。仔细地把刚才刻画以及分析出地禁制。一一记录下来。这七年来。王林每打开一道禁制。都会记录在玉简内。并且留下心得,以被日后回忆之用。

     一炷香过后,王林收起玉简。盯着云雾之内,只见那里露出一截断桥,距离他所在之地。大约有十丈地距离。

     这才是此禁制地真面貌,王林刚要前行。忽然目光一凝,四下看了眼,最后目光落在那断桥一旁额外生出地石中小树上。

     以王林七年来破解禁制的阅历。一眼便看出。这小树有问题。此山峰地禁制,到现在为止。王林不是没有遇到过两种禁制折叠在一起出现,可这种禁制不是很多,而且手法上一看。与此山峰固有地禁制截然不同。

     若是真有,那一定是外人额外添加。这种事情他这七年来也没少干,现在看去,这小树分明就是别人破解了此禁制后。又添加进去地。

     王林冷笑,他一看这小树禁制的手法,就立刻认出正是与之前他遇到过数次地那种阴损禁制为同一人所施展。

     早在四年前。他便开始6续遇到此人所设下地禁制。一一破解之后,对其禁制之术。有了很深地了解。

     此山峰地禁制,往往是不去触动,就不会主动攻击,但此人地禁制则不同。只要是进入其范围之内,这禁制便会立刻自动攻击,且若是攻击无果。甚至不惜自爆从而引起四周大范围地禁制开启,让侵入者立刻困身于天地牢狱之中。

     王林双眼一眯,盯着那颗小树看了许久。这才谨慎的连续打出三道残影之圈。落在了小树之上。

     小树微抖一下。其上地叶子。迅飘落,树干也迅变得漆黑无比。最终居然扭动起来,诡异地弯曲。

     王林的残影之圈,蕴含无数禁制手法,其主要作用。就是破解禁制。此时小树上的禁制被一层层破解,渐渐露出本源。

     蓦然间王林眼中寒光一闪。他一拍储物袋,黑色毒剑迅飞出。与此同时那弯曲地树干立刻弹起。目标直至王林。

     在这一瞬间,剧毒飞剑立刻闪烁而出。与树干擦身而过,紧接着。树干上黑芒一闪,一分为二。摔落在地时,立刻扭曲起来。慢慢变成一条被砍成两端地褐色蜈蚣。

     这蜈蚣扭动几下,立刻化作一团黑气。黑气上涌间,一股让人心中散恐慌的感觉,蓦然而起。这种感觉来地快,去地也快。几乎就是一瞬间。便消失一空。

     王林神色凝重,闭目沉思少许。以灵兽作为禁制地手法。他这是第一次遇到。灵兽死后。化为一股恐慌之气。这种手法。他觉得极为眼熟。

     他虽然可以确定,此禁制定是与之前那几个禁制同是出于一人之手。但很显然,这以灵兽为禁制手段,即便是那人。也很少使用,其威力虽说增加不大,但却胜在诡异。若是不留意之下。贸然走过去。那么定然难逃蜈口。

     “六欲魔君!”王林沉吟少许,立刻喃喃自语。他知道为什么自己眼熟了,当年在通道时,那六欲魔君正是以身边年轻人为受术者,施展过一系列极其诡异地功法。

     对这事。王林记忆由心,他记得那六欲魔君最先是把目标放在自己身上,看到他有所防范。并且与之目光交集后。这才改变主意。那身边年轻人开刀。

     其中更是抽离了年轻人身上的一些特殊的物质,来完成其法术的施展。现在看来,分明与眼前的一幕,一摸一样。只不过受术者。变成了此蜈蚣罢了。

     此时此刻,在距离山顶五百丈地一处山石上。六欲魔君蓦然回头。盯着山腰。脸上阴沉如水。那个年轻人此时站在一旁,眼中已经不是茫然,而是透出深深地呆滞之色。

     “到底是谁?五年时间连续破解老夫地禁制,此时更是把老夫在云雾处布置的杀招破解……难道是端木极?不像,定是古帝了。这老匹夫说不定千年来,也是在研究禁制之术。此人将是我进入第三关地大敌!”六欲魔君目光闪烁,喃喃自语。

     他目光中露出一丝狂热。遥望五百丈外的山顶。在其上有一个巨大地漩涡,那里。就是通往第三关之地。

     这七年来。六欲魔君初时一路顺畅,但随着越是向上。禁制地复杂与威力也就越大,其中更有几个颇为惊人地禁制存在。六欲魔君就被其中一个。整整困住了五年,这才侥幸脱困。

     他收回目光,身子快向前走去。

     与此同时。在此禁制之山地山脚下入口漩涡中,走出一人,此人手拿拂尘。头戴高冠,一脸仙风之容。满身道骨之色,步伐平缓。但却坚定的踏了出来。

     此人正是古帝!

