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首页 全部小说 玄幻奇幻 武侠仙侠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游戏竞技 科幻小说 恐怖灵异 其他类型 全本小说 周点击榜 月点击榜 周推荐榜 月推荐榜 收藏排榜 新书排行
  

第329 330章 我,就是王林

     身子一晃,向着修魔海疾驰而去。

     一路上王林度没有任何停缓,在经过几个传送阵后,这一日,在他身前一万里外,出现了一座城池。

     此城名为魔逆城,是修魔海内,十大巨城之一,排名第三,比之王林以前所看任何一座城池,都要庞大数倍不止。

     此城在王林的地图玉简上,有着一些描述,只不过这些资料,都是在修魔海没有被入侵前,此时修魔海内,众多新生势力混杂,具体是否有所改变,王林不知。

     但他此行,并非惹事,仅仅是想要为李慕婉买些礼物而已。

     缴纳几块下品石,王林进入了这魔逆城。

     城内修士众多,来来往往为热闹,王林带着草帽,四下一看,不禁一笑,在前方众多店铺中,有一个五层阁楼,极为显眼,其上有一个竖着的牌匾,写着炼器阁三个大字。

     王林略一沉,向着此阁走去。

     进入阁楼,王林略一扫视,便直接了二楼,二楼之中的物品,也无法进入王林之眼,于是,他又上了三楼。

     三楼中,坐着一个中年男,男子手中拿着一本古卷,正仔细品味,看到王林上来后,放下古卷,笑道:“这位客人,不知需要买些什么物品?”

     王扫了一眼。平淡地说道:“丹方!”

     年男子微笑道:“丹方此物炼器阁有不少。不知客人想要哪种丹方?”

     “五品以上!”王林坐在一旁地椅子上。说道。

     中年男子立刻双眼一凝。站起身子。亲自倒上一杯茶水。说道:“五品丹方。均都是价值连城魔逆城炼器阁不多。只有三个。客人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来。”

     说着。此人匆匆上楼。没过多久拿着三个锦盒下来。在他地身后。还跟着一个老人目光炯炯。身体散阵阵灵威。

     他不动声色地扫了王林一眼。沉默不语。

     王林随意的看了这老一眼,便落在了中年男子手中的锦盒之上。

     中年男子把锦盒放下笑道:“这三个五品丹方,其中两个是取自楚国的云天宗,还有一个则是大漠的天涯门,这是丹药功效的玉简,客人请看。”说着,他手中一翻多处三枚玉简,放在锦盒上。

     王林一一拿起玉简内,只有丹药功效无配方,配方是在锦盒内。

     王林当年临走前国云天宗的五品丹药配方,他已经全部看了一遍,此时一眼就认出那云天宗的丹药玉简,神识略一一看,便不再注意,而是放在了天涯门的玉简上。

     许久之后,王林放下玉简,平淡的说道:“这个天涯门的归原丹,我要了,你炼器阁,可有六品丹方?”

     中年男子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的老,那老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中年男子立刻一笑,说道:“六品以上丹方,那已然是无价之物,我炼器阁只有一张,不过此物,并不单独出售,而是每十年一次的修魔拍卖会中售出。客人若是想要,不妨等两个月,两个月后,就是拍卖会。”

     王林眉头一皱,说道:“不用了,这五品丹方,怎么卖?”

     中年男子笑道:“客人是想以物换,还是以灵石买?”

