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11章 云天宗

     雀历十三万四千五百年整,三级修真国其境现,持续三日而散,楚国各门派纷纷派遣弟子查看,但最终却是一无所获,只现了一处废弃的洞府。(

     有人传言,此地有重宝出世,已然被人取走。

     对于此传言,一部分修士并不相信,但也有一部分修士深信不疑,这出现霞光之地,距离云天宗不足万里,如此一来,重宝被云天宗获得的传言,就此展开。

     同年,云天宗炼制出一枚天损丹,此丹药品质达到五品初阶,其功效可令肉身溃散的元婴以上修士,立刻修复肉身,不需要夺舍而达到重生的作用。

     此丹药一出,顿时令本就如日中高的云天宗,更加出名,四周所有三级修真国,无不为之侧目,最后,四级修真国巨魔族,以一项秘密的协议,换走了此丹,临走前,在云天宗山门上,布置了一套法阵,这法阵威力极强,即便是寻常四级修真国,也很难强行攻破。

     同年末月,云天宗广开山门,其三十年一次为期十日的收徒之礼,就此展开。

     楚国境内各个修真家族,纷纷送遣嫡系子孙,前去云天宗,希望可以一跃而入,成为云天宗的一员,从此光宗耀祖,水涨船高。

     只不过,云天宗的收徒,要求极其古怪,不似其他门派讲究天资灵根,此宗收徒,讲究的是一种缘法。

     如此一来,每三十年一次的收徒之礼,实际上,最多也就是收取十人罢了,与每次都涌散的数千人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

     云天宗的盛名、收徒的稀少,这一系列事情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几乎所有的散修,都梦寐以求的想要成为云天宗弟子。

     在云天山脉地最顶端。有着一排排雕栏玉砌、充满仙风地殿阁。此地。就是云天宗地山门所在。实际上。这显露出地一角。只不过是云天宗地一部分罢了。更多地阁楼雕砌。全部被神通之术隐去样子。远远看去。除了葱葱绿树。成荫碧浪之外。别无他物。

     三个巨大地青色字体。如同是一串高高挂起地灯笼。被一种神通法术操控。纹丝不动地飘在雕楼之上地虚空中。

     这三个字。是“云天宗”

     每三十年一次为期十天地收徒之礼开始时。天空就会出现这三个大字。当十日之期一过。那么这三个大字就会消失。

     如此一来。楚国境内地散修、修真家族已然全部知晓。只要云天宗三字出现天空。就表示地收徒之礼开始。云天宗广收楚国内门徒。一旦三字消失。也就表示。收徒之礼。结束。

     这一日清晨。天空万里无云。碧波浩荡。一道道剑光。从四面八方疾驰而行。迅向着云天宗飞去。在距离此宗一千里外时。剑光纷纷落下。露出其内一个个俊朗美艳地男男女女。这些人年纪都不大。有地是独自御剑来此。有地则是跟随长辈。

     为了表示对云天宗的尊敬,所以基本上在一千里外,所有地拜师之人都不再飞行,而是靠着双脚,步行前进。

     此时若是从天空向下望去,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云天宗山门方圆千里之内,66续续三三两两有着无数的男男女女,纷纷步行前进。

     在云天宗山门外,站着三个年轻的修士,负责安排这些前来拜师之人。

     此时在云天宗山门五百里外,一男一女两个修士,正向前行走,这二人中,男子年约二十七八,他气定神闲,目光平静,其衣襟之上有着一把紫色飞剑的刺绣,这表示的他已经是剑气宗内门弟子。

     在他地身边,跟着一个双十年华的妙龄少女,此女身穿紫色衣裙,腰部束着同样颜色地丝带,看起来其身姿凹凸有致,倒也有股腻人可看的味道。

     再往上看,此女相貌颇为动人,以闭月羞花来形容倒也丝毫不为过,此时,此女樱口微翘,揉了揉双腿,嗔声道:“哥哥,这云天宗有什么好地啊,为什么偏偏要人家来这里,我才不喜欢炼丹,我喜欢剑气宗!”