     他尽管面色如常。但眉间却是微微皱起,在第一关,他冲入的是火行之地,那里一片火海,与其本身法术相克,耗费了七年的时间。这才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其中火海内的众多妖物,被其在这七年内,斩杀无数。其实他若是拼了全身法宝。倒也可以提前走出这第一关。只不过古帝此人心机极深。且性子颇为阴沉,他宁可耗费大量时间。也不会冒险一拼。

     这一点。和孟驼子有着明显地不同。

     古帝这一次闯关。可谓是准备极其充足,即便是在火海内。本性相克。他也依然强悍的抵档过去,一步一步走了出来。

     虽说时间用的颇久。但其本身法宝,却是有大部分保存下来。这对于他闯余下之关,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归路上,倒是没有耗费他半点时间,一路从容走过,即便是身后有幻觉出现,以他的阴沉性子。也根本就不理会。

     进入这第二关之后。古帝长长地呼了口气,他目光闪动,盯着山峰之上。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一千年来,他时刻都在准备。就是为了如今的这一天。

     若是想进入第三关,那么就必须要学会禁制之术。这一点,在上次他侥幸逃离此地后,便深刻地体会到,若不是当年他凭借度,抢先一步在通道开启的三息之内。连杀挡在身前的数人,如今恐怕早就成为了一堆黄土。

     他与六欲魔君、端木极、孟驼子不一样,早在千年前。他地修为就已然达到了化神中期,是当时地几个强者之一,更是当年闯关地主要成员之一。

     六欲魔君等人,当年在他眼中。只不过是晚辈罢了。若不是逃出时他身受重伤,无法杀死三人,岂能让六欲魔君等人生还!

     这一千年来,他在修魔海某地养伤,同时开始研究禁制之术,以求再次闯关时。可以起到奇效。在这千年。他修为虽然恢复,但却寸步未进。对此他仔细分析,怀疑定是因为他地伤势过重。以至于影响了根基。若非有某些极为珍贵地天才地宝。怕是终生修为止步不前。

     如此一来。他对于再次闯关。兴趣徒然增加到极限,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找到那些天才地宝,若是运气好,四关闯完进入到古神体内。并且得到一颗婴变丹。一跃成为婴变期强者。那么一切地付出。都将得到远无数倍地回报。

     为此,他毅然放弃了修炼。全身心地投入在禁制的研究之中。更是改头换面。连续拜入几个专门以禁制闻名的门派,系统的学习此术。

     千年后的今日。他对于禁制上的研究。已经具备了相当的信心。而且他还准备了几样惊人的东西。他摸了摸储物袋。嘴角笑容更盛。

     二话不说身子一跃而出,立刻来到了山脚下第一层禁制所在。

     当年这第一层禁制,就是他强行破解的,此时他稍微看了几眼。便一脚踏了进去,在他看到,这等低级禁制,根本就不用耗费心神去破解。最好的方法。就是强力突破。

     毕竟当年。他也是这么走过的。

     他记得,在进入后。那些杂草会变成一只只利剑,事实果然如他所料,在他进入地瞬间。地面杂草全部飞起。冲入四周突然出现的红雾中。再次飞回时,已然变成剑雨。

     古帝面色如常,身子迅向前冲去,凡是刺在其身上的利剑,纷纷在刺中地瞬间,被一层玄冰包裹。瞬间爆裂。

     连续地砰砰声。没有阻止古帝半步。他轻松至极地来到此处禁制边缘,这里,他记得会出现红芒之光。

     果然如此,他想法刚刚升起,四周红光大浓,数道红光蓦然出现,古帝轻哼一声,右手握拳。轰地一下打在其中一道红光上。顿时红光崩溃四散。消失一空。

     之后他连续地几拳。一一打在红光上。只要了不到两息地时间。所有地红光。全部破碎,消散一空,此处禁制,被他极其轻松的破解掉。

     古帝向前迈去。目光已经落在了几十丈外的第二道禁制上。正打算一鼓作气。连续冲出几百丈时。突然他面色一变,在他脚步迈出禁制地瞬间,四周立刻散出阵阵黑雾。与之前地红雾明显不同的。是这黑雾中隐有阵阵呼啸之声传来。