     “灵石!”王林说道。

     中年男子面露难色,说道:“这个,凡是达到一定级别的物品,我炼器阁,一般不卖灵石……”

     王林眉头一皱,站起身子,右手一拍储物袋,立刻扔出一物,随后拿起装有丹方的锦盒,便向楼下走去。

     那老一愣之下,下意识上前一步,但就在这时,从王林头戴的草帽之中,蓦然间闪烁一道寒芒。

     老顿时心神一震,元婴险些消散,大骇之下蹬蹬蹬退后三步,丝毫不敢再阻拦,任由王林走下楼梯。

     中年男子接过王林所扔之物,只看了一眼,便立刻身子一颤,露出难以想象之色。

     “这是……半块极品灵石……”

     以王林的了解,买下五品丹方的价值,与半块极品灵石差不多,况且王林给出的也不是半块,而是四分之一块。

     修魔海内,众多城池,在最近的连日来,绝大部分铺子内,都有一个头戴草帽之人,前来收购丹方。

     开始时,这些店家给的价格还算公道,但越是往后,要的越是离谱,最终甚至要出了天价,只不过,在一家店铺买卖不成准备强行出手时,却是遭受了灭顶之灾。

     从那往后,有关草帽人是化神修士的传闻,便立刻传开,这对王林来说,好处很多,最起码,他收购丹方,比之以前要容易很多。

     十天的时间,王林在古传送阵的帮助下,来到了修魔海与楚国的边界,他这十天,一共收购了八张五品丹方。

     “婉儿若是看到这些丹方,定会欣喜。”王林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进入了楚国,他便不再掩盖相貌,把草帽拿了下来。

     但,王林刚刚进入楚国边界,忽然他面色一变,眼中露出一丝寒芒,目光遥望云天宗方向,口中轻吐:“找死!”随后他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

     展空,是一个名字,在五级修真国毗卢国中,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是杀戮,是血腥。

     身为毗卢国道的天才弟子,一路修行,最终达到了元婴后期,随后此人不知为何,偷取了豸魔道的宝典,叛逃师门。

     道一路追杀下,硬是被此人连连逃脱,虽说身受重伤,但一路追杀的同门,却是被他杀了不少。

     最终在一个化神期修士的追击下空逃至九幽蛮荒之地,在那里,他终于逃过了化神修士的追杀,并且在其内,一住就是上百年。

     没有人知道这一百年,他是如何度过的,只是知道此人在百年后出来,居然拥有了化神期的修为,更加可怕的是,他收服了无数毒虫。

     此人一出,便直接杀向豸魔道,出手之时身边拥有无数毒虫,几乎连成一片黑云,即便是同为化神初期的修士有一些在他手下身亡。

     明明知道豸魔道内有化

     至化神后期的修士存在,但他仍然前来屠杀,此由此可见一斑。

     最终人再次被追杀,一路疾驰,这一次,追杀他的是一个化神中期的修士,此人把这昔日师门长辈引入九幽蛮荒,从此之后人失去了踪迹。

     三十年后,展白再次走出蛮荒虽说他的修为,还是化神初期他的师门长辈,却是音讯全无。

     此人好似放弃了对豸魔道的报复而是离开本国,游走他乡,留下一系列凶名,死在他手下的修士,可以说不计其数。

     甚至于化神中期,面对此人也颇为头痛,此人修炼了一种法术,似乎拥有了不死之身,每次看似杀死,但实际,杀的只不过是他的虫身之一。

     最终,此人获得个雨鼎,成为了进入仙界的人选之一。

     在仙界,他一如既往的横,只是在最后,陷害王林不成,又遇到了难以招惹之人,这才无奈损失了数个分身,开启回鼎,回到了朱雀星。

     可以说,他是雀星此次六人中,第一个回来的。

     在回鼎的传送中,他如王林一样,出现了偏移,只不过相对王林被传送至其他星球来说,他比较幸运,虽说没有传送回原位,但也还是在朱雀星。

     只不过,是在修魔海罢了。

     修魔海内,展白由于仙界行虫子损失太多,于是再次展开了杀戮,凡是被其遇到的修士,几乎全部都葬身其手。

     他的虫子,在吸收了众多修士的精血后,开始了繁殖,展白一路走来,便进入了楚国。

     所以灭了数个门派,其目的,也是想要使得虫子获得更多的血肉,凡人的精血,自然无法满足虫子的需要,于是,楚国的修士,便有了这一劫难。

     巨魔族在楚国的使,一看到此人来临,立刻内心叫苦,他虽说也是化神期,但却不是凭自己感悟达到,而是吸收别人的感悟突破,在实力上,欺负元婴期倒还有余,但若是遇到展白这种强悍的人物,根本就无法抵抗,无奈之下,他唯有退走,暂避风头。

