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214章 惆怅

     仙逆惆怅

     林目光一凝。李姓长老。火焚国洛河门弟子…·这时浮现在他的心中。一个许久之前在他脑中存在的名字。然间闪现出来。

     “不可能……”王林内心暗道。世间哪有如此巧合之事。昔日的柔女子。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了云天宗的长老?

     王林哑然失笑。暗道自己想多了。

     “这李长老可谓是风华绝代。早年在火焚国时。就已经崭露头角。后来火焚国被宣武国反攻。洛河门整派溃败。一些弟子奔走逃亡。如若不然。想必李长老也不会来到云天宗。”程贤颇为感慨的说道。

     王林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向前行走。

     程贤眨了眨眼。连忙跟了上。嘿笑道:“师啊。咱们什么时候去西啊?”

     王林看了看天色。说道:“待在下拜会了师祖后。自会与你去一趟西不过我之前已经说了。我与那小丫头并不相识。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如果进不去西苑。那么只能作罢。”

     程贤一怔。但眼珠一转。立刻笑道:“没关系。那小妮子我知道叫什么名。到时候你说找她就是。兄弟。我相信自己的眼光。那小妮子定然会出来见你的。”

     王林没有说话。向南苑走去。

     一路之上。程贤的嘴几乎没有合并过。能看出。他是个善谈之人。有关云天宗的一些八卦传言。等等一切信息。6续从他嘴里说出。

     此人说起话来倒也活灵活现。王林听着。也不觉的厌烦。就这样。二人一路很快便来到了南苑。

     “要说这李长老。到本宗时间也不长大概也就一百多年。可她的炼丹之术。却是堪称绝佳。我听一些前辈说起。当年李长老一人与云天宗两个五品炼丹师比斗。最终丝毫不落下风炼出了我云天宗三宝之一的五品修魔丹。”说起此丹药时。贤脸上露出颇为羡慕之色。

     “修魔丹?”王林一怔。这丹药的名字也太古怪了。难道服下此丹后。就可修魔?

     程贤看到王林的表情立刻的意一笑。说道:“呵呵。这丹药的名字的确古怪。当初丹练成后。掌门始祖请李长老命名李长老沉吟片刻后便起了这个名字。

     丹虽说名叫修魔。但实际上的作用。却是根本就与修魔不搭边。”

     “此丹有何功效?”王林心中有些奇怪。这丹药名字叫做修魔李姓长老火焚国洛河门弟子……这里面似乎有些关联。

     “此丹功效。说起来那就大了只不过。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程贤耸了耸肩膀。自嘲道:“以我的辈分。又怎能知道此丹功效呢。这可是我云天宗三宝之一。”

     王林也没在意。点了点头后。二人已然来到了南苑之外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处拱形桥。桥下居然有流水阵阵灵气从水中散出。让人有种沁人心之感。

     在那流水中。有着数条七色鱼。正在悠闲的摆尾游动。

     “其实还有个与修魔丹有关的小道传闻。兄弟要不要听听?”程贤在桥前止步。笑道。

     “洗耳恭听。”王林的目光。顺拱桥向内望去。只见里面白雾缭绕。视线受阻。看不太远。只能模糊的看见。其内雕栏玉砌。环境优雅。颇有种桃园之境的美感。

     “传闻。李长老早年曾在修魔海居住过一段时日。这修魔丹。实际上就是为了她在修魔海的某段故事所。当然了。这只是传闻。事实上有关李长老的传闻。云天宗很多。等有机会我和你好好。”程贤颇为的意的说道。

     王林听完后。神如常。目光平。对程贤一抱拳。迈步向着拱桥走去。

     “王林兄弟。你我一见如故。我在这里等你啊。一会别忘了。咱们还有重要事情要做啊。”程贤连忙喊。

     王林置若罔闻。走过了拱桥。

     进入南之后。的雾气更浓。根本看不清三丈之外。若是王林本尊在此。定然不会看在眼里。只需神识一扫。便可寻到正确路径。

     可现在王林分身只凝气期第八层的修为。只能慢慢向前行走。

     越是走到深处。雾气越浓。渐渐。视线已经由三丈。缩减到了一丈。

     此时。一个虚无缥的声音。徐徐的从雾气内传出。

     “南苑禁的。外苑弟子若无令牌。禁制入内!”

