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05章 归息中的元婴

     魔海内,没有月色,有的,只是皎月透过厚厚的雾气7TT递进来的丝毫月光星点罢了,但对于修士来说,这一丝一毫的光点,便足以起到照明视线的作用。

     云妃出了洞府后,一路度飞快,直奔云妃。她此时站在黑雾之外。心底忐忑不安。不由得再次犹豫起来。事实上今夜地这一切。并非她主动参与。

     在王林闭关地这段日子。云妃暗中找了一些修士为其解除禁止。但均都不成功。原本她已然认命。可却没想到。昨天道。

     “上来说话!”那人影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他话音一落,顿时四周的黑雾,突然翻滚起来,化作一条条黑色的雾龙,咆哮着相互交错在一起,形成一条长长的龙道,龙头所在,正是那山峰小亭,至于龙尾,则铺在此女脚下。

     云妃强压下心中忐忑,迈步踏在了雾龙之上,一点点向上走去。

     很快,她便来到了山顶小亭,走在其上的瞬间,她看清了此亭中的那人,此人岁入中年,相貌堂堂,颇有一股大家之气,他身穿锦袍,目光睿智,在看向云妃的刹那,双眼露出明亮的神采。

     “果然是上古禁制!”此人心底暗道,但表面上,却是没有露出半分异常,而是平淡的说道:“我可以为你化解禁制,但你要告诉我,这禁制,是谁给你布下。”

     云妃犹豫少许,低声说道:“前辈,此事晚辈不能说,不如这样,晚辈以一炉丹药作为换取您化解禁制的条件,如何?”

     中年人沉吟少许,摇头说道:“你若不说,那么在下不会为你化解此禁制,而且我大可告诉你,这禁制,在修魔内海,能破解之人不多,你自己考虑吧。”

     云妃面上阴晴不定,许久之后,她一咬牙,说道:“好,还请前辈先行破解,若是成功,晚辈定然全部告知。”

     中年人哈哈一笑,站起身子,右手一挥,顿时在手中出现一块紫色石头,这石头呈圆形,其上光滑无比。

     他拿出此物后,立刻在其上打出几道灵诀,顿时那石头闪烁七彩光芒,紧接着,从其**出一道红光,落在了云妃额头眉心处。

     云妃身子顿时一颤,她能感觉到,那红光一入体,顿时分散成无数丝线,立刻在身体内钻动起来。

     此时,那中年人态度颇为凝重,紧紧的盯着云妃,仔细观察。

     时间不长,云妃的眉心之上,慢慢的显露出一个淡淡的符号,这符号充满了一丝古朴的气息,中年人看到这符号的瞬间,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喃喃自语道:“的确是上古禁制!没有想到,居然真有人会这种禁制。”

     他目光闪动,咬破右手指尖,挤出一滴鲜血,落在了石块之上,顿时那石块光芒大闪,这一次,从其上射出一黑一白两道光柱,目标直指云妃眉心处的那个符号之上。

     但就在这

     变突生,云妃髻上,蓦然间显露出一片阴影,这阴)7个兽头,突然挡在此女眉心,兽口一张,便把那一黑一白两道光柱吞了下去。

     紧接着,这阴影化作的小兽,对着云妃徒然一吸,云妃双眼猛地鼓起,瞬间充满了血丝,其神识不由自主的离体而出,被那小兽吸入口中。

     这一切生的太快,几乎就是眨眼间,云妃已然香消玉损,落得神识被吞的下场。

     事实上,在她走上龙道时,其下场就已经注定,只会落得死路一条,若是她能听从王林之话,安静的等待其离开修魔海之时,那么也未尝不是还有一丝生机。

     与此同时,那小兽身体一胀,顿时把云妃尸体包裹,只见一个储物袋、一个丹炉、一颗淡金色的金丹,全部从尸体内飞出,被那小兽卷起,就要向着远处飞去。

     中年男子初时看到此兽,不由得面色一变,他实在分辨不出此兽到底是什么,居然有如此诡异的能力,可以生生吸人神识。

     他更是心底有些猜测,此兽是一直就栖息隐藏在此,还是属于有主之物,关于这点,中年男子心中颇为惊疑。

     但很快,他便恢复正常,一看此兽要走,他立刻目露寒芒,双手蓦然一挥,顿时四周的黑雾,在次化作条条雾龙,把此兽包围在内。

     紧接着,他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立刻拿出一面由不知名兽皮制作而成的小鼓,他目光盯着小兽,在鼓上轻轻一弹。