     展白站在一座高耸的山顶,在他的四周,密密麻麻有着无数黑压压的虫云,他双眼露出嗜血之色,盯着远处一个门派。

     “云天宗……此宗在这楚国,是第一大派,擅长炼丹,哼,今日过后,这丹药,全部都是我的了,听之前几个门派的人说,这云天宗宗主,是个美人,我倒要看看,被我的虫子寄生后,到底美在何处。”展白身子一动,向着云天宗飞去。

     但听阵阵虫鸣呼啸,铺天盖地,声势惊人。

     “前几日把云天宗一个元婴后期的小辈喂了虫子,那王林不会放过我,真是可笑,这王林是谁,我怎么从未听过,而且楚国区区三级修真国,不可能有化神修士,这王林,恐怕也就是厉害一些的元婴后期罢了,这样的小辈,我见一个杀一个,哼,即便是化神修士,我展白难道杀的还少了么!”

     “灭了这楚国,我便一路杀回九幽蛮荒,这一次,定要让王虫诞生,王虫寄生在身体后,我的意境,便可以达到化神中期!曾牛,到那时,我倒要看看,你能否打的过我!”展白冷笑。

     仙界一行,在展白看来,是他的耻辱,那曾牛本是个名不经传的人物,居然在自己被追杀下,不闻不问,若非如此,若是与曾牛联手,定可让那追杀命损当场。

     “没想到这曾牛,居然能断红蝶一臂,在这朱雀星,此人的名声大震,哼这一切,本该是我拥有才对,曾牛,早晚一天,你我会一战!”展白冷笑,但立刻,便眉头一皱自语道:

     “这曾牛的那头雷蛙,对我的虫子有先天克制,却是有些难办。”他目光闪动,打定主意,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冒险进入九幽更深处得王虫,一旦王虫诞生,那么即便是雷蛙会失去作用。

     “在这之前,我还是不要惹这曾牛为妙,此人能断红蝶一臂,其修为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化神初期。不过这朱雀星大了,我即便是想惹,也绝难遇到。”展白轻哼一声,身子极快,转眼间便来到云天宗外。

     云天宗,笼罩在一片白云内片白云,并非自然生成而是云天宗的护山大阵,不但可以守护宗派能起到隐藏其内乾坤的妙用。

     展白飘在半空,盯着云天宗的白云看了少许蔑一笑,喝道:“云天宗的小辈听好,打开护山大阵,送出丹药,还有你们那宗主,给我亲自出来迎接!”

     云天宗内,一片寂静,少许之后,传来一个温柔动听的声音,这声音极为虚弱,但却带着一股坚定之意。

     “前辈身为化神修士,何必为难我们小国宗派,若是有丹药上的要求,还请前辈吩咐,我云天宗定然全力满足前辈要求。”

     展白眼露嘲讽之色,说道:“哦?想必你就是云天宗的宗主了?”

     “晚辈正是云天宗宗主,还请前辈莫要为难我们云天小派……”李慕婉的声音,徐徐传来,依旧如往昔般动听,充满了柔弱之色。

     展白轻哼一声,说道:“我倒要看看,这个云天宗的美人宗主,到底长什么模样!”说着,他伸出右手,向着半空中的白云,狠狠的一抓。

     但听咔咔数声,白云立刻崩溃,只不过崩溃后,却又迅重新凝聚。

     “咦?这阵法倒也有神奇之处。不是你们云天宗布置的吧。”展白目光一闪,

     “前辈,此阵是巨魔族为保我云天宗安全,亲自布置,还请前辈看在巨魔族的份上,莫要继续为难。”李慕婉轻叹,说道。

     “巨魔族……”展白略一沉吟,目光闪烁,右手一挥,顿时身体四周的虫云,立刻嗡的一声,呼啸上前,扑了上去。

     只听阵阵咔咔之声,不断的从白云处传来,这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掩盖住了虫子的嗡鸣。

     “巨魔族又何妨,即便是叱虎亲来,也不会为了区区一个云天宗与我翻脸。”展白冷笑,他右手再次一抓。

     “砰!”