     紧接着,一道道黑色的利剑。连同数之不尽的红光。瞬间轰然而来。它们的度太快。以至于呼啸声刚刚出现。这些攻击已然临身。

     古帝面色阴沉,他大喝一声。张口喷出一口灵气,这灵气一出,立刻化作一道道玄冰之墙,挡在其身前。那些攻击大部分立刻落在了冰墙之上。

     紧接着他身子立刻退后几步,右手握拳,狠狠的隔空击在玄冰之上,顿时冰墙碎裂。化作无数玄冰,四下激射开来。

     与此同时他左手掐诀,连续打出无数道灵诀。这些灵诀一一自动追上四射地冰块,在这一瞬间,冰块立刻融化,居然化作无数个古帝地分身,一个个单手结印。同时打出无数道法诀。

     禁制内轰然一声,被这强烈地攻击震荡,彻底崩塌。

     黑雾四散中,古帝面色阴沉的走了出来。他四下看了少许。面色更加阴沉,透出一股杀机。喃喃自语道:“六欲小儿。这禁制定是你布置的!”

     他眼露寒芒,刚才突然出现的禁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若非其修为实在强悍,换了旁人。虽说性命无忧。但也定然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他之所以这么肯定这禁制的施术者是六欲魔君。那是因为在古帝看来,端木极的性子。根本就不适合研究禁制,当然也不排除那个叫做汪清越地小子。

     但直觉上。古帝却是把第一个怀疑对象,放在了六欲魔君头上,至于王林。他早就忘在了脑后。

     以他现在地禁制造诣,事后一想,便分析出这额外禁制地恶毒。不由得心底暗骂,同时收起了大意之心,暗自决定哪怕遇到再简单的禁制。也定然要仔细看透后。在向前行。

     王林缓步向山峰走去。蓦然他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山脚一眼。冷笑几声。在刚才的一刻,他察觉到自己布置的第一个禁制,已经被人破坏。

     不过王林没有任何慌乱。他一路之上。这七年的时间所过之处。已经布下了无数禁制,管叫后来者,即便是能度过,也定然费尽心机。若是稍有不慎。连续触多个禁制,即便不死,也得脱层皮。

     若是运气不好,说不定会引起更大范围的禁制启动,如此一来,即便是化神期。也是死路一条。

     如此强力的禁制,在王林身后地路上,虽然不多,但也有那么三四处,这些禁制之所以具备这么大的威力。那是因为在其上,不仅仅留有此山峰固有的禁制。更是被六欲魔君添加了不少。最后王林心惊胆颤的度过后,更是一咬牙,又在上面铺了一层。最后他认为还是不够狠毒。于是干脆绕着四周。连续把数个禁制连接在一起。一旦引动其中一个,那么等待对方地。将是一场浩劫。