     只听“咚”的一声,四周的黑雾,顿时滚滚波动起来,化作一个个黑甲魔兵,手持各种法宝,向着小兽冲击而去。

     雾龙在前,魔兵在后,把这第二魔头,团团围在中间,期间各种色彩缤纷的法宝之光,如同雨从天降一般,哗啦啦的一片,齐齐落下。

     但这小兽既然是王林的第二魔头,其威能或许不是很强,但其凶性,却是难以想象,此魔当初即便是王林收服时,也曾险些被其反噬,由此可见一斑。

     此魔没有任何犹豫,一口吞下云妃金丹,其大小顿时增了一圈,紧接着,它身子蓦然一转,身子立刻由一化十,再由十化百,顿时上百个小兽密密麻麻的出现在这包围圈中。

     与此同时,百只小兽,齐齐出尖锐的戾鸣,一圈圈声波如同怒浪滔天,疯狂的向着四周拍击而去,紧接着,百只小兽一个个迅猛的拍打翅膀,彼此相互交错在一起,形成一股飓风,以庞大的冲击之力,向着一个方位,蓦然冲出。

     声波开道,飓风随后,如此一来,先受到波及的,就是那数条雾龙,这些雾龙在声波的冲击下,顿时一个个身体崩溃,即便是那些魔兵,其冲来的步伐,也不由得为之一顿。

     接下来,是飓风随后,那些本就已经崩溃的雾龙,在飓风的浩浩荡荡的推动下,顿时彻底消散,被卷入漩涡飓风之中。

     中年男子目露奇光,他盯着那飓风,眼中露出颇为感兴趣的神色,他不疾不徐的右手再次在兽鼓上连续弹了数下。

     咚咚!一连四声,顿时整片黑雾,蓦然间剧烈的翻滚,化作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凶兽,在外围出现。

     这些凶兽一个个恶焰滔天,散出阵阵嗜血杀戮之气,纷纷盯着那被道飓风。

     “我不管你主人是谁,但被我邱四平看中的灵兽,没有可以逃出的,我知道你定然可以听懂我的意思,你听好,在这之前,我只是围,没有进攻,但三息之后,你若不服从与我,那么我将开启攻击。”

     第二魔头厉啸一声,顿时飓风内它分散而出的所有小兽,神识凝聚在一起,形成一道闪电霹雳,瞬间呼啸而出,直指中年男子所在。

     神识攻击化作的闪电,一路势如破竹,凡是阻拦在它前方的黑雾,顿时一一消散,几乎是眨眼间,神识攻击已然接近中年男子。

     此人面色一变,身子迅后退,与此同时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神识攻击落在鲜血之上,立刻出呲呲的声音,不由得顿了一下。

     与此同时,此人右手迅从储物袋拿出一块黑色木头,面目狰狞,大喝道:“收!”

     瞬间,小兽的神识攻击,立刻不由自主的向着黑色木头散去,但就在要碰到此木的刹那,第二魔头的戾啸再次响起,那神识攻击顿时化作百份,如同百川归海一般,迅撤回。

     中年男子额头隐隐见汗,刚才的一幕,若是他动作稍微慢上一点,恐怕就要危险了,但他此时的目光,却是露出一丝浓重的狂热,他添了添嘴唇,沙哑的喝道:“居然还会神识攻击,这等奇兽,即便是你有主人,邱某也定要生生抢来!”

     他这话刚一出口,只听一个极为冰冷无情的声音,从天边徐徐传来:“是么?”