     一声巨响,白云崩溃,连带着四周所有云层,全部崩溃消散,一道环形的波纹,蓦然间四散开来,在正中间,一道亮光一闪之下,消失了。

     随着白云的消散,一座座华丽至极的灵石阁楼群,出现在展白面前。

     望着连绵不绝,好似看不到边际的灵石阁楼,展白不由得深吸口气,眼睛瞪起,许久之后,哈哈大笑:“这白云宗,倒也太过富有,居然以灵石修建,这等规模,虽说比仙界逊色太多,但在朱雀星,却也不多,哈哈,今日之后,此地就是我展白的!”

     护山大阵被人轻而易举的粉碎,云天宗内的众人,纷纷升起绝望之色。

     展白右脚一踏,便进入到云天宗内,他身边数百丈内,全都是黑色的虫云,密密麻麻呼啸连绵,一些云天宗的低阶女弟子,甚至有些被生生吓哭。

     展白右手一抓,个云天宗的弟子立刻被一只无形大手抓起,只见虫云中分出一股,一拥而上,顿时惨叫连连,这几个弟子的身上,立刻被无数虫子布满,不停的蠕动,甚至还有一些,已然钻入体内。

     这凄厉的惨叫,落在云天所有人的耳中,好似可以生生撕裂内心。

     “住手!!”李慕婉子一送,飘在半空,在她的身边,站着数人,这些人均都是面色难看,盯着展白。

     展白嘿嘿一笑,右手一挥,那几个子的惨叫,立刻再次凄厉,只不过是眨眼间,从他们的身体内便钻出一个个虫子,这弟子几人,顿时身体萎靡,几乎与骷髅无异,从半空狠狠的摔落下。

     李慕婉面色苍白呆的着几个弟子,嘴角流下一丝鲜血,身子轻颤,抬头时,望向展白的目光,充满了怨毒之色。

     以的性子,能以如此眼神看人实乃罕见!

     “错,长的的确有些姿色,你叫什么名字?”展白目光一扫,落在了李慕婉身上,说道。

     李慕婉沉默。

     “哦?不说?好办!”展白一笑,右手一挥时身体四周的虫子,立刻哗的一声,扩散开来几乎把整个云天宗全部包裹。

     只需展白挥手间,这些虫子便会扑下,凡是遇到活物,便会吞噬这些虫子虽说只有拇指大小,但其目光,却是露出深深的嗜血之色。

     若是仔细看,可以现,展白的眼睛,与这些虫子乎没有任何区别。

     “住手……我叫李慕婉……”一股羞辱感,涌上李慕婉心头没有办法,她不能眼睁睁的望着云天宗的弟子身亡。

     虽说早在多日前便开始遣散门下弟子,但最终坚持留下的是用数千人,这些人之所以留下,是因为把云天宗,当成自己的家,为了家,甘愿一战,哪怕死亡,也不后悔。

     甚至柳斐与宋青等人,还有两个元婴后期的大长老,也纷纷选择留下。

     “前辈,有什么要求,请说!”一个白苍苍的元婴后期大长老,上前一步,把李慕婉挡在身后,望着展白,缓缓说道。

     展白目光一闪,盯着老,轻蔑的说道:“要求?我的要求很简单,杀了你们,拿走丹药,把这里封印成为我一处寝宫……至于你,你叫李慕婉是吧,不错,长的挺有姿色,就做我的侍女吧。”