     男子神色如常,看了女子一样,在她额头点了一下,笑道:“剑气宗杀戮太重,不适合你,要知道云天宗,可是楚国所有门派之,即便是楚国遭遇大难,也丝毫不会波及到此宗。若你能拜入这云天宗,为兄也彻底放心了,想必若是爹娘在世,也一定含笑九泉。”

     女子听到兄长提及父母,神情不由的一暗,沉默少许后,她乖乖地点了点头,望着兄长,声如百灵般说道:“哥哥,如果我能拜入云天宗,那么我专门给你一个人炼丹,你看好么,到时候你修为高了,咱们就回家族让那些老家伙们看看,哥哥你好好的教训他们。”

     男子听到此话,转过头去,双眼露出一丝寒芒,为了怕妹妹承受不住打击,他没有把当年之事如实相告。

     “哥哥你看那人,他穿的衣服好怪啊。”女子睁大了眼睛,望着前方一个少年,掩口笑道。

     男子抬头一望,只见在前方二百丈外,一个身穿粗布衣衫的少年,正缓缓的向前行走。要知道能来这云天宗拜师之人,往往都是一些散修以及修真家族,根本就没有任何凡人可以来到此地。

     所以,在穿着上,几乎很少会看到如此的一幕,这分明就是一个普通山村少年的打扮。

     似听到少女的声音,那少年回头看了二人一眼,没有丝毫停留便收回目光,继续向前行走。

     那男子双眼闪现一丝诧异,他知道自己妹妹的相貌颇为动人,这一路上所遇修士无不纷纷侧目,尤其是在进入这云天宗千里之内后,一路凡是看到他妹妹,均都会多留意几眼,可惟独这少年,其目光平静如水,在看到他妹妹时,没有任何波动。

     男子神识一扫,这少年的修为,只不过是凝气期二三层罢了。他看了一眼后,便收回目光。

     那少女望着少年,眼中露出感兴趣之色,快步走了过去,喊道:“喂,你也是来拜师的?”

     那少年眉头一皱,没有理会对方,而是继

     走去。

     少女轻哼一声,身子轻轻一跃,便过了少年,落在他的身前,不满的说道:“你是哑巴?我问你,你也是来拜师的?”

     少年看了此女一眼,无奈的说道:“这不是废话么?”说完,他摇头从少女身边绕过。

     少女俏脸一红,她一琢磨,自己刚才的话,的确是废话,对方都已经来到这里了,自己居然还问对方是不是来拜师。

     少女地哥哥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对于那少年的回答,他没有什么不喜,相反,在自己妹妹问问题的时候,他也有这种感觉。

     少女一跺脚,再次追了上去,与少年并肩,不满的说道:“我说的当然不是废话,你穿地这身衣服,怎么看都不像是拜师的,你看看别人,你看看,哪个像你这样,你要知道云天宗收徒……”

     少年眉头再次一皱,他暗叹一声,此女在他看来,就是一个黄毛丫头,而且还是特别烦人的黄毛丫头。

     若不是他现在修为太低,早就一甩袖子匆匆离开,不再受这丫头嗦。

     时日匆匆,转眼间到了午后,天空的阳光渐渐火热起来,汗水从少年额头泌出,他内心苦笑,暗道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气喘吁吁凡人一般的感觉了。

     就在这时,他身边地那个少女,右手一翻,在储物袋内拿出几枚荔枝,拨开后放在嘴里,看了少年一眼后,此女右手一递,说道:“吃不吃?”

     少年看都不看一眼,摇头继续向前迈步。

     少女轻哼一声,便不再理会,而是回到他哥哥身边,把荔枝全部放在她哥哥手中。

     两个时辰后,云天宗的山门已然近在眼前,少年目光露出一丝感慨,望着眼前那宏伟的阁楼,他地思绪,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当年的恒岳派。

     这少年,就是王林!

     准确的说,是王林地分身。修炼神道之术,他成功的从身体内抽离出一个分身,这分身与本尊一样,有血有肉。

     只不过其存活的时间,只有三十年。

     这是他想到的,唯一一个既不散功放弃极境,又可以突破修为的方法,至于他的本尊,则被隐藏在云天宗附近某处位置。

     当年地那个洞府,已然被他废弃不用,原因是在分身出现的瞬间,居然天生异象,出现阵阵霞光经久不散。

     如此一来,他不得不尽快放弃洞府,重新寻觅一处开始了长期地闭关。

     本尊闭关,分身则摇身一变,在云天宗山脚下的山村居住了数月,随后云天宗收徒,王林沉吟少许后,决定去尝试一番。

     于是,才有了眼前地一幕,其实原本按照王林的想法,是待灵液用地差不多后,本尊出手想办法抓个云天宗弟子,继而混入其中偷取药物。

     现在既然赶上云天宗收徒之际,王林也就姑且一试,若是能成功被收为弟子,那么倒也不必去抓人混进了。

     凡是来到云天宗想要拜师,都会被带到一处外山的偏房休息,待十日期限过后,所有来到云天宗的修士,统一进行筛选。

     与王林同行的少女,在被云天宗弟子带进山门后,她的哥哥便转身离开,只不过在临走之时,此人扫了王林几眼。

     王林目光平静,他虽然修为不再,但阅历却留,这青年的修为,在他看来,绝对达不到结丹期,最多也就是筑基后期罢了,对于这等修士,王林本尊若要杀之,不费吹灰之力。

     在云天宗内居住了数日后,天空上的三个大字,慢慢的消散,最终消失无踪,至此,云天宗收徒之礼,算是结束。

     接下来,就是从这十天时间内,所有来到云天宗准备拜师之人中,选出最多十名弟子,其余人等,全部遣散出云天山脉。

     这一日,在云天宗山峰下的巨大平台上,数千欲拜师的弟子,纷纷盘膝而坐,静静等待考验。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修为,最高已然达到了结丹期,最低,则与王林相差不多,凝气二三层罢了。