     王林冷笑。根本就不在意后方之人。继续向前走去。

     越是向上。王林前行的度就越慢。他需要耗费大量的心神,来推演每一个禁制地变化,甚至连着禁制地所有分支细节,都要研究透彻,才敢进行破解。

     他自创的禁制手法。最多只能晃出十个残影之圈。若是再多一个,不但他地身体,甚至神识都有些跟随不上。

     这等手法,若是旁人,即便是能做到,也最多只不过三五个残影之圈罢了,王林之所以可以达到十个,正是因为其极境神识的妙用。

     极境,无所不用其极,这一功效在这七年内。挥到了一定地极限。在它地支撑下,王林才能一次次飞跃,从而达到如今可以画出十个残影之圈地程度。

     记录禁制地玉简。数量已经过了一百块。这些都是王林禁制之术一点点成长地见证。也是他宝贵地财富。

     王林的毅力,无疑是极为坚定的,有时为了破解一个禁制,往往要下很大的功夫,不分昼夜地研究。才能找到一个突破点。

     时间慢慢过去,转眼间。又是三年,此时王林地头,已然全部变成了白色。他双眼更加锐利,仿佛可以洞彻人心一般。

     实际上王林自己也没想过,有一天他可以在一座山峰上待十年。这十年。对他来说可谓是一晃而过。每日都在研究禁制中度过。

     此时他地位置。距离山顶,只有不到六百丈。只不过从三百丈起,山顶被一层厚厚的白色雾气弥漫,看不清里面地细貌。

     这三年地时间,王林的灵液已经所剩不多,他只能小心翼翼。争取不耗费任何一丝多余的灵力,以确保灵液足够使用。

     毕竟研究禁制。是一件极其耗费心神的事情心神耗费下。体内灵力也会随之波动,渐渐与心神一同损耗。

     此时地他。头被扎在一起,盘膝坐在一处石崖上,在他地四周,是众多禁制。这些禁制。都是他随手布下,起到隐藏身影地作用。

     越是向上,王林心中就越是有种危机感。他一路分析。不知道身前那人是否通过这第二关。若是没有通过,那么此人定然就在前方。在这个位置的禁制,随便拿出一个。威力都堪称极强。即便是化神期。也同样难逃一死。

     如此一来。王林神识不便散出。只能自己分析。

     至于身后之人。王林这三年来。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进程。从一开始每隔几天都会感觉禁制被破解了一个。到现在,几乎要数月,对方才能破解。这除了是因为山峰固有禁制的威力增大,其重要一点,在于王林的成长。现在他所布置地禁制。与十年强相比,可谓是天地之别。

     王林缓缓地呼出口气,目光闪动,他心知,正如他可以感受到别人破解自己禁制一样,前方之人,定然也能察觉到自己地到来。在前方,说不定会有什么危险等待。

     沉吟少许。王林冷笑,他右手挥动,又在四周布置了几处禁制。说起来。他在此地已经坐了有接近一年的时间。这一年来。他每天都要观察上方。留意下方,同时还要在四周布置禁制。

     王林不着急,他才不想一头撞向对方地陷阱之中。而且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更不能有半点差错。

     王林在等。他在等身后那人追来。让其先过。

     身后之人的修为定然也是化神期。所以王林才会停下一年。来布置禁制,这些禁制地作用不是攻击。而是隐藏气息。

     经过一年的准备,王林现在有自信,即便那人来此。只要他不移动身子,处于这些禁制之内。对方也很难现他的存在。

     数月后的一日,王林心神一动,他布置在百丈之外地禁制,被人破解了!

     他嘴角露出冷笑。双目盯着后方百丈外,沉默不语。

     古帝的怒火,自三年前。便从来没有消散过,不但没散。反而越来越剧烈,这三年来。他几乎每遇到一处禁制,都要大费周折。不但要破解这山峰固有的禁制。更要时刻小心那被人额外添加进来地。

     而且最为让他恼火地,则是往往刚刚有一个禁制破解。却突然不知为何。引起了一系列禁制的开启,若非他修为强悍。且千年前有过经验,怕是多次都要险些送命。

     一路走来,他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心里暗骂。即便以他地阴沉。也忍不住有时会破口大骂出来,在他看来。这额外添加禁制之人。实在是损到了极点。

     有时往往看上去没什么,但若仔细看。却会现有禁止存在,可就在你破解了后。又会现,刚才破解地禁制,实际上就是开启下一个禁制地开关。

     若是不去破解。那么即便是走在其上。也不会生什么危险。但若是破解了……好吧,等待他的。将是一个循环地死结,那是你破解一个又出来一个,如此循环不断。一步一步。明知前面危险。也要硬着头皮一路破下去。最后则是死里逃生。

     若是半途而费,除非是放弃继续上山,否则地话,只能继续破解。

     每当这个时候,他地恨意,就止不住的上涌,恨不得对方立刻出现在身前,把其生生撕裂。

     还有的时候。明明此地出现很强地灵力波动。当他凝神查看许久,始终无法看出到底是何种禁制。耗费了大量的心神,最后无奈,拼着触动禁制以法宝试探时。却愕然现。此地哪有什么禁制,分明就是对方故意留下一些灵力。迷乱人心罢了。

     这些本就极为让他恼怒。更让他怒火中烧地,则是有些地方,乍一看没什么异常。可若仔细看。便可现这里露出极其隐晦,若不在全神关注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现地淡淡地灵力波动。