     王林停下脚步。神色如常。高声说道:“弟子王林。来此拜见李师祖。”

     那声音沉默了少许后。王林身前的雾气。顿时好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波动掀开一般。向两旁云涌而去。露出一条可通人的路径。这路径扭曲。延伸至南苑深处。

     “顺此路径。可至长老住处。去吧!”声音再次出现。这一次。王林有种感觉。似声音中。有股淡淡的羡慕之意。

     王林二话不说。顺路径走去。一阵似有若无的曲乐之声。徐徐从远处传来。顺着乐声。时间不长。他已然来到了路径的尽头。一座通体白玉打造的阁楼。展现在他的眼前。

     顺着阁楼内的窗户。可以看见其内坐着

     :性的人影。此人端坐。在她身前。有着一具古筝。窗户上有层薄幕。看不清细貌。

     在王林走近的一刻。一阵仿若天籁的曲乐。从阁楼内传出。如同小桥细水般。融入身心之中。

     王林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听着。久之后。乐曲渐消。一个优雅动听的声音。从阁楼内传出:“你是王林?”

     这声音落在王林耳中。他顿时身体一震。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但很快其双眼便恢复平。沉默少许。王林缓缓开口说道:“正是!”

     他话语一落。只听啪”的一声。阁楼内的那人手中古蓦拉断了一根弦。紧接着。阁楼的窗户突然打开。露出一张令人怦然心动的绝世容姿。

     芙蓉如面柳如眉。淡如秋水若玉轻风。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齿如犀。蛾眉。若是比喻。只能说是此女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秋水为姿。以乐曲为心。

     此女目光瞬间便定在了王林身上仔细看了许久之后眉目间露出一丝惆怅。轻轻落下窗户。重新阻隔了那令人心动的容颜。

     王林目光始终平静如水。早在对方刚才开口说话的瞬间。他便认出对方的身份他怎么也没想到。事隔多年之后。此女居然成为了云宗的长老。

     王林虽说分身修为不够。但其眼力却是犀利。此女的修为。已然达到了结丹初期。若是放在其他门派。那么师父与弟子修为相当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云天宗内院则不然。

     内院衡量一切的标。并非是修而是炼丹之。

     所以。在云天宗内。时常有修为师不如徒的事情生。只不过云天宗衡量的标准。与外界不同罢了。

     当然了。有一些丹。是必须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才可以炼制。所以修为虽说不重。但有时候为了炼丹。也不的不强行提升。

     这世间。又有几人以如李慕婉一般。凭着结丹初期的修为。就可以炼制只有元婴期以上炼丹师才可以炼制的五品丹药呢。

     王林心底暗叹。所谓物是人非。际上就是如此。二百年的时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绝对不短。

     对方的容貌。比之当年。更胜数倍。二百年前之事。仿佛昨日生。但中间却是阻隔了千山万水。让人无法轻易迈过。

     王林没有上前相认的打算。他的相貌。也早非当年的马良。所以。李慕婉不可能在这一点上认出。

     “何事?”阁楼内的李慕婉。即便是声音中。也透出一股惆怅之意。

     王林深吸口气。内心苦笑。暗叹一声。说道:“弟……弟子……”面对昔日故人。这弟子二字。王林着实有些说不出口。

     对面阁楼中的李婉。再次听到王林的声音后。身子顿时一颤。她右手一挥。面上立刻出现一层紫纱。随后打开阁楼之门。走出后。怔怔的望着王林。

     “弟子丹炉破碎。”王林目光平。缓缓说道。

     李慕婉望着王林。仔细的看了许之后。收回目光。眼中露出复杂之色。开口说道:“可是楚国之人?”