     在平台的四周,站着几十个身穿白色道服的云天宗弟子,他们的脸上,均都是流出淡漠之色,隐约透出一股傲气,毕竟,他们已经身为云天宗的一员,身份比之这些欲拜师,自然高出一等。

     时间不长,一个身穿白衣,袖口绣着三个丹鼎的中年人,慢慢的从云天宗上飘落而下,此人身在半空,俯视了众人一眼,语气低沉地说道:“入我云天宗门下,辈降十等,若是不愿,现在离开。”

     此话说完,平台上的数千人,没有任何一个起身离开,纷纷抬头目露坚定的望着此人。这些人中,少有的几个结丹期修士,他们知道,这中年人的话,是说给他们听地。

     静等少许后,中年人右手一挥,自石台之中,蓦然传出一阵推力,顿时在其内的那些欲拜师的弟子,纷纷被推出几步,露出石台上一个十多丈的巨大空白地。

     与此同时,一道漆黑的雾柱,蓦然间从那里升起,滚滚云烟在其内翻滚云涌,看起来颇为壮观。这粗大地黑雾柱子仿佛是支撑天地的手臂一般,在地面升起后,立刻伸展向天际,自下向上看,根本就看不到其尽头。

     “所有人无论你用何等方式,只要能感受到这柱子之内到底有何种物质,那么就算你此关合格,时间是六个时辰!”那中年人的声音,此时徐徐传来,说完后,他身子一闪,落在一旁,静静地站立看向黑雾柱子。

     王林神色如常,目光平静的盯着黑雾柱子,沉思起来,他虽说是分身,而且凝练分身时,本尊神识与修为没有半点留在分身内,但,除了修为与神识外,他所掌握的全部法术与古神记忆,却是一丝不漏的留了下来。

     此时王林目光微闪,脑中不断地分析,渐渐地,王林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这柱子在他看来,分明就是某种禁制之术,这禁制的作用,是对所有查看进行某种限制。

     想必云天宗是想以这种方法,排除掉一些欲拜师的弟子,只不过这里面王

     一个疑问,那就是这禁制起到的限制作用,主要体方。

     也是说,云天宗到底想用这个禁制,找出什么样的弟子!

     按照王林对禁制的了解,眼前地这个禁制,对于寻常人来说,可谓是根本透,几乎没有。

     而若是王林看透,那么就显得太过明显,对于他打算在云天宗韬光隐晦地想法,有着很大的出入,这其实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王林担心,若是自己不能彻底了解云天宗想要通过此禁制寻找什么样地弟子,那么他若是贸然以自己的禁制之术破解了此禁制,那么定然会引起此宗地注意,到那时,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王林没有立刻破解,而是静静的等待,他才不信,云天宗摆下这么大的阵势,实际上就是为了把这些人聚集在一起,然后宣布没有任何人合格。

     若是他分析没错,要不了多久,自然会有人为他找出这里面的答案。

     时间点点流逝,转眼间,三个时辰过去,石台上的众人,其中有一些,渐渐的坐不住了,他们已经尝试了神识探查,但神识往往一碰到那黑雾,便立刻被一股推力阻止,生生的弹了回来,任凭他们如何想尽方法,都没有成功。

     最后,其中有一人,蓦然一拍储物袋,从其内拿出一个木雕,口中念念有词,祭出后立刻向着黑雾柱子内一扔。

     对于这一动作,负责收徒的那个中年人,没有任何话语,而是安静的望着石柱。但王林却是细心的留意到,这中年人虽说表情从容,但四周的那些云天宗弟子,却是有几人眼中露出一闪而过的古怪之色。

     那木雕一现,立刻变大,最后化作一只巨大的金雕,厉鸣一声后,冲向黑柱内,但就在那金雕碰到黑雾的瞬间,其内蓦然间伸出一只大手,一把抓住金雕,收进了黑雾之中。

     那释放金雕的弟子,立刻面色一变,猛地站起身子,转身急声向着云天宗的那个中年人说道:“晚辈放弃,还望前辈归还法宝,这是晚辈家族的重宝,前辈!”