     “你欺人太甚!”李慕婉身边一个元婴初期的老妪,怒声吼道,她之所以可以达到元婴期,是拜李慕婉所赐,此刻怒极之下,不顾修为的差距,怒视展白。

     展白目光一沉,眼中嗜血之色浓郁,说道:“看来是我太仁慈了,好吧,云天宗,灭!”说着,他右手一挥,四周的虫子,立刻呼啸起来,猛地四散开,向着所有人扑去。

     至于那个老妪,更是在展白挥手间,被无数虫子扑上,惨叫连连,甚至连元婴,也被活活吞噬。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为之心神大震。

     整个云天宗,惨叫铺天盖地,李慕婉惨然一笑,身子一晃,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咬着下唇。

     甚至连她身边的那些长老,也纷纷被无数虫子扑上,一个个挣扎反抗,但除了两个元婴后期的大长老可以抵抗几下外,其余几人,已然落在下风,堪堪危矣。

     这虫子极为诡异,任何法术法宝,好像都没有任何作用。

     此刻,在这云天宗内,除了李慕婉之外,其余人,均都在与虫子厮杀。

     李慕婉咬着下唇,眼露绝望之色。

     展白大为有趣的望着李慕婉,摸了摸下巴,说道:“说实话,我灭了这么多门派,你是第四个女宗主,不错,虽说修为不够,不过倒也适合作为子虫的寄生体。”

     说着,他右手一点,顿时从他指尖,飞出一滴鲜血,这鲜血在半空中立刻砰的一下化作一个红色虫子,狰狞的一闪之下,扑向李慕婉。

     只是,在这虫子扑来的瞬间,李慕婉眉心之中,突然涌现一团黑雾,这黑雾化作小兽的样子,一口吞下血虫。

     阵阵刺耳的尖叫,从血虫内传出,慢慢的,惨叫消失,小兽目光阴森,飘在李慕婉身前,恶狠狠的盯着展白。

     展白轻咦一声,看了眼道:“魂兽?”

     李慕婉沉默,她目光望向远处,口中轻声道:“王大哥,来生,再见……”

     “王大哥?哈哈,可是那个王什么林?”展白哈哈一笑,来到这楚国之后,他听到过多次王林这个名字,甚至在其他被灭的门派中,也从一些人临死前听到此名。

     “你们楚国倒也奇怪,这王林好像很出名哦,他到底是谁啊?”展白大笑,笑的极为狂妄,他目光一闪,轻蔑的说道:“我现在倒是真的很想知道,这王林,是谁?还有我很好奇,以你的修为,是如何让这些元婴修士甘愿同生共死的呢?”

     “因为,她是我的女人,我,就是王林!”一个冷漠的声音,在展白背后响起。

     ---

     今日三更,一会还有
最近更新:重生之完美未来 漫漫诸天 仙墓 御鬼者传奇 掀翻时代的男人 龙纹战神 我的师父很多 湘信有鬼 修真大工业时代 植物崛起 亡灵放牧者
热门小说:乾坤剑神 神道丹尊 驭房有术 最强弃少 明星潜规则之皇 求魔 仙逆 神藏 终极教官 逍遥派 极品全能学生 将夜 万古神帝 掠天记 至尊兵王 遮天 混迹在美女如云的公司 洪荒之妖皇逆天 红色仕途 玄界之门 麻衣神算子 官术 御鬼者传奇 重生之领主时代 掀翻时代的男人 邪御天娇 牧神记 鬼村扎纸人 官妖 武侠世界大穿越 狂神刑天 都市奇门医圣 劫天运 三国之无赖兵王 最强小农民 茅山之阴阳鬼医 不朽凡人 超品相师 异能小农民 通天武尊 俗人回档 鉴宝秘术 末世钢铁车队 苍天万道 明末工程师 无限瓦罗兰 红楼之庶子风流 植物崛起 圣墟 校花的贴身高手
小说仙逆版权都归作者耳根所有,由网友上传,仅代表作者的观点,与天翼中文(https://book.189dg.com)立场无关。