     王林沉默少许。点点头。

     李慕婉轻叹一声。神态恢复正常。说道:“丹炉破碎。定然是因为你体内灵力攀升太快。从而导致的火不稳。这种现象很寻常。只需坚持一段时日。便可自行解决。”说完她略一沉吟。开储物袋。拿出一个丹炉。

     “你既然是周林弟子。那么此丹炉我便赠你。用此炉炼丹。可保持百次之内。不会碎裂。是你百次后仍然无法对的火控制自若。说明你无炼丹天分。尽早放弃。去外宗修炼吧。”

     李慕婉说完。手中丹炉向前一送。飘在了王林身前。

     王林接过后立刻收储物袋内。他尽管神色如常。但内心却是复杂的很。在此的每多待一息。便如同水火煎熬一般难受。此时他一抱拳。转身就要离开。

     “马良……”李婉忽然轻声呼唤道。

     王林脸上露出怔然色。回头看了看。最后疑惑的望向李慕婉。

     李慕婉暗叹。说道:“走吧。若有疑问之处。可来问我。”说完。她转身走向阁楼。没过多久。阵古筝之音。再从房间内传出。

     这一次。乐曲中多了一份惆怅。多了一份没落。

     王林眼中露出复杂之色。抬头深深的看了那阁楼窗户内的人影一眼。内心轻叹。转身离开。

     阁楼内。李慕婉放下手指。沉默许后。蓦然双眼一凝。起身推开窗户。目光遥望远处。久之后。她秀眉微皱自语道:“不对!世间哪有声音如此相像之人?即便真的有。也不可能连神情都一摸一样。尤其是这王林刚才神态显有些太过平静。若是寻常之人绝对无法做到这点。”

     她目光一闪。右手一点眉心。顿时从她眉心之中飞出一滴鲜血。这鲜血的颜色殷红。但其上却是透出一丝令人为之心寒的气息。

     这正是当年王林离开之时。赠送给她魂血之中的一丝极境神识。

     一时平安。实际上若非这丝极境神识李慕婉也不宣国的进攻中逃出。

     “可若真的是他。么这魂血。为何刚才没有半点反应?”李慕婉抿着下唇。许久之后幽一叹。

     就在这时。忽然阁楼之外传来一朗朗之声:“师妹能否出来一见?”

     李慕婉眉头微皱。推开房门。只见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修士。正含笑望来。此人温文尔雅相貌颇为英俊。自然而然的。有股让人亲近之意。

     在看到李慕婉时。他眼中毫不保留的露出一丝爱慕之色。温和的说道:“师妹。月前曾你说。缺少一味龙岩芝我搜遍整个楚国终于在仙遗之的的碎石=脉外围。寻到了这株龙岩芝。”说着此人从储物袋内拿出一个玉盒。盒内放着一株通体紫红色手臂粗细的灵芝。

     李慕婉目光平淡。看都不看那玉盒一眼。说道:“多谢孙师兄好意。不过我已经找到了替代之物。并且于三日前已然炼丹成功。此物。师兄还是自行留下吧。”

     那中年男子微微一。把玉盒放一旁。声音依旧温和的说道:“师妹。始祖他老人家也是好意。你毕竟并非我云天宗嫡系。若是想要获更高深的炼丹之术。那么必须要选择一位嫡系弟子结成双修之侣。你我相识已久。我对你心意。想必妹心中了然。”

     李慕婉目内寒芒一闪。盯着中年男子。一字一字的说道:“此事休要再提!”

     中年男子静静的望着李慕婉。许久之后。平缓的说道:“师妹。当年你从火焚国来此。若非是我把你救下。想必你此时早就香消玉殒。这些年来。我对你如何?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如此坚决?”