     那中年人扫了此人一眼,缓缓说道:“金纹木雕,公孙家的世袭之宝,本宗自然不会保留,既然你已放弃,那么待统一离开之时,自会给你。”

     那弟子神情立刻松懈下来,眼中露出感激之色,走下石台。

     “我之前说了,你们可以用一切可以想到的办法,只要看看清其内之物,就算过关!”中年人再次强调道。

     “可是,若是看清楚了,那么一旦说出来,岂不是别人也知道了?”这是,石台上有一个少年,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会!如果你们之中有谁可以看透此雾,那么自然就会知道这里的奥秘。”中年人微微一笑,回答道。

     在黑雾中深处那只大手的瞬间,王林双眼蓦然一亮,他一直紧盯这禁制的变化,在那大手出现的瞬间,其内露出一丝缝隙,通过这丝缝隙,以他地神识之眼,立刻看到其内,居然飘着数粒丹药!

     王林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一动,他沉默少许,已然没有轻举妄动,此时,石台上的众人,已经有很多耐不住性子,纷纷拿出法宝,尝试的想要打散这些黑雾。

     随着越来越多的弟子祭出法宝,每一次那柱子上都会伸出一只大手,抓住法宝后收了回去,若是没有那中年人的话,这些欲拜师也不会如此使用法宝,但既然云天宗都说了,若是放弃,那么临走时法宝归还,如此一来,众人再也没有顾忌,一时之间,各种法宝之光在半空中此起彼伏。

     王林借着这些法宝攻击黑雾地缝隙,已经把其内的景物,看个清清楚楚,毕竟他有着一双可看破禁制的神识之眼。

     这里面,有十一粒丹药,十一枚玉简、十一件其上刻着丹炉地令牌。

     对于这三样物品各自代表着什么,王林不知,但就在这时,突然黑雾之上蓦然闪烁金光,紧接着,从其内蓦然闪烁金芒,这金芒从黑雾内闪现而出,在半空快盘旋一圈后,化作一枚玉简,蓦然间疾驰飞去,落在石台上,一个怔怔然不知生什么事情的少女手中。

     此时,云天宗的那个中年人,双眼蓦然一亮,身子迅向前一动,来到少女身边,从其手中拿起玉简后看了一眼,笑道:“你过关了!”说着,他右手一召,立刻有一个云天宗弟子飞身前来。

     “带她上山!”中年人对少女微微一笑,袖子一甩,回到了原位,等待下一个过关。

     那少女,一直到此时,尚还是脑袋里一片模糊,迷迷糊糊的被那云天宗弟子拉着,飞上了山门。

     看见有人成功过关,石台上之人顿时纷扬起来,一个个议论纷纷,对此,云天宗众人,根本就不予理会。

     王林目光一闪,他刚才清楚地看到,不是那少女看透了这黑雾,而是黑雾中那块玉简,自动选择了少女!

     而那中年人在看到玉简落入少女手中后,并未立刻宣布其过关,而是上前拿起玉简看了一眼,这才宣布。通过此事,王林判断,那中年人定是查看玉简是否的确选择了此女,由此可见,若是刚才他轻举妄动,怕是现在,定然会露出破绽。

     王林内心冷笑,这云天宗的收徒之礼果然奇特。

     就在这时,突然黑雾内再次闪烁金芒,王林目光一闪,右手暗中打出一道禁制,以他现在体内的灵力,只能打出一些简单的禁制,无法形成禁制之圈。

     但尽管如此,他所掌握的禁制,是传于上古,其神通之处,远非寻常修士可比——

     -

     结婴,很快了。让大家久等,耳根做地大纲中,应该会在这个月完成结婴。还有李慕婉,这个月也会有戏份。或许物是人非,或许感觉仍在,总之,大家会看到的。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神道丹尊 驭房有术 最强弃少 明星潜规则之皇 求魔 仙逆 神藏 终极教官 极品全能学生 遮天 逍遥派 万古神帝 将夜 掠天记 至尊兵王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洪荒之妖皇逆天 红色仕途 玄界之门 麻衣神算子 御鬼者传奇 邪御天娇 官术 重生之领主时代 掀翻时代的男人 牧神记 鬼村扎纸人 茅山之阴阳鬼医 女帝家的小白脸 武侠世界大穿越 官妖 狂神刑天 都市奇门医圣 劫天运 三国之无赖兵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最强小农民 明末工程师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异能小农民 超级神基因 通天武尊 俗人回档 鉴宝秘术 末世钢铁车队 苍天万道 抗日之将胆传奇 无限瓦罗兰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