     这声音传来的瞬间,一阵阵嗡嗡之声蓦然出现,中年男子猛地抬头,只见在天边现出了一道庞大的飓风,这飓风度飞快,瞬间便冲向黑雾。

     黑雾外的那些凶兽,正要反抗之时,突然飓风中传出一道尖锐的声波,顿时一层气浪,从飓风内掀起,推动之下,那些黑雾化作之物,纷纷被吹散。

     与此同时,第二魔头呼啸一声,冲了出来,与那飓风融合在一起,此魔心中显然极为气愤,它操控了飓风后,立刻疯狂的在四周的黑雾中转动,把那些黑雾吹的支离破碎。

     中年男子看不都看那飓风一眼,目光盯着天边,眼露谨慎之色。

     只见一个白男子,身穿黑衣,从天边缓缓走来,此人步伐看似缓慢,但实际却是极快,几乎也就是眨了几下眼的时间,此人便来到了山顶之上。

     中年男子邱四平双眼瞳孔猛地一收缩,他右手在鼓上一敲,顿时四周被吹散的黑雾,立刻急剧的收缩,形成八个黑色的雾球,飘在他的身体四周。

     邱四平目光闪动,语气平淡的说道:“阁下想必就是那擅长上古禁制之人了?”

     这白之人,正是王林,他右手一召,顿时从飓风内飞出两个物品,分别是储物袋与丹炉,王林

     后,并未查看,而是放在了怀里,这才扫了对方一眼男子的修为,在王林看来,已然达到了结丹后期的大圆满境界,距离元婴,只差一丝。

     但只要不是元婴,王林若要杀之,便极为简单,他目光冰冷,阴森的说道:“我就是此兽之主,你之前不是要生抢么?来抢吧!我给你机会!”

     王林右手一挥,飓风中第二魔头立刻飞出,飘在对方身前,一动不动。

     邱四平眉头一皱,他能看出,对方的修为与自己相仿,都是结丹后期,可此人态度极为嚣张,在他看来,定然有所依持。

     邱四平生性谨慎,此时目光微闪,看了身前那小兽虚影一眼,随后嘴角露出微笑,摇头说道:“让道友见笑了,邱某之前只是戏言罢了,此兽既然是道友之物,在下又岂敢抢夺,之前种种误会,还望道友不见介意。”

     王林目光平静,右手一召,第二魔头立刻飞回。与此同时他双眼内红芒闪现,极境神识蓦然一动,化作一道红色电闪,瞬间倾泻而出。

     顿时一股庞大的神识威压,蓦然间出现在天地之中。

     邱四平原本正要说话,但看到王林目中红芒的刹那,他面色立刻一沉,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人居然没等他把话说完,一见面就下杀手,他心底微怒,暗道此人与自己一样,都是结丹后期,即便是你有法宝,难道我邱四平,就没有法宝了么!

     他轻哼一声,身子迅后退,右手连连挥动,顿时身边的八个雾球立刻形成浓浓雾气。

     邱四平目光露出寒芒,他打定主意,既然此人不肯听他把话讲完,那就只有先擒住后,再交谈了。

     只不过他这个想法刚刚升起,只听对面王林那里,传来一声仿佛九幽之地出来的寒风之音。

     “灭!”

     王林极境神识快若奔雷,立刻沉入黑雾之中,这雾气岂能与极境神识媲美,顿时崩溃,消散一空。

     只听一连串的爆破声传来,阻拦神识的八个雾球,全部崩溃。

     邱四平面色终于大变,他身子爆退的同时,毫不犹豫双手掐诀,咬破舌尖,连续喷出数口鲜血,试图阻拦那道红色闪电,但这些鲜血几乎是出现的瞬间,便立刻被生生蒸,变成血雾四下推动开。