     李慕婉沉默少许。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半响后。她缓缓说道:“没有原因……”

     那中年人叹了口气。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说道:“妹。始祖亲自下令之事。已成定局。你在仔细考虑一下吧。”完。他深深的看了李慕婉一眼。摇头苦笑。转身离开。

     李慕婉安静的站在阁楼外。沉默许久。转身回到阁楼。她的背影。是那么的没落。那么的惆怅。

     王林一路心底复杂的离开了南苑。刚一走过拱桥。就看见程贤在那里翘看来。在现王的瞬间。此人立刻上前。一阿之色的说道:“师兄。怎么样。事情还顺利吧?”

     王林看了他一眼。道:“走吧。”

     程贤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刻眉开眼笑。连忙说道:“师兄。此时天色快要晚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你且等着。我叫两头坐骑来。”说完。他右手放在口中。猛的一吹。顿一阵刺耳的哨音立刻传递开来。

     紧接着。远处传来几声兽吼。王抬头看去。只见一大一小两个黑影。蓦然间从远处几跳落间。便疾驰而来。

     没过多久。黑影渐临近。落在程贤身前十丈之外。赫然就是两只灵猿。这灵猿大的身高一丈近半。小的那只也有近丈。双臂过膝。彼此都是红着双眼。冲着程贤呲牙咧嘴。露出愤愤之色。

     程贤干咳一声。大声说道:“不就是借了你们的东西没还么。至于么。怎么说咱们也有十几年的交情了是不。这样。你们托我二人去趟东。我便把那东西给你如何?”

     两只灵猿穿着粗气。哇啦哇啦的乱吼一番。最后彼此看了看后。其中一只蓦然一爪向着程抓来。

     程贤也不闪躲。任由那爪子抓来。只见那只大点的灵猿。抓住呈现的衣服后。向上一抛。便把他仍在身上。紧接着其身影快若闪电。向着远处跳跃奔走而去。

     此时那小一些的灵猿看向王林。眼中露出愤愤之色。嘶吼了几声后。向王林抓开。王林目光一闪。身子向旁边一侧。与此同时脚步一抬。跃上了此猿之身。那猿猴也不介意。立刻行若奔雷。立刻疾驰追去。

     这灵猿的度极快。在其身上。佛腾云驾雾一般。前方的程贤显然经常有此享受。此时怪叫几声后。居然从储物袋内拿出一袋水酒。狠狠的喝了一大口。大笑道:“骑着猿猴去东苑。这种事情。放眼整个云天宗。也就只有我程贤一人可以做到。哈哈。”

     王林苦笑。这程贤虽然有些贼头贼脑。但却并不惹人厌烦。王林虽说被其打扰。但也没有太过在意。相。此时看见这程贤如此一幕。他心底那丝遇到故人后的复杂之念。略有缓和。

     程贤把手中酒水袋向后一扔。面向王林抛来。王林右手一抬便抓在手中。看了程贤一眼后。脑中回荡李慕婉那惆怅的神情。不由自主的把酒袋放在嘴边。狠狠的喝了一大口——

     ~

     今天瞎的瑟。感冒没好偏偏去洗澡。结果出来后风一吹。回来感冒加重。脑袋比之前日更加疼痛混乱。真他妈来气!咬牙迷糊的写了50字。实在无法继续。若是明天好一些。上。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神道丹尊 求魔 乾坤剑神 遮天 明星潜规则之皇 驭房有术 异能小农民 万古神帝 将夜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超级神基因 俗人回档 劫天运 极品透视 洪荒之妖皇逆天 神藏 武侠世界大穿越 邪御天娇 都市超级医圣 御鬼者传奇 鬼村扎纸人 贵族纹章 植物崛起 最强狂兵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无尽武装 重生之完美未来 全职高手 非常家庭 牧神记 超品透视 官术 都市奇门医圣 红色仕途 仙逆 三国之无赖兵王 恰我少年时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都市无上仙医 科技之门 神话版三国 懒散初唐 绝世邪神 我欲封天 软饭天王 绝世武神 太古龙象诀 至尊兵王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