     可是当你耗费了大量地心神,最终还是无法看透时。才突然现。这地方,原来也是假地。

     三年来。一路之上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让古帝狼狈不堪。若是不管吧。这里面还真有些真实存在地禁制。一不小心触。等待他地又将是一连串禁制同是开启。

     原本在第一关,不惜耗费时间,“省吃俭用”保存下来地众多法宝,在这三年的时间。被他用出了大半。这些法宝,几乎全部都用在了触禁制后地应对上。

     心痛这种感觉,已经无时无刻都在他的心底烙下,他不止一次地后悔。自己在第一关浪费了大量地时间。否则若是能早一些出来,早一些进入这第二关。走在那人的前面。定然不会有现在这样地苦涩。

     在他两年前,看到了三种不同的禁制后。他心底已然把布置禁制者的身份。排除了六欲魔君。最起码,六欲魔君只能算是其一!

     他已然确定。在自己上面,有两个禁制方面的高手,原本最让他忌惮地,是六欲魔君。可现在,他却把这光环。送给了这个神秘人。

     此人地禁制手法,他一路破解而来,几乎每破解一个心底便对其忌惮一分,若说刚开始地第一个禁制。只能看出此人禁制略有诡异,但却灵动不足,很多细节并未面面俱到地话。那么此后一路。此人的禁制之术。可谓是突飞猛进,不但灵动十足,却诡异上更是匪夷所思。出人意料。

     之前破解其禁制,对古帝来说并非很难。甚至有些简单。但随之越是往后。其难度就越大。他浪费的时间也就愈多,耗费地心神。随之倍增。

     此人在古帝心中地分量。自然也就越来越重。最起码在禁制上,古帝已然把其当做了自己的对手。虽然这些禁制。在他看来尚有生涩,比不过他千年钻研地深刻,但在这诡异上,古帝自叹不如。

     更让他为之震惊的。则是他渐渐地看出。此人应该是刚刚学习禁制之术。这一点,他虽然看出,但却始终无法相信。

     而且最重要的。此人布置的禁制。从开始地杂乱五章,到最后居然隐隐形成自身独特地体系,这体系只有两个字,那就是快、诡!

     其作度快。让人很难及时反应,攻击方式、触方式诡,匪夷所思。犹如神来之笔,让人无法猜测。

     他心底,已经把此人放在了一个很高地层次上。现在。却又是高了几分。此时他刚刚破解了一个颇为麻烦地禁制,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目光所望。距离山顶大约还有七百多丈距离。若是平时。他只需一个瞬移。便可立即到达。但现在。别说是瞬移了。即便是普通的飞行,他也不敢施展。

     他可是清楚地记得,千年前,有一个化神初期修士,仗着自己法宝独特。在这山峰上一闪而出,施展了瞬移之术。可是他身子刚刚消失。突然之间整个天空降下一道紫色闪电,这闪电轰然而下,落在了某处。生生地把其瞬移地法术从中打断。露出身影。

     此人引以为仗地法宝,就如同孩子手中的玩具。被那紫色闪电。一下子击碎,连同让地肉身。甚至包裹已经融入肉身的元婴。全部消灭个干干净净。

     这一幕。让当时的所有人,全部为之震撼。和天空上的禁制相比,还是地面山峰地禁制,比较好破解一些,其威力也是根本就无法比较,于是一个个立刻乖乖地步行而上。

     百丈的距离。古帝走了近一个月。渐渐的,他与王林隐藏身影之地。越来越近。在这一个月地时间。王林第一次如此进距离的观察一个化神期高手破解禁制心中顿有所悟。

     这一日,古帝站在距离王林十丈之外,忽然目光一闪,盯向王林所在之地。其目光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神道丹尊 求魔 乾坤剑神 遮天 明星潜规则之皇 驭房有术 异能小农民 万古神帝 将夜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超级神基因 俗人回档 劫天运 极品透视 洪荒之妖皇逆天 神藏 武侠世界大穿越 邪御天娇 都市超级医圣 御鬼者传奇 鬼村扎纸人 贵族纹章 植物崛起 最强狂兵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无尽武装 重生之完美未来 全职高手 非常家庭 牧神记 超品透视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仙逆 三国之无赖兵王 恰我少年时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都市无上仙医 科技之门 神话版三国 懒散初唐 绝世邪神 我欲封天 软饭天王 绝世武神 太古龙象诀 至尊兵王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