     没有起到阻拦哪怕一息的作用。

     一股很久没有出现过的死亡阴影,顿时如同乌云一般,笼罩在邱四平心中,他二话不说,迅拿出之前那块黑色木头,在刚刚祭出的瞬息,王林的极境神识已然临身,击在了木头之上。

     那黑色木块,顿时传出阵阵碎裂之声,砰的一下化作碎末,只见其内红芒一闪,便沉入在邱四平身上。

     邱四平身体一震,双眼立刻涣散,但在喷出一大口鲜血后,他原本散的双眼,居然再次清明起来,只不过这清明中,却是透出强烈的恐惧之色。

     他二话不说,身子立刻疾驰向后奔走。

     王林轻咦一声,极境神识下,此人居然不死,这倒让他有些惊奇,要知道他的极境神识,之前只是出过一次类似的事件,那是在修魔海外围时,一个叫做上官墨的家伙,其用一块神奇的贴身玉佩,逃过一劫。

     王林目光闪烁,身子向前一动,快若奔雷,瞬间便追了上去,在此人身前出现。

     邱四平内心大骇,他苦笑道:“道友,你我并无深仇大恨,何必赶尽杀绝?”他此时内心极为懊悔,其实只要稍微一想,便可想出,能施展上古禁制之人,又岂能是等闲之辈,此人修为尽管是结丹后期,但其这手神识攻击,就连自己都无法抵抗,若非自己有奇宝护身,怕是刚才就已然身亡。

     此人在他眼中看来,即便是没有达到元婴期,但却具备了元婴期的攻击。这叫他如何能抵,如何不跑!

     不过在他想来,对方定然是有一件强悍的法宝,所以才会具备如此的攻击力。

     王林神态冷漠,眼中闪现一丝讥讽之色,平淡的说道:“你几次派人唤那墨姓女子出来,目的不正是想要找出那施展上古禁制之人么,怎么现在见到了,却要跑呢!”

     邱四平面露苦笑,说道:“道友,在下没有恶意,只是……”他略一犹豫,但立刻就继续说道:“只是有一笔天大的好处,需要道友以上古禁制帮助!”

     这邱四平本就是个聪明之人,他听到王林的话后,立刻猜出,他那黑衣人手下,怕是危险了,但他却假装不知,并没有询问半点。

     王林神色平静,双眼红芒微闪,邱四平暗自咬牙,急声说道:“道友,你我都是结丹后期,若是听我一言,结婴指日可待!”

     王林眼中红芒渐消,他盯着此人,语气阴沉的说道:“我耐心有限,只给你三句话,若是三句话不能打动我,休怪王某无情。”

     邱四平内心暗骂,但神态却是不露半分,他深吸口气,说道:“想必道友也知道,结丹与元婴之间的差距极大,若是想要结婴,即便是寻到灵气浓密之地,也依然存在很大的失败率。”

     王林神色平淡,说道:“第一句!”

     邱四平语气一滞,但很快便继续说道:“除非是有一些可以增加结婴几率的灵丹妙药,否则结婴所需要的灵力,根本就无法满足。”

     王林看了此人一眼,说道:“第二句!”

     “邱某虽然没有什么灵丹妙药,但却知道一种比灵丹还要珍贵无数倍之物,若是能服食吞噬此物,那么结婴将不是难事,此物就是元婴期修士的元婴,在下知道一地,其内最少有两个归息中的元婴!”这最后一句,邱四平几乎是一口气说完。

     连续两天保持更新希望会有第三天。恳求推荐票!!!月票我算是看出来了,不打算给我的,怎么求都没用,我只希望,所有的读,把您的最少5推荐,给我一票,仅要一票。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神道丹尊 求魔 乾坤剑神 遮天 明星潜规则之皇 驭房有术 异能小农民 万古神帝 将夜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超级神基因 俗人回档 劫天运 极品透视 洪荒之妖皇逆天 神藏 武侠世界大穿越 邪御天娇 都市超级医圣 御鬼者传奇 鬼村扎纸人 贵族纹章 植物崛起 最强狂兵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无尽武装 重生之完美未来 全职高手 非常家庭 牧神记 超品透视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仙逆 三国之无赖兵王 恰我少年时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都市无上仙医 科技之门 神话版三国 懒散初唐 绝世邪神 我欲封天 软饭天王 绝世武神 太古龙象诀 至尊兵王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